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从“政冷经热”到“政冷经冷”:日本一剂“猛药”倒逼韩国产业自强

2019-08-31 20:14:35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肖恩Shawn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8月8日,韩国首尔,韩国民众手持“不要安倍”的标语和横幅在首尔西大门监狱历史馆前抗议日本政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肖恩

  自从日本宣布加强半导体材料出口管控措施后,日韩两国就已经撕破了脸。近两个月来,两国针锋相对,矛盾持续激化。

  8月28日,日本正式将韩国移出贸易便利“白名单”,除食品和木材以外,几乎所有品类都将受到影响。而韩国政府也在同一天公布了旨在应对日本限贸的“原材料、零部件、装备领域研发扶持自强计划”。

  根据计划,韩国政府将在2020至2022年间,斥资最少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5亿元)支持研发半导体、显示器等科技产品的超过100种关键原材料,以摆脱对日依赖。

  据韩联社28日报道,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表示,当天在国务总理李洛渊主持的应对日本出口管制部长扩大会议暨第七次科技相关部长会议上确定了该计划。

  另外,韩国政府亦将成立3个不同机构,凝聚生产商、学界及研究机构的力量,暂分别命名为“国家研究室”(N-LAB)、“国家研究设施”(N-Facility)及“国家研究协商机制”(N-TEAM),分别负责研发、研究成果商业化及与各界调解。

  但韩国当局以保密为由,未有透露原材料研发计划的具体细节。

  韩国总统文在寅29日在临时国务会议上表示,日本最终从出口白名单中移除韩国令人极为遗憾,但韩国有能力走出困境,即便日本不采取贸易报复措施,经济自强也是韩国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前一天的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把海外工厂移回国内的动工仪式上,文在寅还呼吁进军海外的韩国企业“回归国内”,提出在氢能源汽车等朝阳产业将由官民合力开发技术。

  尽管这次摩擦颇为严重,但过去几十年来形成的经济纽带让两国要彻底“分手”绝非易事。在半导体等科技产品的生产原料上,韩国依然对日本具有高度依赖性。即便韩国决心自强,这一过程也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成本。

  日本限制对韩出口的其中一种原材料是光刻胶,日本掌握着其全球份额的90%,如果完全停止从日本进口原料,占韩国出口2成的半导体产业将陷入瘫痪。

  在韩国失去日本贸易最优惠待遇后,日本厂商向韩国出口科技产品原料时,需逐次提交申请,阻碍了韩国企业的生产活动。但日本政府在8月8日和19日,两次批准当地制造商向韩国三星电子出口光刻胶,确保了其9个月的生产库存。

  日本经济新闻网的一篇评论指出,虽然是日本加强对韩管制挑起了此次冲突,但实际上日本是被迫采取了本来不想用的“猛药”,因为日本未能如愿让韩国坐到谈判桌上解决二战期间前劳工诉讼案。

  对于日本来说,其目前的经济形势并不能承受与韩国彻底决裂带来的冲击。日本财务省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日本出口同比下降4.7%,自去年12月以来已经连续7个月下降。7月29日,日本政府将2019财年经济增速预期由1月份的1.3%下调至0.9%。

  日本一名前外交官曾这样评价日韩关系:“由于经济关系牢固,政治上可以放心地争吵。”2000年代小泉纯一郎和李明博执政时,两国关系也曾出现过恶化局面,但并未波及经济。政治对立不影响经济的“政冷经热”一直是两国交往的根本。

  日本政府表示,他们只是加强了对韩国出口商品的管控,使韩国不再享有简化手续的优待措施。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高级研究员安倍诚表示,对于大部分买家来说,日本管制措施的主要影响只是增加了一些文书工作。

  日本大东文化大学宏观经济学教授高安雄一则称,日本将韩国移出白名单更多的是想传达信息,而不是真正危及韩国经济。

  但显然在此次贸易争端中两国经济已经无法全身而退。2019年1月至6月,日韩贸易额同比下降了1成左右。

  韩国企业评估网站CEO score的数据显示,韩国56个大企业集团今年上半年的投资额共计36.8645万亿韩元,比去年上半年减少11.033万亿韩元,其中三星、SK海力士和LG三大半导体行业巨头今年上半年的投资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近10.6万亿韩元。韩国半导体市场陷入低迷状态。

  面对日本的步步紧逼,韩国人也用他们的钱包作为反击的筹码,掀起了“抵制日货”的浪潮。日本啤酒在韩国滞销。札幌啤酒在韩国销售啤酒类饮料的合资企业7月份销量同比减少了七成。麒麟啤酒和朝日啤酒也主动压缩了在韩国的电视广告。

  服饰品牌优衣库7月在韩销售额环比减少70.1%,将于9月关闭第三家门店。

  两国关系恶化的阴影也影响到了旅游业。由于地理位置相近,韩国游客是赴日旅游的“主力军”之一。近年,来自韩国的访日游客以每年数十万到100万人次持续增长,但政治上的波动打断了这一势头。

  根据日本观光厅21日发布的数据,今年1至7月赴日游客数较上年同期减少了约20万人次。5月以后,日本国内至少18个机场的约40条韩国航线敲定停飞或减少航班,且很难在短期内恢复。

  在距离韩国釜山仅需70分钟船程的日本长崎县对马市,截至7月底部分酒店8月入住的预定仍为零,去年这些酒店月均入住人数有约400人。正常情况下,韩国人占当地游客的8成。

  从业者对于旅游业前景持悲观态度。福冈市旅行社VISIT九州社长枌大辅表示,如今即使在韩国推介访日,也只是火上浇油。若形势没有变化,就只能静观。有地方政府也预计韩国克制访日将长期化,把招揽游客的重点扩大到东南亚等地。

  在“政冷经冷”的危机下,如何使自身受到的影响最小化是日韩两国当下共同面临的难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