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黎阳:不搞公有制,还算什么共产党?

2014-05-19 15:39: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公有制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唯一保障

         文/黎阳

 

 

  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原则是什么?公有制。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搞公有制的。不搞公有制还算什么共产党?冒牌货而已。

  公有制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唯一保障——只有在公有制条件下共产党一党执政才站得住脚:公有制下所有人的经济地位一致,利益一致,一个共产党就足以代表所有人的根本利益。搞私有制的政党无数,而搞公有制的政党只有共产党一家。只要是公有制,那执政党就非共产党莫属。这就是共产党执政最强最有力的合法性。共产党只要不搞公有制,政治生命就到头了——私有制下人们不仅分成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而且有产阶级内部又按占有财产的情况进一步细分为不同的利益群体。如此社会的每个利益群体都要求有自己利益的政治代表,要求多党是必然的。共产党一旦搞私有制就既代表不了无产阶级的利益,也代表不了各个利益阶层的有产阶级利益,就没有理由继续执政——搞私有制轮不着你,比你更有资格更内行的有的是。要谋私发财,哪个政党不能执政?凭什么非你共产党不可?(当代中国政治一大趣事就是观赏“理论精英”们论证当了婊子还该立牌坊的气急败坏和论证“私有制”与“一党制”完全一致的扒耳挠腮——挖空心思搜索枯肠到处找借口抓稻草,白费劲地“证明”自己谋了私了还能独家代表所有人、包括利益尖锐对立的敌对阶级双方的利益,因此独霸权力有理。那股子傻劲和执拗丝毫不亚于当年拼命收集猪屎狗尿女人经血等秽物来破除洋枪洋炮等“妖术”的虔诚。)

  公有制是共产党的生命线——1949年6月8日,蒋介石在日记中细数共产党七大优点,并将“干部不准有私产”作为特别标注。蒋介石一辈子不知分化瓦解收买收拾掉多少军阀政客反对党,他心里最有数:如果没有“干部不准有私产”这一条,又穷又土的共产党根本不是对手,再来几个也早被搞垮了——只要准许干部有私产,共产党立刻就不再是共产党,而不过是一股名曰“共产党”的军阀土匪。决定是军阀土匪还是共产党的根本不是名字,而是立党为公还是谋私。只要干部有私产,那其真正追求的目标就是谋私。当官的只要谋私马上就有死穴:诱之以利就能收买,胁之以害就能逼其就范。只要准许当官的谋私,马上就使当兵的感到受了愚弄:闹了半天,让我们流血牺牲原来只是为你当官的自己发财。凭什么?要发财老子自己直接发,凭什么给你卖命?就凭这就能让这个党从本质上立刻变成又一股军阀土匪,上上下下立刻离心离德,整个体系立刻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就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李自成没有“干部不准有私产”这一条,胜利之后立刻按权分配大抢特抢,闹得军心涣散人心俱失,迅速土崩瓦解。国民党没有“干部不准有私产”这一条,抗战胜利之后“接收大员”个个成了“劫收大员”,同样按权分配大抢特抢,同样闹得军心涣散人心俱失,迅速土崩瓦解——美国国务卿艾奇逊1949年7月30日在给杜鲁门的信里说:“在那些从日本手里收复过来的地区里,国民党文武官员的行为一下子就断送了人民对国民党的支持,断送了它的威信。”《三国演义》有这样一段:“蜀兵望汉水而逃,尽弃营寨;马匹军器,丢满道上。曹军皆争取。操急鸣金收军。众将曰:‘某等正待捉刘备,大王何故收军?’操曰:‘吾见蜀兵背汉水安营,其可疑一也;多弃马匹军器,其可疑二也。可急退军,休取衣物。’遂下令曰:‘妄取一物者立斩。火速退兵。’”——从古到今会打仗的将领都知道,创造出“尽弃营寨;马匹军器,丢满道上”这种故意让对方“按权分配大抢特抢”的机会最容易打垮敌军。如果毛泽东1949年搞了私有制,共产党一下子就会变成李自成,变成国民党的“劫收大员”,同样按权分配大抢特抢,同样闹得军心涣散人心俱失。中国的那点底子还不够大大小小的李自成刘宗敏们分赃的,还拿什么搞经济建设工业化?早分崩离析了——就算上了“两弹一星”之类项目也必定从上到下层层中饱私囊,最后除了一堆豆腐渣之外什么结果也不会剩下。

  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的根本宗旨是公有制,“特色理论”的根本宗旨是私有制。自打确立私有制为根本宗旨的那一瞬间起,共产党就从理论上被判了死刑——你政治上已经没有生命力了,站不住脚了,没有存在的合法性了,纯属多余了。任何私有制的政党都比你更有资格执政(如今大闹中国政坛的“普世价值”、“政治改革”,说穿了就是“正牌”的私有制政党政客在跟冒牌的共产党争权夺利整风吃醋,说了半天的意思是你们搞共产出身的哪有我们搞“普世价值”出身的更有资格搞私有制?你已经没了存在的合法性,该下台滚蛋让老子上台了)——理论上被一笔勾销了,政治生命力都没了,存在合法性都没了,都日薄西山了,还能有多少精气神去庆祝公有制的共产党的诞生?

