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红歌会网评

【论天下】当前经济形势分析:新常态与负增长

2016-08-04 14:19:2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当前我国流行的经济理论和政府实行的政策,所谓的“新常态”、大量发行纸币、扩大债务等,都是西方经济学的论述和措施,都是错误的理论和政策。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才能够科学地揭示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本质及其发展趋势,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才能够真正找到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解决办法!

 

  新常态 与负增长

——有关当前我国经济形势的分析

迎     春

  国家统计局公布上半年主要经济数据,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7%,新华社接连发表了几篇“当前经济形势系列述评”,阐述我国经济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与此同时,网络上又出现了一篇“十年内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的文章。一边预测是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一边预测是负增长。对这种截然相反的判断,有必要进行分析。

  一,经济发展的本质

  近几年我国出现一个新词,叫做“新常态”,意思是我国经济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另一方面又有人预言中国经济将出现负增长。对我国经济两种不同预判,都只表明经济增长的速度,或者说量的变化,完全没有涉及经济发展的本质。

  通常所说的经济增长,按照科学的概念,就是扩大再生产,是在原有规模基础上的不断扩大;负增长就是生产规模不仅不能扩大,连简单再生产也不能维持。

  毛泽东时期我国工业总产值以年均百分之11.2%的速度增长,表明二十多年工业以平均两位数的规模持续扩大再生产。期间1961、1962两年是负增长,1967、1968年也是负增长。什么是负增长?负增长就是生产不仅不能扩大规模,而且连上一年的生产规模也不能维持。这里我们先撇开西方经济学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工农业总产值之间的区别,仅说明经济增减,不仅是量的变化,而且存在着性质的不同:毛泽东时期和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发展或者负增长,就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再生产包括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等环节。物质产品只有经过流通、分配,最终被消费,再生产才能继续进行。所谓的经济,就是指再生产的过程。

  改革开放前后经济性质的变化

  生产和再生产总是在一定生产关系下进行的。毛泽东时期的再生产是在一种经济关系下进行,而改革开放后又是在另一种经济关系下进行,因此,再生产过程的形式、性质和问题都不同。例如,仅就现象看,毛泽东时期的货币作用远不如改革开放后的作用大,当时很多产品是“调拨物资”,有钱也买不到,银行的作用比较小;改革开放后货币作用急剧增大,相应的银行地位也迅速提高;毛泽东时期的计划委员会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非常大,而改革开放后计划委员会则被取消等等。这些现象说明生产、流通、分配乃至消费,在不同的生产关系下有不同的社会属性,具有不同的形式和问题。

  毛泽东时期和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增长具有不同的形式、性质,存在不同的问题,因此,两个时期出现的经济增减,性质可能完全不同。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经济增长速度由过去的两位数,下降到“保8”、“保7.5”、“保7”到现在的“保6.5”,这不仅是一个速度高低的问题,还存在着一个性质的问题。经济学的任务不仅要描述经济数量的变动,更重要的是要揭示经济发展、“下行压力加大”等的性质,如果搞不清性质,仅就速度讲速度,永远也说不清楚问题,也不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向。

  前面说到毛泽东时期的二十几年,工业生产总值以年均11.2%的速度增长,那时生产发展总满足不了消费的需求,就是由社会主义经济的性质决定的。

  马克思在《歌达纲领批判》一文中,预见了新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即社会主义的经济关系,揭示了社会主义社会每一个生产者的二重身份:“社会成员”和“私人地位”。

  他在批判“每个劳动者都应当得到‘不折不扣的’拉萨尔的‘劳动所得’”时,分析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全部劳动产品必须扣除简单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所必须的生产资料,在“作为消费资料”的部分中,要扣除“和生产没有关系的一般管理费用”、“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和“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等设立的基金”之后,指出新社会每个生产者的经济地位有两种:“处于社会成员地位”的生产者和“处于私人地位”的生产者(参看《马恩选集》第三卷   9-10页)。马克思的这一科学预见,对于认识社会主义社会的性质、发展趋势等,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是建立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石。毛泽东的《关于理论问题的谈话要点》和《毛主席重要指示》等文章,就是马克思这一理论的继承和发展。(载《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 )由于这里不是专门研究社会主义经济,而是分析改革开放前后经济性质的变化,有关社会主义生产者的二重性问题,只有留待适当的时候再讨论。

