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BIGBANG李胜利走向没落,但娱乐圈里的黑暗还有多少?

2019-03-21 09:32:37  来源:一颗土逗  作者:子衿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前韩国男团BIGBANG成员李胜利“翻车”了,跟着受到波及的,几乎占了二代男团的半壁江山,蝴蝶效应掀起的飓风不仅重创了韩国娱乐圈,甚至还触动了韩国高层。

  而事情的导火索来自一个多月前的一次小的意外。

  1月29号,韩国MBC《News Desk》节目报道了一起夜店打架斗殴事件。原本一起夜店斗殴并不会引起人们的兴趣,但这家夜店来头不小,是韩国知名男团Bigbang成员李胜利投资的。而且报道还指出,在去年11月,一名金姓男子为保护一名女子免遭性骚扰,结果被李家夜店的保安拖出屋外围殴,警方赶到后在没调取监控录像验证的情况下,采信了夜店方面“没有动手”及“金某才是性骚扰加害者”的说法,将金某抓捕归案。

  此事瞬间激起了韩国网友的愤怒,超过24万名韩国民众请愿表示要警方彻查此事,李胜利也随之成为众矢之的。

  按下葫芦浮起瓢,2019年2月11日,韩国KBS报道称其接到了来自Burning sun前职员的爆料,说该夜店的VIP室是供客户们进行吸毒活动的地方。这名前职工表示,夜店的VIP室就在专门的出入口旁,只向特别的客人开放,“里面有人公开吸毒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2月12日,又有韩国媒体爆出Burning Sun的工作人员曾经给VIP客户们提供毒品。但此说法不久后被胜利极其公司YG娱乐进行了否认。

  

 

  李胜利于27日进入首尔地方警察厅接受调查。
  图片来源:韩联社

  2月17日,胜利所在公司YG娱乐的老板杨贤硕发文代表胜利向公众致歉,并表示胜利并未直接参与夜店经营,胜利随后也发文称自己对夜店的管理并不知情,并且辞去了其在夜店的相关职位。接着在2月21日,警方正式将胜利纳入调查范围,成为嫌疑人。并要求其进行毒品测试及相关调查工作。

 

  “了不起的胜茨比”?

  在此之前,胜茨比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人气组合BIGBANG的成员胜利,不仅是经营着数十家餐饮连锁店和首尔江南夜店的商人,还是一名“风趣幽默”的艺人,事业蒸蒸日上。如同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主人公一样,“胜茨比”在首尔白手起家大获成功,并尽情展示自己积累的财富与声望,虽然充满了虚荣和炫耀,却一直在公众面前保持着良好的形象。

  去年在出演MBC综艺节目《我独自生活》时,胜利也一度成为节目的话题人物,原因就是他参加加盟店业主研讨会、与外国合作伙伴谈生意、检验夜店的音响和照明时,展现了“模范企业家”形象。胜利自称:“人们以为演艺人的事业只需要他们的名字和脸面就够了,但我都是亲力亲为”。

  

 

  《我独自生活》剧照。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

  刚说“亲力亲为”又改口称“没有参与”

  不料还没到一年,胜茨比就打了自己的脸。2月初,随着夜店事件的发酵,胜利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声称:“我没有负责夜店的实质性经营和运作,从一开始就没有参与”。

  但是,夜店事件远没有那么简单,性骚扰也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有职员揭露Burning sun有组织地利用所谓的“神仙水”(GHB)对女性进行性犯罪和非法拍摄。随后,更多的黑料被爆出——胜利在2015年试图向外国投资者介绍性接待的内容,通过kakaotalk聊天曝光,“胜茨比”的真实嘴脸逐渐为人们所看清。

  目前,警方与国民权益委员会正在调查包括胜利在内的相关人员的嫌疑。如果假设此前的举报都是事实,那么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最能引起公愤的一点是——女性的身体就像作为满足男人欲望的一种工具或物资一样被对待。

 

  综艺节目助长了黑恶的正当化

  2016年在MBC节目上《Radio Star》展示过一张胜茨比主办圣诞社交聚会的照片。照片中有十几名穿着暴露的圣诞服装的外国女性像屏风或奖杯一样排着长队,而胜茨比显得神采飞扬。主持人对此一致感叹“这才是真正的名人生活”。也正是该节目对“胜茨比”这个人设的人气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更加变本加厉的是,Netflix原创综艺《YG战资》干脆全面推出“了不起的胜茨比”这个人设。其中有一个情节,当新人男模拒绝给醉醺醺的外国女性投资者进行所谓的“裸聊”(通过视频聊天进行裸露身体等性行为)的时候,担任“YG战略资料本部室”顾问的胜利威胁称“这小子口气真大啊,呀!这可是地位高的人呀!”。即使考虑到这是节目剧本的设计,胜利开这种低俗玩笑的做法也始不容忽视的。而且Burning sun事件的发生不禁让我们深思,这些年来综艺节目的虚构桥段有多少其实与现实是一致的!

