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站务公告

红歌会网就“张正祥举报事件”发布初步调研报告

2017-06-27 14:43: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红歌会网
点击:    评论: (查看)

 红歌会网关于“张正祥举报事件”的初步调研报告 

 

最近几个月来,曾荣获央视“感动中国人物”的“滇池卫士”张正祥陆续在红歌会网发表举报文章,检举揭发昆明市有关单位和官员相互勾结,违法征地,破坏滇池,要求中央及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随后引起了各方关注,反响比较强烈。在此期间,张正祥与施工方发生较大矛盾冲突,声称一度受到人身威胁,并与有关人员打起了名誉官司。

在引发出人意料的关注之后,事情的发展已远超出了当初的预想,红歌会网也因为发表张正祥的举报文章遭到被举报人起诉。这个事件真相究竟怎样?张正祥的举报是否属实?村民的利益是否受到侵害?为了搞清事实真相,在昆明警方和部分律师的建议下,我们近日特派专员专门调研,亲赴昆明,到事发现场,向各方了解情况,最后形成这份初步报告,向广大网友和有关部门汇报一下情况。

 

美丽的滇池风景

却有着令人失望的浑浊的滇池水。据说现在都好了很多了,已经没有了前几年的“臭味”了

【声明】

本次调研及报告基于红歌会网一贯主张的人民立场之上保持客观、中立,不受制于利益冲突双方,不偏听偏信任何一方,用事实说话,以证据讲理。我们站在弱势的劳动者一边,但绝不袒护谣言和虚构,尽量抛开感情因素,厘清事实,廓清迷雾,维护农民合法权益,捍卫公平正义,消除不良影响,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也为云南昆明政府尽快查清真相给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答复,提供有效素材和思路。

一切都是围绕着滇池展开。红圈处为发生争端的滇池西岸的“清淤工程”所在地,红框为草海,与滇池隔着一条公路 

这大概是怎么个事情?

2017年初,昆明的滇投公司以“市政工程”的名义在西山区富善村滇池边征地拆迁,实施“清淤工程”。施工建设中,与被征地拆迁的张正祥等几户村民发生矛盾冲突,张正祥在网上公开举报工程违法,破坏滇池,引发社会关注。在此过程中,张正祥等人为了维护自身权益,保护滇池,与施工方处在一线的张鸿等人发生直接冲突,进一步发文举报。随着矛盾深化,张正祥一方声称遭到人身威胁,张鸿一方也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状告对方,才有了前一阵的官司问题。

 

我们为何要发布张正祥的举报文章?

在本次调查中,不论是公安方面、村委会、拆迁办,还是滇投公司,问的最普遍的问题就是:你们(红歌会网)为什么要发表张正祥的(举报)文章?你们发表之前为何不事先充分的调查?对此,我们坦诚相告:对于张正祥,我们虽从未谋面,素昧平生,但在多年前我们就知道他得到了国家电视台央视的表彰,获颁了“感动中国人物”“滇池卫士”等荣誉,随后也陆陆续续获得了“环保卫士”等几十个荣誉称号,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以正面形象公之于众,这就是国家和社会对他的一种肯定和认可,他已然是一位公众人物,有一定的社会公信力。另外他举报的内容,主题是环保、反腐,符合我们网站的宗旨,所以我们收到他的举报文章,也就发表了。另外,我们只是一个民间爱国红色网站,并没有专门的记者队伍,暂不能做到对每一个举报都实地调查核实,这也是一个客观因素。但由于事态的发展,关注度的不断提升,也同时被起诉了,我们决定,派出专人前往昆明进行实地调研,了解情况,以望还网民一个真相。

 

这是怎样一个工程或项目?

