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微博天下

卢麒元国庆论政:如此嘴脸,让人恶心!

2013-10-04 14:32:1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卢麒元
点击:   评论: (查看)

卢麒元

卢麒元

 

 

以下微博摘自10.1-10.4卢麒元微博:

视频:7常委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篮 淋雨默哀

   在毛泽东的注视下,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声中,新一代领导人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这是一种立场的宣誓,这是一次认祖归宗的表达,这是对人民诉求的最低承诺。总之,这很好!终于让老百姓感到你们的一丝亲切了,至少知道你们不一定是资本主义的接班人了。当然,如果你们愿意为毛主席送花就更好。

  对人民的悲悯与同情,是一个知识分子最起码的良知。在原则问题上的沉默,虽不能说是背叛,但一定是弃权。老百姓可以记住,那些绚丽的羽毛,往往是最肮脏的东西。在国家人民利益面前,大V们再一次证明了他们的渺小。

  央视忽然大讲特讲孝道,读书人颇为惊诧!自古以来,奸佞当道,必讲孝道。孝者,顺也。也就是不许讨论公平正义问题。如此嘴脸,让人恶心!

  地方喜欢以开放促改革,是不难理解的,财权下放,高度自治。中堂喜欢以开放促改革,是容易理解的,挟洋自重,分庭抗礼。阿哥喜欢以开放促改革,也可以理解,声色犬马,及时行乐。唯独不明白老佛爷怎么想?她或许真的没想到抛尸荒野的惨痛结局。至于老百姓,有谁在乎他们是否理解?他们没有知道的权力!

  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南美洲经济获得了快速的增长,连阿根廷这样传统农业国的GDP都达到甚至超过了西班牙。然而,这些国家的知识精英多是殖民者的后裔,他们对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缺少责任感。在国家面临政治经济转型的关健时刻,他们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南美洲失去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失去了50年。

 


  我说,上海自贸区对香港当然是重大利好,许多朋友听完了感觉一头雾水。事实上,上海自贸区仅仅是一个“澡堂子”,香港自贸区才是“游泳池”。不信吗?那就请诸位慢慢地欣赏吧!

  面对上海自贸区的负面管理清单,经济学界鸦雀无声,专家机构鸦雀无声,各色媒体鸦雀无声。完全看不懂吗?未必!这条暗渡陈仓的计谋并不高明。将非法获得资本的司法问题,悄悄转变成为资本流通的技术问题,这就是“自贸”中“自由”的含义。谁给谁的什么自由啊?难道,你们不知道,自由同时意味着奴役!

  任何一项经济的改革和创新,必然同时存在正面的和负面的影响。不能简单地评价正面意义,而拒绝讨论负面意义。事实上,对负面意义的研究,才更有利于改革和创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是新事务,应该允许大家深入地讨论。禁止别人说话和发表文章,这不是自信的表现。

 


  经济学家不同与经济专家。经济学家主要的工作,就是进行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的批判。批的越深刻,批的越有水平,批的越有效果,就越能够扬名立万。可惜的是,我国的经济学家,他们的功能是相反的。别说批判了,为政府洗地唯恐不干净。我们根本无法分辨我国的经济学家和经济专家。或者,根本就不存在吧!

  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很少有鸿篇巨制的专著。他们的那些策论文集,确实让人不忍卒读。不仅仅存在逻辑混乱和论证不实等技术性问题,更主要的是极端缺乏伦理依据。有些经济学家(例如厉以宁先生),公然以剥夺公众利益为制度和政策诉求,毫无学者的悲悯和同情。恐怖的是,如此经济学垃圾,却能被奉为国师?!

  社会主义到底侵占了谁的红利?是的,农民们分了他们的田地;是的,工人们公有了他们的资本。今天,地富反坏右在旧主子的帮助下,组织了经济的还乡团,他们回来了。显然,经济上的复辟是不够的,他们要在政治上复辟。用经济学搞复辟,这是一种伟大的发明!在自家的领土上搞“解放区”,这是制度创新吗?(本条为9月29日发)

 

 

 

可惜,不能在内地接受专访,也无法传递这些微弱的声音:http://t.cn/zRAP4qC  10月3日 17:0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