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红歌会网评

网评:中国现今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2014-03-18 21:20:4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small83c101b5441df13dc5e4629918d2a2ac.jpg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中国历史文明上的最高峰,随着千年不世出伟人的去世,中国迅速地从这个高峰滑落。 

  伟人的中国,不可复制,更不可延续,只有伟人当政,伟大的国家才能矗立。伟人不常有,伟大的时代总是辉煌而短暂,如一夜之昙花。

  毛泽东的伟大,既源于近代中国百多年的屈辱下的民族彻底觉醒和浴血奋争,这是成就伟人的土壤,又借助于马列思想的科学,这是孕育人民伟大领袖的思想种子,两者缺一而不成。无有后者,中国历史上不过再多一个唐宗宋祖,改朝换代的历史又多画了一个同心圆的起笔。

  成就毛泽东时代中国的,还有旧中国的落后和贫穷,但在一个相当落后和贫穷的旧农业国上建设成一个全面的工业国,也成为毛去世后被拿来骂的一个先天不足。建设工业需要巨大资金的积累,中国人本性决定了不会掠夺侵略,势必苦自己节衣缩食。毛的一代人着实苦了自己,壮了民族。反倒后福被后人享,福荫留后人被,反遭辱骂,只有天可怜!

  毛的中国,中国矗立坚强伟岸,人民当家,热火朝天,只争朝夕,奋力奉献,一代人贡献出了三代人的血汗,创造了许许多多的建设奇迹,人民群众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国家保障人民群众的生老病死、教育和就业,社会主义旗帜到处迎风招展,一跃而成为世界上有影响的大国和世界人民解放的领导者,第三世界的领袖,不一般的大国。

  如今毛去世三十八年。中国早已向一般国家看齐。毛泽东在世,为了人民的社会主义江山不变色,多次与复辟资本主义的势力斗争,然而,个人毛泽东的寿命是有限的,而复辟资本主义的势力可以代代繁衍。那些曾经失去了他们美丽天堂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封建地主阶级、反社会主义势力,在大势中已不能兴风作浪,只能回忆逝去的天堂,泪水只能在心里流淌,无意间,发现共产党队伍里也有那么一些只想打江山就是要坐江山享受江山的假共产党,便如幽灵一般侵入了党的肌体。那些假的和变质的共产党成了复辟资本主义的党内代理人,以资产阶级的路线为路线,以资产阶级的诉求为诉求,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由于党放松了思想意识防线,资产阶级在党内的势力越来越壮大。毛生前就说,“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就在共产党内。”他们配合最好的是在经济领域。他们深知,经济基础一变,上层建筑必然要随之而变,这一点他们向马列主义学得很好很深透,而一些愚蠢的真共产党,却坚信,我有坚固的上层建筑堡垒,你经济基础变一变不可怕。但经济就是政治,他们忘掉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社会规律。中国开始了私有经济的变革,首先从农村开始,废掉了集体经济,又回到了几千年的小农经济旧状态,只不过少了地主,但长期的分散、无序、不能提升的旧农业状态,最终导致“三农问题”的产生和巨量农民工背井离乡卑微谋生,“农民”,演化成了骂人的一词。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的改革,城市的工人阶级丧失了谋生的岗位,下岗失业,不得不去忍受剥削,向大小资本家掏饭。他们对党离心离德,党也失去了与广大工人阶级的天然联系,中间隔离进了大量的大小资本家,而大小资本家在其豢养的文人的政企分开,市场决定论的蛊骚之下,已经可以任意剥削工人,共产党终于丧失了对工人的保护,成为了单纯意义上的执政党。

  共产党不同于其他政党,在于共产党不是某些人的俱乐部。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而不是工人阶级的领导者,是由工人阶级中的先进者组成的本阶级政党,共产党要服从工人阶级,而不是高高在上去领导工人阶级,一旦这个党有违工人阶级,工人阶级可以改造其政党,这就保障了工人阶级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现在我们的党,已经演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领导者,如此,共产党官僚化是一种必然的结果,这与中国历史上的“家天下”并无不同,只不过是“党”代替“家”罢了。

  中国近代历史发展中,资产阶级向来力量弱小,也曾深受帝国主义的排挤和打击,内受官僚买办阶级的压迫,不曾成为社会发展的领导者,这也是为什么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近代走不通的根本原因。虽然这些年来,大力推动私有化发展,中国滋生了大量的大小资本家,但是有一个势力更加庞大且具有深厚历史渊源的便是官僚阶层,它比资本壮大得早,发展得快,对中国社会发展的主导力更强,掌握着统治权。在这个官僚阶层主导下的私有进程中,无论资本如何发展,都不可能壮大、强大到能去主导官僚阶层的地步,只能成为官僚阶层的附庸。资本要发展,也必须会附庸于官僚集团,臣服于官僚集团,借助于官僚集团的统治权资源,为资本掠取最大的利益,同时,官僚阶层用权力寻租获利,久之,在资本与权力、权力与资本的相互勾结、演变过程中,资本向权力渗透,权力向资本转化,便结成了一种官僚资本主义社会。

