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独家!谁才是新冠病毒的始作俑者?美国医学博士重磅爆料!

2021-07-21 20:00:38  来源: 补壹刀公众号   作者:John P. Feola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6月15日,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美国疾控中心(CDC)等团队联合在国际权威期刊《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发表最新研究成果发现,美国至少有5个州出现SARS-CoV-2感染的时间比之前最初报告病例的时间要早,这些州在2019年12月已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该研究成果进一步证实,新冠肺炎最初的源头可能来自美国。

  除此之外,还有种种线索表明,新冠疫情的暴发,与美国不顾泄露风险进行致命性病毒研究关系密切。

  涉冠状病毒的研究得到资助

  近些年来,美国官方对于病毒“功能获得性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的态度在支持和叫停中不断摇摆。

  早在奥巴马执政的2014年,白宫宣布暂停“功能获得性研究”(Gainoffunctionresearch)这一科研领域的资助,即2014年10 月 17 日,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 (OSTP)宣布强制暂停旨在使病原体更加致命的研究,即功能获得性研究。

  根据禁令,政府机构将不会资助试图使自然病原体更容易通过空气传播或在体内更致命的研究。已经获得资助开展此类项目的研究人员被要求自愿暂停工作,同时两个非监管机构——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 (NSABB) 和国家研究委员会评估其风险。

  该禁令特别提到将加强流感、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 (SARS) 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 (MERS) 的研究,对这些病毒的天然毒株的其他类型的研究仍将得到资助。

  生物实验室病毒泄露事件频发

  就在奥巴马政府颁布此禁令之后,也就是2015年至今,仅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就发生了多次冠状病毒的事故。

  由此可见,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关闭的真实原因还不得而知,但是美国病毒实验室发生病毒泄露事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北卡罗来纳大学P3实验室泄露事故如下:

  2015 年 8 月:在一只老鼠短暂地逃入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后,两名研究人员需要进行医疗监测。

  这只老鼠感染了一种未公开的“老鼠适应型”病毒,从研究人员戴着手套的手上挣脱出来,扭动到实验室地板上。它在实验室里被抓住并放回笼子里。

  北卡罗来纳大学人员拒绝透露该病毒的名称,但 NIH 官员表示,这是一种“与 SARS 相关的冠状病毒”。

  事故报告称,人们不再认为这只老鼠具有传染性,研究人员佩戴了包括电动呼吸器在内的防护装备。

  尽管如此,该事件仍被视为潜在暴露,工作人员必须在 10 天内每天两次报告体温和任何症状。

  2015 年 10 月:当一个浅容器掉到生物安全 3 级实验室的地板上,溢出并可能产生雾化液滴时,三名北卡罗来纳大学研究人员可能接触到一种未公开的“小鼠适应型”病毒。

  NIH 官员表示,该事件涉及一种与 SARS 相关的冠状病毒。

  尽管当时实验室的三名研究人员都穿着安全装备和电动空气净化呼吸器,但安全官员认为这是“潜在暴露”。工人接受了为期 10 天的医学观察。

  2015 年 11 月:当一个装有受污染动物床上用品的空笼子洒在生物安全 3 级实验室的地板上时,两名实验室工作人员可能接触到实验室制造的 MERS 冠状病毒。

  当脏笼子被打翻时,一名研究人员正在将受 MERS 感染的小鼠转移到一个干净的笼子里。事故发生时实验室的两名工作人员离开,让事故中的雾化颗粒沉降到地面,然后返回对该区域进行净化。

  尽管这两名工人从头到脚都穿着防护装备和电动呼吸器,但该事件仍被视为潜在暴露。他们接受了 10 天的医学监测,并被要求每天两次报告体温和任何症状。

  2016 年 2 月:一只感染了未公开的“小鼠适应型”病毒的小鼠在研究人员试图在生物安全 3 级实验室称重时穿过两层手套咬住了她的手指。

  NIH 官员表示,该事件涉及一种与 SARS 相关的冠状病毒。按照实验室程序,研究人员对她的手套进行消毒,让伤口流血一分钟,然后用肥皂和水洗手五分钟。

  她在 UNC 的员工职业健康诊所接受了评估,医疗主任在那里讨论了隔离研究人员的选择。相反,“研究人员被要求在公共场合和工作中戴上外科口罩”,并每天两次报告她的体温和任何症状。

  报告指出,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也收到了警报,因为事件中涉及的病毒在联邦监管的危险病原体清单上。

  该报告称,“在整个医疗监测期间向 CDC 提供了更新。” 研究人员没有生病。

  2017 年 4 月:生物安全 3 级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将一块含有来自感染了未公开类型病毒的小鼠肺部样本的病毒的盘子掉在地上,将少量病毒材料洒在培养箱门和地板上。

  虽然北卡罗来纳大学不会透露该病毒的名称,但 NIH表示,它是一种与 SARS 相关的冠状病毒。

  在这起事件中,该大学的员工职业健康诊所表示,实验室内的三名研究人员没有必要向诊所报告他们的体温,因为泄漏很小,而且研究人员的安全装备完好无损。

  建议工人进行日常自我监测,以发现任何呼吸道症状或体温。事故报告中没有包含有关工人健康的更多信息。

  相关活动在特殊保护下秘密进行

  尽管已经出现了如此多的事故,美国政府并未吸取教训,反而更让人产生不安的是,2017年12月19日,美国国家卫生院解除了此前针对“功能获得性研究”的禁令。

  相关研究也在秘密中进行,公开可以获得消息,其最近的一次活动在2020 年 1 月,一个鲜为人知的美国政府小组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凯悦酒店举行过一次秘密会议,讨论的内容是一个也是这个名为“功能获得” ( gain of function ) 的病毒学分支。

  这类研究旨在在实验室加强病毒功能,使得它们变得更致命或更具传染性,以期在疫情暴发前抢先一步。

  该会议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一个政府委员会上,它负责建议哪些研究项目可以得到资助,以及哪些项目过于危险而不能得到资助。

  该委员会正式名称为 P3CO Review Group。这个组织极其不透明,比围绕着军方无人机打击项目或 FISA 秘密法庭的组织更神秘。

  据悉,除了少数官员外,没有人知道该小组的具体成员。

  而且,只有联邦雇员才被允许参与其程序,并且该程序是保密的,学术界和产业界都没有代表参与。

  官员们坚持认为,P3CO 近乎完全保密是必要的。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一位发言人称,审核组“根据需要”决定要不要开会,而与会成员则根据正在审议的提案而有所不同。

  据悉,P3CO 权衡并批准了至少一项在美国土地上进行的功能增强研究。

  这项研究于 2019 年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进行,旨在让致命的 H5N1 禽流感在哺乳动物之间传播。

  2015 年,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进行的另一项研究创造了一种新的“嵌合”杂交病毒,它结合了蝙蝠和老鼠冠状病毒的元素,而这正与上文中所涉及的P3实验室泄露有关。

  美政客侧面证实

  总而言之,关于“功能获得”研究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变异病毒从实验室流出,那么功能获得研究可能会意外地导致它本想阻止的那种大流行,并且导致的后果可能更严重。

  在特朗普政府担任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的波廷杰在2021年6月8日参加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反思:

  “我认为我们需要停止病毒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并在全球范围内起带头作用,并恢复奥巴马对功能增益研究的禁令。该研究旨在帮助预测当前的大流行病,但实际上可能反而为这次大流行埋下种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