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呈报党中央】黎阳发表最新雄文总结近十年经验

2013-04-02 20:36: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著名爱国学者黎阳先生近日撰文总结近十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并对其中一些突出问题、涉及国家和人民核心利益的关键性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探讨,对某些精英使用错误理论甚至怀有不良动机误导改革方向和相关政策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鞭挞,并对相关的国家政策制定者、决策者提出了批评性意见。在此转发黎阳这篇雄文,供广大网友学习参考,同时转呈习总和党中央参阅、研究,希望对党中央温故知新、谋定全局有所帮助,希望新一届党中央能凝聚民心,众志成城,共同奋斗,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可能有的同志或领导看起来感觉不太舒服,但“良药苦口”,苦一点或许药效更好,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嘛。下面请看黎阳先生的这篇雄文(注:发表时内容有所修订):


人权首先是生存权。鲁迅说:一要生存,二是温饱,三要发展。这句话把人权核心组成部分的优先顺序和轻重缓急说得清楚之极:生存第一,温饱第二,发展第三。温饱生存的延续、扩展和升华;发展生存的持久保障。温饱发展都只能也必须以生存为基础和前提。离开生存温饱发展就毫无意义。跟生存相比,温饱发展永远是从属的、第二位的,永远只能服从于生存、服务于生存、有利于生存而不能有害于生存。生存权是人权的核心,是人权最大最重要最本质的部分。离开生存权,人权就毫无意义。脱离生存权,奢谈人权就纯属胡说八道。没有生存权就没有一切,危害了生存权就危害了一切。侵犯生存权是最大最恶劣最不可饶恕的侵犯人权。生存权第一这个根本原则决定了一个判断是非的基本准则:特殊情况下能够允许为生存而暂时牺牲温饱发展,也能够允许为发展而暂时牺牲温饱,但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为温饱发展而牺牲生存,否则就是本末倒置。

人是社会性动物。所谓生存权,指的是整个社会、整个民族所有人的整体生存权而不仅仅是某个单个个体的生存权。保护人权,首先必须保护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牺牲少数人的生存换取多数人的生存是正义,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生存是卑鄙,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注:实为发财)是罪大恶极。牺牲多数人暂时的温饱和发展来换取多数人的根本生存是迫不得己,牺牲多数人的根本生存来换取多数人暂时的表面的温饱和发展是SB。  

看一个政治人物、一个政党、一个政府的是非功过看什么?首先看对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做了什么——优先顺序和轻重顺序必须永远是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第一,其次才是温饱和发展。不管其它做了多少、做得如何,只要捍卫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那就可以基本上肯定;只要危害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那就必须基本上否定。如果属于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则必须坚决彻底否定,不管这少数人的发展看上去如何辉煌。这是一条不可动摇的原则,是判断是非功过最高最后最大的标准。

不是说要以人为本吗?什么叫为本?想想母亲看到孩子受到威胁时的本能反应,想想母兽发现幼崽面临危险时的本能反应——母性虽然未必说得清什么叫为本,但必定本能地把自己后代的生存视为根本,本能地不让自己的后代遭到伤害,本能地不惜一切保护自己的后代。以人为本以绝大多数人的生存为根本,象母性出于本能保护后代的生存一样出于本能保护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人命关天,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把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压倒一切,看成天大的事,绝不允许其受到任何威胁伤害,一旦发现威胁立即火急火燎全力以赴,不惜一切立码解决,其它一切都必须让路,不消除威胁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死不松手、誓不罢休,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只有对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重视到这个程度才算得上是以人为本,否则不过是吹牛撒谎招摇撞骗。  

