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关于中国之未来,一篇值得关注的文章

2013-01-18 08:56: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曾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家的城》和《华家的城》

曾飞

  又到了领退休工资的日子了,感谢国“家”的恩赐,因为这是老朽唯一的活命钱。没有了伟大的“家”我们这批老东西恐怕早都饿死了。不感恩谢恩是不行的了,难怪主流媒体反复教导我们,要感恩,要爱国;据官方说要爱国就要做好本职工作,莫谈国是。连学校也对学生谆谆教导,感恩是做人的第一要务啊!电视更善于潜移默化——谢主隆恩!谢~~,谢不斬之恩……直至万民规化,朗朗乾坤,李唐盛世。

  有英国佬的治理功底在,连香港的小学生的悟性也特别高,于是有骇世之作文《李家的城》疯传大唐天下,曰:“李嘉诚,名副其实,香港就是李家的城。他是我们的上帝,万物都是他所创造。当然,香港传说中的三位一体就是他们:李嘉诚、李泽楷、李泽钜。他们的力量远超人类,为打工仔遮风避雨,使香港免受风球、暴雨的侵袭。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这都是诚哥的伟大。”不准时下班让诚哥先富起来,并带领准时上班的人也“负”起来,用李家贷给的钱,买李家的高价期房,一辈子当房奴,慢慢地感恩还钱。不够资格当房奴者在香港寸土尺金的地界上,只能蜗居在只能容纳身体平躺的“棺材房”内。这是中华之楷模。香港有如此伟大成就,全在于足够“挤”,以至挤进“棺材房”、“猪笼”里;当年的香港猪笼寨人口密度世界第一!有高人曰“今日的香港,明天的中国”!料想不日就会有内地的小天才写出震惊中华的作文《华家的城》,曰:“华尔街,名副其实,中国也是你华家的城街。它是我们的上帝,万物都是它所创造。当然,中国传说中的三位一体就是他们:华尔街-世界银行-天朝宰辅。他们的力量远超人类,为打工仔、农民工遮风避雨,使中国免受经济暴风雨、末日浓雾的侵袭。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这都是华哥的伟大。”

  《李家的城》,李嘉诚的城。何谓《华家的城》?华尔街的城是也。有圣旨曰:到2030年中国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70%。(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罗兰德传旨)即使是这样,据说还不够挤。再挤一些,伟大的“华家的城”立马屹立于华夏大地,多么巍峨瑰丽的美梦啊!这就须得农村“城镇化”,把不可救药的小农赶进城讨欠薪去,成就世界之最挤;“挤”就是经济发达,“挤”就是现代化。于是,之前是香港梦——想当奴隶而当不成的人们为追求当稳了奴隶而不顾一切追逐的美梦,连内地母鸡也要千方百计飞到香港下个蛋,日后好变成凤凰。此后将是中国梦。以此可以比美于美国梦。“梦想”将替代“理想”而引领国人向前。

  然而,什么叫做足够挤呢?

  据精英说,经济的发展全在于一个“挤”字,中国的城市现在还不够挤,所以经济难以发达。中国指数研究院《从美国城市集中度看中国城市化发展趋势》:目前,美国43%的人口居住在100万人以上的大城市,日本和澳大利亚分别为48%和60%,而中国只占18%,因此中国可能需要再增加至少100座以上百万人口的大城市(考虑目前千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资源压力较大,百万人口以上城市可能是人口城市化的主要方向),这些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将具有更多发展空间。人口东移促进集中度上升,有利于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美国主要城市、州的人口聚集程度远远超过中国,中国人口集中度还有较大发展空间。从城市的级别来看,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北京、上海的人口占比不断提高,但和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建国至今,北京的人口比例未超过1.5%,上海略高,达到1.7%,虽然纽约市同期的人口占比有所减少,但始终保持在2.5%以上,聚集程度远超过中国城市。从总量上看,中国前十强城市和美国前十强都会圈分别占全国GDP总量比例的22%和35%。从单个城市和都会圈的比较看,上海、北京和广州的GDP占全国份额的3.9%、3.2%和2.5%,而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分别为8.9%、5.1%和3.7%。两国城市和都会圈在全国经济份额中的差距悬殊。

  而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2013年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却得到了对此不利的结果:城镇居民生活满意度低于农村居民。既然如此,为何较高满意度的农村居民必须被赶进城市当较低满意度的市民呢?书呆子的问题!高层决策无关居民满不满意。唯有官僚资本利润最大化才是唯一考量的标准,明白吗?

