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国际

新鸭绿江大桥开通在即:中朝边城的破土时刻

2018-07-20 07:33:35  来源:凤凰周刊智库  作者:凤凰周刊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朝边境的这两座城池——丹东和新义州,就像埋在土壤下的种子,终于等来了阳光和养分,迎接破土而出的时刻。

  今年下半年的首次国内视察,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选择了北部偏远地区:从6月30日到7月2日,他相继莅临薪岛郡和新义州,视察了当地农场、化妆品工厂、纺织厂和化纤厂。

  薪岛郡和新义州均位于朝鲜平安北道,与中国边境城市丹东接壤。有别于近期出访时的“全方位武装”,最高领袖特意公开了自己乘坐小型快艇、简易汽车以及步行爬上岩石岛的照片,显得质朴亲民。

  耐人寻味的是,金正恩此次视察刚好在其第三次访华之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朝前夕。

  韩媒分析称,“特金会”之后,金正恩或通过此次“新义州构想”展现出将于下半年在经济上取得成果的意志,同时向中美两国发出信息——对华提出经济支援要求,对美提出解除制裁要求。

  同样迫不及待的还有辽宁丹东,刚刚过去的春天给这座小城带来许久未见的暖意,无论是井喷的旅游业还是火爆的房地产,似乎都是这场变局的注脚。水面之上,国际社会的对朝制裁尚未生变,但水面之下的操作早已开始——鸭绿江两岸的人,都毫不掩饰对变局的期待。

  2018年5月31日,中国边境城市丹东,内地游客在鸭绿江的一艘船上拍照,江对岸是朝鲜新义州。

  “朝鲜以前说过好多次要改革,但都不了了之,但这次种种迹象显示,金正恩是动真格的。在我们看来,朝鲜式的改革开放迫在眉睫。”一位在丹东做矿产生意的老板告诉《凤凰周刊》。

  中朝边境的这两座城池,就像埋在土壤下的种子,终于等来了阳光和养分,迎接破土而出的时刻。

  迎来转机的朝鲜特区

  鸭绿江的两岸,仿佛相隔半个世纪。从鸭绿江与大沙河交汇处的元宝山山顶远眺,中方一侧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对岸的平安北道首府新义州满是低矮单调的平房。

  清晨的新义州被雾气笼罩,早早有人在岸边活动,亦有朝鲜渔民开着小船驶向远处的河沟。虽然美朝领导人刚刚实现了历史性会晤,但红色的反美标语——消灭朝鲜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美帝侵略者——依旧挂在斑驳的厂房外侧。彼时,在丹东餐厅打工的朝鲜女服务员也列成两队,在鸭绿江大桥边晨练,成为江边独特的景致。

  新鸭绿江大桥入口处,大桥建成于2014年,现在仍未开通。

  江面的游轮上,来自内地的游客好奇地用望远镜窥探着对岸,女解说员拿出准备好的朝鲜钱币和邮票兜售,如同排练好的戏码。相比过去几年,新义州靠江一侧多了些许活力,几座塔吊正在距离鸭绿江大桥不远处作业。

  但入夜之后,一切似乎打回原形。中朝友谊大桥的丹东一侧霓虹闪烁,桥上的光束未达对岸便戛然而止,更深处如同一个黑洞——而这样的景致已经持续了20年。

  “即便在1980年代,朝鲜也没那么差。小时候家人带我去江边坐船,还有朝鲜的小朋友丢糖给我吃。那会儿边境管得松,我爸妈有不少朝鲜‘麻友’,他们经常来回跑,做些买卖。”在丹东某大型电子市场售卖行车记录仪的老尧回忆说。“但90年代以后急转直下,2000年开始,很多人从对岸跑过来了。”

  萧条的现状与新义州的地理位置并不相称。早在元末明初,新义州还叫义州郡,当时就是通商大城。来自高丽的旅客都知道,新义州对面就是中国。

  到了金家治下,新义州也一直以特殊面貌出现,一度被认为是香港和澳门的翻版。2002年9月,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将新义州设为经济特区,这意味着其拥有完全的立法、行政与司法权。但特区成立仅仅十天,由金正日亲自指定的特区行政长官——华裔富商杨斌,因为涉嫌“虚假出资、行贿、合同诈骗、非法占用农用地”等经济犯罪活动,被中国警方逮捕。

