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人民不信任帝国主义列强

2018-10-13 08:46:05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作者:IRN
点击:   评论: (查看)

  《国际共产新闻》[土耳其],2018年6月9日
 

  美国与某国的贸易战逐渐升级,亚洲大国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斯里兰卡是被卷入某国、美国和印度的竞争中的一个国家。在斯里兰卡,发生了反对私有化改革的工人抗议运动以及大国影响下的宗教冲突。

  《国际共产新闻》(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ress)对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政治局成员比马尔·拉斯纳亚克(Bimal Rathnayake)的专访,介绍了斯里兰卡与各帝国主义大国的军事和经济关系、教派冲突的政治根源以及该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当前形势。

  问:斯里兰卡的统治势力与印度和某国的关系是怎样的?美国对这些关系有着怎样的影响?

  答:在脱离英国独立之后,统治斯里兰卡的主要是两个资产阶级政党,一个是统一国民党(United National Party),另一个是斯里兰卡自由党(Sri Lanka Freedom Party)。最初,统一国民党支持英国和美国,而斯里兰卡自由党则支持苏联、某国和印度。但在苏联解体之后,斯里兰卡自由党转而支持美国。众所周知,印度很大程度上也倒向了美国。时至今日,这两个党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们都与某国和印度紧密合作。

  据了解,美国正试图阻止某国进入斯里兰卡。某国是斯里兰卡的最大投资国。2005年以来,某国在斯里兰卡建造了两个海港、一座机场、多条高速公路、一座大型水力发电站、一座煤电厂和一个最大的水库。某国还在科伦坡港(Colombo port)建造了一座价值14亿美元的人工岛,这一项目被称作“港口城”(Port City)。

  印度也介入了斯里兰卡的经济,但更多的是介入了斯里兰卡的政治。在斯里兰卡新的经济建设方面,印度的影响力不如某国。但印度对斯里兰卡的日常政治介入很多。在过去几十年里,印度为两大政党栽培了许多政治人物。

  尽管最近几年美国对斯里兰卡的经济影响力一直下降,但是美国仍然对斯里兰卡的经济和政治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美国仍然是斯里兰卡服装的主要进口国。美国曾在2007年与斯里兰卡签订过一项为期10年的军事协议——《购买与交叉服务协定》(Acquisition and Cross Servicing Agreement)。将来,美国可能同斯里兰卡再签署一项更为有效的协定。在这方面,美国与印度联系紧密。

  问:斯里兰卡工人的状况如何?他们是否希望通过帝国主义大国的角力来解决社会矛盾?

  答:斯里兰卡工人对印度和某国的介入都不满意。而且他们反对某国和印度干涉斯里兰卡的经济事务。他们知道,某国向斯里兰卡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利息率高达6%至9%,这造成了许多腐败和环境破坏。

  同时,斯里兰卡大多数人一直以来都有反印度情绪。其中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是印度霸权的外交和经济政策。印度曾提议与斯里兰卡签署一项名为《经济和技术合作协议》(Economic and Technology Co-operation Agreement)的全面经济协议,但群众抗议使得该协议被搁置多年。

  但是大多数人仍然相信“外国投资”的神话,同时对欧洲和日本介入我国经济持乐观看法。但这和20年前已经不同。人民不再信任帝国主义列强,这不是因为他们有良好的政治知识,而是因为他们的亲身经历。

  问:近年来,我们都在关注斯里兰卡工人阶级反对私有化的斗争。这一运动的现状如何?

  答:坦率地说,我国的工会运动和群众运动主要是由我们党领导的。我们发起了反对国企私有化的许多强有力的抗议。反对某国企业收购新建港口和15000英亩土地的抗议,就是其中的例子。在长达一年的斗争之后,我们失败了。但是我们最后得以保留15000英亩的土地,还修改了合同中一些非常不利的条款。

  另一个例子是,印度企图将我国90个大型储油罐私有化。在世界第二大天然良港——斯里兰卡的亭可马里港(Trincomalee harbor),有一个由105个英国制造储油罐组成的油罐场,其中每个储油罐可以储存10000吨石油。2003年,斯里兰卡政府向印度石油公司出租了其中15个储油罐。现在,印度公司想将其余90个储油罐全部收入囊中。但是,我们的工会发动了大规模的罢工,包括停止燃料供应3天,从而成功地保卫了油罐场。

  学生、公立医学院大学教师联合会(Public Medical Faculty University Teachers’ Federation)、家长、医生和我们党一起参与了反对医学院私有化的运动。经历了18个月的艰苦斗争,包括医学院学生抵制学校课程的行动,我们成功废除了斯里兰卡第一个私立医学院。根据《斯里兰卡大学法案》(University Act of Sri Lanka),私立大学是非法的。然而在政府和大资本媒体的支持下,第一个私立医学院“南亚医药技术学院”(South As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nd Medicine)仍然成立了,其学费高达10万美元。

  为反对勘探行业的私有化,我们经历了长达6个月的斗争,并在最近取得了胜利。为抵制国有银行、电力、渔业、矿业等行业的私有化,我们的工会仍在坚持斗争。

  是的,我们正在斗争,但同时也面临着非常多的挑战……

  问:斯里兰卡国内不同宗教团体之间的冲突是怎样的?

