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高殿杰:毛泽东一个人的长征

2016-10-22 15:39:3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殿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80年前的十月,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标志着长征的胜利结束。80年后的十月,纪念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标志着纪念活动达到了高潮。有朋友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与激动之情,也写了一文,不料却接到了撤稿的通知,于是也就有了一段有趣的对话。

  “只能提毛泽东思想,不能提毛泽东。”

  “网友留言都说好。”

  “那是别有用心。”

  估计很多人看到这里都看不懂了,其实我也不懂。没有毛泽东,哪来的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怕提毛泽东呢?

  或曰,毛泽东思想不是毛泽东的思想, 毛泽东的思想与毛泽东思想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问题是,没有毛泽东的长征还是长征吗?

  关于长征及长征的意义,毛泽东1935年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中动情地说: “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而 1958年6月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军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又说:“那些根据地是怎么丢掉的?是因为闷得很,想散步,逛马路,一散就散到陕北?还是因为犯了一点错误,我们的对手蒋介石请我们走?据我看,实在是他请我们走。我们是不想走,他就说你走吧,他下了命令,没有办法只得走的。”

  不要以为前后的这些话是矛盾的,一点不矛盾。前面说的是关于长征的客观作用,后面说的是关于要进行长征的原因。

  其实“长征”一词也是后来总结提炼升华的,更准确更真实的就是毛泽东说的“走”。蒋介石赶你走,不得不走。同样,谁也没想到一走就是二万五千里。

  今天我们纪念长征,就要把这来龙去脉讲清楚,怎么走的?怎么转危为安的?不提毛泽东,行吗? 长征不是散步,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率性旅行,没有那么悠闲。

  长征是生与死的较量,是革命。

  革命是什么?还是毛泽东说的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倒也符合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可湘江一战,就彻底暴露出博古、李德的无能,红军从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过半,只剩下3万多。如果说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人们对他们还有一定幻想,——时至今日,有不少专家认为当时就是毛泽东指挥,也未必能赢。而当时红军上上下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前四次反围剿都胜利了?为什么毛泽东指挥就赢了?毛泽东呼之欲出。

  这么说来,毛泽东应该感谢蒋介石,毛泽东是蒋介石打出来的。

  就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王明行吗?上海呆不下,跑到苏区,听他的根据地都丢没了;张国焘行吗?同样也是8万人,中央都成立了,最后南下还是失败,多爬两次雪山多过两次草地。1965年毛泽东在重上井冈山的路上告诉身边的同志:“战争时期,检验路线的正确不正确,比较容易,王明说自己的路线正确,根据地是整片整片失去嘛!张国焘说自己路线正确,八万人过了两次草地,大队伍被打得七零八落。和平时期检验路线的正确不正确,要难得多。”蒋介石一打,毛泽东的正确就被打出来了。须知,毛泽东在长征出发前是被剥夺了权的,人人都疏远他。大病一场,差点死去。

  这就有了后来的遵义会议,毛泽东不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却是事实上的最高军事指挥。而后红军就一路轻装前进高奏凯歌了,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毛泽东谱写了人类军事史上的神来之笔。

  历史上没有这样的长征,历史上也没有这样的统帅。什么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等等都是小巫见大巫,相形见绌。

  长征,是毛泽东一个人的。

  在他之前,长征是走是逃跑,正是毛泽东改写了长征,完成了中国工农革命的战略转移。以时间换空间,长征二万五千里,剩下二万五千人,中央红军8万剩8千,不可谓不壮烈!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的。”

  说得势拔五岳,气吞山河。还有那首《七律  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纪念长征,把长征上升为一种精神也不错,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有人认为,不谈毛泽东,不谈革命、不谈阶级斗争,不是把长征当成了心灵鸡汤了吗?是的,如今心灵鸡汤满天飞,要喝还用去长征那里找?

  告别革命的今天,革命成了一个不好的词,革命家的身份被污蔑被否定。革命,革命,谁革命?革谁的命?

  阶级斗争也遭否定,阶级被阶层取而代之。

  吊诡的是,不准你革命,不准你搞阶级斗争,他自己却正搞得欢。否则,那几千万工人下岗算什么?回到开头的通知撤稿的对话,那又算什么?

  在毛泽东眼里,孙中山是一真正革命家,就是因为他不断革命,屡败屡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这是孙中山的临终遗言。

  共产党永远是个革命党,所谓的要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的说法,才是真正的别有用心,不可不防啊。

  也让我引用一下萧武这句话作为结尾吧:“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长征不是心灵鸡汤。所以,在今天讲长征,就必须讲革命、讲阶级斗争、讲社会主义。这才是真正的纪念长征,才是继承革命先烈的精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