  新义州的开发建设活动随后中断,直到2012年,时任朝鲜“二号”人物张成泽上位后才重新推进。但随着张成泽于次年被处决,特区开发再次陷入僵局。

  2014年年初,朝鲜将新义州特区改名为新义州国际经济区,宣布将在此建设面积达38平方公里、可供35万人居住的特区。除了一般的基建设施,还包括将以南新义州为中心过境的平义线(平壤—新义州)部分区间转移到外围,建设高速铁路的计划。当时朝方暗示说,只要条件成熟,朝鲜也有意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2015年10月,韩国《中央日报》援引韩国政府高级官员的消息称,朝鲜对外经济省与中国辽宁省政府就正式开发新义州特区达成协议,包括修建南北横跨新义州的新义州运河,并打造6个移动通信基站等。消息还称,预计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将达1000亿美元,总投资规模达4000亿美元。朝鲜计划未来5年内完成特区基础设施建设,10年内完成特区建设。

  但随着平壤方面核导试验的不断进行,上述规划再度沦为泡沫。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对朝动武之说甚嚣尘上,去年朝鲜更招致联合国愈加严厉的制裁,其影响波及边境。直到今日,新义州特区内的交通、电力、通讯等基础设施仍处于起步阶段,贸易虽有恢复但远远没达到产业集群,区内丰富的水资源和生态资源也未能得到有效开发。

  今年以来,随着朝鲜不断对外释放和平信号,金正恩接连与中国、韩国、美国首脑实现会面,新义州也再度回归最高领袖的视野。

  7月2日,据朝中社称,金正恩视察了拥有悠久历史的新义州纺织厂,当他得知该厂每年没有完成国民经济计划的情况后表示“极为痛心”,还在了解工厂后勤供应情况和员工的生活情况后批评道,工厂党委不关心改善员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在新义州化纤厂指导时,金正恩同样斥责说,“在破旧得如同马厩的建筑里放贵重设备……在实现设备现代化之前,竟没有想过要先改善生产环境。”每当金正恩到工程现场公开进行斥责后,据说相关地区便会集中投入人力和资源,改善当地生产环境。

  “金正恩此次行动意在将新义州发展成为中朝两国的贸易基地。”韩国东国大学学者高有焕认为,“他集中视察了化纤和化妆品等轻工业工厂,表现出将致力于民生经济发展的意志。”分析认为,朝鲜的发展方案是首先开发距平壤较远的中朝接壤地带,再将这些点连接成线后推广至朝鲜全国。

  除了新义州,金正恩此行还去了薪岛郡。这里是朝鲜最西的领土,其中的黄金坪岛是鸭绿江中第二大岛,因为河汊多年淤积,一部分陆地已与丹东的浪头镇相连。2011年,朝鲜与中国达成一致,同意在此处开发经济特区,但该项目于2013年搁浅。在丹东做工程项目多年的风总向《凤凰周刊》透露,最近有不少中国民企来黄金坪探路,“毕竟那里有一万多亩地,真的搞起来了潜力无限”。

  早在金正恩视察平安北道一个半月前,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就去过了,还与平安北道党政领导干部举行了会谈。当时,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平安北道劳动党委员会委员长金能五对李进军说,平安北道将立足道内经济结构特点,盘活企业研发生产,积极推进各领域建设。在此过程中“希望与辽宁省和丹东市加强交流合作,促进平安北道各领域取得长足进展的同时,为推动朝中友好合作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2018年6月30日,据朝中社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了朝鲜西端的平安北道薪岛郡。

  而在金正恩视察的同一时期,朝鲜对外经济省副相具本泰亦抵达北京。据消息人士透露,他接连会晤中国负责经济、贸易政策的官员及商界高管,预计与中方官员讨论在农业、铁路和电力领域的合作事宜。另据韩联社透露,6月27日,朝鲜驻华大使馆的两名官员前往中国江苏省宜兴市,与远东控股集团的一名高管会面。远东控股集团涉足电缆、房地产和投资等领域。

