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红歌会网评

网评:《白鹿原》究竟是史诗,还是大毒草?

2017-06-20 00:26: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殿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伴随着电视剧的热播,陈忠实《白鹿原》也被热议。当年这本书甫一发表,就好评如潮,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受到了很高的赞誉。但说它是史诗,那要看站在谁的立场上,站在封建乡绅地主阶级立场上,没错;站在人民大众立场上,它不但不是什么史诗,而且更是株大毒草。《白鹿原》诋毁革命歪曲历史丑化共产党,而对封建乡绅地主阶级对国民党则进行了热情地讴歌与赞美。陈忠实说创作《白鹿原》时,把柳青的《创业史》看了好多遍,遗憾的是,他写反了。看孔雀不是看它开屏,而是盯着孔雀的屁眼看了又看。然后便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呼小叫:快来看哪,原来真正的孔雀在这,并不美丽。——屁眼一个点,就能代替孔雀开屏时整个美丽扇面?所以,看《白鹿原》,更要看《创业史》。

timg.jpg

  白嘉轩那么好,咋不给鹿三一亩地种种?

  白嘉轩是封建乡绅地主阶级的总代表,集合了封建乡绅地主阶级的所有优点。他知书达礼、勤劳能干、宽厚仁慈,一心为原上的百姓着想,对待家里的长工鹿三更是不在话下。但是想过没有,既然那么好,咋不给鹿三一亩地种种,却要鹿三长年给他打工呢?

  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这么一问,就把白嘉轩的虚伪表象给戳穿了。他可能要比刘文彩、黄世仁、周扒皮好,但本质是一样的。封建土地所有制性质决定了他对土地的占有,对农民的盘剥,他再好也是不可能放弃一分的土地给鹿三的。鹿三长年累月地给白家干活,到头来还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睡觉要睡在马棚里,吃饭要蹲在墙根下不能上桌,时不时还要遭受白孝文白孝武的冷言冷语。

  白嘉轩是聪明的,一口一个三哥叫着,给了鹿三莫大的安慰,让鹿三死心塌地跟着他。鹿三有次要走,被白嘉轩劝住了,他要留下鹿三给白家卖苦力,以便榨取鹿三的剩余价值。其实即使鹿三走了,也会来个张三来代替的。谁养过谁的问题,是马克思早解决了的问题。看起来是白家养活了鹿三,实际上是鹿三养活了白家。鹿三真正拥有土地,是在黑娃闹农协那会儿,他分到了二亩地。可惜农协很快失败了,他又重新回到失地的状态。

  封建土地私有制问题不解决,地主和长工的关系再好,本质上也是主子和奴才,也是剥削与被剥削。白鹿原上白嘉轩拥有大量土地,鹿三还是一无所有,白嘉轩也不会给他。

  避免黑娃悲剧,要警惕白孝文的投机

  说黑娃痛恨白嘉轩的腰杆挺得太直太硬而逃学、出走,最后当了土匪竟然派人来给打断,这在逻辑上说不通,不能自洽。这是对黑娃的丑化,对农民的丑化,究其实还是在侧面美化白嘉轩。鹿三死心塌地了,黑娃却忍受不了白孝文白孝武兄弟的白眼。书中不会写白嘉轩的不仁不义,美化还来不及呢,总之是黑娃的忘恩负义,黑娃是白眼狼。

  要把黑娃和白孝文对照来说。一长衫一短裤;一野蛮一斯文;一拐走了郭举人的小妾不得入祠堂,一爬上了同一女人的炕被逐出了祠堂;一蔑视封建礼教凸显了光明磊落,一捍卫封建道德暴露了假仁假义。一对田小娥是真爱,救田小娥于水火;一和田小娥是淫乱,又把田小娥推进万丈深渊,最后田小娥被刺死又被建塔镇压。两人命运都大起大落,截然相反,却又殊途同归。黑娃从佃农到土匪到保安团到共产党,白孝文从少东家到乞丐到保安团到共产党。从一家人(白家)又到一家人(共产党),按理说,都统一到共产党的旗帜下,应该是真正一家人了,可是,黑娃却死在了白孝文的枪下。

  不早不晚,偏偏死在这时候,为什么?意味着什么?如果死在白家,那是地主打死佃农;如果死在土匪时,那是国民党干的。——这不行。只有死在投诚时候最好,正如马克•吐温《警察与赞美诗》中的苏比,想做好人时被抓进了监狱。黑娃是共产党员了,这时候白孝文也是共产党员了。就这样,共产党的罪恶妥妥坐实了,鹿兆海、白灵莫不如此。

  不过这锅共产党不背,这顶帽子共产党不戴,白孝文是什么东西?他也配称得上真正的共产党员?他就是一投机分子,穿长衫假斯文,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说起来那一套都是白嘉轩在祠堂教的,白孝文以自身实践证明了那一套的不好使,事实上宣告了那一套的破产。

  然而,时至今天,白孝文正多,很吃香。要避免黑娃悲剧,就要警惕白孝文的投机,警惕形形色色的假共产党员伪共产党员。

  隆重悼念鹿兆海,地下革命先烈有知会怎么想?