据滇投公司方面介绍,滇投公司是一家做环保的公司,滇池周边所有的清淤项目都是他们做的。目前在富善村的这个工程属于“草海及入湖河口清淤工程”,三期已建成,正在建四期。

至于草海的清淤工程为何不建在草海周边而是建在有一路之隔的滇池的西岸,他们解释说,草海周边基本上被开发完了,没有足够闲地,只能到滇池西岸来了。

对于“借清淤之名开发房地产”,滇投公司矢口否认。他们表示,这个工程一是清淤,二是将工程地改造为森林公园,供民众休闲游玩。待三四年工程结束后,他们就撤出。

从现场查勘的情况来看,已建成的三期工程确实是在清淤,项目工程看起来较为庞大,据说先期已投资了5亿。周边也新栽了一些树木。

已经建成的三期工程

但也存在一些疑问。比如,如何从大约七八公里外的草海将淤泥运到工程地?这个“草海清淤工程”与“滇池底泥清淤工程”又是什么关系?等等,滇投公司尚未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离开昆明后也不能联系上相关人员。

 

这真的是“中央重点工程”吗?

张正祥等人在举报或情况反映中,施工方在冲突发生时声称“这是中央重点工程,谁阻拦就灭了谁”,在赔偿谈判中也声称“这是中央重点工程,谁阻挠谁就可能被判刑”……

但在向滇投公司人员求证时,他们明确表示“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也不存在什么中央重点工程”,只是说“我们这个工程属于滇池十三五规划中的工程,是经过省里、中央批准的”。

对此,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据知情人透露,昆明有关部门也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这个工程是否有合法审批和手续?

这是此事件的关键一环,也是张正祥举报信的重中之重:张正祥举报这是一个非法工程,没有合法手续,没有应有的相关政府审批,呼吁政府予以取缔。

村委会方面表示,肯定是有手续的,经过审批的,不然他们也不会把这么多土地征给他们。

滇投公司表示,手续肯定有,但由于匆忙,未带,故暂且不能出示。可以先出示一份相关审批文件的目录,随后会将详细审批文件内容提供给红歌会网。

滇投公司方面提供的审批文件目录

但遗憾的是,离开昆明后,再联系他们,便杳无音信。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持续数日。至今未能履行他们当着西山公安分局碧鸡派出所吕所长的面许下的承诺。联系吕所长,他说去问一下情况,截止发稿,尚无明确回复。

 

征地和赔偿情况怎样?是否存在大批村民土地被征未得到赔偿?

滇投公司表示,他们的工程征地有200亩,村委会方面称征了700多亩。(那工程地200亩之外的地谁征的?作何用途?他们说不清楚。)

据滇投公司与村委会介绍,此次征地涉及富善村54户村民(包括张正祥),除了张正祥,都是已经签了赔偿协议,落实了相关赔偿的。至于赔了多少钱,他们说不清楚。说是滇投公司先把钱一次性打给拆迁办,再由拆迁办给村民小组,然后再落实到村民。

随后再去西山区拆迁指挥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涉及征地的村民有60户,除了张正祥提出过分要求,未签,其他村民都已经签了赔偿协议,赔偿款已经到账。

据当地村民的情况反映,富善村被征用的土地基本都是赔偿了的,每亩20万,每户大概五六亩。

存在疑问的主要是张正祥和张明洪(张明洪为越战老兵,战斗英雄)两家。

拆迁办表示,张正祥提出过分要求,想要每亩多给他5万,16亩约80万。按照正常给村民的赔偿标准赔偿,他不同意。不签。

张正祥一方认为,涉及的土地面积应该是19亩而不是16亩。而赔偿标准,按照市场价,应该是600万一亩,这里面存在官商勾结,以权谋私,严重损害村民利益。张正祥强调最多的是这个工程的合法性问题,还存在严重破坏滇池行为。

另外,拆迁办称是有安置房给张正祥的,他不签字;工程项目部的人说,是赔了张正祥3套内迁房的,其中一套还卖给了张明洪。对此,张正祥明确否认,这都不存在。张明洪证实,他所住的房子是祖辈传下来的老房子。故,“卖给张明洪一套内迁房”的说法也缺乏依据。

