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是阻碍我国产业升级的主要原因

2017-01-26 09:34: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QQ截图20161230111718

  产业政策主要有出口导向型和进口替代型。进口替代是指自主发展本国的技术设备和制造业,替代进口,促进本国产业升级和工业化。出口导向是指发展本国有比较优势的产品出口,获得利润,从而进口技术设备,以便实现产业升级,推动本国工业化。实行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既需要西方向我们开放市场,让我们的产品大量出口,以便积累资金;又需要西方向我们开放技术设备市场,让我们可以自由地使用积累资金,进口技术和设备,才能达到我们的产业升级目的。

  一、我国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的历史和主要措施

  我国前30年遭遇西方封锁和苏联集团的威胁,只能实行进口替代型的产业政策。1979年中美建交后,国内经济界要求实行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的呼声日益高涨。当时,在我国周边,亚洲四小龙在西方支持下,实行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经济发展迅速,引起国内广泛重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国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过程中,引进外资,发展两头在外的加工型产业,成了很多地方政府引进外资的主要目标。由于西方用高关税限制我们的产品进入他们市场,实际进展很小。2002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西方开始对我们开放市场,同时向我国转移它们的生产能力,很快显示了成效。我国则依据西方推销的市场自由化能自动配置好经济资源理论,不断扩大私有化和市场自由化的范围,减少外资进入我国市场的限制,方便西方资本进入我国投资办厂,同时配套出口导向政策吸引外资。

  我们的出口导向产业政策,主要包括优惠引进外资政策、低工资政策、低人民币汇率政策和口退税政策。优惠引进外资,是投巨资建开发区,为外资办厂准备各项条件,让更多的西方资本家到中国办厂。还实行“三减一免”,给予税收低息贷款等各方面优惠,从而吸引外资到中国办厂,扩大出口生产能力。地方政府主要通过政府财政补贴,为西方资本家建厂房和其他配套设施。低工资政策就是在劳动力比较优势理论指导下,招用无任何福利和劳动保障的农民工,只需支付极低工资,从而降低资本家的成本,推动引进外资。低人民币汇率政策,是我国央行使用增发人民币高价换汇,压低人民币汇率,导致出口产品降价,进口产品价格上升,从而促进外资企业出口。我们的人民币汇率,从1979年1美元兑换1.5元人民币,剧降到1994年8元以上,保持十余年。出口退税,就是政府拿财政收入补贴资本家出口,让资本家低价贱卖出口产品。我国去年出口退税近1.3万亿元,相当于10%出口额。

  美国和西方逐渐将它们的国内工厂关门,转而在中国政府帮助下,到中国境内办厂。我国花费巨资建设开发区,为西方资本家建厂房、道路、下水道、电信网络、通水、通电、通气等等,完成各项准备工作,吸引西方投资。于是,我国境内工业生产能力年年高速增长,到2008年前后,我国在主要工业产品方面的生产能力大都占世界一半以上了。占比超过历史上美国二战后的最高水平,当时欧洲因二战战火消灭了大部分产能,使美国一家独大,从而达到历史顶峰。现在我们几乎消灭了美国和西方所有工业消费品生产能力,西方已经基本不生产了,主要到中国境内生产了。从绝对数量来看,我国很多基础工业产品产量都超过美国顶峰时期十倍以上。例如,2014年我国钢材产量超过11亿吨,约是美国最高年份的10倍。我们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出口导向政策对我国海量工业产能的建立,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提高了我国工业化的普及率,培训了大批产业工人,增进了我们对西方技术和产业发展状况的了解。

  二、出口导向政策后果:产业被西方占领,消费和积累都很少

  但是,实施出口导向政策,引进西方投资的结果,是我们的开放行业大都被西方资本占领和控制,很多开放行业被西方垄断,如航空工业等;幸存的产能都沦陷到产业的末端,例如汽车和计算机等行业,成为西方的生产车间和高价垄断设备的消费市场。我们的开放产业,所建立的产能,主要以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低质量、低效益的低端产能为主,而且经常产能过剩,产品价格被压得极低,利润率很低,也很难进行有效资金积累。加上大部分产能被西方资本家控制,产出主要归西方资本家,从而难以积累。

  现在我国用不到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生产了世界大部分工业产品,人均产出是世界平均4倍以上,但人均收入却不到除中国之外的世界人均三分之一。我国个人总收入占国民产出比例从改革开发初期的63%,逐渐下降到2015年仅42%,比美国低一半以上。人均消费仅占我国人均产出的30%左右,更是不到除中国之外的世界人均消费的四分之一。在出口导向政策指导下,政府税收用于支持西方资本家要远多于支持国内民生。我国花费巨资引来的西方资本的收益,落到中国口袋的很少。

