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微博天下

新冠、张文宏与上海滩(二、网红张文宏)

2022-04-28 11:11:12  来源: 作者微博   作者:@平民王小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二、网红张文宏 

  张文宏在2020年初的突然爆红并不简单。  ​

  绝大多数人认识张文宏,都是从新冠疫情初期1月29日刷爆朋友圈的“把党员都换上去”的视频开始的。上一次有如此天文数字网络传播推送量的视频,是柴静的《穹顶之下》!  

  “硬核”真的不是迎合吗?

  张文宏这个仅仅一分多钟的摆拍视频演讲,由央视及第一财经(隶属于上海文广集团)联合摄制,揉入了许多精心策划的传播技巧和文本内容,却高超得不着痕迹,只有细究才能发现问题。

  张文宏开篇就说:“其实我们华山医院的病房不需要我查房,我查房的主要原因只有一点:要消除我们医生的恐惧。(医生)就是说你主任老是在后面指手画脚,不进去和病人亲密接触,让我们老是在危险的第一线,暴露在病毒面前,我们怎么可以接受呢?”这一段充分使用了“共情”的传播技巧,表明张文宏虽然身为主任无需查房,但他愿意与医生们共进退,冒风险到华山医院病房一线去查房。这里其实暗示华山医院病房里有新冠病毒肺炎患者,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当时上海新冠确诊与治疗实行定点机构模式,整个上海新冠确诊病例只有一家定点治疗机构,就是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另有4家疑似病例定点机构:仁济医院、新华医院、上海一院和上海六院。这里面并没有华山医院,也就是说新冠疑似患者都不会进入华山医院。那么张文宏摆拍讲述主动在华山医院查房“暴露在病毒面前”的故事就有些煽情用力过猛了。

  2020年上海新冠病毒肺炎治疗定点机构清单

  开篇“共情”跟视频观众拉近距离,接下来就是这个演讲的重头戏了。张文宏接着说:“所以我今天做了两个决定,第一个事情,我自己每星期要进去(华山医院病房)查房,至少一到两次。我今天做了第二个决定,换岗。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把所有的岗位的医生全部换下来,换成谁,换成科室的所有的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在宣誓的时候不是说吗,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迎着困难上,所以我说把所有人都换下来,共产党员上,再给我做出自己的样子来。”此前,中央已经号召所有党员、干部冲在抗疫一线。张文宏用接地气的方式在网络上再传播下赚波关注也不为过,

  张文宏“党员先上”摆拍演讲视频中突兀提及“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在张文宏2020年6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上海抗冠堡垒是怎样打造的》中,他颇为自得地炫耀:“”这一段炫耀不小心暴露了“耿直”外表下讲“党员先上”的小心机,同时自称“我们”也印证了确实有传播团队运作。张文宏开通微博后评论区的饭圈运作模式就更不加掩饰了。

  ​  张文宏在2020年6月承认第一句讲“党员先上”成了平息非议护身符  ​

  若想参透张文宏当前效仿美国宣扬中国要学会“与病毒共存”、“(新冠)与流感有什么区别”的思想根源,那就必须回溯他的人生成长轨迹来寻找答案。  

  1969年8月,张文宏出生于浙江的瑞安。在其传记《张文宏医生》中,张文宏说:“我父亲是浙江大学毕业的,也算知识分子。八十年代,知识分子慢慢就有了职称,我父亲从技术员变为工程师,后来再做个副厂长,管生产。”五六十年代的浙江大学毕业生,那是极为稀罕的,在这样的家庭熏陶下,张文宏学习成绩是很不错的,高中就读于省重点瑞安中学。1986年11月,张文宏在高三紧张的备考阶段写的《谈谈家乡的经济模式——一个中学生看“温州模式”》,在华东六省一市中学生《哲学》《政治小论文》小论文比赛上,从三千余篇优秀作品中脱颖而出,获一等奖。这篇小论文有理有据,文笔老练,见识颇为超前,在那时便看出“温州个体工业固然活力强,但其资金有限,技术相对落后,我们难道能够依靠它来实现工业现代化?因此,如果以它为主体显然会阻碍温州现代化大工业的发展进程。”或许是张文宏在其副厂长父亲日常熏陶、交流中获得了超于同龄人的视野。  ​