  鲁迅说:“革命被头挂退的事是很少有的,革命的完结,大概只由于投机者的潜入。也就是内里蛀空。”共产党被屠杀吓垮的事是很少有的。共产党的完结,同样是投机者的潜入,同样是内里蛀空——只要把“追求公有制”变为“追求私有制”,就能使共产党不成其为共产党,不知不觉就自己把自己一笔勾销,不战而亡。消灭共产党最彻底最有效的办法不是直接用硬刀子砍,而是用软刀子杀。

  天下最坏的人不是直接出面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而是专门在“理论”上搞教唆、论证、辩护犯罪的——叫他们一折腾,本来不犯罪的犯罪了,本来犯小罪的犯大罪了,本来有罪的变无罪了,本来搞公有制的共产党变成了搞私有制的冒牌“共产党”。

  使共产党放弃公有制、认同私有制、自行灭亡的“大功臣”是一帮“书生”、“智囊”、“理论家”。现在回想起来,人家的招数的确狡猾巧妙:循循善诱、步步为营、杀人于无形。人家一开始并不直接了当说“放弃公有制”、“复辟私有制”、“共产党下台”,而是“能做不能说”、“打左灯向右拐”——先说:阶级消灭了,没有阶级斗争了。共产党不能靠阶级斗争吃饭了,那今后靠什么继续执政、靠什么维持政权的合法性呢?(看,还挺为你共产党着想的。)只有一个办法:大大发展生产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不是生产力第一吗?共产党要执政有理,就得大大发展生产力、一切为了发展生产力。怎么才能大大发展生产力呢?靠市场经济(在这个关节眼上就打了个马虎眼,故意不说市场经济有“公有制的市场经济”和“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之分,不分青红皂白把“市场经济”一律解释为“私有制市场经济”)。就这样在“市场经济”的借口下给“私有制”开了个暗门。不过人家一开始要求并不高,很低调,只求给私有制一席之地即可:“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然而一旦打开了缺口开了头便立刻升级:“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国退民进”、“产权改制”……(为了不打草惊蛇引起人们的警觉,“理论家”们从一开始就特别注意咬文嚼字,在文字表达上处心积虑迷惑敌手:“私有经济”一概称为“非公经济”,“资本家”一概称为“民营企业家”……一句话:当“婊子”才是犯罪,当“性工作者”正大光明,煞费苦心使人们以为合法非法的区别只在于怎么起名字。仿佛只要玩弄玩弄文字问题的性质就变了,只要掩住耳朵就可以合法盗铃了)。只要打开私有制这个口子立刻就打开了以权谋私、持权抢劫的闸门:有权又迫不及待要象李自成和国民党“劫收大员”那样凭权力抢劫财物想得发疯、却被毛泽东的公有制卡得发狂的人立刻如鱼得水——只要开了“允许干部有私产”这道闸门,人家哪有耐心按步就班搞什么原始积累,立刻直接用权大抢特抢:用权换批文、用权换贷款,用权做不要本钱的买卖:倒买倒卖紧俏商品,买卖房地产、金融票据、官职官位,贱卖国企、破产改制、产权重组、MBO……谁有权谁就是“成功人士”——当年李自成进京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劫收大员”接管时那种上上下下以权抢劫的历史性疯狂立刻以另一种方式再次重演。持权抢劫越得手、越发财,越看这“无产阶级先锋队”扎眼睛,于是新的“理论”应运而生:“资本家代表先进生产力”——从此私有制不再是公有制的补充和附属,不再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而堂而皇之要由私有制唱主角:“资本家入党”,“共产党成资本家”。随着持权抢劫登峰造极,持权抢劫者有了更进一步的需要:他们疯狂的抢劫虽然得了手,但始终暗自心惊怕报应。他们当然不怕天打雷劈阴司报应之类,但他们害怕老百姓起来反抗他们的抢劫。对他们来说,报应就是老百姓的反抗。因为害怕老百姓起来反抗,所以自然害怕一切能动员、指导老百姓起来反抗的思想理论。什么思想理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但马克思主义是从外文翻译过来的,他们便精明巧妙地抓住这个特点专门在“翻译”上大做文章,借口“更正翻译错误”否定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解释”成不要公有制、专要私有制的东西——“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那个关于‘消灭私有制’的问题,在德文原版中所用的不是‘消灭’而是‘扬弃’……胡德平看后又经过我的解释而显得非常兴奋,就说:‘这很重要,非常重要!我们一定要写篇文章并公开发表!’‘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而且也牵涉到我国在建国后的重大实践问题”、“马克思主张‘重建个人所有制’”、“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记住恩格斯说的93个字”……仿佛一场轰轰烈烈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之所以出现全是因为若干“翻译错误”、“理解误差”、“出版遗漏”造成的,“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只要玩弄文字游戏就能彻底消灭马克思主义。结果: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了一百多年、早已传遍全世界的今天突然掀起了一场“更正翻译错误”的咬文嚼字闹剧。然而毛泽东思想却不存在“翻译错误”的问题,无论如何也没法找借口把毛泽东思想“修改”成对自己有利的东西。这就决定他们对马克思主义是“明尊暗否”,对毛泽东思想是直接否定——为了巩固抢劫成果、使到手的赃物合法化、合理化,为了永远不让受害者觉醒过来反抗和追赃,所以发展出“特色理论”:“科学剥削”、“可持续剥削”、“维稳第一”,彻底排斥毛泽东思想,严禁老百姓信奉毛泽东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有理”,强迫老百姓认同“只许我压迫,不许你反抗”,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妖魔化毛泽东以制造“毛泽东罪”,谁妨碍持权抢劫就援引“毛泽东罪”严厉镇压。

