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起底恐怖之王“呼罗珊”:喀布尔机场爆炸案真凶,塔利班的宿敌

2021-08-28 09:34:07  来源: 上观新闻   作者:安迪
点击:    评论: (查看)

  喀布尔机场爆炸造成百余人死亡,幕后黑手“is-k”引发世界关注。与阿塔结下死仇的他们,直到现在仍躲在暗处,真面目不甚清晰。

  |作者:安迪

  8月26日晚,爆炸声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附近接连响起。

  先是机场一处大门外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随后不远处的一家酒店也被引爆炸弹。之后,又响起了第三次震天动地的爆炸声,整个喀布尔都能听到。

  美国军方称,第三次爆炸是美军在摧毁遗留在机场的物资。塔利班发言人也证实,那是美军在喀布尔机场内销毁武器弹药的声音。

  而前两次爆炸,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k)宣布是他们干的,造成“美军及与之合作的承包商有数十人死亡”。美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说,12名美军士兵在爆炸中死亡,15人受伤。路透社援引塔利班发言人的话说:“至少28名在喀布尔机场外丧生的阿富汗人是塔利班成员。”最新消息是,有超过100人死亡,包括13名美军。

  爆炸发生后,“is-k”引发世界关注。他们是谁?与西方及塔利班又有何恩怨?

  曾是“来自巴基斯坦的难民”

  is-k是“伊斯兰国”(is)的分支,其英文名为islamicstate in khorasan province,简称为is-k。他们在阿富汗东部的楠格哈尔省山区建立了桥头堡,这是其唯一一个成功建立的“根据地”。但它和“伊斯兰国”以及塔利班之间的关系,远不是那么简单。

  呼罗珊在波斯语和阿拉伯语里的意思是“太阳的土地”,也指“真理之地和光明之地”。呼罗珊也是一个地理概念。历史上曾有个呼罗珊王国,疆域西起伊朗东部,东抵塔吉克斯坦,至今,在伊朗东部还有三个以呼罗珊命名的省份,即北呼罗珊省、拉扎维呼罗珊省和南呼罗珊省,总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

  2014年,极端组织is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兴起以后,不断扩张势力范围。在其兴起之初,头目巴格达迪就宣布要建立“呼罗珊省”。2015年,is宣布在阿富汗建立“呼罗珊省”,并接纳自称“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的激进组织的投诚。

  ·极端组织is头目巴格达迪,2019年10月27日,被美国宣布在前一晚美军针对他的夜间军事行动里自杀身亡。

  有is-k研究人士发现,这些人的组成很复杂,其中很多人是来自巴基斯坦的武装分子,并在之前打出过不同的旗号,比如“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这是反对巴军政当局的恐怖组织,简称巴塔)。

  当时,他们为了逃避巴基斯坦军队的打击而逃入阿富汗境内。据阿富汗东部的楠格哈尔省当地居民说,这些人最早是2010年到来的,自称是难民,有的还拖家带口。当地的普什图人觉得帮助这些“同族兄弟”是自己的义务。“难民”们还开设了自己的宗教学校。

  当地的部落长老起初都想利用这些武装分子来对付自己的竞争对手,甚至有一种说法称,阿富汗情报机构也在利用这些武装分子。阿富汗政府认为巴基斯坦在长期、制度化地支持阿富汗塔利班(阿塔),因此他们要利用这些武装分子进行某种“反制”,让他们和巴政府军作战,或者作为本地抗拒阿塔的堡垒发挥点作用。

  这些人为了争夺地盘,有时确实会和阿塔进行不那么血腥的战斗。但他们毕竟打着巴塔旗号,并不想和阿富汗“同行”对抗。有时,双方还保持“亲切关系”。可是,巴塔也是个松散的组织。2013年,当巴塔头目马哈苏德去世后,巴塔更加四分五裂,在阿富汗的这批激进分子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他们随意设置检查站,大量购置武器,并开始向阿塔的支持者勒索钱财。阿塔也不客气,在2013年和2014年将一批假借阿塔名义敲诈勒索的武装分子缴械并驱逐。2014年12月,阿塔要求这些武装分子离开阿富汗,并关闭了他们开设的宗教学校,没收了他们价值5万美元的武器和骡子。但武装分子拒绝离开。

  双方还存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分歧。虽然双方都是逊尼派,但在教义和战略上有不同,而且互相有敌意。这些武装分子批评阿塔与巴基斯坦政府的友好关系,也对他们没有宣布阿政府(及其雇员)叛教感到不满。is-k的头目、普什图族人萨义德·汗就认为,阿塔的信仰“不够纯正”。

  萨义德·汗是极端保守的萨拉菲教派教徒,1972年出生在巴基斯坦靠近阿富汗的一处边境部落,在当地萨拉菲教派学校接受过培训。据说,他不到30岁就来到喀布尔,曾与阿塔联手对抗美军,并在2007年被巴塔头目马哈苏德委以重任。

  ·萨义德·汗。图片来源:天空新闻网。

  与阿富汗塔利班结仇

  当双方敌对升级时,正值巴格达迪将is扩张到阿富汗、宣布建立“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之际。这些武装分子宣布效忠is。萨义德·汗被任命为“省长”,阿卜杜勒·拉乌夫·哈迪姆被任命为“副省长”。后者曾经被关押在关塔那摩基地,与阿拉伯人关系密切。

  2015年5月,当地居民突然发现,这些武装分子已经挂起了is的旗帜。居民们起初以为,is-k是亲政府的武装,据说is-k武装分子曾表示“我们不反对政府军”。有阿富汗国民军士兵说:“我们很高兴他们的到来和塔利班的消失。我们可以回家四处闲逛,而不必担心被塔利班阻止。”到2015年7月,在阿塔支持下,出现了反对is-k的“民众”。

