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被刑拘的扬州1号病例“毛老太”是如何从疫情防控中漏网的?

2021-08-18 07:46:20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张宇轩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经济周刊》见习记者 张宇轩

  8月16日,扬州市卫健委副主任王劲松在扬州市第十八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通报,截至目前,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已达552例。

  此时距离扬州市确认本轮疫情的1号病例已过去18天,而位于扬州市宝带河西岸的念泗新村住宅区依然处于高风险区,8月16日当天,该小区正进行第10次全员核酸检测。

  念泗新村正是本轮疫情中1号病例自南京前往扬州后的落脚点。7月21日,这位被扬州当地人称为“毛老太”的64岁老人利用他人的“苏康码”绿码通过检查,搭乘班车来到扬州,住在念泗新村其姐姐家里,一直至7月27日在当地友好医院就诊时被发现。

  8月3日,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通报,已于7月29日决定对毛某宁(女,64岁)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

  数次排查未能发现“毛老太”

  念泗新村小区社区工作人员谭越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念泗新村是一个老小区,小区共有居民住宅楼40多栋,房龄普遍都在20年以上,居民以老年人为主,毛老太的姐姐家位于该小区13号楼,她的姐姐也被确诊,是扬州本轮疫情中的2号病例。

  扬州市第一次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显示,毛老太于7月21日上午10时50分抵达念泗新村。谭越告诉记者,其实在毛老太来到扬州的几个小时前,即7月21日凌晨2点左右,他就接到上级电话,要求对社区工作人员以及居民进行紧急排查,尤其是近期来自南京的人员。

  接到通知后,社区工作人员连夜对各自家庭内部进行排查,21日早晨7点,社区工作人员内部排查完毕,未发现南京来扬州的人员。随后,21日上午开始,社区工作人员联合小区各楼栋长对小区内所有居民楼进行排查,排查结束后发现有少数近期从南京来扬州的人员,社区对这些人进行了登记上报,随后这些人被带走隔离。

  但是,当日的排查中并未发现毛老太。之后工作人员多次对小区居民进行入户走访排查,特别是针对首轮排查中没有敲开门入户的人,这几次排查均未发现毛老太。

  谭越称,“排查中,工作人员以口头询问和苏康码检查为主要方法,如发现有人在说谎,我们排查出来后就上报,随后就把他们接走隔离。”至于排查工作中是否对居民的身份证件等进行核查,谭越称自己没有专门负责这项工作,对此细节并不清楚。

  谭越介绍,念泗新村居民有3000人左右,社区工作人员发动了楼栋组长共40余人一起进行排查工作。从21日开始,他们的工作主要分成三部分,除了进入社区走访排查的工作外,一部分人需要留守办公室接待主动上报的人员,另外一部分人在抓紧开展疫苗接种的工作。“由于人力不足,工作特别繁重。”他说。

  因“送鸡蛋”而外出打牌导致多人感染

  据扬州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毛老太在扬州的一周时间内,前四天均有前往四季园小区秋南苑一棋牌室打牌的行动轨迹,此期间其姐姐也有曾连续5天前往史可法东路的宏远棋牌室打麻将的轨迹。

  谭越称,他并没有去过这两家棋牌室,也不清楚棋牌室内部是什么状况。秋南苑棋牌室距离念泗新村比较近,骑电动车十几分钟就能抵达,宏远棋牌室比较远一些。

  一名抗疫志愿者笑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扬州城内的棋牌室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类似于港片中那种大厅,里面挤着百十张牌桌,人群熙攘,几乎没有间隔;另一类是年轻人们喜欢去的新式棋牌室,以独立包厢为主,间隔性比较好。她推测,鉴于因密接毛老太和其姐姐而确诊的病例数量较大,她们无疑是去了旧式棋牌室,“如果是去了包厢,被感染的人肯定没有那么多。”她说。

  谭越告诉记者,扬州人对麻将的热衷程度可以匹敌成都,所以扬州城内的棋牌室数不胜数。笑笑也告诉记者,在扬州城内开一间棋牌室一般不需要特殊的审批,租一间房子,办理好手续就可以开,在疫情暴发前,麻将馆的生意很不错。

  此外,谭越说,其实念泗新村小区内就有一间棋牌室,他曾听到小区居民分析,为什么毛老太和姐姐没有在小区内的棋牌室打牌,而是大费周章去了更远的地方,是因为“小区内的棋牌室没有送鸡蛋”。

  虽然出事的两家棋牌室招揽顾客的手段吸引了毛氏姐妹,但最终也导致了所在区域出现规模性感染病例,反倒是念泗新村逃过一劫。据谭越介绍,本轮疫情中小区内除了毛氏姐妹两个病例以外,目前仅有住在她们隔壁单元的一名裁缝确诊。

  屡屡说谎,试图蒙混过关

  据谭越讲述,7月27日,社区获悉毛老太或为南京来扬疑似病例,工作人员与派出所民警立刻通过电话联系毛老太本人,同时启动小区封闭管理程序,对居民进行紧急核酸检测。

  谭越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在与毛老太的数次通话中,对方屡次撒谎,起初并不承认从南京来,之后又说自己只是普通感冒已经服药,甚至还说正在某诊所“挂水”,民警曾火速赶往毛老太所说的诊所,却一无所获,再打电话毛老太就拒绝接听。

  谭越说,当天毛老太由救护车送至第三人民医院隔离诊治后,社区工作人员又从社区居民登记的材料中,根据姓名等资料推断联系到毛老太的姐姐,并对其进行隔离上报。

  后来,社区工作人员仔细检查了小区的视频监控录像。谭越称,从视频中可以看到毛老太很少在小区内活动,视频中看到的毛老太“要么是在去打牌的路上,要么就是打牌回来,而且都戴着口罩”,很少在室外逗留。

  8月16日夜间9时,记者再次致电谭越,对方匆匆挂断电话,回消息称“在开会”。会后,谭越回电告诉记者,夜间的会议内容主要是对17日即将进行的第11次核酸检测工作做部署。虽然念泗新村小区至今仍然是高风险区,所幸连日来的核酸检测均未发现阳性结果。

  “我们就期盼着疫情早点过去。”谭越再次感叹。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谭越、笑笑为化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