  我们的中国,虽然还名曰社会主义,但是社会主义是不同于人类已有过的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如果我们现在名曰社会主义的社会形态,其中多数形态能在人类已有过的社会形态中看到影子,这就说明它不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不是新的社会形态,那就不可能是社会主义。比如经济制度,目前已是“私”的天下,私有不是新的,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这种私有关系,更符合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形态。再比如好像社会主义色彩更浓的国有企业,现在的国有企业更类似于官僚资本,如同皇家的公司,只不过这个“皇家”泛化为一个组织,表面看起来是国有也不是一姓所有,其实是某些大官僚集团全权掌控的集团公司。在公司内部,上下关系也是一种与资本家与工人关系完全一样的关系。在其他的生产关系中,都是由钱来主导,用钱说话,用钱作为追求和实现利益的唯一手段,住房、教育、医疗、文化、科技等等领域无一不是如此。如果说还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好像是政治制度。现在的政治制度外相上承袭了毛时代的制度,没有大的变化,依然叫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但是,这些制度在经济领域改革之下是不可能率先或同时进行大的变化的,否则,政治制度上大的变化所引起的社会反应要比改变经济制度要剧烈得多,只要不想去改朝换代,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外相不变,不等于不能变,比如,所叫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现在的人民代表大会已经成为了官员和富翁们聚集的“俱乐部”,其中少的可怜的工人、农民代表也只是工人、农民的“贵族”而已。

  几十年来,中国人不仅丢掉了公有制,也丢掉了自信。一切向外看齐,美其名曰“与国际接轨”。中国人形成的惯性思维和话语结构是,无论事务大小,首先阐述国外是如何如何的,那么中国就可以如何如何了,中间穿插一些不影响“与国际接轨”的中国国情,基本丧失了思维自由,丧失了独立和创新,长期养成了拿来主义式的懒惰,不仅社会管理如此,经济管理如此,蔓延到科技领域,几十年来,我们也很难找到可以拿得出手的科学技术,唯有航天技术和高铁技术,一个是科技遗产,一个是产生于浓厚的计划体制。中国只是一个生产大国,远非一个科技强国,只要还继续这种思维,中国的科技很难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和进步。经济领域,中国几十年来的确是有钱了,好像成了一个富人,也成了世界第二经济体,但是深入分析这种“富有”,对外却是牺牲了我们宝贵的自然资源、环境资源以及后代子孙安身立命的资源,换回一沓沓的美元钞票,对内却是以建高楼大厦为主导的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发展,带动各行业的生产消费,城市美起来了,住房宽敞漂亮了,但也仅仅是房屋,房屋就是房屋,对提升国家竞争力贡献不大。信息数码时代的一些高科技,我们都跟随世界人类文明的进步而进步,没有哪一项是中国发明。

  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但是这个常任理事国与另外的四个很不同,人家敢说敢干,我们却不敢表现,感觉很对不住常任理事国的位子,有点浪费常任理事国的滋味,基本丢失了毛泽东时代勇敢地站在第三世界国家一面,为他们伸张正义主持公道的正面形象,也基本上丢失了第三世界的信任,从毛泽东时代的“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到现在的孤立,我们的朋友真的很少。

  中国已经变为了一个一般国家,无非这个国家还仍然是块头大,人口多,但这在丢失毛泽东思想之后,还有什么用呢?同样的情况,一个甲午战争,不也败在了日本人的手下?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什么自己特别出彩的地方了。曾经没有过的腐败,现在成了“腐败是世界性的难题。”,曾经没有的娼妓,现在遍地是“小姐”,还有“莞式服务”,曾经没有的贫富差距,现在是贫富差距巨大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曾经没有的假冒伪劣,现在食品药品也不安全了,曾经没有的拐卖人口,现在成了公安的一大任务,曾经有过的社会福利,现在都要自己去买,曾经有过的“让我们荡起双桨”的幸福,现在孩子们面临的危险太多,曾经有过的没有失业,现在有大学毕业即失业,曾经有过的奉献精神,现在被笑为“傻子”,曾经有过的雷锋精神,现在也模仿别人改叫了“志愿者”,曾经有过的好干部,现在成了贪官污吏……。这样的国家,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大同小异,曾经的中国已经随着伟大时代的逝去而逝去,也许这样的中国,才是中国这个国家应该有的常态,而毛的中国应该是非常态的中国,它只属于伟人。

  做了一般国家,中国也就不可能继续保有社会主义制度了。社会主义是伟大的事业,是崭新的事业,是为实现多数人幸福的事业,需要伟大的领导和伟大的人民去实现,注定了这样的事业的完成需要不一般的国家,这种光荣和使命不属于一般国家。虽然社会主义受到了挫折,但是社会主义将永远是人类发展的方向和社会发展的规律,将来必然会有谋个国家来实现它,也许它们中有一个叫中国的国家,也许根本就不会有。多数中国人已经不信仰共产主义了,嘲笑共产主义是乌托邦,但是,信命信了几千年的中国人,直到今天他们还是不能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甚至一分钟之后会发生什么,(任何人都不能预测),既然不能预测将来会怎样,怎么就那么肯定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呢?

  失望不等于绝望,失望中还存有希望。广大的真正共产党员们,要与人民群众一道,坚守住我们的信仰,用行动换回人民对党的信任和信心。如今看到,党的灯塔已向茫茫大海上的船只们发出了耀眼的火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