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宏良:斗转星移的中美关系

2016-11-17 09:13: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宏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斗转星移的中美关系

  ——对《毛主席当年如何应对“中美国”》的点评

  张宏良

  请大家看看当年毛主席是怎样对待美国要求与中国联合的(文后所附)。出于东方文明大国的礼貌,毛主席不好直接拒绝美国总统的合作要求,但是又不能放弃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而与美国联合,只能十分巧妙地四次打断了美国总统要求中美联合的建议。直到会见结束美国总统离开,毛主席也没有给对方表述中美合作的机会。

  那时的中美关系让中国人是何等骄傲!一方是毛主席居高临下的巧妙拒绝,另一方是美国总统低声下气的急切要求。这就是当时美国渴望形成的G2。可是仅仅几十年之后,中美关系便发生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中国副总理飞到美国去向美国总统表示,中国政府认真研究了美国制定的国际规则和国际体系,愿意接受美国制定的国际规则,要求美国批准中国加入美国制定的带有殖民性质的国际体系。

  中国的谦卑要求使美国把中国完全看成了“中美国”的从属国,在香格里拉会议上,美国防部长居然公开教训中国说,中国要想发展,就必须遵守国际规则,而这些规则是由美国及其盟国共同制定的。如果中国敢于违背这些规则,美国就会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比如与台湾的共同防御条约,与菲律宾的军事合作条约,与日本的安保条约等等。甚至美国觉得这些条约还不过瘾,又搞了一个国际山寨法庭,从法律上强行划走了中国21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领海,差不多相当于中国1/5的国土面积。

  美国率领西方国家从法律上割让中国领土领海之后,不仅不躲避中国,反而率领西方国家大摇大摆地来中国杭州参加G20峰会,特别是为了羞辱中国,美国还专门带来了“陆军一号”的总统座驾和代号为“野兽”的凯迪拉克防弹汽车。以报当年毛泽东拒绝美国总统带车访问的一箭之仇。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要求带总统专车来中国访问,当时毛主席回答说,要来就坐中国的车,不坐中国的车就别来。美国总统立刻就乖乖地接受了中国的安排。这次奥巴马总算把当年尼克松丢的面子又找了回来。真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大概就是中美两国精英集团都不喜欢毛泽东的原因。

  据说当时美方惟恐尼克松见不到毛主席,回国后不好交代,在世界上更是没脸见人,便追着周总理问什么时候能见到毛主席?周总理也很幽默,调侃美国人说,毛主席是白天睡觉,晚上工作,与尼克松正好相反,能不能找到时间还真不好说。尼克松一听就急了,赶紧向周总理表示说,一天24小时什么时间会见都可以,毛主席什么时候有空,他们就什么时候去。这大概是美国建国以来,美国总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在外交上如此低三下四。尼克松回忆录中谈到,在整个四十多分钟的会见过程中,由于敬畏、紧张和局促,他的脊背竟然没有片刻时间靠过沙发后背。

  美国这个世界超级大国至所以对毛主席敬畏和尊重到这个程度,一是毛主席是唯一打败过美国的人,并且还是两次打败;二是也是更重要的是,毛主席帮助世界绝大多数弱小国家和支持底层人民包括美国黑人的强道义力量,从灵魂深处震慑住了美国总统。

  当日本人得知美国总统访问中国时,立刻哭着喊着要求中国同意它在美国之前与中国建交,建交谈判过程中有一个日本人出言不逊,中方痛斥后要求日方必须把这个人赶走,日本人二话没说,当场就把这个人给开了。至于韩国,别人想都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能够和中国建交。韩国巡逻艇更是见到中国渔船就赶紧躲到射程之外,因为他们知道,中国渔民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有枪。只要枪声一响,中国海军随后就到。

  那时的中国,可真是大国力量,大国雄风,大国威严,大国道义。

  只可惜毛主席一走,中美关系便彻底颠倒了过来,美国先是变成了中国的太上皇,后来则干脆变成了中国的老公,中美之间变成了没有结婚证保障的“夫妻关系”。美国与日本有安保条约的婚约保障,与韩国有军事条约的婚约保障,与菲律宾有共同防御的婚约保障,甚至与中国台湾都有美台关系法的婚约保障,就是与中国这个正式夫妻关系,没有任何婚约保障。不仅没有婚约保障,美国还天天威胁中国,如果中国胆敢与他那几个有婚约的小妾发生冲突,就把中国往死里打。

  这就是毛主席去世后的中美关系。所以现在中国老百姓只要一唱到“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就忍不住泪流满面,甚至痛哭失声,越来越怀念毛泽东时代,越来越怀念那扬眉吐气的日子。

  所以,要想让人们不再聚会纪念毛泽东,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韩国不敢再杀害中国渔民,让日本不敢占据中国钓鱼岛,让美国军舰不敢来南海巡航,让美国总统不能带着专车来中国访问,中国老百姓对毛主席的感情自然也就会平淡下来。如果想单靠打压来扑灭人们对毛主席的强烈感情和怀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6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6年11月16日