2004年爆发安徽阜阳大头娃娃事件算起,毒奶粉在中国大陆大规模肆虐泛滥迄今多少年了?九年——当政十年,倒有九年在闹毒奶粉,一直闹到如今——如今问题解决了没有?不但没有,而且愈演愈烈——大头娃娃发展到结石娃娃早熟娃娃;从安徽河北几个省发展到全国各地……如今到了什么程度?中国人普遍害怕在中国大陆买奶粉,只要有可能就想方设法求亲拜友从国外和港澳地区直接买奶粉,不惜代价,不厌其烦。后果如何?中国人到处抢购奶粉危及当地婴儿供应、世界性恐慌、全球性反弹——“香港对离境人士所携带的出境奶粉数量进行严格限制澳门特区政府宣布将优先接受澳门居民登记购买奶粉美国的Walmart等连锁超市发布了每次顾客只能购买512盒奶粉的限购令新西兰开始奶粉限购,当地的部分超市甚至贴出中文标注的奶粉一人一次限购两罐的限购令,通过邮寄等方式将乳制品带到境外都属于非法澳大利亚的一些大型连锁超市、药房也贴出中文限购标示,规定每人限购2罐或4德国的DM大型连锁超市对婴儿奶粉实行了限购,每名顾客每次最多只能购买四盒荷兰各大超市、百货店和药店普遍都施行了严格的限购政策”……所有这些令中国人联想到什么?奇耻大辱声名狼藉老鼠过街开除球藉”……注:茅于轼不是宣布过吗?万一我们的粮食不够蛮可以用进口来解决如果全世界对中国禁运粮食,一定是我们自己做了犯天下大忌的事。如今全世界对中国实行了变相禁运婴儿粮食”——奶粉,究竟是市场规则不灵了,还是无辜的中国婴儿的父母们做了什么犯天下大忌的事?没闹灾没打仗没出现政治危机,突如其来就在这个整天和谐的和平时期对中国来了个奶粉禁运,如果碰到了中国大规模缺粮呢?

举国追求直接从境外直接买奶粉,这说明了什么?中国老百姓普遍对中国大陆的整个食品工业体系、食品检验体系、商业销售体系彻底丧失信心——不管是不是中国造,只要你一过手就靠不住,就可疑,就不放心:即使号称进口奶粉,谁知道是真是假?谁知道是不是冒牌货?谁知道是不是从哪个下三烂的生产商弄来的假冒伪劣?如今家家户户谁不是就那么一个孩子、就那么一条命?谁愿意拿自己孩子的生命健康冒险?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当改革代价?谁不想为自己孩子的生存和健康多一点保险?要保险,最理想的办法当然是确保自己孩子吃的奶粉跟没发生大规模毒奶粉的地方的孩子吃的一模一样,最靠得住的办法当然是从境外国商店直接买——人家的孩子吃什么我的孩子也吃什么,彻底绕过现有的食品工业体系、食品检验体系、商业销售体系,惹不起,躲得起,半点边不沾,半点从中做手脚的机会也不给你,这该保险了吧?这就叫以后代为本”——“以后代的生存为根本:即使自己的生存无可奈何地被无孔不入的毒气、毒水、毒食的威胁所笼罩,也要想方设法多少为后代的生存增加哪怕一点点安全保障。即使这种努力是那样的渺茫、那样的可怜、那样的微不足道,也仍然不惜功本、不惜代价、不屈不挠,为后代的生存权绞尽脑汁——“可怜天下父母心。  