  斯里兰卡的民族构成,包括74.5%的僧伽罗族、15%的泰米尔族、10%的穆斯林和马来亚等少数民族。斯里兰卡公民中有70%的佛教徒、12%的印度教徒、10%的穆斯林和8%的天主教徒。我们从心理上一直认同斯里兰卡是多民族国家,而不像许多地方那样是单一民族。

  斯里兰卡一直未能形成统一的斯里兰卡民族,其原因主要有五个:首先是历史原因,历史上僧伽罗国王和泰米尔国王为争夺这个岛屿的控制权而进行了多场战争,所以民族间的这种敌对心态一直持续至今。其次,英国曾对各民族实行分而治之的政策。第三,僧伽罗、泰米尔和穆斯林资产阶级政治家曾实行种族主义的政策。第四,印度政府的负面政策加深了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的矛盾。第五,帝国主义势力干涉斯里兰卡内政,1990年之后这些干涉主要是美国进行的。以上便是僧伽罗族和泰米尔族之间争端的原因,这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导致了长达30年的战争。

  最近,穆斯林群众遭到了攻击……在3月的第一周,斯里兰卡的穆斯林遭到了僧伽罗族佛教徒的袭击。袭击的目标是清真寺、居民区和商业区。即使在战争期间,斯里兰卡也没出现过僧伽罗族的佛教极端主义团体。的确有一些持种族主义观点的政客,但他们过去一直没有建立自己的组织。然而在2012年,在一些持政治偏见的军方情报官员的协助下,斯里兰卡政府创立了僧伽罗族佛教极端组织“佛教权力力量”(Buddhist Power Force),还为他们提供资金和培训。这一组织以“伊斯兰国”和少数极端的穆斯林为借口,公开发起了一场宣扬仇恨和妖魔化穆斯林群体的大规模行动。2014年,穆斯林也曾受到了这个佛教极端组织的攻击。

  在腐败独裁、任人唯亲和种族主义的拉贾帕克萨(Rajpaksha)政府倒台之后,佛教种族主义组织稍有弱化。但在2016年新政府遭遇挫折之后,前统治集团便能够重新开始对穆斯林、泰米尔的敌对宣传,同时散播各种谣言。因此,从2016年开始,我们再次看到了佛教极端组织的崛起。尽管这些组织数量非常少,但他们能在前执政党的政治家和媒体的帮助下,公开传播自己的思想。

  这是穆斯林被袭击的真正原因。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攻击穆斯林的倾向已经逐渐发展成了一个政治阵营。(拉贾帕克萨领导的)前执政党赢得了地方选举,沉重地打击了现政府。我们认为,这些袭击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前执政党2月10日选举胜利的影响。

  问: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斯里兰卡共产主义者的活动情况吗?

  答:我们党的名称是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Sri Lanka)。我们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从一开始就奉行布尔什维克的原则。但它不是在苏联或某国的支持下成立的。它成立于1965年。

  1982年以来,我们党就是全国最大和最有战斗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但在1971年至1977年和1983年至1994年,我们党被当局禁止而处于非法状态,因此没能同其他国家的兄弟党保持良好的关系。

  我们在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中都有着强大的力量。人民解放阵线是全国第三大政党,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很大影响。我们党之所以能够赢得人民的信任和支持,是因为我们总是说真话而且对人民友好。

  我们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两方面。第一,我们要建立一个有着钢铁般纪律的党,所以我们在发展新成员时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和文化教育他们。第二,要建立一个由我们党领导的、与左翼民主力量合作的选举阵线。我们不同主流政党合作,而是同工会、农会、艺术家、大学教师、教授和环保主义者合作。最近两年,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

  我们党对僧伽罗族人民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却无法阻止最近的公开袭击。所以我们决定建立名为“民族团结”(National Unity)的政治中心,以便揭露和反对各种各样的种族的和宗教的极端势力。我们正在为此事而努力,并在袭击发生地组织一场大型集会。我们仍然需要为之做艰苦的工作。

  相关资料:

  斯里兰卡人民解放阵线成立于1965年。1971年和1987年,人解阵曾两次同政府发生武装冲突。1994年议会选举以来,人解阵一直是斯里兰卡第三大党,同时是该国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2015年议会选举中,人解阵获得54.4万票,占总票数的4.87%。

  来源:国际共产新闻[土耳其]

  译者:胡凌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