  

 

  网飞推出的《YG战资》。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

  一直以来,由于因吸食大麻、携带精神药品等引起药物问题的旗下歌手特别多,YG被扣上了“药店”的名号。而他们在节目中竟然并不避讳此事:

  在《YG战资》中YG还进行了“self diss”,讲述了有关尿检和兴奋剂检查片段。

  胜利出演JTBC《认识的哥哥》时吐露了虽然在准备演出时身体不舒服,但因为G-dragon没能去医院的事实,并开玩笑说,“从那以后我不吃药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竟获得了好评,还被认为是幽默。

  这样的玩笑反复出现,使得“药店”所指的似乎不再是法外之地而只是一种大尺度而已,其严重性被大大淡化。

  随着最近胜利成为BIGBANG中第三个接受毒品检查的成员,他所留下的这些玩笑也应当值得我们重新加以审视,从而反思长久以来,在韩国综艺中那些不正之风受到了悄然助长。

  在《认识的哥哥》中,宿舍里写着胜利名字的移动硬盘满是“A片”,以此为主题的玩笑持续了很久。而现在看来,非法的淫秽勾当也被隐藏在“A片”这个带有轻浮色彩的词语后面,成为男嘉宾的共同话题,肆无忌惮地挂在嘴边。

  仿佛在讨论普通的爱好或取向的这个过程中,色情片的暴力性、女性的性客体化、淫秽色情产品在市面上流通,这些不良的社会现状都被有意无意地忽视。韩国综艺节目根据长期的习惯,以“见好就收”的方式回避了所有有关政治正确的苦恼。

 

  反抗压迫女性的浪潮

  并不是没有反抗的声音。

  今年2月女性家族部(大韩民国国家行政机关之一,部门首长称女性家族部部长,同时被任命为国务委员。)发行的《性别平等节目制作指南》修订版当中,对参与节目制作的所有人提出了关于社会责任感的最起码的要求,对出演的艺人也不例外。

  去年8月,在TVN综艺《穷游》中胜利将啤酒瓶递给招待客人的女团gugudan成员世静,并让她在5名男生中给有好感的人倒酒。这不是剧本,而是胜利的即兴发言。广播通信审议委员会认为,该场面有可能使性骚扰正当化,并且对电视台自身审议过程也进行了指责,批评其没有经过过滤就播出了。委员会判断这体现了制作组性别平等感性的缺失,因此决定“警告”和“对该节目的相关负责人进行处罚”。金钟勋CP(责任PD)表示:“综艺PD们有时候因为对趣味的野心而忘记了社会的趋势和两性平等的价值,借此机会,我将深刻反省”。

  这或许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过去也许会得过且过的画面现在观众会投诉,2年前还没有女性的广播通信审议委员会现在女性的声音越来越多,节目制作组不得不痛感自己的过失,这是世界改变了的信号。但是这个信号似乎并没有传递给胜利——他作为“胜茨比”的世界正在坍塌。

  随着胜茨比世界的坍塌,另一个名字也再度被提及——张紫妍。韩国女星张紫妍10年前自杀,并留下重要遗书披露:2005年至2009年,张紫妍被经纪公司要求,向大企业、金融机构高层人士、演艺企划公司负责人、新闻媒体高级主管等31名男性,先后提供了上百次三陪服务,其中一次与四个男人同床。张紫妍代表了站在胜茨比故事另一端的一众受害女性。

  

 

  张紫妍的剧照和遗书。
  图片来源:网络

  10年来,迫于民众压力张紫妍案历经三次延长审查,但每一次都是不了了之,而在去年8月张紫妍案便已经过了公诉期。不过韩国民众不甘如此,因此发起了国民请愿活动,截至到3月17日已经有超过57万韩国人在网上联名要求重查张紫妍案件,延长案件调查期限。

  面对民众的请愿,青瓦台于18日作出了官方回应,发言人金宜谦在当天的吹风会上介绍称,文在寅下午在青瓦台听取了有关事件的报告,要求法务部部长和行政安全部部长共同负责,“赌上命运”彻底查明事件的真相。“若无法查明这些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内的事件真相,那么我们(的社会)也称不上正义的社会。”文在寅说道。

  虽然文总统也并不是头一回说要“赌上命运”,我们也并不知道关于胜利的案子和张紫妍的案子最终能否真正得到彻底的查明,但我们起码能够看到韩国娱乐圈的黑水已经被搅动,民众对真相的呼声得到了回应,女性的命运受到更多的关注,一些丑恶的魔窟正在坍塌。

  参考资料:

  韩民族日报《被称为“了不起的胜茨比”的BIGBANG胜利是如何没落的呢?》

  http://china.hani.co.kr/arti/politics/6284.html

  (本文观点、材料均有参考该文)

  澎湃新闻《韩国娱乐圈丑闻惊动青瓦台,逼死张紫妍的权贵何时能被扳倒?》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16650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