真要以民为本,那就必须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把绝大多数人的生存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压倒一切,看成天大的事,更不用说发现民族的后代受到伤害了——“少年儿童是人类的未来,是根本中的根本。要想有未来就必须竭尽全力保护后代。保护后代是起码的人性。伤害后代的人不但灭绝人性,而且连兽类都不如,连兽性都灭绝了:虎毒不食儿,连最凶残的野兽都知道保护自己的后代。不但兽类,就连草木都有保护后代的本能——比如蒲公英开的是黄花,一旦结籽黄花就变成了布满种籽的毛绒绒的白球。如果在它未结籽、还是一朵黄花时就把它拔掉,它的根、茎、叶会很快枯萎死亡,唯独这黄花会在这最后的时刻迅速完成发育成种籽的转变,迅速从黄花变成布满种籽的小白球。这说明什么?说明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把体内仅存的最后的一点点维系生命必须的水分养分全部集中起来供给种籽,也就是说即便到了最后关头、最绝望的情况下都把最后一点生的机会留给后代。草木尚如此,兽类尚如此,何况人乎?任何民族只要不是丧心病狂自取灭亡,必定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遗余力保护自己的后代,再困难、再绝望也要竭尽所能保护后代。当真把后代的生存视为根本,只要稍微哪怕有一点人性,一旦发现后代面临威胁岂能无动于衷?救人如救火,别说一万年太久,一天都太久,一刻都坐不住,更不用说眼睁睁看看着后代天天被下毒达九年之久——针扎在背、骨哽在喉、眼里揉了沙、肉里扎了刺,吃得下吗?睡得着吗?坐得住吗?等得起吗?当政十年,任凭毒奶粉为害九年不得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却居然心安理得,这叫什么以人为本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是凤阳花鼓戏里的文学夸张,自从出了一奸相,十年已知九年毒却是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不错,这些年里轰轰烈烈的表面文章没少做,大张旗鼓的煞有介事没少吹:“3点指示国务院六项决定有信心在一两年内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出台三项强制性婴幼儿奶粉国家标准阜阳假劣婴儿奶粉事件调查工作取得初步进展六部门共同要求进一步加大奶粉市场核查工作国家质检总局组织开展奶粉专项执法打假集中行动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基本查清国务院调查组初步认定安徽大头娃娃患病原因质检总局公布奶粉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连续合格企业名单我国进一步规范婴幼儿配方粉产品标签内容”……然而结果呢?——历史只认结果,现实社会只看现实;物理上计算做功不看拐了多少弯转了多少圈走了多少路,只看速度位移是多少;现实中看毒奶粉不问说了多少话发了多少文分了多少人,只问如今问题解决了没有、解决了多少——解决了,什么都用不着说;没解决,说什么都没用。

无情的事实是:声嘶力竭兴师动众大折腾了九年,毒奶粉问题不但没解决,而且愈演愈烈,烈得举国人心惶惶,烈得举世嘲讽围堵,烈得整个政府信用完全破产,老百姓对中国大陆的整个食品工业体系、食品检验体系、商业销售体系彻底丧失信心……“饿死三千万是捕风捉影信口开河,实际谁看见了?而毒奶粉毒害三千万却不但是有目共睹,而且是自己亲口供认:一个三鹿奶粉,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网民们大概不知道。我们普查了受到奶粉影响的儿童达到3000万,国家花了20亿”——20亿,折合给3000万儿童每人6666,相当于肯德鸡的一个全家桶,广州的一盘白斩鸡——伤害了一个孩子一辈子的健康和生存权,用6666就打发了,就这还心疼得直嘬牙花子: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买美国两房债券、美国国债白条白扔了多少中国人民血汗?几万亿!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一个外国混混据说被下了毒就不得了,雷厉风行抓,雷厉风行判,雷厉风行举国表态人人过关,雷厉风行搅得周天寒彻,比死了亲爹都来劲;为一个洋人闹得人仰马翻,而当足足三千万中国孩子被下了毒呢?如此雷厉风行了吗?人人过关了吗?解决问题不过夜了吗?有追究毒死洋大人的那股一追到底心狠手辣的劲头吗?没有,没有,足足九年都没有,有的是仰望星空道德的血液”——“企业家的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对于我们的企业来讲,对于整个社会来讲,道德问题十分重要我以为诚信和道德是现代社会应该解决的紧迫问题每个企业家或者社会的每个成员都要知道热爱群众、热爱国家要有同情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情是道德的基础”……不疼不痒说了那么多,意思其实就一个:靠以德治国解决毒奶粉毒食品问题——虽然也装模作样说了几句如果再出现假冒伪劣产品,我们一定严惩不贷,实际呢?调查组一走免费治疗就停了调查组走后两个多月,劣质奶粉商贩仍未到案劣质奶粉责任人虚假撤职假处分质奶粉事件中被撤职人员仍在上班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在退隐一段时间后已经复出,本该销毁的三聚氰胺奶粉在躲过追查风口之后重现一些地方的市场”……没兴趣拯救几千万被下毒的儿童,只有兴趣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帮欧洲就是帮自己;不积极抓下毒的,只积极抓揭露的和受害的——三鹿三聚氰胺奶粉问题早几个月就有人开始在网上揭露,但在200895日新西兰政府下令新西兰官员直接向中国中央政府报告、新西兰总理直接找上门向温家宝交涉之前,三聚氰胺毒奶粉问题一直被严密封锁,更不用说立即将产品下架暂停销售、回收已经销售产品、警告消费者不要食用了。等新西兰总理强行干涉、三鹿三聚氰胺奶粉问题大白于天下、纸里再也包不住火后又严禁内地媒体擅自报道、禁止律师插足、严判积极抗议的受害者——悠悠万事,奥运为大,维稳为大,政绩为大,面子为大,亿万生灵尤其是婴儿的性命生存权算个屁——为害婴儿是什么性质的行为?让中华民族断子绝孙的行为,为害整个中华民族生存权的狠毒透顶的行为。  

