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改革与审美

2013-01-26 11:19:22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古曰变法、新政、维新,今谓改革,说法不同,意思大体差不多。考察古今中外的改革,会发现有些改革很成功,如先秦的商鞅变法、日本的明治维新;有些改革却以失败告终,如西汉末年的王莽新政、北宋的王安石变法和清末的百日维新。如同科学实验,没有谁可以保证实验一定会成功,也许一次实验就成功了,也许要经历99次的失败才能换来第100次的成功,而有些实验,由于方向错了,无论怎么做下去都永无成功的可能。改革亦然。

 

如果再详加辨析,辩证思考,就一定会认识到,即使是成功的改革也不可能做到完美,一定是有不足有缺陷的;而失败的改革也肯定不会一无是处,完全没有可取的地方。这正如审美(从美学范畴看,审丑也是审美)。一个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矮,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从高矮肤色衡量,这样的人可谓美到了极致。但她的三围未必就合乎国标,衣服遮住的部分也可能会有些瑕疵,即便从外形看无可挑剔,说不定她的皮囊里也还是有些毛病的。据说,沉鱼的西施脚有些大,落雁的昭君肩有点斜,闭月的貂蝉耳朵太小,羞花的杨玉环有狐臭。红颜魁首陈圆圆倾国倾城,惜乎贞节不保;阆苑仙葩林妹妹美则美矣,奈何体弱多病。钟离春号称古代第一丑女,但她识见宏阔,极具政治才华,被齐宣王纳而为妃,助宣王完成了复兴齐国的大业。黄硕头发既黄皮肤又黑,可高富帅加智慧绝伦的诸葛亮却愿意娶之为妻,原来是因为黄硕品德高尚而又博学多才。

 

审视改革一如审视美人丑人,美中必有不足,丑中不无可取。这个道理本来并不深奥,可奇怪的是,我们对今天的改革却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只能肯定,不能反思。谁要是反思改革,或者对既有的改革模式哪怕只做出一些微小的修正就要被反思被余孽。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里,不是只要有钱,什么人的屁股都可以摸吗?为什么偏偏改革的屁股摸不得?这究竟是谁家的规矩?

 

当初有人说,改革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在河水清且涟猗的时候,摸一摸石头或许还能过得了河;可在幽晦以多雨的季节,河水暴涨了,如果还继续去摸石头过河,怕是有很多人要被淹死呢。

 

大人们说,改革出现了问题就要通过继续深化改革来解决。这就如同卖淫的妇女只有通过继续卖淫才能获得拯救,染上了毒瘾的君子只有通过继续吸毒才能戒除毒瘾,在建的桥梁成了豆腐渣工程只有通过继续建造下去才能造出安全稳固的桥一样,正常人都能看出这种逻辑的混乱与荒谬。难怪这几十几年卖淫女(官方术语叫“失足妇女”)越拯救越繁荣,瘾君子越戒毒群体越庞大,而“桥塌塌”也成了改开中最壮丽的一道景观。

 

有人公开宣称,改革就是要杀开一条血路。为什么要杀开一条血路?自然是遇到了阻力。谁是改革的阻力?当然是没有从改革中得到好处(至少是得到的好处不多)的人。哪些人没有从改革中得到好处?估计不会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吧。所以,要杀谁不就很明显了吗?谁想动刀子大概也无需太费思量吧?古往今来的改革不少,但改得鲜血淋漓的还真不多。戊戌变法是有人流血了,不同的是,那次是改革者被反改革者杀害了。“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谭嗣同就是死在了邪恶势力的屠刀下。

 

毫无疑问,今天的改革也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只要不是昧着良心别有用心司马昭之心,就不会否认这个事实。至于存在哪些问题,问题有多严重,这是需要大家来反思的。十多年前,陈桂棣春桃夫妇用了三年时间走访调查了安徽50个县的农村(从小岗村开始),冒着生命危险写出了长达30多万字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真实记录了改革后中国农村的面貌,对以小岗村为代表的农村由集体经济改为私有个体经济之后的现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该书刚一出版,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可惜很快就成了禁书。我不禁想问,为什么反思改革会成为禁区?哪些人在阻止对于改革的反思?

 

对于当下的改革,有人认为很成功,也有人认为很失败。成耶?败耶?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太过重大,我实在是没有能力回答,也没有勇气回答。记得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曾经对改革有过十个“如果”的预判,那用邓先生的话来验证改革的成败应该是最合适不过了,也应当是不犯忌讳的。邓说过,“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在科技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出处同上)……30年的改革导致了两极分化吗?产生了新的资产阶级吗?如果有两极分化,并且是很严重的两极分化,那是不是意味着改革至少是不那么成功(我不敢说失败)?如果出现了资产阶级,可不可以说明走的路至少不是太正(我也不敢说邪路)?

 

还是回到审美的话题吧。虽然审美的标准会有差异,虽然美人也会有瑕疵,但真正的美人是不会在乎别人说三道四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样的美人她有足够的自信。那些极力掩盖缺陷隐藏不足靠涂脂傅粉浓妆艳抹来吸引眼球的,多半不会是什么真正的美人。如果去掉那层粉饰,美人恐怕就要变成恐龙了。以审美来类比改革,如何?

 

 

 

 

                                2013.1.2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