  “化肥、原油、钢材——据说靠近边境的很多工厂早就堆满了各种货品,都等着被解除制裁的那一天。”风总说。

  满血复活的旅游业

  如果说新义州是蓄势待发,对岸的丹东更似猛然间爆发,速度出乎很多人的预计。

  “去年国际社会制裁朝鲜的时候,对丹东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觉得至少5万人受到牵连。”风总说,丹东的金融与服务性产业——旅游、银行、贸易乃至出租车等,生意都变差了。但今年开始,风向逐步好转,近两个月迎来井喷态势。

  “真是一票难求!高考之后带的一个团,由于票太紧张,我只好从新义州坐大巴回来。这一阵子更难,我们通过朝鲜和丹东旅游局的各路朋友打听,但距离最近出发的一个团还是缺十几张票!”见到特里时,他正急得跳脚,还没来得及吐槽,就急匆匆地接电话去了。

  特里在一家名为INDPRK的朝鲜深度游机构工作,该公司开展旅游业务不到两年,由于致力于服务国内外的中高端群体,已成为业内小有名气的一员。随着朝鲜局势的降温,未来INDPRK想把旅游业务朝商务考察方向发展,再以商务考察为入口,把商务咨询和信用中介做大。

  特里口中的票,指的是从丹东往返平壤的火车票。由于从中国内地可以直飞平壤的城市有限,大部分游客选择从陆路进入,一般常规线路是从丹东组团出发。美国自由亚洲广播(RFA)称,随着访朝中国游客的急剧增加,朝鲜政府甚至动用了应对战争的预备物资内燃机车运送中国游客。

  丹东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袁家锐6月中旬向内地媒体介绍称,今年1-3月,中国对朝边境游总人数在两千人次左右。随着半岛局势缓和,之后赴朝旅游人数大幅上升,增幅达20%以上,赴朝旅游方面的业务咨询量也出现10倍以上增长。

  特里说,目前报名INDPRK的商务考察客户逐渐增多,“有几个人会说想去考察水泥和基建,但大部分人只是来看看而已,不会有专门诉求”。在当地某份招聘类报纸上,随处可见赴朝经贸考察的广告:一个前往平壤、元山、新义州的五日考察团,报价为6100元人民币。

  一位做拼团生意的大哥告诉《凤凰周刊》,6月以来,整个市场就收不住了。朝鲜为此多加了几趟专列,现在每天从各个口岸到达平壤的游客估计有1000多人。“西山、羊角岛等酒店都满了,听说羊角岛还搞了一个新的大宴会厅,专门给中国游客吃早餐用。”

  游客井喷的情况下,北京和上海飞往平壤的航线在6月前均已复航。让内地旅行社兴奋的是,朝鲜高丽航空原定于6月28日开通从平壤直飞成都的航线,7月开通去西安的航线。这意味着平壤航线将覆盖北京、沈阳、上海、成都和西安等五个中国主要城市。

  但到了28日当天,成都突然取消了首航,截至本刊发稿前仍未宣布重新安排航线的计划。这让当地旅行社十分尴尬,据说不少朝鲜套餐已经预定到了7月。韩联社就此分析说,这是因为在美国的抗议下,北京放缓了同朝鲜在旅游领域的合作。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原因,丹东也开始卡得很紧了。但据我了解,并非外媒说的什么政治因素,应该是具体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人一下子增长太多了。大家都懵圈了。”特里直言。让他担心的是,一些做海外生意的旅行社由于买不到火车票,最终撤掉了好几个团,损失不小。

  即便去不成平壤,能在新义州走马观花也成为一些短途游客的选择——对中国人来说,只需身份证就可以去对岸了。鸭绿江大桥附近的旅行社,都贴出一日或两日新义州的旅游线路,比一年前美朝交恶的时候热闹了许多。再不济,游客也可以报个丹东一日游,坐船沿着鸭绿江走一圈,满足最初级的好奇心。

