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昆仑岩少将:昆山爆炸血案教训何在?

2014-08-04 20:33: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昆仑岩
点击:   评论: (查看)

 

  8月2日7时37分,在这个周六休息、也未到正常上班时点的时候,江苏苏州昆山市开发区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汽车轮毂抛光车间发生爆炸,造成员工68人死亡,180余人受伤,现场惨目忍睹,闻讯国人共悲。事故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立即作出指示,要求江苏省和有关方面全力做好伤员救治,做好遇难者亲属的安抚工作;查明事故原因,追究责任人责任,汲取血的教训,强化安全生产责任制。正值盛夏,要切实消除各种易燃易爆隐患,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汲取血的教训”,教训在哪里?

  当然首先是企业的安全生产责任制。据报道,这是一家作为美国通用汽车指定供应商的全台资企业,发生爆炸的工厂车间约为7000至8000平方米,事故原因是空气中浓度过高的粉尘遭遇明火产生爆炸。该企业污染极为厉害,曾多次被员工举报。事发时虽为周末休息,但车间工人都在加班,多达264名,几乎非死即伤。显然,这是一起由于长期缺乏安全生产保障造成的严重恶性事故。

  欣慰的是,我们在第一时间里,不但听到了受总书记和总理委托,国务委员率有关部门负责人赶赴现场指导事故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的消息,听到了涉事企业法人代表和相关负责人移送公安机关待审的消息,而且得知从昆山环保局、安监局到两级市领导、到省主要领导都被责任追究和处分的决定,这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说明党和政府处置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的经验日趋成熟。然而,这种事后应对,救不回那些不该走的悲惨亡灵,也不代表能够“亡羊补牢”。

  安全生产,人命关天。在当下社会如此被推崇和鼓励的外资企业,如此偌大空间的高危生产车间,能积聚如此高浓度的粉尘,又引发如此剧烈的爆炸,竟有如此多的工人在休息日里加班,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多年发展市场经济,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这些私资外资企业是怎么赚钱的?在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里工人为什么会遭遇如此悲惨不堪的命运?这应当引起我们警醒和深思。

  第一,难道在市场决定面前,政府改革就应该是放手不管吗?

  说实话,不能说这些年政府该管的都没管,问题在于有没有认真管。

  据报道,2010年以来,全国冶金、有色、建材、机械、轻工、纺织、烟草、商贸等行业企业粉尘爆炸事故时有发生,国家安监总局2011年5月曾下发《进一步加强冶金等工商贸企业粉尘爆炸事故防范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造成粉尘爆炸事故的四方面原因:企业对粉尘作业安全管理不到位、作业现场通风除尘等安全设备不完善、作业人员缺乏相关的安全知识、监督管理工作存在漏洞等。结果就在通知下发当月,富士康成都公司就发生了一起导致3死15伤的粉尘爆炸事故。2012年8月,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再次印发通知,在全国深入开展铝镁制品机加工企业安全生产专项治理。今年以来,我国又发生了多起粉尘爆炸事故,危害性较大的就有5起。其中,发生在4月16日的江苏省南通市如皋市一起硬脂酸粉尘爆炸事故,造成了8人死亡、9人受伤。而这次昆山爆炸案,已是今年以来的第6起比较严重的粉尘爆炸事故。正像事发企业一位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的:“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来人了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没见企业真正有什么行动。”应该说,这话形象地反映了全国各地政府走形式、不作为的一种普遍现状。

  毛泽东曾经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企业各类安全事故频发,血的教训可不算少,可是一些党政领导和职能部门官员的头脑为什么长期没有清醒起来,履职为什么长期不能认真起来,不能真敢对企业动真格。他们的问题,不是不懂得市场不是万能的,而是有缺陷的;也不是不知道面对市场缺陷,政府应该做什么;而是搞市场经济就当了市场的俘虏,把市场趋利原则变成了自己的政绩观,还害怕对企业特别是对私资外资企业管多了,被戴上干预市场、阻碍改革、影响发展的帽子。