  许多人到这时才发现:那些“书生”、“智囊”、“理论家”的脸变了,从一开始的“能做不能说”、“打左灯向右拐”变成了“能做更能说”、“打右灯向右拐”;口吻也从一开始的貌似“为共产党着想”的口口声声“共产党不能靠阶级斗争吃饭了,那今后靠什么继续执政、靠什么维持政权的合法性呢?共产党要执政有理,就得大大发展生产力”变成了“你们搞共产出身的哪有我们搞‘普世价值’出身的更有资格搞私有制?你已经没了存在的合法性,该下台滚蛋让老子上台了”——先教唆犯罪再严惩罪犯,来个狗咬狗、黑吃黑、“财产权力再分配”,“空手套白狼”,把赃物悉数装入自己腰包。先以“替共产党着想”、“腐败是次优选择”等名义教唆你走上私有化的不归路。等用你这块敲门砖砸开私有制大门之后,立刻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反过来利用你私有化持权抢劫激起的民愤收拾你,来个一箭双雕:既了铲共,又实现了狗咬狗、黑吃黑、“财产权力再分配”,“空手套白狼”,把赃物悉数装入自己腰包。

  许多人到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特色理论”的三大构成——“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代表着用私有制消灭公有制的三大发展阶段:“邓小平理论”——打缺口承认私有制;“三个代表”——私有制压倒公有制变主流,“资本家代表先进生产力”;“科学发展观”——用私有制全面消灭公有制:公有制“不科学”,所以要全面消灭公有制;毛泽东思想破坏“和谐社会”、妨碍“科学发展”,所以要彻底排斥毛泽东思想。这三大构成是从理论上彻底消灭共产党的“三步曲”——第一步是打开突破口给私有制建立立足点——“大力发展生产力。一切为了发展生产力”、“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第二步是扩大战果使私有制占统治地位——“私有制代表先进生产关系”、“资本家代表先进生产力”;第三步是巩固私有制消灭公有制——彻底私有化,勾结世界银行合伙密谋算计消灭全部中国国有企业,“特色理论”不包括毛泽东思想……至此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公有制、无神论、劳动创造世界、人民创造历史、剥削有罪——已从理论上全部否定。共产党已从“无产阶级先锋队”变成了“资产阶级先锋队”、“不共产的共产党”即假共产党。三步合到一起,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使共产党放弃公有制、认同私有制、自己把自己从理论上一笔勾销、自行灭亡”的全过程,处心积虑,不露声色,环环相扣,一气呵成。这就是三十多年三阶段的“改开”理论演变三步曲,是私有制消灭公有制、资本家消灭共产党的大脉络。

  许多人到这时才如梦方醒:三十多年来的无数罪恶都从这“理论”三步曲中来——根据“大大发展生产力、一切为了发展生产力”,于是就有了“GDP高于一切”、不惜一切求发展、不顾环境污染、不顾老百姓死活求速度、“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出口在中国、利润在外国”、假冒伪劣毒食品毒药品泛滥成灾……;根据“私有制代表先进生产关系”,于是就有了下岗分流、买断工龄、上不起学、养不起老、看不起病、国退民进、贱卖国企、破产改制、产权重组、MBO……;根据“私有制代表先进生产关系”、“资本家代表先进生产力”,于是就有了“屁民”、强制拆迁、“最大限度宽容不规范”……;根据“特色理论”—— “科学剥削”、“可持续剥削”、“排斥毛泽东思想”、“只许我压迫、不准你反抗”、“维稳第一”,于是就有了“菜刀实名制”、“微博实名制”、“严禁上访”、“暴力劫访”、“维稳预算超过国防预算”……

  人们往往对有切肤之痛的具体罪恶恨之入骨,却对造成所有这些具体罪恶的幕后罪恶之源掉以轻心。然而冤有头,债有主,具体的罪恶坏,教唆、论证、辩护这些罪恶的人更坏。具体的罪恶该诅咒,为这些罪恶奠定“理论基础”的“书生”、“智囊”、“理论家”更该诅咒。

 

  为所有这些罪恶奠定“理论基础”的“书生”、“智囊”、“理论家”中,罪大恶极者有二:郑必坚和王沪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