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微博天下

美国史记305:一句断章取义,就能为贾浅浅洗地吗

2021-02-05 15:05:31  来源: 熊老六微博   作者:熊老六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累计确诊数字为27027430人,累计死亡数字为457868人。今天,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累计确诊数字为27150457人,累计死亡数字为461930人。单日新增确诊123027人,单日新增死亡4062人。

  今天,美国CNN的朋友告诉我说,因为特朗普离开了白宫,CNN的收视率狂跌44%。我想说,不光是CNN想念特朗普,全世界的吃瓜群众都想念特朗普,送给CNN一首孙难的《你快回来》:没有你,美国寸步难行,我困在原地,任回忆凝积。黑夜里,祈求川普快来临,只有你,让我欢乐无比。走到民主的尽头,我终于相信,没有你的美国,爱都无法给予,自由反复纠缠,我无法躲闪,心中有个声音总在呼喊,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美国因你而精彩!你快回来,把我的欢乐带回来,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

  今天,美国白宫的朋友告诉我说,拜登承诺说他不会让家人在白宫任职,他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安排很多家人在白宫任职。我想说,不是拜登不想让家人在白宫任职,主要是拜登真的没有那么多家人。特朗普有3个儿子2个女儿,还有女婿,有很多人可以安排在白宫任职,而拜登只剩下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个儿子在不在白宫任职,都不影响他利用拜登和国外做生意。拜登宣布不让家人在白宫任职,就像特朗普宣布不拿白宫工资一样,只不过是表面作秀而已,该捞的好处,一点都不好少。特朗普做总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贾平凹做作协主席是:一人得道,屎尿升天。在贾平凹和贾浅浅没有回应之前,我会经常在美国史记里提到他们父女,就像我会时不时提起万万一样……

  今天,美国五角大楼的朋友告诉我说,美国首位黑人国防部长劳埃德宣布,国会大厦骚乱事件给美国敲响了警钟,未来60天,美军所有部门停摆,集中精力解决美军内部的白人至上主义。我想说,这件事于公于私都挺有意思的。于公,对于拜登和民主党来说,美军里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说白了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为了拜登和民主党的安全,必须要清除这一部分美军!于私,不要忘了国防部长劳埃德,他自己就是黑人,怎么能接受白人至上主义呢,当然必须要彻底清除掉这一部分美军!美国能拿出整整两个月来集中解决这个问题,可见美国是有多重视,也足以证明拜登和民主党是有多害怕特朗普的支持者,可惜,特朗普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稍微换个比特朗普强的,早就利用支持者连任了!就算不能连任,利用这一次美军大清洗,完全可以让拜登建立自己的黑军,而特朗普建立一支支持自己的白军。白军建立一个新的USA,因为黑的英文是Black,那么,黑军建立的国家就叫USB……

  今天,美国国会的朋友告诉我说,众议院和参议院的370名工作人员联名写信说:“我们是为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成员工作的工作人员,为我们国家和美国同胞们服务是我们的荣誉和荣幸。写这封信是为了分享我们自己的、而不是雇主的观点和经历。2021年1月6日,我们的工作场所遭到一群试图阻止选举人团计票的暴徒的袭击。这群人是由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其中一些人是我们在工作中每天都能在走廊里碰到的人煽动的。作为国会雇员,有关特朗普在国会大厦煽动暴力袭击一事上是否有罪,我们没有投票权,但我们的参议员有。为了我们,也为了国家,我们请求他们投票判定特朗普有罪,并禁止他再次担任总统。”我想说,关于特朗普的弹劾2月8日开始,又可以再次考验美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很多参议员恨不恨特朗普?恨!那么,这么多恨特朗普的参议员敢不敢投票认定特朗普有罪?不敢!因为很多参议员怕被特朗普的支持者报复!所以说,那些被美国欺负的国家,你们千万不要怕美国流氓,你们越害怕美国流氓,美国流氓就欺负得你们越狠!如果你们不怕美国流氓,狠狠地报复美国流氓,美国流氓害怕报复,反而就不敢肆无忌惮地欺负你们了!!!

