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赵磊:谁会笑到最后?

2013-09-26 16:11:26  来源: 赵磊新浪博客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朝鲜有未来吗?在这个资本主义已然全球化的地球村,在这个剥削有理、反抗有罪的自由世界,似乎没有人会看好朝鲜的未来。

  未来,既是期望,更是赌注。这不仅是就朝鲜而言,更是就世界而言。世界的未来在哪里呢?耶稣许诺天国,释迦牟尼普渡众生,孔子心系大同,马克思坚信自由人联合体,福山断言历史终结在资本主义。

  抽掉所谓“特色”不谈,其实,这个世界目前正在走着两条道路:一条是物欲横流花天酒地的资本主义,另一条就是清贫简朴平等封闭的朝鲜。

  先不论朝鲜是否有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资本主义是没有未来的。这不仅是因为这个制度下的人与人关系的极大不公平和人性沉沦,而且还在于这个制度内生的物欲横流对地球资源的捞干打尽直至毁灭。前者,是人态环境的崩溃;后者,是生态环境的崩溃。这种崩溃,在资本主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宇宙学家霍金预言人类在300年内将会灭亡,就是基于资本主义贪婪的本性推演出来的必然结果。霍金找不到出路,只好把拯救人类的希望寄托在类地星球的发现上,寄托在对外太空的仰望上。

  那么朝鲜又将如何呢?按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评价标准,朝鲜的经济发展落后而没有希望。然而,不论你说朝鲜如何封闭,如何落后,如何地不自由,如果我们不带任何偏见,那么,朝鲜这种体制倒是目前我们这个地球村最符合“可持续发展”诉求的体制。我相信,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朝鲜一个国家,那么朝鲜的未来一定比资本主义更有希望,更为久远。

  但是,在整个世界都是资本控制的背景下,朝鲜就如同马拉赛拉大草原上的一只孤独的水牛,朝鲜人就如同用栅栏围护起来的羊群,周围都是虎视眈眈的狮子、猎豹和鬣狗。一旦打开护栏,融入弱肉强食的洪流,瞬间就会被食肉动物和食腐动物吞噬殆尽(注1)。也就是说,一旦朝鲜溶入资本主义全球体糸,她将与资本主义一道奔向毁灭的终点。

  倘若朝鲜现在的领导人甚至将来的领导人能足够长地维持这种“独裁体制”,她是有希望看到资本主义是如何毁灭的。但是,癌细胞具有很强的扩散能力。朝鲜能否抵抗住资本主义的制裁和威逼,是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问题的严峻在于:如果严酷的制裁不仅阻止了朝鲜的经济发展,而且更是持久地危及到朝鲜人民的基本生存状况,那么,在所谓“人的生存高于一切”的基本原则下,朝鲜道路就会面临重新评估甚至被根本颠覆的挑战。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在元山市看见,因为联合国的制裁,这个天然优良的商业港口几乎看不见一艘货轮,几乎看不到像样的经济活动。对于一个经济不可能完全自给自足的小国来说,这种“全面封堵”的制裁是何等地残酷,何等地不人道,何等地黑暗,何等地致命!

  我想起朝鲜导游小许用生硬的汉语给我们讲的故事:朝鲜人、中国人和俄国人比赛家乡的好酒,熊猫是品酒师。熊猫喝了伏特加后呼呼大睡,喝了茅台后大笑不止,喝了朝鲜的清酒后脱掉衣服大声喊道:“美国鬼子你在哪里?出来单挑,我们朝鲜人民不怕你!”在大家的一片笑声中,我的眼睛湿润了。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也只能是在这个背景下,我才能理解朝鲜的“世袭制”,我才能合理地解读朝鲜的“好战”和“狭隘”,我才能理性地看待朝鲜的落后和匮乏。于是,面对平壤的定时供水,居民的票证供应,一级宾馆老旧的水龙头,复兴大街上过时的有轨电车,万寿台人头攒动的个人崇拜(注2)……,在百感交集的滋味里,我心中涌动着对朝鲜人民的尊敬和钦佩。

  那么,有没有第三条道路呢?理论上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一种探索,即寻路。这个探索也取得了相当的物质上的成功。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也只是资本主义意义上的成功,还很难说是社会主义的成功。这种成功伴随着资本主义癌细胞的生长扩散,若无新的道路创新,必然走向衰亡的宿命。

  朝鲜的生态环境是可持续的,但政治环境是否可持续呢?我这里不是要检讨朝鲜的“世袭制”——我时常惊讶,现代人其实是一种非常愚昧且充满偏见的动物。比如,中国当下有很多屌丝,对跟自己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朝鲜政治世袭制,咬牙切齿痛彻心肺;而对自己身处其中的经济世袭制,却能视若无睹毫无怨言,心甘情愿地甘之如饴——而是要思考: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汪洋大海,朝鲜的社会主义“纯洁性”到底能坚持多久?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曾经作过一个惊人的预见:交往的任何扩大都会消灭地域性的共产主义。按马恩的这个预言,朝鲜这类“地域性的共产主义”必然面临资本主义全球化剿灭的命运。因为,“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的。”

  20世纪初期,列宁第一个从行动上践行了“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在落后国家取得胜利”的理论。之后,中国的毛泽东,越南的胡志明,朝鲜的金日成等伟大的革命家,前赴后继,挟“十月革命”的强劲东风,以自己的革命实践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

  然而,70多年后,“地域性的共产主义”苏联,已经被“交往的扩大”消灭了;而“地域性的共产主义”中国,自两个30年的交替纠结以来,也正在被“交往的扩大”消灭着。这些,似乎都在验证着马克思恩格斯当年的预言。

  但是仍有一个例外,不,仍有一个另类: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背景下,凶恶的军事威胁加严酷的经济制裁,一个大国都几乎无法生存,而朝鲜这样一个小国,居然生存了20多年,而且还将继续顽强地生存下去,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民谚云:“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朝鲜能不能笑到最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即使朝鲜没能扛住资本主义的围剿,而最终被改革开放了,普世价值也绝不会是最后的赢家。

  我坚信,笑到最后的,肯定不是资本主宰的世界,而是马克思恩格斯早在160多年前那个著名的预言:

  ——代替那存在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注1)有一种自由叫“无耻”。狮子的自由绝不是角马和水牛认可的自由。把狮子掠食角马和水牛的自由,说成是角马和水牛喜欢的自由,这是一种倍加的无耻。

  (注2)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其实,信仰也是力量。很多人讥讽朝鲜人的领袖崇拜,然而,别看中国早就告别了个人崇拜,但到处都是庙宇诵经香火缭绕,善男信女诚惶诚恐。朝鲜人为什么没有像中国人那样如一盘散沙、分崩离析?朝鲜当然没有寺庙,但他们却有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主体思想。罗马有句名言:“统辖思想比统辖城池更有力量”。任何社会都需要信仰,关键是什么样信仰?在“不信马列信巫婆,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当下中国,基督教“把支部建在家庭”,各种神汉大师泛滥成灾,也就不足为奇了。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