  考大学选择学医,是张文宏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我发觉自己文科和理科都不拔尖,但是综合能力还不错,而医学就是一门整合了文、理、社会学的综合性学科,是在我看得见、可以理解的范围内,比较适合自己的。”当时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不仅是全国最一流的医学院之一,在国内外都具有极高的声誉,“所以我一个乡下人,当时能够冲到上海来读书,也是蛮激动的”。  ​

  张文宏是上医招收的最后一届六年制本科生,硕士三年,再加上博士四年,十三年的苦读。本科实习时,他被分配到了华山医院传染科(现感染科)。当时传染科主任是感染科著名临床医学专家翁心华教授。众所周知,张文宏是翁心华的关门弟子博士,而且后来又接下了翁心华的华山医院传染科主任。  ​

  但鲜为人知的时候,张文宏硕士读的是中医专业,1996年,张文宏的硕士论文题目是《活血、健脾、补肾三组中药对病证结合血瘀证动物模型的作用观察》。据他自述,由于感觉中医硕士专业前途迷茫,在翁心华学生的引荐下,他鼓足勇气向翁心华坦白想转投他的西医感染科读博士,并最终如愿以偿成为了感染科的在职博士。然而,这个在职博士,险些坏了20年后张文宏的网络英名。 

  张文宏的中医硕士论文  ​

  2000年,张文宏在职博士到了毕业答辩年,他的毕业论文题目是《结核分支杆菌KatG基因突变与其耐异烟肼机制的系列研究》,主题是“基因定位肺结核抗药性的分子起源”。与中医硕士论文煮中药做动物实验相比,张文宏攻读在职博士期间在华山医院感染科接诊肝炎患者之余上课写论文,居然直接飞跃到了当时感染科行业最顶尖的基因分子生物学研究了,堪称奇迹。然而,2021年8月14日,张文宏的博士论文竟被人网络举报“抄袭”黄海南教授1998年发表的期刊综述论文。网友“大盛说”从知网下载了张文宏的博士论文与齐鲁理工学院黄海南教授的《KatG基因的分子生物学与结核分支杆菌异烟肼耐药》,并进行了详细比对。张文宏博士论文结尾处的“综述”部分,除去实验方法描述这些内容,结论部分大约有3300字与黄海南论文整段逐字逐句相同,而黄海南论文总共也才3700字,只有开篇引题部分没有复制粘贴。按照国家著作权法,似乎属于剽窃完整学术成果,而不仅仅是抄袭个别段落那么简单。  

  而岳东晓博士细究后发现,张文宏博士论文主体部分的实验研究结论为“他将KatG基因在S315T与R463L点位引发突变,在大肠杆菌中进行表达,然后进行了一些生化测试,结果发现结核杆菌的 KatG基因的S315T点位发现突变,就会有抗药性,如果是R463L点位的突变,则很大可能不会导致抗药性。”这与Nachamkin Irving等人的论文《Detection of Resistance to Isoniazid, Rifampin, and Streptomycin in Clinical Isolates of 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 by Molecular Methods》的结论一致,疑似张文宏的博士论文充其量就是把1997年国外论文的实验重做并取得同样结果,学术研究价值就不言自明了。  

  同时,有网友指出张文宏博士论文的实验究竟有没有做也是存疑。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分子与细胞生物学”实验室(下称复旦MCB)于2005年开始筹建,2006年初成立,由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管坤良教授和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熊跃教授共同领导,现位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上海医学院。2000年,复旦大学医学院还没有“分子与细胞生物学”实验室,张文宏博士论文中的基因分子生物学实验,是在哪里做的呢?细心的朋友会说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很熟悉,对,就是跟上文中“冠状病毒之父”拉尔夫·巴里克同一学校。

  如此一篇漏洞百出的在职博士论文,复旦大学在调查半月后的2021年8月23日给出一个异常剪短又含糊其辞的结论:“认定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符合当年博士学位论文的要求,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一方的伤口终于被生生洗成了两方的伤口,复旦大学学术信誉扫地。“不规范写作”成为网络知名笑柄。  ​

  张文宏博士毕业后,2001年和2003年曾前往香港大学和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2001年,张文宏前往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进修,时常待在袁国勇团队的实验室里看他们如何进行传染性疾病的研究。而这袁国勇,在2020年疫情初期曾撰文宣扬市民及媒体应把新冠病毒成为武汉冠状病毒和武汉肺炎,并称湖北省可能有220万新冠感染者,极大配合了当时美国议员把中国栽赃为新冠病毒发源地并追责万亿美元的荒谬言论。  

