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民意调查

黎阳:柴静的“穹顶之下”,可笑与可恶!

2015-03-02 14:51: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看了柴静的纪录片,头一个感觉是可笑;第二个感觉是可恶:老子疾呼呐喊了十年,被文人“公知”们封锁了十年。其他人类似的呼吁同样被压制封锁埋没得抬不起头来。如今污染泛滥雾霾成灾,这帮文人“公知”突然关心起“环境保护”来了。

 

43C8E9EFC8CE947BC1A3CB3CDFE07FD8.jpeg

  看了柴静的“穹顶之下”,头一个感觉是可笑:至少晚了我十年!——我过去十年一直不停地疾呼呐喊:环境污染!环境污染!!环境污染!!!文人“公知”的“顶层设计”正在用环境污染把整个中国逐步变成一个隐形的、变相的、超级奥斯威辛集中营毒气室,“全面下毒,灭绝中华民族”(见附录)——那个“穹顶之下”不就是“超级奥斯威辛集中营毒气室”的另一种说法吗?要比为中国的环境污染呐喊,柴静的资格比我差远了,比更多更早就一直呼吁环境污染的有识之士差得就更远。

  第二个感觉是可恶:老子疾呼呐喊了十年,被文人“公知”们封锁了十年。其他人类似的呼吁同样被压制封锁埋没得抬不起头来。如今污染泛滥雾霾成灾,这帮文人“公知”突然又摇身一变装成没事人一样关心起“环境保护”来了——柴静的片子一出来就被大张旗鼓大肆吹捧得如此火热风头十足,足见文人“公知”们对环境污染的危害不是不知道,早就一清二楚。早就一清二楚却要一直压制封锁而现在又突然大做文章,不但拐弯抹角替制造污染的罪魁祸首推卸责任,而且暗渡陈仓为制造造更严重的污染大开方便之门,这难道不可恶?

  柴静在片中承认了环境污染治理不下去的一些表面原因:

  ——“一千万吨钢是多少人就业,十万人就业,河北的钢铁是到了什么程度?已经到了你取缔不了的程度。”

  ——“那个造假的老板后来就跟我说,如果环保部能够去执法,去抓那些造假的车辆的话,我保证第二天就生产真的,否则的话我生产真的,别人生产假的,明天我就垮了”

  ——“中国的企业是不缺这个技术的,双方的分歧在哪儿呢,就在钱上”。

  ——“1983年,国家机构改革石油部撤销,石科院划归为中石化下属,国家部委制定标准的职能也就此交给了企业。”

  ——“十年前我问空气中是什么味道,我没有得到答案,现在我知道了,空气中是钱的味道。”

  ——“一吨钢2014年(的利润)不到两块钱,那我们烧一吨煤呢,我们大概得排放多少污染物,这么多二氧化硫,这么多二氧化氮,这么多一氧化碳还有这么多粉尘,你也可以猜一下一吨煤现在利润多少,两个茶叶蛋,你还真是高估了,它的结果就是连一杯饮料都买不着。”

  ——“已经被认为是严重过剩的行业,还有将近一半的省份在十二五规划当中仍然把它们列为支柱产业,理由也很简单,如果你城镇化还要发展,只要提升百分之一,这些东西都能消化得了,只要你盖房子就需要钢铁,只要你修路就需要跑车”。

  然而谁造成了这一切?谁造成污染企业发展到“你取缔不了的程度”?谁把“国家部委制定标准的职能也就此交给了企业”(国家机关功能企业化)?谁导致“空气中是钱的味道”?谁让中国钢铁业的利润变得“一杯饮料都买不着”?谁用“城镇化”维持严重过剩的行业?……文人“公知”们“顶层设计”——全面私有化、“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最大限度宽容不规范”、“带血的GDP”、“靠廉价劳动力竞争”、“不顾一切求发展”、“把利润拿走,把GDP留给中国”、不顾国情大规模普及烧油的私人汽车小轿车、厉以宁的“中国处于发展中阶段,重工业化是必经阶段,对环境的污染势必难免。但我们获得了收益”、刘伟的“我把堵车看成是一个城市繁荣的标志,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如果一个城市没有堵车,那它的经济也可能凋零衰败”、张维迎的“只要抓总量增加。不必管分配。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切问题都会解决”……

  所有这些根本原因柴静一个字都不提。她给出的办法是“只有把能源交给市场才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开放这个市场的话,我们天然气的产量(每年)可能翻一番,我们的探明储量(每年)可以翻一番。”

  柴静绘声绘色图文并茂扯了半天,最后落脚点原来是“市场化万能”。可惜柴静的煽情代替不了严酷的现实:

  ——市场化解决了毒大米、毒奶粉、假冒伪劣有毒有害食品药品大规模泛滥的问题吗?这些可都是市场化之才后出现的。为什么?

