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武汉军运会开幕当天,美国“恰好”在演练冠状病毒暴发

2021-08-04 05:24:11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10月18日,武汉军运会开幕的当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盖茨基金会等举行了被称为“神预言”的“事件201”演练。该演练旨在模拟应对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暴发并传遍全世界。而参加演练的海恩斯,如今是拜登政府中负责所谓美国“新冠病毒溯源”的“国家情报总监”。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相关阅读:

  美媒发文称中国操纵奥运会 俄媒打脸:幼稚而恶毒

  “今日俄罗斯”网站7月30日文章,原题:疯狂攻击中国的奥运成绩,反北京歇斯底里的金牌非《纽约时报》莫属如今在美国,即使是中国的体育成就也遭到非议,比如说《纽约时报》近日刊发的一篇高度抨击性文章。这是目前美国盛行的歇斯底里文化的典型。该报发表一篇令人吃惊的文章,题为“中国体育机器的唯一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夺得最多金牌”。文章声称中国出于政治目的操纵奥运会。不,这不是在戏说。

美媒疯狂攻击中国的奥运成绩 俄媒打脸:幼稚而恶毒

  美中都有丰富的奥运历史,两国在奖牌榜上竞争激烈。而中国运动员表现出色。《纽约时报》的文章自以为是、荒谬可笑,简直是在侮辱中国奥运选手。文章完全缺乏自我审视,因为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比美国更争强好胜了。这样一篇关于中国的可怕文章被推出,并不令人惊讶。它说明美国媒体更广泛的一种流行病。美媒——配合美政府的外交政策——如今变得尽可能负面、诋毁(中国)、彻底的歇斯底里。

  如此看来,难怪中国人越来越鄙视西方媒体报道。尤其是美国三大报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没完没了地天天推出反华报道,挑剔、抹黑、攻击中国的每一项发展。

美媒疯狂攻击中国的奥运成绩 俄媒打脸:幼稚而恶毒

  (西方)有人暗示中国在奥运会上的成绩应当被否定。这种报道的可笑之处,更能说明在涉及中国时,美国媒体和政治阶层是如何完全失去理智的。美国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沦落到主流评论员无法忍受中国在体育方面做得好。这很奇怪,因为美国没理由在这方面自卑。

  尽管“歇斯底里文化”正在美国泛滥,尤其是涉及政府外交政策时,但中国挑战将真正的不安全感投射到美国对自身世界地位的集体自尊心上。这种现象与其说是因为对迫在眉睫的“攻击”的恐惧,不如说是害怕其他国家可能超过自己,最终演绎出一种默认看法——美国总是应该主宰世界并按自己的方向塑造世界。一言以蔽之,这是个霸权问题,以及认为霸权是常态的信念。

  诸如“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回来了!”这类口号凸显一种固有思维,即美国失去了一些东西,须重获在世界的地位。中国被认为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主因,被当成美国所有国内问题的替罪羊。于是,答案成了(对华)遏制的外交政策——这种政策越来越失去理性。

  美国感到不安全的结果是可笑的对华负面报道,以及对地缘政治竞争和中国所有领域的抹黑。从疫苗到奥运会、贸易、科技,一切被说成是零和的、不能妥协的政治斗争——其中,中国的成功必须受到审视,并被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抹黑。过去两年来,中国“威胁”占据了美国人的头脑,很少有报道比《纽约时报》幼稚的恶毒攻击更完美地表明这点。(作者汤姆·福迪,乔恒译)

  美国选手暗示比赛"不干净"俄奥委会:要学会接受失败

  【观察者网/视频 郑冰颢】30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仰泳决赛中,俄罗斯奥运队选手叶甫根尼·雷洛夫夺冠,美国选手瑞恩·墨菲和英国选手格林班克分获银牌和铜牌。

俄罗斯奥委会发文回应失金美国选手:要学会输得起!

  赛后,墨菲在记者会上暗示比赛“不干净”,“很沮丧,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这场比赛是‘干净’的,因为之前发生的(兴奋剂)事件”。但他表示,自己并不是在指责雷洛夫,而是在说整项运动。

  30日下午,俄罗斯奥委会官推发文回应所谓“俄罗斯被指控使用兴奋剂”一事,暗示别有用心之人在这“老调重弹”。

  “我们的胜利再次让场内的很多同仁感到焦虑了。无论你喜欢与否,我们来到了奥运会,而且是堂堂正正来的。要明白,学会输(比赛)很重要,但这不是针对所有人。又有人对俄罗斯兴奋剂问题老调重弹了,又有人为此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俄罗斯奥委会发文回应失金美国选手:要学会输得起!

  相关阅读:

  美游泳选手未夺金开骂:比赛不干净 这就是事实!

  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仰泳决赛,俄罗斯奥委会选手雷洛夫获得冠军,美国选手墨菲获得银牌。赛后,墨菲在接受采访时表却称这场比赛“可能不干净”。需要指出的是,墨菲的发言仅是本届奥运会关于“兴奋剂”讨论的一个缩影,在多场比赛后,兴奋剂问题都成为了热议的话题。

  墨菲曾是上届里约奥运会的男子100米、200米仰泳项目冠军。而在今年东京奥运会上,俄罗斯运动员雷洛夫成为这两个项目的金牌得主。在200米仰泳再次输给对手后,墨菲开始质疑对手使用“兴奋剂”:“我全年都在参加游泳比赛,这对我的是一种巨大的精神消耗,我在一场可能不干净的比赛中游泳,这就是事实。”

  但是在100米仰泳比赛后,墨菲在新闻发布会上却绝口不提兴奋剂的问题:“我需要说清楚,我从来没有做过,我的目的不是在这里向任何人提出滞空,我祝贺胜利者,他们完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他们都是有才华的运动员。”

  雷洛夫也谈起了兴奋剂的问题,他说道:“我总是做兴奋剂检测,如果我服用了一些东西,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我没有受到任何指控。”“但归根结底,我相信兴奋剂在比赛中仍然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