  一语以蔽之,“挤”为了什么?为了集中大量廉价劳动力这种创造财富之源让官僚资本剥削(违禁词,各位权当没看见),顺便也把“无人问津”的农村土地资源掠为己有,获取另一个财富之源。如今广东的“用工荒”已经让官僚资本吃足了苦头。2012年09月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东莞频临破产?》披露:“今天的东莞,大量被遗弃的厂房和巨额的财政赤字再次引起了对中国经济减速的担忧。经过30年高速经济增长,广东改革开放的标志性城市东莞已经到了频临破产的边缘。”何以濒临破产?没人来打工呗,没人买土地呗。于是就有了毁掉农村驱赶出足够的廉价劳动力的农村城镇化的伟大决策。御用文人的“挤”论是为了让农民弟兄相信“挤”进猪笼里的好处而已,与决策无关。这就是当年英国“羊吃人”圈地运动的再现。如今城市“用工荒”了,资本不“养活”打工仔枉为资本啊!务必用城镇化改革剥夺农民的土地,驱赶他们挤进城镇里,资本才有打工仔可养活啊!政府也才有土地可卖啊!否则,“不继续改革谁都没好下场”——打工仔没人养活饿死啦,资本没人被养活急死啦,高官没有资本和洋后台的支持窒息死了,文人被冷落冻死了,统统死了死了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这个世界真的只有足够“挤”经济才能发达吗?“挤”进城市的猪笼里是中国农民之宿命吗?我们来看看大千世界的真相。

  据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全面认识北欧模式——芬兰、瑞典、挪威三国考察报告》披露:北欧模式成功地解决了城乡之间的再分配和均衡。挪威社会事务部介绍,使(1)农村应当与城市一样富足;(2)农村应当获得和城市一样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这是确立社会福利制度的两个重要理念和原则。在建立福利制度时强调城乡之间的再分配和均衡,主要考虑是:防止人口过度向城市转移,带来社会的不稳定和城市贫困;出于政治和国土安全的考虑,要保持人口在全国的平均分布;让人们住在根之所在,住在家乡,防止他们流离失所、背井离乡;政治上,因为选举制度向人口稀少的地区倾斜。……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公布的《2002人类发展报告》,北欧诸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均排在前列。如挪威为0.942,在公布数字的173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瑞典0.941,列第二;芬兰为0.930,排名第十。这些指标高于0.722的世界平均水平,也高于OECD国家0.905的平均水平。北欧模式有效地促进了这些国家的社会公正和政治稳定。(注:OECD 略语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

  一句话,北欧“保持人口在全国的平均分布”,“让人们住在根之所在,住在家乡,防止他们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并”,并没有纷纷挤进猪笼里。北欧不“挤”经济照样发达,农村照样与城市一样富足,社会发展反而“排名第一”。顶层设计者只有挤进城镇的猪笼里经济才能发达的断言只不过是一个弥天大谎。可见农村城镇化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网友“川泽骇瞩”评论说:农村城镇化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呢?在我国,到2011年底已基本完成了全社会城市经济的资本主义化,只是还残留着国有企业一条大尾。而真正、彻底地对我国进行资本主义化改造,也就剩二部分:即残留国企,农村经济。残留国企在意图改造中遇到了暂时的阻力而搁置,那么农村的资本主义化如何改造呢?也就是通过农村城镇化,一旦完成这样的改造,那么我国的整体社会格局也就彻底完成了资本主义化的转型,残留国企也必然在这样的大势下,其作用显得微不足道、显得形单影孤、显得不合时宜,对其彻底改造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如此也就不需要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争论了,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

  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务实得很呐!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走“特色”道路:官僚资本主义,马克思称之为“封建的社会主义”。

  据说,在佐利克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数天前,《世行报告》已经泄露给《华尔街日报》,“旨在影响今年即将就任的新一届中国领导人”。该报告质疑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发展模式,主张国有企业私有化,认为国有企业成长已经造成中国与其贸易伙伴特别是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近年来,美国大企业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抱怨愈演愈烈,这主要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进入世界五百强,其数量显著增长,已经由2005年的16个增加为2011年的61个。美国商会认为,这对美国公司的竞争力构成了威胁,削弱了美国的“市场经济核心理念”。美国企业已经陷入如下境地:它们不仅是在中国与中国国企竞争,而且,“两者在海外第三方市场的竞争也日趋激烈,并开始在美国市场展开竞争。” 于是,美国跨国公司开始向华盛顿施压,包括副总统拜登在内的美国官员与中国高层官员会晤时,越来越多地提到美国关切。(来源:佐利克与《2030年的中国》 (加)马耀邦著 林贤剑、吴杨荷译)美国主子有令要搞垮中国庞大的国企,奴才当然尽责尽力了,这还用说吗?

