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红歌会网评

网评:“扫黑除恶”是一场方向性的斗争

2019-04-27 08:16: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25).jpg

  其实细细想来,我们每做一件事情,最关键的并不是把这件事情做了,而是要把这件事情做好。单纯只是做了的话,天底下的事情就太容易了,简直易如反掌!比如:老师要我写一篇2000字的论文,我大笔一挥“鬼画符”,这也叫“做了”呀,至于这个论文的可读性、价值性等等,那就不归我管了。

  同理,对于“扫黑除恶”这件利国利民的事情,我们也不能仅停留在“做了”的基础上,既然做,那就要把它做好!怎样才能算做好呢?认真、专注、一丝不苟……最关键的是——方向要对了!方向不对,做得越多,错得越多。这一点,我们是有深刻体会的!

  前不久,有人把失独家庭和精神病患者列为扫黑对象,立刻引起社会一片舆论;后来,又有人把医生列为扫黑对象,再次引起社会一片哗然;再后来,还有人把教师也列为了扫黑对象,马上又是一片社会惊叹!

  大家的反应是不是太过于“夸张”了呢?我们可以打比方来说明。

  父母从小把我们养大,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养育我们、教会我们很多东西,父母是伟大的。可是,在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对我们的管束也是非常严厉的,有时候不听话甚至大打出手。然后,问题就来了,我们国家《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任何人不准打孩子,父母这算是违法吗?理论上当然违法了。再说,按照人人皆享有“民主、自由”的权利,父母明显剥夺了我们的“民主、自由”,也是违法的……细细数来,天呐,父母竟在我们身上干了不少“违法”的事情,那么,父母算不算“黑恶势力”呢?

  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位初中生,刚好学了《思想政治》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课程,回家因为自己做错了事,被父亲扇了两耳光,于是便把父亲告上了法庭。结果,法院判其胜诉,要求父亲当众向他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结果的结果,20多年来,父子形同陌路,而这位学生也只能在无亲无故、无家可归悔恨之中度过惨淡人生。

  错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铸成的?为什么会将一名少不经事的学生引向如此境地?难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当我们把父母的教导纳入法律的管制范围以内,把熊孩子“放纵”的天性视为他们正当合理的诉求时,父母自然就成了“黑恶势力”,悲剧自然就无可避免。这里面,我们什么样的“权利”、“义务”、“法治”都考虑到了,唯独漏掉了“人心”!

  “人心”是什么?有句话叫做“得民心者得天下”,凭什么?很简单,就凭“人心”才是方向!失去“人心”就失去方向,失去方向,做得越多,错得就必然越多!父母对孩子的管教失去“人心”的考量,就变成父母剥夺了孩子“民主、自由”的“违法”行为,这就是该案的荒唐之处!也是这一家人悲剧的开始。

  “民心所向”就是我们的方向,这是最基本的事实,如果连这一点都被打破了,我们还想做好事情,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其实,单就“扫黑除恶”这场斗争来说,如果没有“人心”的指引,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可以庞大到我们不敢想象的地步!刚才用血淋淋的事实说明了一个问题:不考虑“人心”的成分,父母也可以是“黑恶势力”;老师自然也可以是“黑恶势力”,学校也可以是“黑恶势力”;社会上一切组织、集体,或者个人,都可以是“黑恶势力”!甚至,整个社会都在“黑恶势力”的笼罩之下!

  不信吗?举个极端例子:我们要所谓的“民主、自由”,可是,因为法律的存在,我们就失去了很多的“民主、自由”,法律岂不是成了限制我们“民主、自由”的罪魁祸首了吗?这岂不是说明法律也“违法”?制定法律就是个错误?法治之下,谁用谁“违法”,“依法治国”自然就成了剥夺“民主、自由”的坚定口实,自然就是“黑恶势力”!

  荒唐吗?很荒唐!可是,这个荒唐是怎样产生的?从对“黑恶势力”的定义没有了方向开始,必然就会产生这样的荒唐结论。

  所以,扫黑除恶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方向”问题。这里的“方向”应做两层含义来理解:第一、扫黑除恶的对象问题;第二、扫黑除恶的策略问题。

  扫黑除恶是要有对象的,这个对象就是“方向”的第一要义。

  毫无疑问,这个问题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是很明了的,唯一不明了的正好是执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人!为什么?因为利益!

  “黑恶势力”就在官僚体系内!你到民间来大声嚷嚷,看起来声势浩大,但方向是错误的,事情自然办不成。难道不是吗?官官相护算不算黑恶势力?官商勾结算不算黑恶势力?官匪一家算不算黑恶势力?这些明显的黑恶势力铲除了吗?明面上的尚且逍遥法外,背地里的你又能耐他何?把“扫黑除恶”的矛头指向那些失独家庭、医生、教师、精神病患者……你能说自己是清白干净的?你能说自己没有私心?你能说不是因为自己担心被抓而转移斗争视线?骗谁呢?

  自古以来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官僚系统内出“青天”,民间往往一片祥和;相反,如果民间一片怨声载道,请放心,到官僚系统里面查一查,一查一个黑恶势力团伙,准没错!这就是“扫黑除恶”的对象问题。

  扫黑除恶是必须有策略的,满大街贴广告,那不叫“扫黑除恶”,那叫宣传,宣传跟做事是两码事。如果我是黑恶团伙,看到满大街的扫黑除恶标语,再看看自己没事人一样,我不会认为我马上就要被抓。古代贴通缉令还画张人像呢,你满大街贴标语,谁知道你要扫谁。所以,扫黑除恶要有策略,这就是“方向”的第二要义。

  黑不黑,群众的切身体会最能说明问题,群众的“一片祥和”跟“怨声载道”之间就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所以,“扫黑除恶”必须依靠群众!在群众那里,我们能最大限度获取黑恶势力的详细信息,这将会大大提高扫黑除恶办事效率。脱离群众,只知道自己自娱自乐,满大街呼喊,没用!

  其实,今时不同往日,黑恶势力再怎么强悍、猖獗,终究抵不过国家机关的围追堵截。要放到古代,说不定还会有什么“超人”般的存在,令那些国家捕快也无可奈何。在这种情况下,很大程度上,只要认定“黑恶势力”,扫黑除恶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所以说,“扫黑除恶”是一场方向性的斗争,而不是其他。

       文/ 轻松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