  阿塔与is-k的正面对抗,开始了。

  在第一次冲突中,is-k伏击了阿塔的两名区长。阿塔进行了报复,但很快被打跑,地盘反而被对方侵占。此时,阿塔对is整体还抱有一定好感,许多塔利班成员将is视为伊拉克和叙利亚捍卫逊尼派利益的人。阿塔领导层与叙利亚的is头目进行了沟通。

  在地方层面,塔利班的楠格哈尔省省长哈什米和is-k的“呼罗珊省”省长赛义德·汗重开谈判。阿塔希望说服is离开阿富汗,让自己来领导整个国家的“圣战”。赛义德·汗则要求阿塔解散,效忠is。谈判失败了。随后,哈什米在白沙瓦被is-k暗杀。

  几天后,阿塔当时的最高领袖曼苏尔给is头目巴格达迪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他与is-k断绝关系。一星期后,is做出回应,说阿塔是巴情报机构的盟友,要求其悔改,否则将面临“is的怒火”。据称,塔利班随后也发布教令,允许旗下武装人员对is“采取自卫行动”。

  阿塔出动了新建的精英部队,两周之内就占据了is-k的相当一部分地盘,还收割了他们大量武器。据说,在is-k的“根据地”,阿塔获得了当地长老的支持,用清真寺的扩音器喊所有能打仗的人都出来打仗,否则就会“烧了他们的房子”。当晚,is-k撤走了。

  ·is-k发布的征兵视频截图.

  接下来的时间里,双方的拉锯战非常残酷。有一次,is-k袭击了一个村庄,只给村民10分钟时间离开家,不准带任何东西。他们当场杀死了12名塔利班,抓了80名男子,其中有11人被蒙着眼睛,在一块空地上被炸药炸死。这恐怖的一幕成了is-k的“品牌形象”,人们也由此认定他们是最残暴、最冷酷的恐怖组织之一。

  is-k没收当地居民的财产,作为给武装分子们的赏赐。在激烈的地盘争夺战中,一些地区易手三四次,is-k与阿塔都采取了各种报复措施,包括烧毁据称与敌对者有关联的人的房屋、公开处决所谓的敌方人员,以及迫使对方的同情者逃离家园。双方的对抗,让彼此一时间都顾不上对付阿政府。但is-k对阿政府的立场,已从半真半假的周旋变成了公开的敌意。

  值得一提的是,is-k的头目萨义德·汗也是一个一出手就非常狠毒的人。他的小学同学说:“几乎没见过他和人打架,除了一次之外,那次他把一名同班同学打成重伤”。据美国军方称,萨义德·汗在2016年7月26日在楠格哈尔省科特地区遭遇美军空袭死亡。

  但is-k继续犯下恐怖的罪行,在清真寺、医院等地屠杀平民。2019年8月,它袭击了喀布尔一场什叶派穆斯林婚礼,造成91人死亡。2020年5月,它又袭击了喀布尔一个什叶派穆斯林地区的妇产医院,造成包括16位母亲和一名婴儿在内的25人死亡。

  直到现在,is-k的真面目外界还是不很清楚,甚至对其人数估计也差异很大,少则认为有千余人,多则认为有一两万人。联合国安理会去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该组织的战斗人员有数千人。成员除了逃入阿富汗的巴塔外,还有来自叙利亚等国的武装分子,以及不满阿塔政策的强硬派,等等。

  阿塔要“果断追究邪恶势力”

  美国从阿富汗仓促撤军,让这个动荡的国家更不稳定。其中,最大的安全威胁就是以is-k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势力。

  对美国与阿塔在2020年2月达成的协议,is-k强烈批评,还指责阿塔退出了“圣战”。当阿塔8月15日进入喀布尔、接管阿富汗后,许多“圣战组织”对其表示祝贺,但is不在其中。而且,今年以来is-k分外活跃,今年1月1日至8月11日间发动了216场袭击,去年同期是34场。

  事实上,在is-k本次发动袭击之前,美国媒体已经预估到喀布尔机场遭遇袭击的可能性。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认为,塔利班的宿敌is妄图在机场制造混乱,据掌握的情报,is有能力并且正在计划发动系列袭击。”而且,此前100多名忠于is-k的囚犯从喀布尔当地监狱越狱逃出,这进一步加剧了五角大楼的担忧。

  ·当地时间2021年8月26日,阿富汗喀布尔,喀布尔国际机场外发生爆炸,造成多人死伤,现场浓烟滚滚。

  ·人们将爆炸伤者送往医院。图片来源:新华社。

  爆炸发生后,俄罗斯驻美大使安东诺夫呼吁:“恐怖主义是世间不能容忍的恶,只有通力合作才能战胜它,国际社会必须加倍协同才能从这种毒害中拯救人类。”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谴责这起“骇人的恐怖袭击”,德国总理默克尔称之为“在非常紧张的局势下发生的极度卑劣的袭击”。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说“我们必须确保阿富汗当前的不稳定不会导致恐怖主义的重新出现”。

  美国总统拜登推迟了与以色列总理贝内特的会谈,表示会找到爆炸事件的真凶,并让其付出代价。他宣布,已经命令军事指挥官制定打击“伊斯兰国”资产、领导层和基地设施的行动计划。

  对刚刚控制喀布尔的阿塔来说,is-k确实是一个严峻的挑战。爆炸案发生后,塔利班发言人发推文表示谴责,同时指出,两起事件发生在“处于美军控制下的地区”,并强调塔利班“高度重视阿富汗及其人民的安全,并将果断追究邪恶势力的责任”。但阿塔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这样做,外界不无忧虑。正如英国首相约翰逊所说,部分塔利班成员在袭击事件中丧生,“这表明任何新的当局都难以控制阿富汗的局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