  我们要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政府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行使经济管理职能,这是天经地义的,与资本主义政府服从私人资本利益需要、只起事后的辅助性作用是有本质区别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不是无条件的,而是要受制约的。制约就是要依靠政府在宏观管理和调控中发挥主导性作用,来防范和校正市场盲目性造成不良后果。同时,社会主义国有经济不仅是代表全民利益的最重要的市场主体,还是国家调控和引导市场经济运行的主要经济力量,这同资本主义国家服从私人资本利益、只起拾遗补缺的辅助性作用的国有经济也有根本区别。有些人既否定政府在宏观经济层面的主导性作用,鼓吹政府取消经济职能,搞“彻底市场化”,又否定国企在微观经济层面的主导性作用,鼓吹国有经济退出竞争领域,让私资外资经济占领阵地,都是同出一辙的新自由主义私有化主张,实际上是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伪改革纲领。

  严重的情况是,我们不少党政领导干部,在改革中被内外勾结的新自由主义私改派搅糊了思想,脑袋进了水,迷失了方向,丧失了定力,一讲改革就是放,让干部放胆,政府放手,国企放血,私企放任。讲市场决定,就让政府靠边站;讲市场竞争,就让国企靠边站。最近上海和南京出台的国资国企改革方案,不就是要国资国企不设底线地退出一般竞争性行业吗?全部退出了,当私资外资经济像汪洋大海一样,占领最普通也是最广大的市场竞争领域时,你政府就更管不了,也没法管了。像美国那样的辅助性政府是可以不管的,企业出事即便犯法也是自负其责,等出了大问题,闹出大矛盾,资本家向政府求援时才出手相救。社会主义政府能这样管市场、管企业吗?你是对老板负责,还是对人民负责?

  第二,难道私有企业比公有企业更好,更符合改革方向吗?

  从媒体报道情况看,昆山这家打着“美国通用汽车指定供应商”显赫招牌的外商独资企业,出事绝非偶然。

  一是环境污染极其严重。员工反映,此次发生爆炸事故的抛光二车间为封闭车间,“车间里的除尘设备只有鼓风机,日常仅是除除尘,只有在活儿不是很忙的时候,厂里才让员工到通风管里清扫,大概几个月一次。工厂没有用过什么喷雾除尘设备,也没有专人负责除尘。”每天“一开工,粉尘即迅速弥漫”,“工作台上,半天落的灰就有一个硬币的厚度”。“吃饭的时候,每个人身上全是灰尘,像是从烧砖窑里出来一样,只有牙齿是白的”,工友开玩笑说“活生生一个兵马俑”。工厂每星期给流水线上的工人发一次口罩和手套,“口罩很薄,质量很差”,即使“每次戴两个,鼻孔里仍然会有黑色的颗粒”,工厂所发的工作服“大布褂子的布料也很薄,里面的衣服还是会脏”,工厂里流传着一句话“晚上不洗澡,回来像个鬼。”一位员工家属反映,她丈夫在此“每天15小时从事流水线上的铝制品研磨工作”,六年后肺部遭粉尘感染,导致患上矽肺病,“大口大口的往下吐血,甚至鼻孔里也跟着冒血,把我们都吓坏了”,“住院三个月后回家休息,至今仍靠药物维持”。

  二是违规使用劳动力。员工反映,出事“车间分为上下两层,每层约有十来条流水线,每条流水线有12人工作,流水线间彼此相隔一米”。“在这里工作的员工大约为男性,有十六七岁的未成年人,也有四十出头的中年男性,但大多数人年龄都不大”。“工厂一个月只放一天假,周末大多数工人都在加班”,早晨“一般7点上班,企业活多,且效益不错,周六日加班可获两倍工资,而事发时正值周末加班,所以伤亡较大”。