无辜的孩子的生存权尚被如此草菅,其它普通老百姓的生存权呢?更不用说了——地沟油、假冒伪劣、毒食品、毒药品、毒衣料、毒建材、毒添加剂、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食品污染、转基因主粮、豆腐渣工程、卖血村”“艾滋村”“癌症村遍地开花、艾滋大省横空出世、北方黑霾压城城欲摧、首都变令人窒息的雾都、南方一江死猪向东流、黄浦江成臭猪肉汤般的猪江”……过去中国大灾荒时方有易子而食,如今号称和谐世界”“太平时节易毒而食却成了司空见惯——人们等于在彼此下毒:粮农不吃自己种的用于卖的粮,菜农不吃自己种的用于卖的菜,果农不吃自己种的用于卖的果,牧民不吃自己养的用于卖的猪,饭店不吃自己做的用于卖的加工食品……如今的问题已经不是有哪些被污染有毒害,而是还有哪些没被污染没毒害。偌大中国如今还能找到几方地确保含有未受污染的净土净水净气、多少饮食医药卫生保健日用品确保不含有毒有害假冒伪劣物质?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毒枭。哀我民族,被迫处于一年到头吸毒气、喝毒水、吃毒食、穿毒衣、居毒室、彼此下毒、无处不毒的大环境里,还要整天被逼着问幸福不幸福?这还不算,堂堂政要居然还公然宣称最大限度宽容不规范假冒食品不一定伪劣食品出现问题,未必是商人存心害人老百姓不能总想呼吸新鲜空气不付代价”——国民党时代自古未闻粪有税,如今只剩屁无捐;如今可好,连上边的这口气都不放过了。人活着不就靠一口气吗?活人跟死人不就差一口气吗?自古以来再闹饥荒也没听说过缺空气的,如今居然空气都成了商品要收钱了,古今中外谁曾见?难道没钱就连喘气的资格都没了?空气要收钱,没钱就得吸毒气,就得断气——人断了气还能活吗?这不是明目张胆剥夺穷人的生存权又是什么?