  毛泽东时期的生产者,对于社会的公有财产,以“社会成员”身份进行使用。例如,对于公有的生产资料,生产者就是以“社会成员”的身份运用。毛泽东时期具有劳动能力的人都能够劳动,无论城市、农村普遍就业,没有失业、解雇的现象,就是通常所说劳动者捧着“铁饭碗”。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马克思指出:“一个除自己的劳动力外没有任何其他财产的人,在任何社会的和文化的状态中,都不得不为占用劳动的物质条件的他人做奴隶。他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劳动,因而只有得到他人的允许才能生存。”(《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5页)在毛泽东时期,劳动者捧“铁饭碗”的事实,就表明生产者不需要得到“他人允许”就可以劳动,已经是劳动物质条件的主人,而不再是雇佣劳动。当然,因为生产资料是公有的,生产者个人不可能选择使用什么样的生产资料,自己决定自己的工作岗位,而是由公有生产资料所有者的代表决定;对于“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和“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设立的基金等”,生产者也以“社会成员”的身份享受、使用,如劳动者丧失生产能力以后,社会给予退休金,保证他的基本生活;生病后实行公费医疗等等。

  在社会进行各种扣除以后的消费资料,生产者则是以“私人地位”参与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

  在这部分经济活动中,生产者以“私人地位”参与:

  在流通领域,生产者以货币所有者身份,“要拿钱买米、买煤、买油、买菜”。但是,生产者不再买卖房屋,因为,房屋作为基本生活资料,已经退出了商品买卖的领域;不仅如此,一般药品、上学的学费等基本生活消费领域,大都退出了商品买卖;

  在分配领域,生产者仍然要领取“工资”。但是,这个“工资”与雇佣劳动者出卖劳动力商品价格的工资,存在着本质区别:雇佣劳动者出卖劳动力商品,可能卖出去,也可能卖不出去,是商品买卖;但是,毛泽东时期的生产者的工资,从质的方面看是“铁”的,所以,不是劳动力商品的买卖;从量上看,生产者的工资数额由国家统一规定,不会随劳动力商品供应的增减而变动,也证明它不是劳动力商品的价格。这种“工资”是作为“私人地位”的生产者,“他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全部领回来------至于消费资料在各个生产者中间的分配,那末这里通行的是商品等价物的交换中也通行的同一原则,即一种形式的一定量的劳动可以和另一种形式的同量劳动相交换。”(《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11页)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按劳分配”。由于改革开放前后两种工资现象上有相似之处,所以,要从现象出发,揭示两者的本质区别。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经济的性质与毛泽东时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首先看流通领域:劳动力买卖市场重新“崛起”,这是改革开放前后经济领域最显著的变化。毛泽东时期生产者捧的是“铁饭碗”,改革开放后“铁饭碗”被砸碎了,生产者又重新拾起了“讨饭碗”,到市场出卖劳动力商品,重新沦为无产者。

  不仅如此,还出现了资本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外汇买卖等等,“买卖兴隆”;不仅是经济领域“买卖兴隆”,而且非经济领域也“买卖兴隆”,如医疗事业、教育事业也都成为买卖“市场”,甚至卖淫也成为了一个“行业”。所以被统称“市场经济”。这和毛泽东时期商品经济在全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不断缩小形成鲜明对比。

  资本主义社会为了“熨平”经济危机,长期以来,在流通领域大量发行纸币,扩大债务,不仅政府大量发行国债,企业发行企业债,而且提倡个人贷款买房、上学等等,造成虚假购买力,预支将来的消费力,其结果造成当前已经持续八年的危机和萧条。而我国则亦步亦趋地沿着这样一条老路、死路在向前走!

  其次,分配领域发生了相应变化。毛泽东时期被消灭的利润重新出现,而且成为少数人的庞大收入;工人的工资又成为劳动力商品的价格,是维持劳动力再生产必须的消费资料价值的货币表现。

  最后是生产领域,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描述的:“一离开这个简单流通领域或商品交换领域----------就会看到,--------原来的货币所有者成了资本家,昂首前行;劳动力所有者成了他的工人,尾随于后。一个笑容满面,雄心勃勃;一个战战兢兢,畏缩不前,象在市场上出卖了自己的皮一样,只有一个前途——让人家来鞣。”(《资本论》第一卷  第200页)富士康的工人十几“跳”,是最有力的注释。

