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黄背心”第25轮游行规模缩小,法国演艺界1400人发信声援

2019-05-06 08:18:00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潘金花
点击:   评论: (查看)

155704356731431500_a580x330.jpg

  第25轮“黄背心”游行。图片来源:IC Photo

  5月4日,法国“黄背心”游行示威活动进入第25周,示威规模较前几个月及数日前的“五一”劳动节游行要小很多。

  当天,数十名示威者聚集在巴黎戴高乐机场,抗议私有化计划。示威者也走上了巴黎市区,以及尼斯、马赛、里昂等地的街头,不少环境保护主义者也加入了示威者的队伍。

  内政部数据显示,当天共有2600人参与了巴黎的游行活动,全法示威者的数目约为1.89万人,低于上周的2.36万人。

  在5月1日的劳动节游行中,巴黎有约2.8万人参与了示威活动,法国当局部署了7400名警力,并出动了催泪瓦斯、橡胶子弹与眩晕弹,以应对蒙面示威者点火、打砸、朝警方扔石头的暴力举动。

  4日的“黄背心”游行活动虽规模较小,但示威者得到了包括朱丽叶·比诺什在内的近1400名法国演员、作家、音乐家、电影人的支持。当天,他们在法国《解放报》官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题为“黄背心:我们没有上当!”

  公开信指出,他们看到了政府诋毁“黄背心”示威者名声,以“反环境保护主义者、极端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小偷”之名排挤示威者的意图,但他们强调,这等手段没有任何作用,这种说法也与事实相悖,主流媒体与政府发言人将“黄背心”示威形容为暴力,但最令人担忧的暴力其实在别处。“我们没有上当!最危险的暴力存在于经济与社会。在这两方面,这届政府为了少数人的利益,牺牲了其他所有人。”

  公开信以披头士乐队主唱约翰·列侬的一句歌词作为结尾:“一个人的梦想永远都只是一个梦想,当所有人都怀着同一个梦想,那才会变成现实。”截至北京时间5日下午6时左右,这封公开信在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已获得近9000人的签名。

  “黄背心”示威活动始于去年11月针对油价上涨与燃油税上调的抗议,并在之后导致法国国内社会矛盾集中爆发。示威者的诉求迅速扩大至减轻税负、上调最低工资、提高政府工作透明度与服务质量、以及总统马克龙下台等。

  为平息“黄背心”的怒火,马克龙采取了缓和矛盾的减税加薪措施,并在今年1月启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全国大辩论,倾听民众对政府的诉求。

  4月25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召开总结记者会,再次提出一系列改革措施,承诺削减50亿欧元的个人所得税、提高低收入群体补贴、简化公共服务、以及“人性化”施政。不过,被法国民众怒斥为“富人总统”的马克龙“亲商”立场依旧坚定,他表示将继续推进国内社会经济改革,并拒绝征收备受争议的“富人税”。

  示威者对马克龙的这份全国大辩论“答卷”并不买账,指出“什么也没有改变”,政府只是利用全国大辩论做做样子,对游行的镇压力度有增无减。公开信列出了一组伤亡数据,截至4月19日,警方对“黄背心”游行的镇压已导致1人死亡,248人头部受伤,23人眼部严重受伤,5人手部严重受伤。“面对这等镇压,我们还能如何行使自己的游行权利?”公开信写道。

  一名巴黎的示威者也向路透社表示,劳动节游行的警民对峙让许多人惊愕不已,周六“黄背心”游行规模缩小情有可原。但“黄背心”们也一直在怀疑内政部每周公布的数据,认为后者有掩盖抗议规模之嫌。

  法国内政部指出,4日还有部分“黄背心”示威者参加了北部城市梅斯的气候变化游行活动,当地正在举行七国集团环境部长会议,该游行约聚集了3000人。

  持续近6个月的“黄背心”游行活动在法国留下了破碎的窗户、疮痍的街道、全副武装的警察以及满腔怒火的民众。示威者之一、单亲妈妈博尼(Virginie Bonnin)向《纽约时报》说,此前马克龙以适应气候变化为由要上调燃油税,足以说明他对工薪阶层一点也不关心,不了解汽车是非大城市居民的主要交通工具。

  “马克龙关心的是世界末日,”一句“黄背心”口号这样写道,“我们关心的是这个月还能不能熬过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