  地处鸭绿江下游的丹东宽甸河口景区,成为上述线路的必选项之一。去年沈阳铁路局投资了8亿元人民币,在此兴建了一系列红色旅游景点,譬如上河口车站遗址、铁路抗美援朝纪念馆、国门等景点,还规划了不少旅游项目。丹东政府在一年内还将以前零散的码头进行了整合,私人游艇基本被取缔了。

  这让河口景区游船码头在5月以来的小长假人满为患。“整个码头广场,乌央乌央全是人,可了不得!”河口景区开船的陈哥指着前方的广场回忆说。在这个非假日的正午,景区游客寥寥,广场中央是彭德怀元帅骑马的雕塑,马的左前蹄抬起,元帅的右手指向前方。塑像两侧,是1950年代仿制的歼5战机和T34中国坦克。这不由让人想起莫斯科红场上朱可夫将军的骑马像。

  河口的对岸是朝鲜清水郡(相当于县城)。随着游船的驶出,游客们不时惊叹岸边的景致。与闷热的北京相比,此刻东北凉爽的天气让人舒心。不少男士开始高声谈论起最近的国际局势,朝鲜的最高领袖成为他们口中天赋异禀的英才,把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耍得团团转。

  除了常规景点,远处冒烟的烟囱引人注意。据船上的检票大姐介绍,那里是清水工业区,是华侨老板投资的园区,目前生产工业硅,“或许为了排污方便吧,在国内这个属于重污染”。

  不过,对船夫们来说,对岸的一切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毕竟,清水郡距离宁边核设施近在咫尺。“过去晚上我常常划着小船过去,跟对面站岗的士兵一起喝个小酒,他们需要点啥也就帮着带过去。”陈哥说。

  据说,现在两岸的政府正盘算着在清水郡弄个码头,划片区域,让中国人登岸游览。“比如咱们去对岸种片桃树,实际上是丹东的桃子,但游客会感觉是在朝鲜摘的。”从陈哥的口中,未来的商机跃然纸上。

  “这几年丹东的经济不好,即便旅游季节人也不多,最近一下子多起来了。不少人是借道去对岸旅游或者商务考察的。”在丹东的另一个著名景点——浮桥边,34岁的杨世隆等来了一天以内的第N个旅行团。朝鲜战争时期,这里是中国志愿军渡江和运送作战物资的重要通道。带有东北口音的大妈团下车后,他赶紧迎上前去,手里攥着几个望远镜和一沓朝鲜纸币,短短十分钟就卖出不少。

  杨世隆中午在此兜售纪念品,下午去老桥附近帮着姨妈打理纪念品店。由于生意变好,他的微信朋友圈也定期更新起朝鲜商品——人参、虎骨酒、玩偶、邮票乃至朝鲜服饰。烈日下,他的皮肤晒得黑亮黑亮的。提到最近的变化,他咧嘴笑道:“政治那些我不懂了,但我听说最近很多南方人——江浙、福建、广东的人,成团成团来看房子,一买几十套。现在浮桥附近房子已经6000-7000元了,是过去的一倍。但丹东人收入低啊,这下更买不起了!”

  新桥开通指日可待

  两个多月前的那场楼市狂欢,余温仍存。像杨世隆一样,几乎每个当地人都可以讲述一段外地人在此的购楼“壮举”,似乎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最大的一笔购房传闻发生在月亮岛——位于鸭绿江江心的一个度假景观岛,据说有人豪掷2个多亿包下了一栋公寓。但这些说法并未获得证实。

  4月之前,丹东的房价为3000-4000元每平方米。4月25日之后,购房者大量涌入,房价直接翻倍。进入5月,房价与4月末相比涨幅在20%左右,个别江景热销楼盘涨幅30%。随着丹东市政府5月中旬起接连两次调控措施的出台,一切归于平静,但楼市价格依旧停在高点,一些人认为已然到顶,一些人仍怀有企盼。

  6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5月销售价格数据——继4月以2%的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涨幅在70城中拔得头筹后,丹东再次领涨全国,这一次涨幅达到5.3%。而在东北市场,近期崛起的城市还有大连、珲春等。