  三是员工没有合理的高危保险保障。调查人员发现,涉事企业并未针对员工的人身安全投保。太平洋保险经过调查后确认:“太平洋产险,承保了该公司的房屋(抵押贷款),相关保险服务正在跟进中;但在涉及企业人员时,调查人员发现,这个共有68人遇难、180余人受伤的涉事企业,并未针对员工的人身安全投保”。这个“意外”消息很快传至我国保险行业协会的某微信群里,反映是“在我们这个包罗了全国各家保险公司的群里,始终没有人出来表示曾给这家公司承保。”2007年1月,国家安监总局发布了《高危行业企业安全生产费用财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企业“应当为从事高危作业人员办理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或个人意外伤害保险”。合众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团意险和高危行业险,都是企业和个人自愿参与投保的险种,不具有强制性。但是,正规的企业,尤其是涉及危险品生产、事故发生率高的企业,都会为员工购买意外伤害险”。“中荣公司百分之八九十是没给自己的员工投这两个险。”据介绍,意外伤害险的保费并不高,每人近百元就能够获得的赔偿金最高可达40至50万元。

  上述这样的情况,和我们国企管理的规范化水平能比吗?为什么被公知们吹上天的私资外资企业,内部管理这么不上规矩?这种把企业效率建立在拿工人生命当儿戏、当抵押基础上的罪恶做法,难道就是我们改革追寻的“美好”前景吗?

  这些年,有一种片面倾向,就是对非公有制经济只讲鼓励支持,不讲引导。应当看到,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条件下的作用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在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非公有制经济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具有积极作用;另一方面,非公有制经济的基础是私有制,存在对雇佣劳动的剥削,这是同社会主义本质相矛盾的,必须加以引导,使其发展能够符合社会主义社会的需要。而对非公有制经济的引导职能,从经济上说只有靠国有经济来执行。没有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必然危害劳动人民的利益,滑向社会主义的对立面。

  人们不会忘记,前些年类似温州动车追尾那样的国企意外事故,迅即在国内外引发铺天盖地对中国国企的责难。很难想象,这次昆山爆炸血案,如果发生在国企身上,会在国内外掀起什么样的舆论风潮?难道只有国企该受舆论谴责吗?难道国企出事就是体制、制度问题,而私企、外企出事就是管理问题,与制度无关?难道在社会主义中国,私有制天经地义合法合理,公有制反倒不合法不合理了?老百姓看的很明白,屁股坐歪了,嘴也正不了!

  第三,难道工人阶级在我国不是主人,就该遭此悲惨无助的命运吗?

  昆山爆炸血案,是当今中国工人命运的又一个缩影!

  这些年,随着私资、外资企业的发展,工人阶级大量地进入私有制企业,成为向资本家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工人,由此产生的劳资矛盾日愈突出,引发的事故、冲突乃至群体性事件也越来越多,人们不得不思考,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作为国家领导力量的工人阶级,他们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怎么体现、怎么保证?我们的政府和社会,把私资外资当作改革的宝贝,为了资本家老板的利益,从政策到司法,开绿灯、当保安;从官员到媒体,吹喇叭、抬轿子。然而,对广大工人的合法权益,谁作主,谁维护,谁说话?从富士康的跳楼,到东莞工人的罢工,到昆山出事企业严重污染而员工多次举报不起作用,其实全国私资外资企业比这情况严重的不知有多少。可是,每当工人正当权利受到资本侵害,政府在哪里,工会在哪里,警察在哪里,媒体在哪里?让人最不可理解的是,这次昆山爆炸血案发生后,网民们愤怒谴责这家工厂对员工的非人待遇,竟有位媒体人主动站出来为资本家老板辩护,说“爆炸车间的工人月工资可达8000元,怎么能说是‘血汗工厂’?”给你每月8000元,你到那让人吐血的粉尘中,每天工作15个小时试试看!可怜的是工人,可悲的是执政者,可危的是国家,是社会!

  当然,我们的党和政府并不希望是这样一种状况,也力求化解这种矛盾状况。但是有一条是前提,解决矛盾的出发点,必须站在这个国家法定的领导力量——工人阶级的立场上,必须理直气壮地维护工人群众以及广大劳动群众的合法权益。“工人不是人,是雇佣奴隶”的状况,在社会主义中国是可耻,孰不可忍!

  昆山爆炸血案敲响了警钟,敲响的是中国搞新自由主义没有前途的警钟,是私有化只能给人民带来死路一条的警钟!

  “人间正道是沧桑”,广大劳动人民的命运和社会主义紧密相连,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幸福和希望的,只能是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作者是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