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中美之间最大的“分歧”及“管控”

2017-01-11 09:53: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长期以来,一些“专家”、“学者”谆谆不倦地教诲我们说,美国与中国分别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大国,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双边关系,彼此之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这样一种非凡的国家关系,被中国政治高层形容为“夫妻关系”,也被概括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

  既然这样,那么,为什么中美之间还屡屡发生严重的矛盾冲突呢?

  上述那些“专家”、“学者”对此以高屋建瓴的战略逻辑予以清晰完整的阐述。主要立论有二:

  其一,中美之间战略不存在对抗,而只有具体的“分歧”

  中美两国之间到底有没有战略上的对抗关系,彼此之间的矛盾是否属于结构性的矛盾,这是一个关乎中美关系实质的要害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上述那些“专家”、“学者”一概予以否定的回答,他们长期以来都给中国人灌输这样的概念,即中美之间不存在结构性的冲突,没有不可协调的矛盾,彼此之间在台湾、南海、钓鱼岛等热点焦点问题上的冲突,一概都属于“分歧”性质,都是出于对这些问题具体认知不同而造成的,也就是说,都是因为看法不同而已,并不存在中国反对美国或者美国反对中国的问题。在这些人看来,中国从来不反对美国,中国也坚决不能反对美国,否则就得罪美国了,而谁得罪美国谁就没有好下场。同美国作对不得好死,这是一些中国“专家”、“学者”最根深蒂固的信念。

  其二,中美之间的一切分歧都要用“管控”的方法加以解决,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法

  如何面对中美之间大大小小的各种“分歧”,上述这些“专家”、“学者”给出的答案是“管控”。当然,如何“管控”,那是高精尖的外交艺术,是人类社会生活象牙塔上的塔尖部分,这个塔尖若隐若现地高居九霄云中,是精英的外交人士之专利,得闲难识真面目。但就普罗大众看来,所谓“管控”无非是两层涵义,一是管理,也就是讲求一个流程,只要完成一种既定格式的处理流程,也就交代过去了;二是控制,将中美之间的“分歧”人为地局限在一个“度”以下,至于这个“度”是什么在哪里,就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这就意味着,“管控”并不是解决,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中美之间的“分歧”一个也没有得到解决,只不过得到了“管控”而已。打一个不大形象的比喻,譬如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打了耳光,其中被打的一方想办法给自己揉一揉红肿的脸,这就是“管控”,而如果反手打还过去,冲突就要激烈化,就要你一拳我一脚地打得不可开交了,就有失控的危险,这就是“管控”最直观的功效。

  正是在上述逻辑思想指导下,目前中美两国正在为“管控”彼此之间的各种“分歧”而矢勤矢勇,差不多到了宵衣旰食的程度,让人看了都揪着心肝疼。但尽管这样,中美之间的“分歧”依然是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据说是源于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焦虑”,有中国的“专家”、“学者”告知中国人,说中国的迅速发展崛起导致美国对中国患上了严重的“战略焦虑症”,现在已病得不轻了。所以,他们要求中国,在同美国共同“管控”彼此之间“分歧”的时候,还要对美国做好战略上的“安抚”工作,否则“管控”的效果也要大打折扣。“管控”+“安抚”,这大概就是当前中国对美国开战工作的基本套路,也是中美外交关系的基本模式。

  这样看来,中美之间的“分歧”注定就是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了,这已经成为中美发展的基本趋势。

  但问题是,面对众多中美“分歧”,究竟哪个“分歧”才是中美之间最大的“分歧”,或者毋宁说,可能有哪个“分歧”将成为中美之间最重大的“分歧”呢?

  笔者以为,这是相当重要的判断。因为发展中美关系的主要任务就是“管控”中美之间的各种“分歧”,那就必须对中美之间各种“分歧”的大小轻重做到心中有数才行,如果连那个“分歧”是最大的“分歧”都不知道,那是不能被允许的,所以,这是一个必须要搞明白弄清楚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当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结合历史与现实,结合美国对中国在各方面的“焦虑”,笔者以为,中美之间最大的“分歧”,就是中国该不该由共产党来领导。

  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分歧”,美国之所以现如今如此“焦虑”,主要原因就是中共在中国执政并且在实力上有同美国并驾齐驱之势;

  这是中美之间最重要的“分歧”,因为只要解决了这个“分歧”,中美之间其它一切“分歧”就都有可能迎刃而解,所以,这个“分歧”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它决定了中美一切“分歧”的实际状态。

  正因为这样,笔者因此坚定地认为,目前中美两国就彼此之间“分歧”的“管控”还很不到位,还相当肤浅,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就这个最根本最重大的“分歧”进行必要的“管控”。但这是暂时的,随着中美关系的深入发展,随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持续推进,这个“分歧”一定要付出水面,变得十分突出、十分紧迫。

  这就给未来的中美关系提出了新课题,这个问题有可能在特朗普时期变得明显。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中国方面怎样“管控”,怎样对美国进行“安抚”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美国方面对此将有怎样的“管控”思路与手段,或者干脆地提问,特朗普的美国将怎样管控中美之间最大的“分歧”呢?

  中美之间最大的“分歧”是什么,未来美国将怎样“管控”这个“分歧”,这才是未来中美关系核心的、带有根本性的问题。笔者只有提出问题的能力,绝无回答这样重大问题的水平,所以只好到此为止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