  但在同一天,丹东市政府微信平台“丹东发布”发布文章称,调控政策出台后,丹东新区商品房日均销售量由5月初的近百套,下降至目前不足20套,商品房销售量有较大幅度回落。

  月亮岛当属鸭绿江上的一大景点。位于岛北侧的商品房风格类似北京朝外的银河SOHO,入夜后墙体上的灯光变幻甚为夺目。岛上除了酒店、餐厅、艺术展览馆,还有一个有氧健身步道。

  丹东月亮岛,最近成为当地房地产新贵。岛上的大屏幕循环播放着中朝首脑会晤、朝韩南北峰会、新加坡美朝峰会的视频。

  自金正恩3月实现其担任朝鲜最高领导人以来的首次访华后,月亮岛上的大屏幕开始循环播放中朝首脑会面的视频。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屏幕内容也与时俱进,从南北峰会到最新的新加坡美朝峰会,一应俱全。

  “这相当于做广告嘛!”在月亮岛上的丹东威尼斯建国饭店大堂,消息灵通的风总不以为然。“炒房子很正常啊,在中国想要保值,只有房子了。有些人说这是因为朝鲜要开放了,所以要来投资丹东。但更重要的其实是中国对朝鲜的政策变化了。”风总点上一支烟,压低声音说:“两边领导人三个月内见了三次,哪个广告的含金量能跟这个比?!”

  虽然岛内售楼处的人员强调“这里住进了不少人”,但在住宅区随意走走,丝毫未能感受到人的气息。唯一的声响来自靠近大屏幕的绿地,有工作人员在此筹备婚礼。调控出台之后,来此看房的人变少了许多,售楼小姐们似乎无事可干,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有几个人聚在前台说笑。但据介绍,截至6月下旬,这里的房子已经卖出大部分,目前均价为14000元每平方米,明显高于周边地区。

  “我们本地人肯定不会买月亮岛的,那里根本不适合居住嘛。特别潮湿,蚊子也多。更严重的是,将来如果发大水很可能会淹的。”家住振兴区锦江大街的老尧说。他依然记得2010年丹东发大水的情景,当时鸭绿江大桥附近江水漫过岸堤,驾驶冲锋舟才可以通行。

  如月亮岛一样,在丹东新区,“鬼城”的感受更加强烈。2014年就建好的鸭绿江公路大桥本是新区一系列发展的原动力,四年过去,空空如也。

  按照中方2009年的规划,新鸭绿江大桥口岸区建成后将成为中国最大的对朝经济贸易口岸区,承载80%的中朝贸易量,并缓解老桥的运输压力。但如今的中朝国门湾互市贸易区冷冷清清,大量商铺门可罗雀。从新桥望去,丹东一侧的红色步道上偶有行人路过,道路两侧杂草丛生。朝鲜一侧始终没有修建公路的迹象——尽头是一片空旷的农田。

  不过,随着朝鲜半岛局势的迅猛变化,新桥的命运也迎来转机。一位了解内情的丹东人士向《凤凰周刊》透露,辽宁省交通厅刚刚讨论过该议题,目前已将建设权移交商务部,投资预算为6亿元,包括大桥部分和国门湾的建设。该计划将于今年年底前启动,由商务部指定公司进行建设。

  这样的信息无疑让新桥附近的房地产商欣喜。新桥不远处,是新区目前最火的房地产项目——新加坡城,其外部的红色宣传板上写着:“全丹东,看这里。”

  谈到自家的售卖情况,售楼中心的小王颇为得意。“这两个月,整个新区好几处楼盘一下子几乎卖空了,但可能我们性价比更高,就算不像有些房产商那样搞个大屏幕,一样卖得好。”与一些房地产多为外地人投资不同,这里的购买者中,丹东本地人占到一半。目前新加坡城项目共卖掉了八成以上,入住率达到三四成。伴随着涨势,这里的价格也从4月的4000元每平方米涨到了6000元。

  “90后”的小王是四川妹子,随家人来丹东8年,之前在老城区的柏林大道楼盘做销售,但由于老城区市场渐渐饱和,在她看来,新盘的潜力变大。“直到去年,整个丹东也就柏林大道、万达广场,还有靠着青年湖的房子卖得还可以,其他地方一直就那样,但今年突然激增。现在中心区好一点的房子肯定都没了。”