  ——一个国家的天然气储量怎么会跟“市场化”扯到一起?怎么一开放市场,天然气的“探明储量(每年)可以翻一番”?难道天然气储量是活的,会打游击?会势利眼?会哪里市场化就往哪里跑?

  ——所谓美国有几千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是蓄意误导。美国石油天然气巨头就那么几个,其他都是大财团下面的小分店,完全被垄断财团控制。就象媒体一样:美国报刊杂志电台无数,但全部掌握在几个传媒大王手里。西方国家的经济命脉全部是由少数大财团垄断的。避开这些大财团,把其底下的小店铺数量拿来跟中国的“两桶油”对比是把不同量级的东西搅到一起,存心坑蒙拐骗。

  ——中国许多大国有企业如“两桶油”确实问题成堆,但根本原因在于被文人“公知”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扭曲了公有制的本质,变成了变相的私有制——毛泽东时代国营企业会计有权拒绝报销不合规定的支出,而且有权越级上报,对领导干部也不例外。如今呢?“一把手”变“一霸手”,底下谁敢监督?谁敢抵制?“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这是体制问题还是根本宗旨问题?把一切问题归咎于体制问题,那徐才厚搞卖官鬻爵难道也是体制问题?难道因此得把解放军私有化、市场化?(怪不得文人“公知”大肆吹捧军阀割据时代)。

  ——中国的资源现实是煤多油气少。摒弃煤炭而靠进口石油天然气生存是置国家安全战略于不顾。只有统筹兼顾,因地制宜,全面规划,煤、油、气、水、核、光、风及其他新技术综合安排才能有效合理地解决能源问题和污染问题。这靠支离破碎各自为战的私有制市场化不可能解决——按照张维迎的主张,“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按照南方周末的主张,“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政府啥也不管,靠无政府状态能解决能源问题?能解决污染问题?能避免“利益割据”打成一团糟?能统筹安排全国一盘棋?柴静说英国解决污染问题,为什么不说英国的污染是靠谁解决的?是“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还是“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

  柴静不愧专业搞传媒的,片子绘声绘色、图文并茂、念作俱佳、声泪俱下、极其煽情,可惜全是装模作样:

  ——孩子是在美国生的,早准备好了一走了之,所以所谓搞这部片子是“出于母亲对孩子的关爱”、“为保护孩子的未来”之类纯属装模作样的煽情。

  ——根本目标是推销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之类文人“公知”的“市场万能”,所以所谓“为民请命”、“关注环境”之类纯属市场推销的装模作样。

  售楼小姐的百媚千娇全为推销。柴静小姐的声情并茂也为推销——推销“把能源交给市场才能解决问题”。老脸皮厚的厉以宁、张维迎们卖不动了,于是换了个女神柴静粉墨登场促销,看是否能换个花样柳暗花明。

 

  附录:我过去十年关于中国环境污染的呐喊摘抄

  1.摘自《“精英主义”祸国殃民》(2005.6)

  希特勒“淘汰”“劣等种族”的办法是集中营加毒气室之类直接剥夺其生存权的有形方式。“精英主义”者“淘汰”“劣等群体”的办法是用“下岗”“失业”、“买断工龄”、“取消社会保障”、“医疗产业化”、“环境污染”、“职业病”、“假冒伪劣、有毒有害食品”之类间接剥夺其生存权的隐形方式。方式不同,本质相同,同样残忍,同样毒辣。

  2.摘自《国民素质低与“精英”素质低》(2005.3)