  今天,北约的朋友告诉我说,美国欧洲司令部司令兼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托德·沃尔特斯表示,中俄不断加强合作,会损害欧洲的利益!我们要对中俄日益密切的合作非常警惕!我想说,中国有句老话叫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们有没有反思过,美欧日益密切的联盟,会不会损害中俄的利益?美欧流氓和万万一样,他们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从来不反思,从来不考虑他们的做法,会不会损害别人的利益?另外,欧洲也应该好好反思一下,美国不给你们疫苗,有没有损害你们欧洲的利益?别一天天的就知道给美国做狗,你们贱不贱啊!

  今天,加拿大的朋友告诉我说,加拿大政府宣布,将支持特朗普的骄傲男孩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我想说,既然骄傲男孩是恐怖主义组织,那么,特朗普就是恐怖分子大头目了,美国和加拿大赶紧抓捕恐怖分子大头目啊!!!

  今天,奥地利的朋友告诉我说,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发推表示:“接纳疫苗不应有地缘政治禁忌。当然,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应测试中国疫苗或俄罗斯疫苗的适用性。”我想说,欧洲这是在玩中国古代的“三劝进”,中国古代有的人想做皇帝,但是,又不能自己直接开口,下面的臣子就跪地上劝进说:“主公,您应该顺应天意,早日登基称帝!”然后,皇帝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配做皇帝!”然后,过几天,臣子再次跪地上劝进说:“主公,您应该顺应天意,早日登基称帝!”皇帝再次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配做皇帝!”然后,过几天,臣子再次跪地上劝进说:“主公,您应该顺应天意,早日登基称帝!”皇帝说:“俗话说,事不过三,既然大家这么热情,我就勉为其难登基称帝吧!”现在的欧洲,也是在玩这一套,德国等大国想要注射中国疫苗,又爱面子,所以,奥地利等小国就要跪在地上劝进说:“为了欧洲人民,我们欧盟应该注射中国疫苗啊!”欧洲大国摆摆手说:“不行,不行,中国可是我们美国盟友的敌人,我们怎么可以用盟友敌人的疫苗呢!”然后,过几天,欧洲小国再次跪地上劝进说:“为了欧洲人民,我们欧盟应该注射中国疫苗啊!”欧洲大国再次摆摆手说:“不行,不行,中国可是我们美国盟友的敌人,我们怎么可以用盟友敌人的疫苗呢!”然后,过几天,欧洲小国再次跪地上劝进说:“为了欧洲人民,我们欧盟应该注射中国疫苗啊!”最后,欧洲大国说:“好吧,好吧,为了欧洲人民,我们就勉为其难注射中国疫苗吧”……地缘政治,在欧洲人嘴里真是一个好东西,对于中国的5G,就说应该要有地缘政治禁忌;对于中国疫苗,就说不应该有地缘政治禁忌……

  今天,澳大利亚的朋友告诉我说,莫里森和拜登通了电话,莫里森表示:“我和拜登讨论了通过技术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的途径……”我想说,太可笑了,太可耻了,美国和澳大利亚大火,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你们两个一点逼数都没有吗?现在澳大利亚大火又烧起来了,还是先把澳大利亚大火扑灭了,再说什么二氧化碳零排放吧……莫里森和拜登说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就好比贾平凹和贾浅浅说要净化文坛,要反三俗,要实现作协屎尿零排放一样……

