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黎阳最新文章:谁犯法?谁该死?

2013-09-27 11:57: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天一等5人强奸案一审宣判 李天一获刑十年

   谁犯法?

  向未成年人卖酒犯法。

  在酒店把未成年人灌醉犯法。

  仅凭半夜三更跟未成年人“陪酒”之后以“强奸”为名索要巨款不遂的性生活丰富的“陪酒女”的一面之词就立即抓人、立即连续30小时突击审讯违法。

  刚刚抓人立刻向香港报刊披露抓捕的未成年人的全部个人隐私信息违法。

  连连违法的人对明确犯的法只字不提,却根据一个违法者的一面之词判定一个青年、四个未成年人犯法,叫人怎么说?

  只保护婊子,不保护孩子。为了一个臭婊子,毁掉四个小伙子。

  想起了鲁迅的话:

  ——“我希望我们将加给他的罪名暂时保留,再来看一看事实,这事实不必待至三年,也不必待至五十年,在那挂着的头颅还未烂掉之前,就要明白了:谁是卖国者。”

  ——“从我们的儿童和少年的头颅上,洗去喷来的狗血罢!”


夏俊峰一家。沈阳刺死城管小贩夏俊峰25日被执行死刑

  谁该死?

  夏俊峰不该死。那两个城管不该死。“顶层设计”了让这些本来不该死的人互相残杀的体系的王八蛋才该死。

  夏俊峰的父亲是环卫工,被杀城管申凯的父亲也是环卫工;另一方个城管张旭东有一个和夏俊峰儿子年龄相仿的女儿,他带着老婆孩子与年迈的父母、因病未婚的哥哥一直挤在一处五六十平方米的房子里。这三个人都来自社会底层,“本是同根生”,并没有深仇大恨。

  《采访夏俊峰家人》(中国周刊记者杨洋)有如下报道:

  ——“1990年代,夏俊峰技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防爆电机厂做车工。不久,单位倒闭,夏俊峰下岗。”

  ——“为了每月挣四五百元钱,夏俊峰去劳务市场”、“就像货物一样让人家选,挑萝卜还得扒拉扒拉吧”、“因为丈夫只有一米六五,很多用工单位嫌他身材矮小,不肯录用,他只能去做季节工”。

  为什么“1990年代”之前“只有一米六五”的夏俊峰能考上技校、能当上工人、用不着“像货物一样让人家选”、“象罗卜一样任人扒拉”?同一个“只有一米六五”的人为什么到了“1990年代”之后一切全变了?因为以前是公有制,以后是私有制——“单位倒闭,夏俊峰下岗”、“沈阳是个老工业城市,昔日大厂的荣光遗留下来的,是大量下岗工人成为流动商贩。摊贩与城管人员的矛盾几乎无法避免。”——总而言之一句话:“改开”、“特别是”所赐。

  为了生存,夏俊峰夫妇不知吃了多少苦:“空调厂夏天招一批工人,干上三四个月,工作又没了”、“夏俊峰干过出大力的活儿,钉过箱子、做过推拉门,也曾在四十多度的厂房里工作,回家之后,张晶见他的裤子上都是层层的白碱”、“上衣就更别提了,都是咸的。”“张晶做过饭店服务员、给人看过店、做过幼儿园的面点师”、“两口子起早贪黑,日子还是过得捉襟见肘”……所有这一切说明了什么?说明“公知”所谓的“下岗工人贫穷是因为他们懒”、“下岗工人根本不值得同情,当年他们和现在公务员没区别”、“下岗工人真是蛮懒的,好多下岗后不做事,还活在快活里,有的等国家来养活”、“村里赌鬼懒汉同起早贪黑干活的,十年后贫富肯定有差距”之类“理论”完全是胡说八道。

  夏俊峰为什么不顾一切当小贩?为了儿子,为了后一代:“儿子的绘画天赋成了清贫生活中的一抹亮色”、“得挣钱,儿子得有出息啊,可不能像我们这样”(这令人想起《共产党宣言》里的一句话:“雇佣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只够勉强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而这点可怜的愿望也成了梦想:当了小贩,就撞上了城管——“‘管,他们的饭碗没有了,不管,我们的饭碗没有了。’一名城管执法队员用最简单最朴实的语言,揭示了这个矛盾。”“当地城管局长提出的执法口号是,‘城管工作就是要打’,还有一个,是‘用粗暴对待野蛮’”。(《是谁害死了夏俊峰和申凯》http://bbs1.people.com.cn/post/2/0/1/133567903.html)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城市所谓的市容市貌,居然凌驾于公民生存权之上”?为什么“人的生存权,与一个城市的形象,居然会形成如此不可调和的矛盾,以至于矛盾激化到必须用死亡去消解”?

  因为有人“顶层设计”出了这一切:“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中国不应该建成福利社会,否则人们便没有危机感,不好好工作”、“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 “中国的贫富差距大吗?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厉以宁)。

  夏俊峰和城管申凯、张旭东的死既偶然,又必然。偶然:摊到他们具体家庭具体人的头上是偶然。必然:有老王八蛋“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的“顶层设计”和老王八蛋调教出来的小王八蛋的“壮士断臂”,必然还有源源不断的下岗工人,源源不断的跟城管的你死我活,没有夏俊峰也会有“秋俊峰”、“冬俊峰”,没有张旭东也会有李旭东。

  “顶层设计”了夏俊峰们当“改革代价”、下岗失业、在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顶层设计”了“管,他们的饭碗没有了,不管,我们的饭碗没有了”的城管制度;“顶层设计”了夏俊峰们和申凯、张旭东们互相残杀的悲剧,突然又悲天悯人地同情起夏俊峰的命运来了——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这样的王八蛋难道不该死?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