  袁国勇宣称对新冠病毒市民及媒体可称为武汉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  ​

  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后,张文宏去哈佛大学医学院及芝加哥州立大学微生物系做了两年访问学者,接近两年的时间。在张文宏的一次讲座中,他诚惶诚恐炫耀了在哈佛病毒学前辈画像合影感觉荣耀的照片。自美国归来后,张文宏突然驶入了学术的快车道,作为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了数十篇SCI核心期刊论文。无论是新冠疫情前演讲还是在疫情后的日日受访,张文宏提起美国来一律是崇拜和效仿,甚至演变成传播“与病毒和谐共存”、“(新冠)与流感有什么区别”的荒谬言论。  ​

  按照时间轴把张文宏的典型言论罗列下,更有助于我们看清他系列言论的完整逻辑。限于篇幅,仅精选部分最为典型言论。  ​

  2016年,张文宏在讲座《影响历史或未来的公共卫生威胁和对策》中说:“最早的文明产生在哪里啊?两河文明对不对?所以中国你别觉得自己牛哄哄的,什么五千年文明什么的,这都瞎扯……但是欧洲文明很厉害,我们都知道,文明越厉害,性就越解放。所以欧洲梅毒最多的时候有几千万人死亡……”  ​

  2018年5月,对于现场提问“国产疫苗、进口疫苗哪个好?”张文宏说:“关于国产的汽车还是进口的汽车,你们都能够鉴别,为什么一到疫苗,你就不能鉴别?我们最简单的就讲,国产的汽车你买还是不买?其实都是同一个问题。”  ​

  2020年2月29日,张文宏在中国日报中英文双语专访中说:“我认为它(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如果来自国外的话,我们应该在同时看到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患者涌现,而不是他们集中在武汉。”

  2020年3月5日,张文宏在直播连线中说:“美国今年流感季2800万人发病,28000人进ICU,死亡16000人,美国的医疗体系可以非常容易的应付过去。因此对于输入性的新冠疫情,美国完全可以轻松应付。美国的医疗系统一旦启动,检测和救治完全跟得上。现在美国疫情只是局限于几个社区,一百人左右,你要他们怎么重视?很多人干着急,美国怎么还不封城,怎么还不戴口罩?是不是口罩被我们中国人买走了。我告诉你,我们真的不需要太担心他们。”  ​

  2020年3月25日,张文宏在全球专家连线中说:“根据我的预估,美国的医疗资源还是非常充沛的。美国医疗设备的紧急生产,它的能力也是非常好的。所以无非是峰值什么时候到。但是峰值一定回到,是两个星期,还是四个星期,这个不好估计。但是我相信,美国居于全球的公关卫生体系的顶峰,水平最高,居于全球的临床医疗的顶峰,医生的水平也是最高。我个人觉得,美国的政府一定会根据自己的疫情所在的点,制定最合适的一个方案。”  ​

  2020年7月,张文宏受邀给昆山市公务员做讲座时说:“我的战友们他们去了武汉(支援),就等于我也去了!我们科室安排支援武汉一线人员有几条原则,第一条共产党员先去,第二条领导干部先去,第三批男人,如果最后湖北疫情还没有结束,我说女的都去。如果还没有结束,我说上海不过了,那我也去!”  ​

  2020年9月20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675万人,死亡近20万人,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开学第一课上,张文宏做讲座《共生与共存》时说:“美国的医疗体制跟中国不一样,它是轻的病人让你就待在家里了,插管有些85岁的就不要插了。因为现在在所有美国人的新冠死亡的中位数值是多少呢?是83岁不到一点,但是美国整个国家的期望寿命也是83岁不到一点。所以美国新冠现在死掉的人,不影响这个国家的整体寿命,变成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一个nature的一个疾病的事件。所以它说我如果现在经济崩溃的,我很多人失业,很多人要跳楼的,死掉的人更多了。他说现在我也没有增加我整体的一个死亡率,每年流感死亡率也要几万人。所以将来这个社会如何与病毒共生共存,老陆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题目。这个病毒现在短期内弄不掉,在这之前,我们社会将如何做决策,每个省市如何做决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你的智慧的一个问题,这种智慧实际上超出了我做一个医生的一个范畴,但是我医生愿意把这事情给你讲清楚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KK4y1Y7a5/?spm_id_from=333.788.videocard.6)  ​