  今天,日本的朋友告诉我说,日本东京奥委会有25名理事,但是,只有5名女性理事,有人提议应该增加女性理事的数量,东京奥委会主席森喜朗说:“女性理事在会议上话太多、发言的时间太长,这很烦人!如果增加女性理事的数量,那就必须要限制她们的发言时间,不然的话,她们没完没了的,怎么讲都讲不完,太烦人了!”森喜朗这段话爆出来以后,很多人认为森喜朗这是在歧视女性,强烈要求森喜朗辞职!森喜朗表示,可以道歉,但是,拒绝辞职!我想说,如果中国官员这么说,早就被锤死了,万万和梁艳萍都能扑上去咬死他,都不用他辞职,早就被开除了,不过,也有例外,像作协不管出多么烂多么脏的事情,作协官员不用道歉,也不用辞职。如果中国官员这么说的话,美欧等国家肯定煽动女性运动员集体抵制奥运会,日本官员这么说,他们就假装听不见了……

  今天,关于美国肺炎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些。接下来,我们来聊聊那些为贾浅浅洗地的无耻逻辑……

  贾浅浅的第一本诗集《第一百个夜晚》就是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而长江文艺出版社的社长就是万万的好朋友周百义,所以,周百义这几天也赶紧跳出来为贾浅浅洗地说:“贾浅浅的诗歌,质量参差不齐,但如果借此上升到文二代,上升到腐败,甚至把它和所谓的公知联系在一起,这些人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我想请教一下周百义社长,既然你和贾浅浅明明知道写屎尿很恶心人,为什么还要出版呢?如果普通人写屎尿,你们长江文艺出版社给出版吗?大家批评的不仅仅是贾浅浅的屎尿诗恶心,更让大家恶心的是:贾浅浅享受的恶心大家的特权!!!另外,说一件往事,2004年的时候,大连出版社为了钱,为某位诗人出版了像贾浅浅一样的下半身诗集,相关部门发现以后,大连出版社社长就地免职,停业整顿一年。所以,贾浅浅出了这件丑闻以后,我觉得周百义也怕贾浅浅连累到自己,如果相关部门严格执法的话,我看了一下《出版管理条例》,周百义应该违反了不少。

  根据《出版管理条例》,第三条,出版活动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传播和积累有益于提高民族素质、有益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促进国际文化交流,丰富和提高人民的精神生活。

  第二十五条,任何出版物不得含有下列内容:(七)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九)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

  第六十条,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或者其他好处,批准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取得许可证、批准文件,或者不履行监督职责,或者发现违法行为不予查处,造成严重后果的,依法给予降级直至开除的处分;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关于受贿罪、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长江文艺出版社为贾浅浅出版的第一本诗集《第一百个夜晚》里,贾浅浅说:“我的诗作篇幅都比较短小、语言力求精粹清丽,我追求以醒目的意象、鲜活的喻指和诗境的营造,来形成我的个人特色。”我觉得贾浅浅的诗歌篇幅比较短小,主要是因为贾浅浅吃得太少,喝得太少,只要贾浅浅吃得多,喝得多,就能屎尿多,篇幅就会长一些。另外,贾浅浅能不能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精粹清丽???

  周百义转发了一篇文章,中国作协《诗刊》杂志社编辑部副主任彭敏为贾浅浅洗地说:“对贾浅浅的批判和羞辱,其实是一种再常见不过的管中窥豹、以偏概全的魔法,污名化了正常水平的诗人。”

  我想请教一下这位彭敏副主任,你们口口声声说网友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管中窥豹,那么,问题究竟怪谁呢?说太深奥了,以你只喜欢屎尿的智商也理解不了,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贾浅浅在自己家厕所随地大小便,网友说贾浅浅随地大小便太恶心了,网友看到贾浅浅在自己家大小便,那么,网友是流氓!如果贾浅浅在众目睽睽的公共场合随地大小便,网友说贾浅浅随地大小便太恶心了,那么,彭敏副主任你觉得是贾浅浅在耍流氓?还是网友在耍流氓呢?你们就是在故意出版屎尿恶心老百姓,老百姓指出屎尿不好,你们就说老百姓断章取义,你们还要不要脸?明明是你们这群作协里的恶臭文人污名化了正常水平的诗人,却还要甩锅给老百姓!