易子而食只发生在过去大灾荒的短暂时期,灾荒一过就没了;易毒而食却发生在如今的和谐世界太平时节,至少持续了九年而且愈演愈烈、不知道何时是尽头;易子而食是生存形势所迫,易毒而食公知煽动的贪婪和某大领导的蓄意放纵包庇;易子而食者的精神良心都受到强烈的自我谴责,易毒而食者的精神良心则彻底沉沦,完全麻木。人大的反毛狂张鸣说“‘文革把中国变成了食人部落’” 。不对,正在拼命把中国人变成食人部落的是 某大领导和他们这群普世公知,是他们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煽动制造出来的易毒而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互相下毒等效于互相卖人肉包子,等效于自相残杀人相食。使一个民族这么多人精神上如此麻木、明知所吃的一切有毒还不得不照吃不误;使一个民族这么多人如此持久地彼此下毒还无动于衷、习以为常,不但连自己的后代都不放过,而且有意识地把后代当成重点下毒目标。这等效于把一个民族推入无缘无故互相残杀的长期的隐形内战,互相吞噬还心安理得麻木不仁。这难道不比直接人吃人的食人部落更凶残更灭绝人性?这些凶手难道不是图谋把整个民族变成食人部落的恶魔?这种以易毒而食为手段的变相的人吃人规模如此之大,范围如此之广,花样如此之多,持续如此之久,手段如此之狠毒,性质如此之恶劣,后果如此之严重,难道不是最恶毒最贻害无穷的罪行?如此深入持久大规模的罪行古往今来哪个时代有过?环顾世界哪个国家有过?普世公知们整天诅咒的毛泽东时代何曾有过?这难道不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极端骇人听闻的邪恶?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难道不是前无古人罪大恶极的天下第一奸?贺卫方的一句话用在这里才正合适:是什么让操作这套制度的人们变得如此丧尽天良?!将来的人们回顾如今这易毒而食的历史时倒真该参照《南方人物周刊》2012521日第299期的文章以诚实和良知祭奠饥荒里的一段话说:我们必须回到那个我们已经告别的年代,直面惨痛的警示:永远不可回到那样的体制。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无辜的牺牲者。”“如果我们这一代人不努力,在以后的教科书上谈到易毒而食死亡人数时,永远给出一个模糊的数字,后人会鄙视我们。”  

毛泽东说:一个人做事只凭动机,不问效果,等于一个医生只顾开药方,病人吃死了多少他是不管的。又如一个党,只顾发宣言,实行不实行是不管的。试问这种立场也是正确的吗?这样的心,也是好的吗?事前顾及事后的效果,当然可能发生错误,但是已经有了事实证明效果坏,还是照老样子做,这样的心也是好的吗?我们判断一个党、一个医生,要看实践,要看效果;判断一个作家,也是这样。真正的好心,必须顾及效果抓而不紧,等于不抓。按照这样的标准,按照判断一个政治人物的是非功过首先看对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做了什么的标准, 某大领导在过去当权这十年中对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的真正立场是什么?

——到过死难矿工的家里,矿难却依然如故;到过学校的废墟安慰瓦砾下的孩子,豆腐渣工程依然如故;谴责过企业家缺少道德的血液,有毒食品依然如故;多次控制房价,房价一天高过一天;多次关怀过环境保护,空气一天脏过一天……“已经有了事实证明效果坏,还是照老样子做,这样的心也是好的吗?”  

——5.12汶川特大地震前有人9次上书指出汶川地区可能要发生大地震,最后一次上书是在20084月份。结果呢?石沉大海。如果把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压倒一切,岂能如此无动于衷?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影响整个民族的生存。尽管无数事实证明目前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并没有真正解决,有关部门仍然强行在中国大规模推广转基因食品。如果把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压倒一切,岂能在没有绝对安全保障之前如此轻率决策?

——毒奶粉害死人,豆腐渣工程砸死人,无孔不入泛滥成灾的有毒有害假冒伪劣食品药品日用品以及气污染、水污染、土污染时时刻刻在隐形杀人、慢性杀人……如果把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压倒一切,对此应该是救人如救火、急如星火紧急状态限期解决,一天都不能容忍,岂能容忍其持续多年不得解决而且愈演愈烈?  