  有意思的是,看中新加坡城的投资者当中,外国人不在少数。这也反映出丹东作为一座边城的“国际化”特色。很多临江的小区,除了能看到来自朝鲜和韩国的住户,还有来自中国台湾、新加坡或是其他东南亚国家的人,他们大多来自涉朝边贸和旅游公司,或是IT公司的外包企业。

  “朝鲜人来看房子的也有,一般他们都跟中国人一起来看,应该是以中国朋友的名义买吧。大部分外国人都是做贸易的,顺便投资,或者想着等桥开通了在这里设立一个办事处。”小王说。

  新加坡城的住宅中心,是一座鱼尾狮喷泉。这里的住户明显多于月亮岛,一些阳台有衣物晾晒,但绝大多数房间仍是空置。有业主亦反映说,小区物业不行,而且江景房潮湿的问题仍然存在,“还没住人就能看到楼道内的墙皮脱落”。但即便如此,新桥一旦开通,所带来的红利远远比几块墙皮重要,绝大多数的投资客仍抱有积极的念想。

  制裁魔咒下,如何迎接变局

  世界杯期间,月亮岛成为丹东年轻人聚会的时髦地点。岛中心,很多摊贩早早准备了海鲜和啤酒,搬出大屏幕直播球赛。大伙吃着煎锅,烤着黄蚬子、大虾,好不热闹。看到支持的球队进了球,在朝鲜出生的华侨张哥大喊爽快,似乎冲淡了惨淡生意带来的坏心情。

  “唉,近几年生意本来就难做了,去年联合国的制裁开始,我的生意基本更没了。”谈到最近的情况,张哥直摇头。所谓的华侨,指的是家在朝鲜、国籍是中国的人,他们在朝鲜可以定居,不过没有投票权。张哥的爸爸一直在平壤教书,直到张哥成年后才把他带回中国。有了这层直接关系,张哥之后的贸易也一度做得风生水起。

  “生意最好的时候是十年前,那会儿做服装,满中国找地方进货,朝鲜什么都要。现在做朝鲜贸易很难了,加上动不动你的朋友就上了制裁名单,对我的影响也不好。最近想开新卡,一些国内银行都不乐意。”张哥很是沮丧。

  对此,卖汽车配件的老尧也深有感触。“生意最好的时候是2005年到2010年那会儿,汽车业行情好的时候。最高峰的时候我有五个店铺,十几个店员,甚至还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那会儿一个月怎么也得100多万元流水。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店了,除我以外只雇了一个人。”

  老尧说的这家店,只不过是几平方米的一个拐角,整个下午也没几个人光顾。即便在这一层,顾客也屈指可数。“一般中国人哪里还来实体店买这些东西,来我这里买行车记录仪的,一半都是朝鲜人。”老尧感慨说,“这两年随着限制变多,海关和其他部门的检查也变得严格,怕我们把高精尖的东西搞过去卖。某家卖电脑显示器的老板,因为在朝鲜开了几个工厂,被有关部门约谈得更多。”

  2018年7月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参观了在朝鲜新义州的工厂。在视察中,金正恩接连批评了相关工厂,要求改善民生。

  谈到与朝鲜人做生意的话题,老尧几乎停不下来。“很多人之前被朝鲜人骗,被骗的一些人沉积在此继续骗人。但这些人绝大多数不是丹东人。本地人实在太了解他们了,好歹我们交学费更早吧。我的原则就是一条,不见定金绝不发货。”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做了生意之后钱带不回来。有些就换成海鲜、人参拿回来。”老尧说,现在朝鲜比过去是放开一些,但如果不是有长期的背景,打起交道来也并不容易。“即便做旅游,背后也得挂靠一个单位。加上最近因为制裁,他们的签证也有各种限制,交往起来更麻烦了。”