  英报也来助威,《既得利益者阻挠中国改革》:英国《每日电讯报》1月13日的报道说,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新近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正在被“强大的既得利益者扣为人质”。报告说,中国的精英阻挠改革,以便继续紧抓权力并使自己致富。孙立平警告说,改革步伐缓慢已导致发展动力丧失以及强大既得利益者的出现,他们反对进一步的变革。报道说,阻挠改革的那些势力包括政府官员、国有垄断企业以及房地产和能源行业,这些行业都与政府有密切关系。

  国人于是该明白了,“改革红利”,农村“城镇化”,打垮强大的既得利益的“国企”为的就是扫清全面实现官僚资本主义的最后障碍——国企(可怕的是“公企”的原本属性)和农民,然后全面建成官僚帝国——美国的附属品。于是大功告成,“上帝”可以休息了。

  中国人民让吗?不可能!

  似乎是说走题了,咱还是莫谈国是为好。言归正传,老朽从银行领了一摞全新的人民币,连号的;非我获殊荣,银行大赦天下,新印的钞票有的是。美国正在量化宽松,中国呢?不能不作为吧?可怜的是新钞票大量出笼,工资贬值,菜价之类一路飙升,一斤青菜五六块钱不在话下。幸好厦门国企民兴超市有低价菜,油菜500克1.6元,比农贸市场的3块钱低了许多。否则我们这批领死工薪的家伙恐怕日子就更难挨了,官爷们如诺杀了这样的“公企”也就杀了工薪族。而美国佬遍布中国大地的的沃尔玛超市的菜价看好不?机会难得,暴利没商量,不许拍照,不许抄价格,老朽不敢说,有胆量的自己去偷看。厦门还算好的。深圳就更惨了。据报道说,“菜价飞涨成为近日深圳市民最为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连日来,记者走访我市多家农批市场、超市和菜市场发现,深圳市场的大部分蔬菜都步入价格上涨通道,整体涨幅超过20%;市场上已难觅“一元菜”踪影,“十元新贵”涌现不少,批发价也以“五元菜”居多。……从去年11月初开始,深圳菜价已经连续9个星期上涨,个别品种单价更是超过排骨、猪肉。(深窗综合报道)

  可惜官爷想的跟咱老百姓凑不到一块。他们急美国人之所急,千方百计算计“国企”,不断给“国企”抹黑。什么“强大的既得利益者”,“垄断者”,“低效率”,“暴利者”,“两极分化的制造者”,“改革的最大阻力”一股脑全加在“国企”头上。不置之死地,如何向美国主子交差?所谓“国企”的一些弊病原本就是官僚们刻意制造出来的,这与当年刘少奇给农业合作社抹黑的手段一个样,姓刘的家伙利用国家主席的权力,绕开周总理、国务院,先制造一平二调,刮共产风,吃大锅饭,搞穷过渡,把农民整穷了,整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至今人们一听说“农业合作社”魂都被吓飞了。可笑的是如今“农业合作社”在中国台湾、韩国、日本、欧洲遍地开花,人家啊都不怕,以色列还敢搞“公社”,实在大胆!如今官爷利用权力,把“公有企业”改名“国有企业”,不断往“国企”派高官把持权力,官转民捞油水去,挤兑了有真本事的职业经理人;一些“国企”也就由此而被官僚化了,腐败贪污,奢侈浪费,收受贿赂,塞进官家子弟,私分公产,囤地谋利,以至不少“国企”被蜕变为“官企”,遭人恨。于是官爷又反过来把自己的罪恶强加于“国企”,狂造舆论,硬把“国企”给抹黑了。期望以此把民众整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一听说“国企”连魂都吓飞了。于是官爷们打倒国企义正词严,号称“打攻坚战”的正义之师,务必把公企私有化。人民大众的公有财富也就有望“名正言顺”地落入华尔街和官爷的口袋里,美国企业和官僚的私有企业也就有望消灭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国家金融与军工国企。在如此“深化改革”之后,扫除了两大障碍,华夏家的城也就成了“华家的城”了。某君的黄粱美梦也就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等着进坟墓了。

  有论者说:“很多人都是死到临头才看清事实真相。整个晚清,清醒的只有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一人。他1867年预言国家将亡的时候连曾国藩都不相信。因为这个时候,洋务运动刚刚开始,一切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但赵烈文从当时官府明火执仗、社会两极分化、百姓穷困潦倒、朝中大臣无能的情况,当然还有外敌虎视眈眈的外部背景,推断清朝将在50年内灭亡。结果44年清朝就瓦解了。”

  但愿欣欣向荣的天朝洪福齐天,无灾无难,不会有厄运。祝福“华家的城”——华尔街的城早日屹立于东方,永放光芒!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