——制造散布有毒有害假冒伪劣的食品药品日用品和各种污染的绝对主力是谁?是计划经济公有制的国营企业,还是彻底实现了市场化私有化股份制自由化、绝对按照唯利是图、赚钱就是资本最大的道德市场经济规则运作的民营企业?计划经济不管有什么问题,能计划造假吗?能计划下毒吗?公有制的铁道部和一切国有企业不管有什么问题,有没有过蓄意下毒、蓄意制造假冒伪劣、蓄意制造事故?是国有铁路723那样的恶性事故层出不穷,还是私营运输公司722那样的恶性事故层出不穷?如果把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压倒一切,为什么对制造散布有毒有害假冒伪劣的食品药品日用品和各种污染的绝对主力私有企业那么纵容包庇,又是赦免原罪、又是最大限度宽容不规范,却对消灭公有制的国有企业那么急不可耐?——对国有企业竭尽诬陷诽谤之能事,对民营企业的问题一概装聋作哑;市场经济连奶粉都管不好,却硬要去管铁道;对美国欠的那么多国债一声不吭,却死死揪住铁道部的债大做文章拼命往死里打;6小时完成铁道部拆分成公司的全过程、上万亿注册资本的公司不经资产评估和审计验资就成立……打击制造散布有毒有害假冒伪劣和各种污染的犯罪时何曾有过如此积极性和高效率?

…… 

听其言,观其行,看结果”——结论:对老百姓的生存权根本不当回事,从来不保护,从来不留情;只管开药方发宣言拿话甜和人,绝对不当真,绝对不做实事,绝对不釜底抽薪动真格的,更不亡羊补牢防患于未然;对如何避免死亡挽救生命毫无兴趣,对出了事死了人之后如何在镜头前表演哭丧最感兴趣;说的是以人为本道德的血液,干的是全面下毒,灭绝中华民族;温文尔雅的表面,冷酷恶毒的内涵;人道人性的言词,灭绝人性的行动;貌似弥勒,心赛毒蛇;大奸似忠,大贼若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鱼找鱼,虾找虾,乌龟爱的是王八”——肉麻吹捧如此国贼巨奸是忧国忧民千古一相打下了好的基础” —— “建设创新政府”“使经济社会充满活力建设廉洁政府”“增强政府的公信力、执行力和效率建设法治政府”“把法律放在神圣的位置的人是什么东西可想而知,所谓行大道、民为本、利天下的自吹自擂是什么货色不难预料。)  

灭绝人性的行动来自灭绝人性的理论——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等普世公知疯狂鼓吹的邪教理论市场万能论” —— “私有化自由化的市场能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只需要看不见的手,不需要看得见的手政府和权力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干预市场,不得介入企业的经营和销售政府退出最大限度宽容不规范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

这个理论是个噬血的理论,吃人的理论——它只认利润,不认人命,整个理论体系中没有人的生存权的任何位置。根据这个理论,盈利是硬道理,赚钱才最道德,其它一切都必须从属于盈利赚钱,人命更算个屁。根据这个理论,不管市场出现什么问题,不管是买卖奴隶、谋财害命、卖人肉包子、杀人越货、劫道绑票、杀人放火、下毒造假、坑蒙拐骗……统统没有关系,用不着大惊小怪,必须听之任之,等着私有化自由化的市场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如果竞争和淘汰没有实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呢?那就证明所有现在的一切都是合理的,因为利润就是道德的血液。如果政府干预那就是破坏市场规则极左僵化文革余孽、罪大恶极……如此一来老百姓就只有死路一条么?普世公知们说,非也非也,出路还是有的,只是急不得,要苦苦煎熬耐心等待——等到自由化私有化的市场没法靠戕害人命赚大钱的时候,唯利是图的资本家们就会良心发现改邪归正,那就自然实现了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那就自然苦尽甜来和谐世界皆大欢喜了。在此之前则对不起,您就乖乖中毒、乖乖等死、乖乖为市场化做贡献做牺牲吧——这就叫改革代价。那么什么时候自由化私有化的市场才会没法靠戕害人命赚大钱呢?答曰:没有准儿——西方市场经济的奴隶买卖持续了三百年,孙二娘的那类人肉包子生意历史大概更悠久。相比之下中国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改开的三十年历史算老几?急什么?长虫吃扁担——一节一节来吧。  