  梨花体诗人赵丽华为贾浅浅洗地说:“我觉得咱们大众的诗歌审美,几乎99%大众的诗歌审美跟西方的诗歌差不多能差100年,即便专业的诗人跟西方的诗歌也得差50年这么大的一个差距。”

  我想说,这位梨花体诗人,中国的李白杜甫领先西方诗歌多少年,你知道吗?写个屎尿,你还写出洋味来了?还写出崇洋媚外的优越感了?一句99%的大众不懂诗歌,就能为贾浅浅洗地吗?赵丽华,不要忘了,不管是贾浅浅还是出版社还是作协,他们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他们的作品本来就是应该为99%的人民服务的,如果他们的作品99%的人民看不懂,那他们为谁服务?他们只为自己的钱包服务吗?他们只为自己的裤裆服务吗?我再给你举个更简单的例子:你自己在家做饭吃,做的多难吃,网友都不关心。但是,你去饭店,花了钱,然后,厨师给你端上一盘屎尿,你说这屎尿不好吃,厨师跟你说“你不懂厨艺”,请问赵丽华你怎么反驳?

  心惊报为贾浅浅洗地说:“贾平凹女儿的诗不是不能批,但别因为身份而预设立场。贾浅浅的诗歌具有接地气的一面,体现了诗歌的包容性与丰富性。不能因为贾浅浅的身份,就提前设定了一个恩庇子女的故事版本,为黑而黑,应该用诗的标准来评价诗本身。”

  我想说,心惊报,这个什么事情都预设立场的媒体,却为了贾浅浅,劝别人不要因为贾浅浅的身份而预设立场,真是又好笑,又讽刺。对于贾浅浅的屎尿体诗歌,根本不需要预设任何立场,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不管她是谁的女儿,任何一个人写出这种屎尿体,都是脏东西!只不过普通人写出来,会被骂流氓!而贾浅浅写出来,不但可以做副教授,心惊报还可以为贾浅浅洗地!其实,心惊报为贾浅浅洗地的行为,本身就是因为贾浅浅的身份而预设了立场!如果贾浅浅不是贾平凹的女儿,只是一个普通人,心惊报还会这么拼命洗地吗?肯定不会!这么说吧,如果是胡锡进的女儿写了这些诗的话,心惊报肯定会骂上七天七夜!!!

  西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晓辉在《文艺争鸣》发表论文《多元与迷茫时代的突破与复归——贾浅浅诗歌论》。文章写道:“孔子曾将人分为‘生而知之者’和‘学而知之者’,约翰·斯图尔特·米尔进而将诗人分为‘天成的’诗人和‘炼就的’诗人。贾浅浅可能就属于‘生而知之者’,注定是‘天成的’诗人,甫一出道,就像一只轻盈的百灵,用婉转嘹亮的歌声恣情肆意地吟诵着对自然和人世的思考与情怀,连续出版了《第一百个夜晚》(2017)、《行走的海》(2019)、《椰子里的内陆湖》(2020)三本诗集,不但在向来以小说见长的陕西文坛特别突出,甚至在全国也赢获了不俗的口碑。”

  我想说,贾浅浅现在不但是西北大学的副教授,还是西北大学的在读博士,不知道这位博士生导师陈晓辉是不是贾浅浅的导师?如果陈晓辉是贾浅浅的导师,那就太讽刺了!这些年,多少学子因为写毕业论文,被大学导师逼得自杀,但是,你看看人家贾浅浅的导师,导师竟然反过来写论文拍学生的马屁,有个叫贾平凹的爹,真好……

  最后,说一句:贾浅浅,真是作协一枝花,全靠粪当家!对于那些为贾浅浅洗地的人,老百姓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自己在撒谎,他们也知道老百姓知道他们在撒谎,老百姓也知道他们知道老百姓知道他们在撒谎,但是,为了小团伙利益,他们这些恶臭文人依然在撒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