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赵磊谈如何打破僵局:平反冤假错案是张好牌

2013-03-29 14:58:5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僵 局

赵 磊


在棋局中,对弈双方经常会陷入某种僵局。

僵局中的双方未必实力相当,力量对比也不可一概而论。对于被动方而言,尽量维持僵局乃是希望所在;对于主动方而言,尽快打破僵局才是上策。

知晓辩证法的人懂得一个基本道理:矛盾双方向对立面互相转化,是事物存在的法则。随着时间推移,僵局中双方的力量对比或将发生变化。对于被动方来说,“以时间换空间”,变化意味着机会;对于主动方来说,变化可能是灾难,这意味着“坐失良机”。

无所作为是坐失良机的渊薮。正因为已经陷入僵局,所以,主动方不能胡乱作为。打破僵局的办法,不是蛮干,不是硬嗑,而是点穴,要借力打力。在搏击中,这叫“四两拨千斤”;在围棋中,这叫着“打劫”。“打劫”的高明,不在于棋子本身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而在于棋子落地的位置所在,是对手不能置之不理,不得不应的心痛和软肋。

政局如棋局。不论政治立场如何,政治家或政客总是围绕着三个棋子发力,这三个棋子分别是:枪杆子,笔杆子,印把子。惊回首,18大前的政局为何如此波谲云诡?其要害,皆因这三子而起。在拙文《风雨如晦,谣诼不已》中(发表于《乌有之乡》2012327),我这样写道:

——对于希望18大班子能正常启动并良性运转的人而言,还有什么能比“顺利”二字更为重要的呢?当然,对于不希望18大班子正常启动并运作的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顺利”二字更要命的呢?想想吧,不能顺利交班,谁最高兴?

18大前后,班子交接是否顺利,已然成为历史。但是,新班子的开局,却有些“僵局”的味道:看看主流媒体如何选择性地屏蔽、处理总书记的讲话,令人不得不产生联想:这笔杆子是不是要跟大脑中枢保持一定距离?听听有人的履新宣言,每一句话似乎都在体现对“党政不分”的高度警惕性。或问:谁是局中的主动方,谁是局中的被动方呢?答曰:评估一下“八项规定”的威力和民意,就一目了然也。

此情此景,令我想起了骆宾王那句著名的质问:“试看今日寰宇,竟是谁家天下?”

从历史中汲取灵感,历来是中国人的智慧所在。历史上的僵局,曾演义出了多少值得后人警醒的经验教训。比如70年代末期,在清除了所谓“四人帮”之后,体制内的博弈出现了改革派与保守派的某种僵局(注1然而,改革派却果断地打出了两张牌:一张是平反冤假错案,一张是真理标准大讨论。前者,成了悬在保守派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后者,则是改革派夺取体制内话语权的法宝。结果大家都知道:保守派溃不成军。

溃不成军有枪杆子的原因,但与当时某种“求变”的势能在社会集聚、发酵不无关系。求变而不是求稳,是当时中国社会的客观诉求,这种诉求恰恰成了打破僵局的内在动力。公允地看,这种“求变”的合理性在于:关注民生发展经济,淡化强烈的意识形态,对文革中某些极左的做法是一种纠偏;而真理标准大讨论,则满足了在理论上对求变潮流的认可与辩护。以当时的历史环境来看,改革派手里的这两张牌在舆论上和实践上,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础的。

正如一位哲人所说:“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世界都在变化”。与70年代末相比,今天的中国已经发生了惊人巨变。但是,与70年代末汇集起来的历史流变相比,当下正在聚集并发酵的“求变”势能是何其相似乃尔!只不过,今天这个势能的基本逻辑与30年前兴起的潮流走向,恰恰相反:

民心指向的,不是以GDP为中心的先富情结,而是恢复中共的优良传统,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意志;民意呼唤的,不是要颠覆红色的理想信念,而是要重新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马克思主义立场。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这是客观的历史规律。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能够顺应并利用历史潮流的人,一定会走在历史的前列,引领民众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逆历史潮流而动者,虽然会暂时把中国拖入生灵涂炭的黑暗之中,但最终将在历史的车轮下身败名裂、粉身碎骨。

如何打破僵局?如果局中人真的想发扬光大中共的优良传统和活力,那么,他们手里除了反腐倡廉这张牌以外,还能做什么呢?无须高人指点,只要看看历史就能明白,局中人至少有两张好牌:1)平反冤假错案,恢复并重塑中共在民众心中的崇高威望;2)给红色舆论以合法的平台,让人民的正气压倒反动势力的邪气。

这两张牌好在何处?地球人都知道,前者是悬在某些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后者则是扶正祛邪的一个成本很低的“劫材”;这两张牌不仅能够占据当下社会的道德制高点,而且具有历史和现实的强大势能。

面对僵局,历史上有因甩开膀子为所欲为而自食其果的,也有因无所作为而坐失良机的。棋局中的被动方想尽量维持僵局也就罢了,我忧虑的是,棋局中的主动方会不会不忍打破眼前的“和谐”,而心安理得地也要把这个僵局做下去?

我很想看明白:好牌已经攥在手里却一言不发,不知局中人是宁愿“偏安一时”呢?还是“引而不发,跃如也”?或者想把这个残局留给后来人?

只可惜,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1: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区分,笔者只是沿用主流的说法,此处不含价值判断。

                      2013-3-27

更多文章请进入赵磊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olei1957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