结果:彻底的市场无政府主义,老百姓的生存权统统被交给彻底实现市场化私有化股份制自由化、绝对按照唯利是图、赚钱就是资本最大的道德市场经济规则运作的民营企业任意摆布。以民为本以民为资本、将本求利,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权让少数人赚人命钱。不管整个中国已经毒品遍地、污染满天、豆腐渣工程横行、假冒伪劣泛滥成灾、房价飞涨、死猪满江河、整个中国的食品工业体系、食品监管体系、商业销售体系在老百姓心目中信用彻底破产、人们不顾一切到境外市场直接抢购奶粉食品、中国的食品医药环境遭到全世界的轻蔑嘲讽,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公权力硬是无动于衷,闭目塞听,置若罔闻,听之任之,不查,不问,睁着眼睛看着不管,不管死了多少人、害了多少命,硬是要坚决等待市场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等待道德的血液消除唯利是图,等待狐狸自觉自愿保护鸡圈……

市场果真万能吗?私有化自由化的市场果真能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吗?胡说八道。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出现金融危机、世界大战、凯恩斯主义,更不会出现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了。这次西方各国、港澳地区对中国搞的奶粉禁运难道不是政府和权力干预市场?美国国会刚刚通过一项法律,禁止美国政府部会机构购买与中国政府相关企业生产的电脑资讯科技。这难道不是政府和权力干预市场?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这些鼓吹市场万能论最力的普世公知们为什么这会儿一概装聋作哑一声不吭?他们怎么不跑到美国欧洲各国和港澳地区指手划脚教训指责政府和权力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干预市场、不得介入企业的经营和销售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为什么不自园其说?可见他们自己也并不当真相信自己拼命鼓吹的东西。就凭这些就足以证明市场万能是胡说八道;私有化自由化的市场能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是胡说八道;只需要看不见的手,不需要看得见的手政府和权力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干预市场,不得介入企业的经营和销售最大限度宽容不规范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等等全是胡说八道。凡是成熟发达的市场经济,政府权力的管制没有广泛深入无微不至的——你到欧美市场卖个加工食品试试,看有没有政府权力的管制。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之流所谓市场万能市场能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之类信口开河只能骗骗那些社会经验不足、迷信专家权威、对历史和国外实际情况一无所知或一知半解的人。  

世界上任何事物、任何规律的存在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没有绝对的、无条件存在的事物和规律。市场也不例外。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没有权力管制,无以成市场——没有权力管制没毛大虫牛二,扬志卖刀的市场买卖就做不成。不错,市场经济有巨大的潜力,在一定条件下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但凡事都有两重性,不管什么东西,潜力威力越大,一旦为害破坏性也越大,因此越需要严加管制——汽油的潜力威力巨大,只有被严格管制在密闭容器里进行受控制的燃烧才能对人有益,只要有丝毫空隙得以泄露、摆脱了控制自由燃烧,立即就成了灾害。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任何潜力威力巨大的东西都是驭则为利,放则为弊,纵则为害——汽油的潜力威力巨大,炸药的潜力威力巨大,核材料的潜力威力巨大,水的潜力威力巨大,火的潜力威力巨大,电的潜力威力巨大……所以必须有严格的易燃易爆物品管制、武器管制,毒品管制、核管制、水管制、火管制、电管制、交通管制……凡潜力威力巨大的东西都非管制不可。权力必须关进笼子,市场也必须关进笼子。有的东西关进笼子还不够,还必须控制得密不透风,半点空子都不能留——不信让易燃易爆剧毒的液体气体来点跑冒滴漏试试?你越证明市场经济威力无比,就越从反面证明市场必须受到权力的严格管制——既然市场经济神通如此广大,那不关进笼子封进罐子还得了?权力管制不到位,市场经济的结果就是孙二娘的人肉包子大行其道,三聚氰胺毒奶粉之类无孔不入。水不能自己管理自己,火不能自己管理自己,市场岂能自己管理自己?