  奥斯威辛集中营的规则是:干不动,就弄死,送进毒气室。这些“精英”们给“弱势群体”安排的命运是:干不动,就困死。让“贫病交加”来完成毒气室的功能,“自生自灭”地“自然”“淘汰”掉这些“弱中之弱”的“剩余人口”。“弱势群体”本来已经穷得看不起病了,最怕的就是生病。“精英”们却对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充斥社会一切角落的有毒有害食品从来不闻不问,包庇纵容,惟恐“弱势群体”们的健康不出毛病,“淘汰”得还不够多不够快。“精英”们所说“改革要有代价”、“国民素质低”、“市场经济就是优胜劣汰”、“资本的原始积累就是野蛮的”等等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骇人听闻的实际含义。

  3.摘自《为什么容忍学术骗子把持改革?》(2005.12.15)

  整天触目惊心的消息是矿难不断、民工欠薪、环境污染、娼妓“繁荣”、假冒伪劣泛滥、尔虞我诈成风、社会诚信沦丧、贫富对立惊人,中国成了世界的“血汗工厂”。他们的“改革”只把自己和自己那一伙改成了暴发户,“改”得国家从“既无外债,又无内债”变到负债累累,国有资产空前流失,“改”得绝大多数老百姓吃足了苦头。总之是苦了大多数,肥了一小撮。说中国不存在严重的阶级对立和社会危机纯粹是瞪着眼说瞎话。就这样他们还要一口咬定自己“一贯正确”,不准任何人说看不见“皇帝的新衣”。

  4.摘自《“文化大革命”是政治“放疗”》(2005.12.20)

  “精英”们说,“大跃进”滥伐树木,破坏了环境。但他们的“改革”对中国的环境保护作用如何?中国的环境污染究竟是越来越重,还是越来越轻?唯利是图的“精英”们何曾对环境保护做出过任何贡献?

  5.摘自《骗子“精英”的骗子“改革”》(2005.12.29)

  中国的环境是越来越改善,还是越来越恶化?面对环境污染加形形色色的有毒有害假冒伪劣食品,中国人得病的几率是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中国人现在有多少人经得起生大病?面对这种时时危害中国人健康的“世界垃圾堆”的趋势,“精英”们关心吗?重视吗?拿出了行之有效的对策吗?

  6.摘自《“打着红旗反红旗”与“借着改革反改革”》(2006.11.26.)

  虽然“精英”们喋喋不休宣布其“改革”如何如何美妙神奇天花乱坠,但老百姓亲身感受到的事实可没那么浪漫愉快,不得不害怕、不得不犯愁的事太多了:怕“减员增效”,怕“买断工龄”,怕“下岗”,怕解雇,怕生计无着还要忍受“谁让你没本事”的冷嘲热讽,愁付不起学费,愁倾家荡产供孩子上了学毕业了仍然找不到工作,怕生病,怕哪个地方稍微出点意外就足以搞得倾家荡产,愁房价涨得单靠工资多少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怕强迫征地,怕强迫拆迁,愁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谁信得过、谁千万沾不得,以至于有人说中国人每天都不得不怀着“怀疑一切”的心理战战兢兢过日子,愁将来年迈体衰丧失劳动能力了怎么活,愁中国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化,愁到处见贪官污吏奸商恶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整天变着法地从老百姓身上刮油水,而老百姓却无可奈何:不但“不准上访”、“不准自杀”、“不准恶意讨薪”,而且连“话语权”都被“精英”们霸占了:“改革代价论”、“腐败有利论”、“中国贫富差距还不够大”……所有这些加在一起的综合效果就是:只要“精英”们一谈“改革”,老百姓心里就直哆索:不知道哪个部位又要挨宰了。

  7.摘自《“代表人民”与“代表文明”》(2006.12.13.)

  纳粹德国“最后解决”“劣等民族”的办法是把他们关进集中营的血汗工厂从事奴隶劳动,等榨干血汗丧失劳动能力再赶进毒气室消灭。中国的“主流精英”们则“技高一筹”。他们根本不屑于劳神费力地建什么小打小闹的集中营和毒气室,而是有意识地、缓缓地、不动声色却有条不紊地策划着把整个中国直接变成一个超巨型的血汗工厂兼“毒气室”,一边榨干“劣等群体”的最后一滴血、最后一滴汗、最后一块筋肉,一边用有毒有害的食品、饮水和空气合成的致命的大环境把他们不留痕迹地、分批分期分辈地灭绝掉。

  8.摘自《人吃人的进化》(2009.5.4.)