  

  张宏良:毛主席当年如何应对“中美国”

  “中美国”在中美两国之间引起了截然不同的反映,美国人高兴,中国人愤怒。其实,早在1972年美国总统第一次访华时,就提出 了建设“中美国”的要求,尼克松总统在与毛主席1小时15分钟的会谈中,多次向毛主席建议,中美共同“建立一个世界结构”,“一起……改变世界”,“实现 一个突破”,“这种突破不仅将有益于中美两国,而且在今后的岁月中会有益于全世界”。强调只有中美两国才能谈得上这个问题,“对世界上另外一些国家谈不上 这一点”,并且向毛主席恳切表示“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对于美国总统十分恳切的联盟要求,毛泽东连续四次故意将话题岔开,婉转地回绝了对方——毕竟美国总统是第一次访华,是两国领导人第一次接 触,也不好直接拒绝对方。但是,如同毛主席生前多次强调的那样,在原则问题上决不会客气妥协,中国对尼克松联盟要求的回答,十分明确地体现在《中美上海公 报》中:

  “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国家不分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大国不应欺负小国,强国不应欺负弱国。”

  “双方都认为,任何大国与另一大国进行勾结反对其他国家,或者大国在世界上划分利益范围,那都是违背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

  在《中美上海公报》中,中国明确拒绝了美国的联盟要求,这是美利坚合众国的联盟要求在历史上第一次遭到拒绝。因为美国不懂得,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所追求的,不是摆脱压迫后再去压迫其他国家,而是要彻底废除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的世界殖民主义规则。

  只是让当代中国人以及未来的中国人想起来便会扼腕长叹的是,当初尼克松要求毛泽东共同建立的“中美国”,是中美联手共同改变世界,双 方同为“盟主”;而今天形成的这个“中美国”,则完全是一个现代庄园,美国是其中的庄园主,中国则是庄园奴隶。真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 霏霏。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如此天差地别的悬殊地位,真是让中国人想死的心都有,当初明媒正娶都不同意,现在居然变成了二奶。 ——这就是国家领袖的作用,这就是国家意志品质的作用。领导美国的资本集团没有改变,美国称霸世界的意志品质没有改变;而中国,则失去了毛泽东,失去了奋发图强的意志品质,所以成为了“中美国”中的庄园奴隶,成为了“中美国”中的屈辱二奶。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民越来越想念伟大领袖毛泽东的根本原因。

  请看下面毛主席与尼克松会谈摘录:

  时间:一九七二年二月廿一日;地点:北京毛主席书房

  

  双方见面先相互问候。毛欢迎尼来访;尼表示能与毛会面乃莫大荣幸

  ……

  尼克松:如果可能,我希望跟总理,以及以后跟主席除了讨论眼前的问题,台湾问题、越南问题、朝鲜问题,我也希望讨论以下敏感问题,包括日本 前途、南亚次大陆前途、印度未来角色、全球动态、美苏关系等。因为只有在我们着眼于世界全局以及影响世界局势的主力时,我们才能对眼前迫切问题做出正确的 决策。

  毛泽东:这些问题我不感兴趣,那是他(指周总理)跟你谈的事。我比较喜欢讨论你的哲学问题。

  尼克松:举例来说,毛主席应该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赞成我这次访问的,苏联不赞成;日本是怀疑的,它已经表示了这种 怀疑;印度不赞同。所以,我们要研究为什么会这样,并决定我们的政策,看就全世界来说,我们应如何发展,而不是眼前的问题,当然,朝鲜、越南、台湾这些问 题也要讨论。

  毛泽东:对,赞成。

  尼克松:比如说我们必须自问——这话不出这个房间——为何苏联在中国的边界集结的兵力多于在与西欧接壤的边界?我们也必须自问,究竟怎样 好,是要日本处于中立和不能自卫的状态,还是在一个时期内让日本同美国具有某些关系,这都是属于哲学范围的问题。我知道我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以哲学观点 而论,我要强调的是,国际关系里无所谓好坏的选择。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绝对不能留下真空地带,因为别人会趁虚而入填补。总理指出,他感到美国 在伸手,苏联在伸手,那么问题是,人民共和国面临的危险?是来自美国的侵略,还是来自苏联的侵略?这是一个困难的问题,但是我要讨论这个问题。