市场是否万能?私有化自由化的市场是否能通过竞争和淘汰自我净化、自我优化、自行解决一切问题?那要看站在什么角度了。如果站在追逐最大利润的角度看问题,的确如此。但如果站在保护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角度来看问题,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如果目标是追逐最大利益,那确实不需要管制,确实要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如果目标是确保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那管制必不可少——对潜力威力巨大的事物的任何管制出发点说到底都是保护生存权”——如果跟人类目前生存权无关,谁会吃饱了撑的去多管闲事?在没有发现核能之前,有人管制核材料吗?现在有人去管制银河系以外的东西吗?鼓吹市场万能论普世公知与绝大多数人的立场最根本的不同就是他们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如何最大盈利,丝毫不管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美其名曰发展是硬道理。这就割裂了生存发展的关系,本质是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注:实为发财)。  

只要认同为了发展可以牺牲生存,那后果就非常可怕——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里的法本工厂和V-2导弹生产线算不算先进生产力?算不算发展的典型?但其工人呢?全是奴隶囚犯,生存权毫无保障的囚犯。这是不是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注:实为发财的典型?如此发展、如此先进生产力对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坚持住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为温饱发展而牺牲生存’”的底线,普世公知们完全可以把纳粹集中营里奴工的命运照样强加到中国老百姓头上——北方的雾霾、南方的猪江、无孔不入的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日用品和环境污染、司空见惯的易毒而食等现状难道不该引起中国老百姓的高度警惕、警惕他们正不声不响地、不知不觉地、持之以恒地、阴险毒辣地把整个中国变成一个巨大奥斯威辛集中营毒气室吗?

注意看清楚普世公知们理论逻辑的悄悄演变过程:发展是为了生存”——“发展是硬道理”——“为了发展可以牺牲生存”——“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来换取多数人的发展”——“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精英发展’”——“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财”——“易毒而食。  

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任凭假冒伪劣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日用品泛滥成灾、举国污染登峰造极就是不管的根本原因就在普世公知这个经过一系列偷梁换柱之后给出的真正理论: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财。出现这样的结果,关键的关键就是一条:突破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高于一切这个最要害的原则底线。

重复强调一下本文一开始提出的核心观点:人权首先是生存权一要生存,二是温饱,三要发展“‘温饱发展都只能也必须以生存为基础和前提离开生存温饱发展就毫无意义。跟生存相比,温饱发展永远是从属的、第二位的,永远只能服从于生存、服务于生存、有利于生存而不能有害于生存没有生存权就没有一切,危害了生存权就危害了一切。侵犯生存权是最大最恶劣最不可饶恕的侵犯人权特殊情况下能够允许为生存而暂时牺牲温饱发展,也能够允许为发展而暂时牺牲温饱,但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为温饱发展而牺牲生存’”保护人权,首先必须保护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牺牲少数人的生存换取多数人的生存是正义,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生存是卑鄙,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注:实为发财)是罪大恶极。”——不管何时何地,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高于一切这个根本原则绝对不能动摇。  

同样,看一个政治人物、一个政党、一个政府的是非功过首先看对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做了什么——优先顺序和轻重顺序必须永远是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第一,其次才是温饱和发展。不管其它做了多少、做得如何,只要捍卫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那就可以基本上肯定;只要危害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那就必须基本上否定。如果属于牺牲多数人的生存换取少数人的发展,则必须坚决彻底否定,不管这少数人的发展看上去如何辉煌。这是一条不可动摇的原则,是判断是非功过最高最后最大的标准。

拿这个标准衡量那个整天仰望星空道德的血液,一切外衣、一切伪装立刻撕得粉碎:当政十年,对中华民族后代的生存权造成了骇人听闻的伤害,居然还有脸声称做得还不够好、要求老百姓宽恕”——太谦虚了,一贯不遗余力地灭绝中华民族,仅仅一个不够好够用的吗?毒害了十三亿,三鞠躬就打算完事?天下那有那么便宜的事!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历史的判决可以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