  中国现在“空气私有化”已经部分变为现实:在那些有毒气体排放严重的地方,人呼吸的权利已经快没了。

  “精英”的“资源经济”中最缺德的是出卖环境资源——靠制造污染发财。出卖人力资源、出卖矿产资源都需要成本,只有出卖环境资源——靠制造污染发财不需要任何成本,属于无本生意,“效益”最高。人力资源可以再生,矿产资源可以发明代用品,耗尽了可以进口,而环境资源既不能再生又不能进口,没有代用品,人的生存还离不开。污染环境是不可逆的破坏过程。出卖环境资源的本质是牺牲全体中国人的生命满足少数人的贪婪,“人吃人”吃到了所有中国人头上。“精英”们的“增量改革”、“渐进式改革”落实到出卖环境资源上,就是“渐进式”剥夺所有中国人的生存环境资源,让人死于不知不觉中。

  我60、70年代骑车从动物园到颐和园约需25到30分钟。从天安门到颐和园约需55到60分钟。代价:俩馒头。外加两分钱存车费。附带收获:新鲜空气。如今从动物园到颐和园、从天安门到颐和园呢?如果骑车,还有全程贯通的自行车专用线吗?安全吗?还能吸到新鲜空气吗?如果坐车,需要堵多久?车辆损耗折旧加汽油,费用加起来是多少?同样的距离,同样的事,当初是什么代价?如今是什么代价?如此对比一下就可以知道:如今中国人享有的环境资源(包括空间资源)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大大压榨了。

  9.摘自《“精英”与“灭绝劣等人”》(2010.12.15.)

  在人们眼前浮现出文匪“精英”精心策划的一个邪恶而恐怖的巨大系统工程:全面下毒,灭绝中华民族——把整个中国变成一个超级巨大的奥斯威辛死亡营毒气室,水、陆、空无孔不入,衣、食、住、药全面覆盖,转基因、三聚氰胺、各种化学物理性毒药、艾滋病、麻风病、性病协同作战,最古老的毒药与最现代化的基因技术并举,毁灭耕地与摧毁水源多管齐下,艾滋病、性病、麻疯病一齐上阵,将整个中华民族置于比纳粹德国奥斯威辛死亡营毒气室的受害者更惨的境地:绝粮、绝水、绝耕地、绝空气、饿死、渴死、窒息死、毒死、病死、被转基因武器折磨死……“任凭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毒枭”,十几亿人在到处是毒的不毛之地躲无处躲、藏无处藏,最后被全部灭绝。

  10.《以道治国与以术治国》(2012.6.29. )

  他们一伙遵照西方国家精英关于“世界人口的80%都属于‘垃圾人口’,必须用高技术清除”的1995年美国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会议”决议,不动声色地、灭绝人性地、有计划、有步骤地用各种手段对中华民族实行全面的隐形大屠杀——无限制地毁灭可耕地(连“确保十八亿亩耕地红线”都不提了)、荒废水利设施、打击农民务农积极性、全面摧毁中国农业,蓄意把中国人饿死;无限制地挥霍破坏中国的水源,蓄意把中国人渴死;无限制地制造环境污染,企图一步步把整个中国都变成巨大的奥斯威辛死亡集中营毒气室,蓄意把中国人憋死;无限制地包庇保护假冒伪劣,放纵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泛滥成灾,蓄意把中国人毒死;无限制地制造豆腐渣工程,蓄意把中国人砸死;无限制地摧毁医疗保健体系和养老福利制度,使中国老百姓看不起病、养不起老,蓄意把中国人困死;无限制地挥霍破坏中国的能源、矿产等要害战略资源,蓄意剥夺未来的中国人的生存必需……“全面下毒,灭绝中华民族”。

  11.摘自《人命算商品”的市场经济与“人命不算商品”的市场经济》(2013.4.22.)

  如今北方的雾霾、南方的“猪江”、无孔不入的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日用品和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污染、司空见惯的“易毒而食”等现状难道不该引起中国老百姓的高度警觉:“普世公知”们难道不是正在把整个中国变成一个巨大奥斯威辛集中营毒气室?难道不是正在把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里“牺牲生存换取发展”的奴隶劳的命运照样加在中国老百姓头上?——只要不坚持“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为‘温饱’和‘发展’而牺牲‘生存’”、“不能允许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发财)”的底线,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

民意投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