  外资工厂使用中国劳动力,消耗中国资源,占领中国市场,赚取垄断利润,其结果是免费从中国获取各种工业产品。美国和西方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但人均消费的工业产品是中国人均5-10倍。美国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2007年对上述情况总结为“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到2015年,我国外贸顺差高达5800亿美元,又创历史新高。但是,西方在我国利润也增加到史无前例的水平,我国外汇储备反而大降5100亿美元。我们不但不能通过增加出口赚钱,反而连老本都亏掉。西方在我国获取的垄断利润,不仅供应了西方各种产品,还不断用于投资,增加对我国产业控制。所谓西方向我们开放,实际是向在我国办厂的西方资本家开放。我们储备的大量外汇,对应的是西方资本家在我国的大量资产,实际还是属于西方资本家。有经济学家估算,外资在我国资产远多于我国外汇储备和国外资产。

  我们的积累也很少。例如,距今130年前的1880年代,虽然当时美国各种基础工业产品产量都不到现在中国百分之一,但是仅10年时间,美国就建成铁路14.9万公里,超过中国100多年铁路建设积累至今的总里程(约12万公里);仅1886年美国就建成铁路2.7万公里,接近改革开放30年的铁路建设积累。改革开放30年建成的铁路长度仅略多于开始发展工业的前30年。

  在机场建设方面,我们的积累差距就更大了。到2010年底,美国有15079个机场,我国仅有502个机场,只有美国的3%,仅排在世界第15位。美国仅1946年就建成机场1259个,是我国现有机场数量的两倍半。改革开放30年,我国仅增加民用机场77个,低于前30年。如果算上军用机场,则远远低于前30年,因为大部分军用机场都是前30年建设的。

  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积累方面,我们也无法和美国相比。例如,在下水道建设方面,美国和西方大城市的下水道,往往直径超过10米,下水道里可划船。而在我们的首都北京,这是我们国家下水道建设标准最高的地方,下水道主干线也仅有1-2米直径,远低于美国标准,排水能力十分有限,2012年7月12日,北京下了一场平均降水量300毫米的大雨,这在南方仅是2年一遇的大雨,就水淹全城,受灾面积超过14000平方公里,几乎覆盖整个北京市,造成79人死亡。我国城市下水道建设的标准仅是抵御1年一遇大雨,而美国和西方标准则是抵御10-100年一遇大雨,两者相差1-2个数量级。今年夏季,我国多个城市因下水道排水能力低而陷入水灾,说明我国城市下水道建设比西方落后是普遍现象。

  我们在诸多开放行业,更没有实现我国产业升级和工业发展。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获利很少,难以发展高新产业;而且很多行业已经被西方垄断,我们的企业破产倒闭,等于彻底被西方消灭了我们以前的积累。另一方面,美国等西方国家严格限制向中国出售技术和设备,专门签订瓦森纳协议,相互监督,禁止向中国转移技术。我们指望通过出口积累资金来引进技术发展工业,推动产业升级,已成泡影。

  相反,那些被西方封锁,坚持公有制的行业,坚持自行发展和技术升级,通过占领国内市场,即使没有产业政策支持,反而逐渐走到了世界的前列,例如铁路和航天。过去30多年正反两方面经验都表明,我们自主发展的产业取得了巨大进步,走到了世界前列;通过对外开放,进行私有化和市场自由化的产业并没有实现产业升级,即使有出口导向政策的支持。

  三、取消出口导向产业政策的阻力来自何方?

  国内外经济学界早已呼吁我国取消出口导向政策。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认为,它是我国陷入美元陷阱的基本原因,不应继续了。著名经济学家贾根良等指出,它是阻碍国内产业升级的主要原因,要求改向。中美经济与安全评论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托马斯·帕利指出,中国出口导向型增长模式严重依赖外部市场,又损害出口国生产能力和购买力,是不可持续的,要求调高人民币汇率和工资等措施,转为国内需求导向型模式。还有很多学者纷纷发表类似意见。

  2006年以来,虽然人民币汇率开始缓慢增加,到2014年初增加到6.05元,但是,与此同时,出口退税则开始大幅度增加。2005年我国出口退税总额为4041亿元,到2015年则增加到12867亿元,增长了3倍多,完全弥补了人民币汇率增加。虽然2015年我国出口比上一年下降1.8%,但出口退税却增长13.3%,退税补贴额是出口产品总值10%。2014年后,人民币汇率又开始下降,现在已经降低到6.85元,比2014年初低13%以上。这说明过去十年,我国仍然加大了出口导向政策的支持力度。另一方面,我们仍然出台各种优惠引进外资的政策;不断加大投入,扩大开发区建设;引进外资的额度则年年增加,2005年实际外资直接投资额为603亿美元,到2015年则增长到1200多亿美元,增长到2005年2倍多。在握有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情况下,我国却年年大力引进外资。而自己的外汇储备则主要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家国债,多年来年利率只有0.26%左右,等于免费借给西方,让西方购买我们的工厂,等于免费将我国工厂和经济资源交给西方控制,产出交给西方分配。最近不断扩大的自由贸易区,就是不断扩大对外资投资无限制区域,让外资拿西方货币就可以购买中国资产,扩大“投资”,增加控制中国经济资源。