  鹿兆海死了,没有死在日本鬼子的枪下,却死在了共产党军队的手里。噩耗传来,举原悲痛,隆重悼念。一个抗日英雄就这样死了,是被自己的同胞打死的。共产党鼓动闹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搅风雪,瞎折腾,让白鹿原不得安宁,把白鹿原弄成个烙人肉的鏊子烙得满原都是人肉味儿,破坏了白鹿原田园牧歌般的美好生活。这回居然又是共产党!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且慢,画风怎么觉得好像不对?怎么好像都是共产党的错啊。真实的历史可不是这样的,是蒋介石背叛了革命,首先拿起了屠刀,进行了疯狂地屠杀。四一二政变,七一五政变,逼迫共产人拿起枪来自卫。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率领下,开辟革命根据地,进行土地革命,最后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正确道路。二万五千里长征,扎根陕北黄土地,又不计较个人恩怨,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释放蒋介石,开始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共同抗日。而蒋介石的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制造出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谁同室操戈?谁相煎何急?但这一切,《白鹿原》不会告诉你,你从中读不出来。

  鹿兆海是抗日英雄不假,但鹿兆海手上是沾满革命烈士鲜血的。隆重悼念鹿兆海,地下革命先烈有知,会怎么想?

  看到了鹿兆海,想起了张灵甫。而说起张灵甫,人们又是一阵唏嘘,寄寓了无限同情。抗日名将,帅气,有才,凯申君的爱将,七十四师是王牌军,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近几年兴起了张灵甫热,在革命烈士陵园不断拆毁的时候,张灵甫陵园建起来了,碑竖起来了。今年正好是孟良崮战役胜利70周年,有关张灵甫的话题又被挑起。问题是,给张灵甫正名了,陈毅粟裕怎么办?共产党怎么办?不禁让人很奇怪,这还是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就不能等等吗?

  白灵被活埋,是因为没有遇到毛主席

  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子投身于革命了,“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可是,白灵,这个白鹿精魂,没有等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没有看到“人间遍种自由花”的美好时刻,被活埋了。而活埋她的,竟又是共产党!

  共产党杀了投诚的土匪,共产党打死了抗日英雄,共产党活埋了自己人。——又以叛徒的名义,说她是叛徒!而这,都是《白鹿原》告诉你的。

  还不能简单说《白鹿原》所写的一点没有史实根据,关于活埋这事,甘肃史料记载,南梁革命根据地确实在肃反中活埋过一个从西安来的女共产党员,叫张景文。问题是,当你说一个人的时候,专讲他的缺点和不足,专讲他的阴暗面,这个人还有形象吗?这就是真实的吗?讲述者是何居心?《白鹿原》意欲何为?

  白灵被活埋,显然是因为没有遇到毛主席。1935年毛泽东带领中央红军初到陕北,正值陕北大肃反,红军领导人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人被逮捕下狱。毛泽东了解情况后,果断决定“刀下留人,停止捕人”。他说:“杀头不能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起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拢了。如果我们杀错了人,杀了革命的同志,那就是犯罪的行为。”“逮捕刘志丹等同志是完全错误的,是莫须有的诬陷,是机会主义,是'疯狂病',应予立刻释放。”最终毛泽东挽救这批人,为党保留了火种,习近平的出生要等近20年之后了。

  可惜白灵不在这批人之中,《白鹿原》不应光讲活埋,也应该讲讲刀下留人的故事。

  鹿兆鹏去哪了?

  没人知道鹿兆鹏去哪了,这不该是陈忠实的疏漏。一般文学创作,事件有前因后果,人物有始有终,鹿兆鹏不给做任何交代,看来陈忠实有深意存焉。也遭肃反了?

  鹿兆鹏是白鹿原的罪人,搅乱白鹿原的正是他。自己好端端的家也被自己弄得家破人亡,逼死自己不认的妻子,气死疼爱自己的爷爷,铡刀架在自己的亲爹脖子上。黑娃是他鼓动起来了,也几经九死一生,几次救鹿兆鹏。又是在鹿兆鹏的劝说下,率先起义,投靠共产党。与白孝文投机不同,黑娃是真心实意的,可是,当黑娃最后需要解救时,鹿兆鹏却没出现。

  白灵从小就仰慕鹿兆鹏,一路追随他到省城。本是投币加入国民党,又在鹿兆鹏的介绍下,宣誓加入共产党。本是弟弟鹿兆海的女朋友,奈何和鹿兆鹏假扮夫妻,最后竟成真夫妻。鹿兆海“冲冠一怒为红颜”,兄弟从此为一女人反目。白灵置之生命于度外,一心一意干革命,千辛万苦到红区,生孩子,遭痛苦,多少次在敌人的枪口下与死神擦肩而过,却不料来根据地是寻死,被自己人给活埋了。

  鹿兆鹏不知所终,他的亲爹鹿子霖算计一生,疯了,凄惨地死去了。白鹿一去不复返,原上精魂阴森森。

  《白鹿原》的故事情节编造得实在令人咋舌,封建乡绅地主阶级以及国民党是作为正面人物加以讴歌和赞美的,而共产党及领导下的农民革命却被糟蹋得一文不名。诚如国民党口中的共匪一样,就是一群土匪。书中几个主要人物的悲剧,都是共产党酿成的,甚至是直接死在了共产党手里。哪怕是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嫁祸的还是共产党。

  然而,人民的小车推出了淮海战役,也推出了新中国。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新中国正巍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光芒万丈,还是由毛泽东缔造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

  人民万岁!

  《白鹿原》成书到现在已是20多年了,距获茅盾文学奖则正好20年。如果把最初的酝酿时间算上,也有30来年。伴随着改革开放,拍电影拍电视,《白鹿原》热了一波又一波。据说90年代初书刚出时,人们争相传阅(还有一本是贾平凹的《废都》),都以在第一时间看到为荣。十字街头一警察正在追一闯红灯的骑车男子,那人一急,就把手中的一本书扔了过来。警察一看,上面赫然印着“白鹿原”三个字,大喜,就不再追了,开始低头看书。——《白鹿原》的红火程度可见一斑。

  《白鹿原》还能热多久?不知道。但将来天下真的有变,台上执政的不是共产党了,《白鹿原》更会大红大紫。只愿鲜红的太阳永不落!

原题:《白鹿原》 还能热多久?  文/高殿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