  对于做大生意的风总来说,制裁带来的影响也同样存在。“之前我本想从那边引来一些软件工程师,但新的签证就是办不下来。只能等等政策能不能松动。”据其介绍,朝鲜来华人员一般持三种签证,第一种是工作许可,一般为期1年。在华餐厅的服务员多属这一类。“虽然有限制,但如果本来你就有签证,是可以想办法续上的。”第二种是持有公务护照的人员,可以免签一个月。一般到期出境盖完章可以再来。第三种叫做边民证,也就是来走亲访友的人。后两种原则上是不让打工的,但由于政策收紧,很多拿不到第一类签证的人也开始游走于模糊地带。一度甚至有传言说,一些朝鲜女工有时半夜偷偷到丹东打黑工,白天再回去。但这类消息很难证实。

  在位于花园路的中朝文化展览馆,解说员金小姐所拿的签证就属于第二种类型。好在丹东距离新义州近,她只需每月去对岸重新办理签证即可。毕业于平壤演艺学院的她被分配在这里做解说,算得上是一份体面的工作。“我接待过很多中国人,但他们完全不了解朝中两国的友好历史,也不知道当年志愿军付出了多少牺牲。”金小姐略带抱怨。

  这个占地3万平方米的展览馆于2015年建成,除了展示中朝两国领导人的历史图片,还收藏了很多朝鲜名画和艺术品,而后者是可以售卖的。随着游客的热络,原本冷清的场馆在今年迎来爆棚。展览馆的纪念品商店挤满了来看演出的旅游团,店员忙得满头大汗。

  在邮票展示区,中朝领导人握手的最新款邮票摆在正中间。对于刚刚发生在新加坡的那场会面,她完全不避讳地说,我们对结果很满意。但被问道“美国还是敌人么”,她若有所思地说:“以前美国是敌人,现在……不好说。”

  制裁的影响虽然明显,但谈到海鲜的情况,老尧坦言,丹东那些高级朝鲜餐厅里卖的海鲜,基本都来自朝鲜。“丹东东港有个海鲜市场,凌晨2点就开卖,都是朝鲜来的。珲春之前限制得严格,价格估计上去了不少,但也依然能买到。”风总则认为上次中方对海鲜的制裁执行速度太快,太不近人情,导致很多商人濒临破产。

  不过,对于真正有渠道的人来说,他们看中的,恰恰是目前朝鲜释放的这些信号。在丹东做矿产生意的老板,描述出他心目中的朝鲜开放地图。

  “朝鲜要想发展,首先是基础设施,接着发电、水利、农业;下一步是工业加工,增加其附加值;第三步就是房地产开发,包括和国际资本相结合。”他进一步解释说,“但朝鲜现在一穷二白,有的只是资源。其地下资源储量据称价值10万亿美元,即便按照10%开发,对朝鲜也会带来颠覆性改变。所以,如果真的要开放,他们的第一步一定是资源开发。他们有原料,我们有技术,必然会有合作机会。”

  《凤凰周刊》了解到,6月底,朝鲜一些国有企业的矿业老板据说要去内蒙古考察学习,为接下来的资源开发做准备。与此同时,朝方目前的几个经济特区——开城、罗津、黄金坪和威化岛、南浦等等,据说每个特区都将有一个中国省份与其对接,助力其发展,为将来的开放做准备。

  不过,不止一个丹东人说,如果朝鲜真的开放,最后其实跟丹东没什么关系。即便最近楼市疯长,一来二去的也都是外地投资者,当地人似乎被抛在一边。

  “对我们来说,这些年看着对岸起起伏伏,你说开不开放的,已经麻木了。”老尧总是自称是个“闲人”,“丹东是一个安逸的城市,而中国有本事的人都在江浙一带。如果对朝鲜的制裁解除,他们一窝蜂就进来了。根本没我们啥事,丹东人顶多只能帮助服务一下。”

  “从历史看今天,每当中国强大的时候,朝鲜半岛是没有战争的,他们都需要依附这个强大的邻居。”风总一针见血地说:“朝鲜现在关心的只有一条,怎么解除制裁。之所以金正恩在这么短时间跟习主席见了三次,代表他的一种急迫的心情。”

  “中国有中国梦,朝鲜也有朝鲜梦,同样是国富民强。”他最后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风总、老尧等为化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