拆迁办表示,张明洪被征7.5亩,赔偿约11万,(属于所种树木等地面附属物赔偿款,非土地款,土地属于村集体),已到账。

曾经的越战老兵、战斗英雄张明洪战场旧照。如今因为去工地取证被殴打住院,没地没钱,频临危境

要求拆迁办出示村民赔偿协议,称不在身边未出示。在碧鸡镇派出所吕所长见证下,承诺稍后发到红歌会网邮箱。离开昆明后再联系,自称在加班,“忙着治理滇池、改善滇池环境的事”,晚上再发,随后杳无音信。电话从此无人接听。

另据村民反映,张明洪是受到胁迫的情况下签的协议。随后张明洪证实,协议确实签了,但是在违背本人意愿的情况下签的,其本人对相关赔偿并不满意。

 

是否存在“破坏滇池”?

这是事件的焦点问题之一。

在滇投公司一方带领下,参观了已经建成的三期工程,看了除清淤船作业外的其他流程,看了经过清淤处理后排出的“达标”的尾水,还有厂房,以及分离后的淤泥处理。他们说,这些淤泥将被运到山上,作为肥料填埋。

经过清淤处理后排出的“达标”的尾水

随后又参观了正在建设的四期施工地,也就是张正祥他们被征地之处,被举报填埋垃圾之处。奇怪的是,在参观全程中,竟很少看到工人,不知当天休假还是停工。

可以看到,鱼塘已经被填埋,村民以前种的林木已经不见踪影,种了很多新树。没有发现开发房地产、建造楼房的踪迹,只是在建一个类似厂房的钢架。

没有发现开发房地产、建造楼房的踪迹,只有在建厂房的钢架

至于“填埋垃圾”,滇投公司方面解释,他们是把以前村民遗留的垃圾暂时汇集到一个地方,然后再叫环卫工人拉走。他们是被冤枉的,在倒垃圾的时候被拍到了,然后被断章取义,说是“倾倒填埋垃圾 破坏滇池”。带到那个地方,只能看到一些建筑垃圾和泥土的混合物了。

而据张正祥与张明洪方面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施工方倾倒垃圾,填埋毒垃圾的事实是存在的,他们十分确信这一点,愿意当面对质。张明洪曾因为向滇池管理局的领导现场指认毒垃圾与施工方发生剧烈冲突。

关于“施工方向滇池内倾倒石头搞破坏”,尚未发现确凿证据。施工方的施工界限未超出滇池边界线内。

他们在滇池边填埋,倒是没有越过边界线

但施工方用来填埋的泥石土,基本上都是来自滇池西岸的西山,张正祥举报称这是属于非法开采,相关部门也一再勒令停工。据张正祥介绍,这种非法开采,不仅把西山的部分山体挖空,破坏西山风景区环境,还会加大发生泥石流的风险,对山下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在滇池西岸的浪泥湾村背后,山已经被“掏空”,地在下陷,出现很深的洞,种的都是些类似桉树的树木,寸草不生,一旦发生泥石流,山下村民危在旦夕

更鲜为人知的是,采石场所在地,正是在西山通往滇池的一条“暗河”上,这条暗河源源不断地给滇池提供大量清洁的地下水,作用巨大。一旦遭到破坏,滇池将遭到严重的负面影响。

 

张正祥是怎样一个人?