  为了进一步推行出口导向政策,降低西方在中国开办工厂的生产成本,增加西方资本家的利润,加大出口导向政策力度,一些经济官员和经济学家还一再公开呼吁,修改劳动法,让资本家可以进一步压低劳动工资;还要求延长退休年龄,增加劳动力供应,从而让西方资本家可以进一步压低工人工资。2015年初,一位著名经济官员还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为理由,要求政府不要干预西方资本家压低我国劳动者收入,似乎一直将中国工人工资压得很低,我们就不会进入中等收入陷阱了;似乎我们的老百姓一直待在低收入陷阱中,比进入到中等收入行列更幸福。高层经济官员和经济学家们的公开言论,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官员们的行为,导致我国地方政府不作为,形成了越演越烈的农民工欠薪问题。最近更有媒体报道,几大棋类世界冠军们也成了欠薪受害者,更不用说普通劳动者了,难怪会有奴隶黑窑。资本家们可以赤裸裸地从老百姓手里掠夺劳动果实,所谓的市场经济,成了强盗经济。

  另一方面,政府经济官员又否定我国实行了出口导向政策,例如,某高级官员在2012年3月回应“中美贸易失衡”问题时称,中国政府文件没有“出口导向”四个字,中国改革开放30年后的经济增长都是国内消费拉动为主的。无视我们的大部分工业消费品都面向出口市场,似乎我国政府外汇储备增加到最多时4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外汇储备总和的10倍以上,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四、转向出口替代产业政策建议

  近20年来,党中央和人大决议年年要求调整产业结构,实现产业升级,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再强调产业升级问题。2014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参考中国商飞公司时,特地发表讲话,指出中国要成为世界强国,一定要发展自己的制造业,不能按照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逻辑搞产业,要求发展自己的大飞机制造业,带动我国制造业的发展和产业升级。

  然而,我国经济界继续不断加大出口导向政策的力度。由于在出口导向政策支持下建立的以出口为主的西方工厂,大量消费中国资源,使我国很多矿产资源开采量都占世界一半左右,如2014年我国煤炭产量高达38亿吨,占世界46%,甚至稀土矿产产量占世界97%以上,导致优质资源快速走向枯竭,环境严重恶化,物价不断上涨。加上这种经济模式下形成的对西方市场依赖,西方经济一打喷嚏,我们就感冒发烧,陷入严重的生产过剩状态,再也不应继续下去了。

  西方主要大国处于产业发展的前沿,主要实行进口替代型的发展战略。新中国前30年实行进口替代型的产业政策,建立了门类齐全的工业,成为世界上第六个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历史表明,只有自主发展为主,引进技术为辅,才能实现产业升级。美国和西方一直将我们当战略对手,不可能帮助我们实现产业升级。搞对西方依赖的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不可能实现产业升级。我们应尽快从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转向进口替代型产业政策,具体建议如下:

  1. 应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减少低价贱卖,从而减少贸易顺差;我们应以贸易平衡为原则,制定人民币汇率,将外汇储备降低到合理水平(至多三个月进口额)。控制外资在我国服务市场上的活动,限制外汇流失。

  2. 在3-5年内逐步取消推进出口导向政策的各项开支,如出口退税,开发区建设等;在生产能力严重过剩情况下,政府不应拿财政收入支持企业增加生产能力。顺应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交给的产业升级任务,加大支持国内企业发展创新产品和高技术产品发展力度,改变目前单纯支持西方资本家在中国开办工厂,消耗大量国内资源,为西方免费生产产品的产业状况。

  3. 应学习美国和西方做法,财政支出主要补贴低收入者,推动国内消费。例如,2009年美国70%财政支出用于补贴低收入者,包括直接和间接补贴老百姓的支出高达2.3万亿美元,占美国国民产出17%,平均到3.3亿美国人,也人均高达7000美元,是中国人均收入的2倍以上,使每个美国老百姓个人年收入都超过1.6万美元,等于人民币十万元。我国财政支出,应改变目前很少补贴普通老百姓的做法,大幅度调高福利待遇和对我国失业者的补贴,使劳动者不再接受西方资本家在中国开办的血汗工厂的低工资,杜绝富士康十连跳现象,杜绝西方资本家继续在我国获取超额利润,让我们的劳动者早日进入中等收入乃至高等收入行列,让他们有能力消费国内产品,从而增加国内市场,减少国内的生产过剩,不再需要向西方低价贱卖我们的产品,避免让我们的资源随产品出口而不断流失。只有我们的个人收入和个人消费分别达到我国产出70-80%水平,才有可能实现我国经济的正常循环,实现内需为主,资源内部循环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只有高收入,才能增加基础设施用户,才能增加积累,否则基础设施建设就会缺少用户,成为政府债务负担。

  4. 央行应借鉴美国和西方一贯做法,依据国债发钞,用国债置换外汇,将外汇交给政府财政,从而可给政府增加财政收入3.2万亿美元,通过政策推动进口产品,可变成政府的10-20万亿元人民币收入,还增加了国内市场物资供应。由于市场总是需要货币才能正常运行,这部分国债是不用偿还的,即使需要支付央行利息,央行也是上交政府,因而是政府免费获得的资金。央行现行的依据外汇发钞,要求我们必须不断增加外储储备,让西方增印货币,就可以得到人民币,从而有利于外资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