  总之,改革开放以后的再生产过程,存在着资本家与雇佣劳动的对立。

  我国农村的生产者也沦为半无产者或者是无产者,依靠出卖劳动力维持生活。

  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性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已经进行过详尽的分析,这里就不重复。

  经济发展中存在问题的性质不同

  对进行改革开放前后两种经济的性质、形式分析以后,再来看经济增长和负增长,就不仅看到速度的增减,而且会理解经济问题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毛泽东时期经济存在的问题是生产发展满足不了消费增长的要求,是由社会主义经济性质决定的。

  毛泽东时期随着生产的发展,城市扩大工人就业面、工人工资的提高;农产品产量的增长和不断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城乡群众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尽管生产发展很快,但是,总赶不上群众不断增长的消费需要。所以,一些重要的工农业产品如钢铁、机械设备等生产资料,不能满足扩大再生产的需要;消费品如粮食、油料、布、自行车、手表等还凭票供给。

  改革开放以后,工人工资受资本家的利润制约和工资规律的限制,不可能随生产发展而增长;另一方面随着追求利润的冲动和竞争的威胁,资本家拼命地发展生产,必然出现资本主义的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周期性地爆发生产过剩经济危机,是一种铁的规律。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阶段,也存在这种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的矛盾,之所以相当长时期没有爆发,是由于我国作为“世界工厂”,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提供廉价商品,依靠发展对外贸易维持着。2008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爆发了债务危机,虚假购买力不能继续,我国的对外贸易急剧下降,资本主义的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暴露无遗,经济立刻显示出全面的生产过剩,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趋势,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

  可见,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加大”问题,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

  上届政府为了维持经济发展,保证经济年均增长8%,采用凯恩斯主义政策,投资4万亿,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带动地方政府纷纷借债。在生产过剩的条件下,依靠投资带动经济发展,使原本过剩的生产更加过剩,同时又增加了各级政府和企业的债务,最后不得“去产能”、“去库存”,不得不承认不能再采取“强刺激”政策等,表明凯恩斯主义不仅不能解决经济危机的问题,而且加重了危机的严重程度。当前这一届政府仍然采用老一套办法,大量发行纸币、扩大债务刺激生产、消费,以求达到经济增长的目的。

  二,所谓的“新常态”和负增长

  最近新华社接连发表了几篇“当前经济系列述评”,共同的特点就是掩盖经济问题的本质,说一些不着边际的空话。

  例如,述评之一《正确认识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文章说:“从趋势看,我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基本特征没有变,经济持续增长的良好支撑基础和条件没有变,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前进态势没有变。”等等。这些都是西方经济学常用的语言,是一堆废话、套话,根本说明不了我国经济为什么存在“下行压力加大”,说明不了这些问题的性质、发展趋势,也说明不了为什么不能继续维持扩大再生产的规模。总之,一系列“评述”都不涉及经济发展和存在问题的性质。系列文章的其它具体论述,就不一一分析了。同样,网站上出现《十年内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的文章,虽然承认会出现负增长,但是,它也掩盖经济负增长和存在的问题的性质,用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断出现负增长的事实,证明我国将要出现的负增长的合理性;证明不是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不是规律性问题。如说:“事实上,全球所有的国家在近些年都出现过负增长。比如韩国和日本就都出现过GDP负增长的年份,它们可是二战后经济转型最为成功的两个国家。再看看我们的近邻印度,它这两年的经济增长非常强劲,GDP的增速甚至超过了中国,但它在2008年和2012年也出现过两次负增长。”文章作者根本就不说明韩国、日本、印度等是资本主义社会;他又说:“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因素比较多,主要是杠杆率过高,市场泡沫比较明显,这其中包括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这些市场的泡沫随时都可能会破掉。”等等。总之,作者虽然承认会出现负增长,但是,不承认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是经济关系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表现。

  可见,当前我国流行的经济理论和政府实行的政策,所谓的“新常态”、大量发行纸币、扩大债务等,都是西方经济学的论述和措施,都是错误的理论和政策。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才能够科学地揭示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本质及其发展趋势,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才能够真正找到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解决办法!

 

    声明:本文为“红歌会论天下”公众号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欢迎大家扫描订阅红歌会论天下(微信打开时只需按住几秒钟即可关注订阅):

“红歌会论天下”微信号(微信号:hgh-opinion ),扫描订阅 

 

来稿请发至投稿邮箱:szhgh001@163.com,标题注明【投红歌会论天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