  毛泽东:来自美国方面的侵略,或者来自中国方面的侵略,这个问题比较小,也可以说不是大问题,因为现在不存在我们两个国家互相打仗的问题。 你们想撤一部分兵回国,我们的兵也不出国。所以我们两家也怪得很,过去二十二年总是谈不拢,现在从打乒乓球tabletennis起不到十个月,如果从你 们在华沙提出建议时算起,两年多了。我们办事也有官僚主义。你们要搞人员往来这些事,搞点小生意,我们就死不肯。十几年,说是不解决大问题,小问题不干, 包括我在内。后来发现还是你们对,所以就打乒乓球,周总理说,这也是在尼克松总统上台后才有的。巴基斯坦前总统介绍了尼克松总统给我们认识,当时我国驻巴 基斯坦大使曾反对我们和贵国接触,他说应该比比约翰逊总统与尼克松总统孰优孰劣,但巴国总统叶海亚 汗说,这两人不能比,也无从比。他说,一个像流氓(他 指约翰逊总统),我不知道他这印象是打哪儿来的,我们这边也不太喜欢和约翰逊总统打交道。贵国前几任总统,从杜鲁门到约翰逊,我们也都不那么高兴。这个中 间有八年的共和党,那个时候,你们也没有想通。

  周恩来:重点是杜勒斯的政策。

  毛泽东: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博士?

  基辛格:毛主席,那段期间全球局势产生剧变,我们从中学到很多。以前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没什么两样,直到尼克松总统上台我们才了解中国所进行的革命本质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有所不同。

  尼克松:主席先生,我知道,我多年来对人民共和国的立场,是主席和总理所完全不同意的。我们现在走在一起来了,是因为我们承认存在着一个新的世界形势。我们承认重要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对内政策和它的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策以及对于我们的政策。

  毛泽东:就是喽。

  尼克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说,我们看法不同,而周总理与基辛格博士已就这些歧见交换意见。同时我们也要说,当我们看到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伟大的国家时,我们知道中国并不威胁美国的领土。

  毛泽东:也不威胁日本或南韩。

  周恩来:任何国家都不威胁。

  尼克松:我们也不威胁别人,我想你们也知道美国对于中国也没有领土要求。我们知道中国不想统治美国,我们认为你们也懂得美国不想统治中国。 同时,我相信,当然你们可能不会相信,美国和中国都是伟大的国家,它们都不想统治世界。正因为我们这两个国家在这些重大问题上态度相同,所以我们相互并不 构成威胁。因此,我们虽然有分歧,但是可以找到共同点来建立一个世界结构,一个我们都可以在其中安全地发展自己、各走各的路的结构。对世界上另外一些国家 谈不上这一点。

  毛泽东:(询问周恩来时间)你们下午还有事情?现在几点了?

  (毛主席第一次岔开了话题。张宏良注)

  周恩来:四点半开全体会,现在是三点三刻。

  毛泽东:吹到这里差不多了吧?

  尼克松:是的,散会前我想说的是,毛主席,我们知道你和周总理冒了很大的险请我们来的,这对我们也是一项困难的决定。但是,我读了主席的某些著作。我看到主席写道,机会来到面前时,要“只争朝夕”。

  毛泽东(笑,指着基辛格):只争朝夕就是他。

  (毛主席第二次岔开了话题。张宏良注)

  尼克松:从个人的意义上说,你和总理对我都是不了解的,因此你们不应该信任我。但是你们会发现,我不能做的就决不说,但我做的比说的要多。我就是想在这样的基础上,同主席和总理坦率地交换意见。

  毛泽东:大概我这种人放大炮的时候多。无非是全世界团结起来,打倒帝、修、反这一套,建立社会主义。

  尼克松(微笑):就是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匪徒。

  毛泽东:你可能就个人来说,不在打倒之列。可能他(指基)也不在内。都打倒了,我们就没有朋友了嘛。

  尼克松(笑):就没有靶子了。主席的一生我们都是熟悉的。你出身于一个贫穷的家庭,现在到达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一个伟大的国家的顶峰。 我的背景,不那么被人所知,我也是出身于贫穷家庭,现在达到了一个大国的顶峰。我感到,是历史把我们带到一起来的。问题是,我们的哲学是不同的,但我们都 脚踏实地,都来自于人民,我们可以实现一个突破。这种突破不仅将有益于中美两国,而且在今后的岁月中会有益于全世界。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毛泽东:你的《六次危机》写得不错。

  (毛主席第三次岔开了话题,张宏良注)

  尼克松:他(毛)饱读诗书,学贯五车。

  毛泽东:我书读得太少了,所以对美国一知半解。我必须请你介绍几个老师给我,尤其是历史与地理老师。

  尼克松:好,一定找全国最好的名师。

  毛泽东:所以我跟早几天去世的记者斯诺说过,我们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何必那么僵着呢?一定要谈成?

  尼克松:他的死是很令人悲伤的。

  毛泽东:没错。双方能够好好交谈就不错了,即使未达成任何协议也无所谓,因为持续对峙对我们有何好处?谈判为何一定要有结果?人们会说话的。一次没有谈成,无非是我们的路子走错了。那我们第二次又谈成了,你怎么办啊?(双方站起来)

  尼克松(握着毛的手):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

  毛泽东:我就不送你了。

  (毛主席第四次岔开了话题。张宏良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