  ​  ​2020年9月20日在复旦大学做讲座《共生与共存》  ​

  2021年4月10日,张文宏做客重庆医科大并发表演讲说:“如果我们不抓紧打疫苗,不开放国门,迟早会有经济危机。你说世界不开放就不开放,我们过得挺好。经济现在高速发展,世界不放开,世界会进入一个经济危机的。经济危机要死很多人的,到时候死的都是穷人。”  ​

  2021年6月2号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第二届大会当中,张文宏发言说:“2021年下半年开始,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就可以有条件地恢复国与国之间的人员往来,比如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家,但是我们国家并没有这么快。而如果打疫苗的速度较快的话,中国可能会在2022年的上半年开始与其他国家进行人员往来。”  ​

  2021年6月27日,张文宏接受上海电视台访谈说:“如果你的第二针没接种,德尔塔来了还真没有用,德尔塔这次专门攻陷的是只打了一针(疫苗)没打第二针的。现在初步来看整体的人群(接种率)要80%以上才能建立免疫屏障。”  ​

  2021年7月29日,张文宏发表微博长文称:“未来哪怕我们每个人都打了疫苗,新冠仍然会流行,不过流行的程度会降低,病死率可以降低。开放后还会有人感染,未来各国均要面对的是疫苗降低了病死率与疾病的传播,但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市民的防控意识,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包括医院和疾控)的力量,才能最终达到与病毒的和谐共处……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病毒学家都认可这是一个常驻病毒,世界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https://weibo.com/7454177482/KqTBY9V4P)  ​

  2021年8月4日,张文宏接受合肥晚报采访称:“打了灭活疫苗的(病例),”  ​

  ​  ​2021年8月,张文宏接受采访称“(新冠)跟流感有什么区别呢?”  

  2021年11月25日,上海市新增3例本土确诊病例,张文宏在当天的上海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的策略不会改变:快速响应,精准防控。本次疫情仍将以精准防控的指导思想,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安全。

  ​  2021年12月17日,张文宏在微博发长文称:“这个冬季和春节我们将和国际社会一起度过最后一个寒冬,我们终会‘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

  2021年3月14日,张文宏在微博发长文称:“前几天有记者问我,为什么接种了这么多疫苗还不能躺平呢,我说这些准备都没有做好,能躺平吗?这次疫情来的很突然,与其说是冬季还没有过去,还不如说是一次倒春寒,但当我们看清了前方的道路和必将到来的春天,又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呢?”  ​

  2021年3月24日,张文宏在微博发长文称:“香港730万人口共接种了1270万剂疫苗,两种疫苗均可预防严重疾病和死亡,在年龄≥60岁的成人中,灭活冠状病毒两针接种对重症新冠与死亡的保护率为74.1%,不如(辉瑞疫苗)BNT162b2 (有效率 88.2%)。今后抗疫,维持生活正常化应该放到跟动态清零同样重要的位置。”  ​

  沿着时间轴纵观张文宏这几年的发声,尤其是2020年1月30日发表“我把党员都换上去”视频后,可以理出一条清晰的逻辑主线:❶中国你别觉得自己牛哄哄的→❷美国很好很强大,居于全球公关卫生体系的顶峰→❸进口疫苗优于国产疫苗,好比进口车和国产车→❹奥密克戎致死率低,多数无需住院→❺(新冠)与流感有什么区别呢?→❻外地封控式防疫代价太大,上海坚持精准防控的指导思想→❼美国躺平死几十万老人,并没有降低平均寿命,属于非常正常的事件→❽不开放国门,迟早会有经济危机,经济危机要死很多穷人→❾今后抗疫,维持生活正常化应该放到跟动态清零同样重要的位置→❿世界要学会“与病毒共存”!  

  上海滩疫情迅猛爆发和防控拉胯表现,以及部分市民受误导的“与病毒共存”懈怠心态,真的与张文宏长期占据舆论制高点发表系列不当言论毫无关系?只要实事求是,答案不言自明。  

  ​ 生物战与舆论战相辅相成,这才是上海滩奥密克戎“这一仗真的难打”的终极含义!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