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红歌会网评

9·9特评:牢记历史经验,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2017-09-09 22:34:1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牢记历史经验,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纪念毛泽东主席逝世41周年和秋收起义90周年

  (一)

  今年9月9日,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41周年的日子,也是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日。

  1927年“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受中共中央的委派,以中共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前往长沙,领导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8月18日,改组后的湖南省委在长沙市郊召开会议,讨论制定秋收起义的计划。毛泽东在会上着重阐述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思想。会议决定要与国民党彻底划清界限,旗帜鲜明地以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号召群众,并确定集中力量在湘东赣西发动以长沙为中心的武装起义。会议确定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作为起义的军事指挥机关。这次秋收起义不沿用国民革命军的番号,而将起义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以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为主力编为第一团,以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等地的农民自卫军编为第二团,以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一个营和浏阳部分工农武装编为第三团。参加起义部队共约5000人。9月9日,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按预定计划爆发。

  起义发起后,三路起义部队先后受挫,在此情况下,毛泽东当机立断改变了攻打长沙的计划,并以前委书记的名义通知起义各部队到湖南省浏阳县文家市集结。9月19日,各路起义部队到达文家市。当晚毛泽东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会议。根据敌强我弱的形势,会议改变了攻打长沙的计划,决定保存实力,向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中去坚持武装斗争,发展革命力量。9月20日上午,起义部队1500余人离开文家市向南进发。9月23日,起义部队在芦溪镇遭反动军队伏击,损失数百人,总指挥卢德铭牺牲。9月25日,起义部队冒雨攻克莲花县城。9月29日,起义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时已不足千人,而且官多兵少,部队思想混乱,组织纪律性差。当天晚上,毛泽东主持召开了前敌委员会会议,决定对部队进行整编,这就是著名的“三湾改编”。10月3日,起义部队离开三湾村,开始向井冈山进军。10月27日,起义部队到达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的茨坪,开创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秋收起义是继南昌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发动的又一次重要的武装起义。秋收起义与南昌起义相比,有四个明显的特点:

  首先,它不仅是军队的行动,而且有数量众多的工农武装参加。

  其次,它第一次公开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的旗号。

  第三,这次起义虽然在开始时也是以攻占大城市为目标,但在起义遭到严重挫折后,及时从进攻大城市转到向农村进军,这是人民革命史中具有决定意义的新起点。起义部队在农村中从小到大地开展游击战争,为后来各地工农红军和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大规模发展奠定了基础。秋收起义和井冈山道路,是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思想的起点。

  第四,三湾改编,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铸就了人民军队的灵魂——永远听从党的指挥。

  秋收起义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开创了建立新型人民军队的建军之路,在我党我军历史上具有极其伟大的重要意义。我们完全可以说,是秋收起义开创了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之路,而毛泽东则是秋收起义的灵魂,如果没有毛泽东和他领导的秋收起义,就没有后来的解放军和新中国,也就没有今天这个强大的中国。

  毛泽东和秋收起义的伟大历史功绩永彪史册,永放光芒!

  (二)

  今天我们纪念秋收起义90周年,不仅要回顾毛泽东和秋收起义的伟大历史功绩,而且要思考今天中国革命的道路。

  在今天的中国,怎样坚持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中国的社会主义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这是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重大课题。

  秋收起义后,毛泽东挥笔写了一首词《西江月·秋收起义》:“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便向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毛泽东的这首词明确告诉我们:“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秋收起义的性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发动的工农革命武装暴动;“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这场工农武装革命的直接目的是要推翻国民党和封建地主阶级的反动统治,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而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的则是要实现以“镰刀斧头”为旗号的共产主义。

  也就是说,实现共产主义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在今天的中国,怎样坚持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除了走社会主义道路,别无它途。也就是说,只有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由于各个国家的国情不同,搞社会主义可以有多种模式。但是不管何种模式,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在经济上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在政治上实行人民当家作主,在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上实现共同富裕这三条最基本的原则。这是因为,违背了这三条最基本的原则,就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也绝不可能走向共产主义。也就是说,私有制不是社会主义,人民当不了家作不了主也不是社会主义,贫富悬殊两极分化更不是社会主义。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这个事关中国社会主义前途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绝不能重犯当年陈独秀所犯的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大革命时代,中共党内以陈独秀为代表的一些人,认为中国当前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革命,应该由国民党来领导,共产党不能与国民党争夺革命的领导权,更不能去抓枪杆子,只能在国民党的领导下协助国民党开展工作。

  陈独秀等人的这些看法貌似有理,但实际上却是大错特错了。因为当时的国民党成分很复杂,在国民党内,既有孙中山、廖仲凯这样的资产阶级民主派,也有代表地主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利益的右派,特别是当时的中国社会,民族资产阶级十分弱小,封建地主阶级的势力非常强大,而许多国民党的党员特别是各级党政军官员都出生于封建地主家庭。这就决定了由国民党来领导,不可能进行彻底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后来形势的发展果然证明了这一点。随着大革命的深入发展,国民党内的大多数党员特别是各级党政军官员,与中共和广大工农的矛盾日益激化。最后,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凶残地向中共和广大工农举起了屠刀,无数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倒在血泊之中。

  今天,中共党内也有一些人,认为中国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因此,完全可以借用资本主义发展经济的办法(如搞市场经济和私有化)来搞经济建设,只要国家的政权还在共产党的手中,私有经济和资本家就翻不了天,中国就还是社会主义国家,

  这种观点与当年陈独秀等人看法一样,虽然貌似有理,但实际上也是大错特错了。因为这种观点只看到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却没有看到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性作用。这些人只看到了搞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带来的一时的经济繁荣,却看不到整个中国社会的日益腐败和堕落,特别是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对党的肌体极其严重的侵蚀;只看到千万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却看不到中国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基础正在一天天地垮塌和变质;只看到私营经济创造的GDP和税收,却看不到私营经济正在日益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资产阶级正在中国一天天做大。

  我想,这样发展下去只能有两个结果:一是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和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彻底改变;二是党的性质虽然没有改变,但最后中共被已经做大的资产阶级推翻和打垮,就像当年被做大的蒋介石打败一样。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历史将会作出结论。

  当年,对于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中共党内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主张也曾给予批评和抵制。但陈独秀采取家长制作风,不仅听不进毛泽东等人的意见,还对他们进行打击。陈独秀的固执己见,使我们党一次次失去了纠正错误的机会,直至最后在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反革命政变时遭到重大损失。

  后来毛泽东在总结大革命失败教训时多次指出,党的中央机关一定要注意听取下级机关和党员的意见。这个历史的经验也非常值得我们今天注意。

    执笔:望长城内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