在滇投公司、施工方、村委会、拆迁办等人的眼中,张正祥是一个贪图私利、蛮不讲理、神经兮兮的人,之所以举报,不过是想多得一些赔偿,评价很差。带着一股怨气,甚至怨恨。

在村民的眼中,知道他是一个“环保卫士”,但近几年借住在几里外的观音山村的亲戚家,打交道很少,略显距离感,评价不算好,也不算坏。

在与张正祥初次见面后,发现他住得非常简陋,穿着很简朴,屋里堆满了报刊书籍、各种资料,主要是关于环保和保护滇池的事情。

张正祥所住的房子,据说是明清时期的房子,已经五六百年,已成危房。这是他的“书房”

他显得少言寡语,说起话来十分高亢,甚至看起来不会讲什么“人情世故”,但说起滇池保护之事,娓娓道来,滔滔不绝,各种资料,随手拈来。他很少谈他的赔偿问题,谈的最多的他最爱聊的还是工程的问题,滇池的保护问题。还亲自带路实地查勘。

张正祥在研究资料

自己的房子、土地没了,肯定不满意,希望得到应有的赔偿。但他的言行举止中似乎更在乎的是如何取缔非法工程,保护滇池。

按理说,他已经在多年前就是一个名人,完全可以“名利双收”,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为何还要继续坚持搞各种“举报”,得罪很多人,搞得妻离子散,只能住在危房?这绝非一般人所能理解。但他却丝毫没有退却,临近七十,仍无“退休”之意。

 

是否存在官商勾结、贪污受贿的问题?

这是当地公检法、纪检部门应该调查的事。我们对此未做专门调研,不作阐述,不发表任何评论。

 

张鸿是否为“村霸”?

施工方坚决否认,说他没有“欺男霸女”,也不是“黑社会成员”,怎么可能是“村霸”?村委会不太愿意谈这个问题,相关情况也说是不知情。滇投公司的人说不清楚,说稍后叫工程部的人回电介绍一下情况,后来也杳无音信。

部分村民反馈说,张鸿平时并无经常欺负村民的情况,说他在工程部就是一个打工的。

而张鸿作为施工方的一线工作人员,与张正祥发生了正面冲突。张正祥反映说,在他们保卫家园,“保护滇池”,阻止施工方“毁林”破坏的过程中,张鸿出言不逊,态度蛮横,当着民警的面都敢进行人身威胁,这就是“村霸”行径。张正祥表示,关于“村霸”的举报,他有充分的证据。

对此,我们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

 

这是在滇池东岸的住宅区。昆明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到处都在宣传。消除迷雾,还百姓青天,才有希望

说几句心里话

滇投公司的朋友们,你们埋怨我们之前不向你们调查求证就发表张正祥的举报信,说你们在舆论方面是“弱势群体”,媒体不给你们澄清的机会,这次我们诚心诚意向你们了解情况,也希望借此机会消除对你们的“误会”,消除不良影响,你们理当积极配合。更何况还是在警方面前做了承诺。但至今却未见到你们出示相关手续和合法审批文件,确实非常遗憾。既然你们搞的是“市政工程”,是“代表政府”施工的,是合法的,为何不能坦坦荡荡、理直气壮地向广大网友、向全社会解释说明一下呢?

西山区拆迁办的“同志们”,你们是政府下属部门,代表政府履行相关职责,开展工作,为何也说话不算数呢?一再称呼“同志”,正是对你们的信任,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你们承诺出示相关资料,为何至今迟迟不给?难道非要在昆明,非要现场查看才行?对待此事,政府基层管理部门更应该主动积极配合——就像西山公安局和碧鸡派出所的同志那样——查清事实真相,尽快消除社会不良影响,不是么?

 

结语

我们真心希望,充分的事实证据能够证实张正祥的举报是不符合事实的,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工程是真正环保的,干部都是清正廉洁的,村民的合法利益都是得到充分保障的。请昆明有关各方积极配合,协助尽快查明真相。当然,我们更希望政府方面尽快调查出真相,公之于众。听闻昆明巡察组已经在关注此事,有关部门正在介入调查,我们感到欣慰,但愿光明即将到来。

这是本次调研的初步汇报,有关情况待进一步核实后会继续向大家公布,请大家持续关注红歌会网最新动态。

*在此特别鸣谢西山公安分局的王警官和碧鸡派出所的吕所长对本次调研给予的积极配合和热心帮助。)

 

红歌会网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