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河南部分储户至今红码,有人红了十几天:健康码变红又提示无风险

2022-06-27 06:28:08  来源: 凤凰周刊   作者:陈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文/陈龙

  编辑/雪梨王

  “我以为经过这次整顿调查之后,不会再有红码了。”6月24日,广东珠海储户杨海做完核酸检测后,飞抵郑州。出机场扫码时,他的健康码变红了。工作人员称,他需要隔离。

  杨海说的“整顿”是,6月22日,针对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储户红码事件”,郑州政府发布《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称郑州市5名官员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分别受到撤职、降级、记过等处分。

  《通报》还说,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系入郑扫场所码被赋红码,871人系未在郑但通过扫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被赋红码。

6月22日,“清风郑州”公布对“储户红码”事件的调查与处理结果。

  6月22日,“清风郑州”公布对“储户红码”事件的调查与处理结果。

  6月24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长雷正龙要求,明确健康码的使用管理、运行保障和信息安全等各项规定,各地应根据不同疫情风险等级对相关人员精准赋码,不得“一刀切”“码上加码”,并明确要求严格健康码功能定位,“不得擅自扩大应用范围,绝不允许因疫情防控之外的因素对群众进行健康码赋码变码。”

  但记者调查发现,自6月14日以来,河南村镇银行的储户中,仍有不少人被赋红码。其中,一名青岛女子的“山东健康码”甚至也一度变红;亦有储户试图通过健康宝申诉功能转码时,发现弹窗显示“当前无风险,无需进行转码申请”——自己被赋予红码,系统又说“无风险”,那到底是不是疫情受管控人员呢?

  外地储户被赋红码十余天

  武汉储户袁茂在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存入了700多万。今年4月无法取现后,他的公司受到了很大影响。

  此次村镇银行储户被强制赋红码的事件,集中发生在6月11日至14日之间。14日,由于“储户红码”事件登上热搜,受到广泛关注,河南方面提出调查此事。抵达郑州或在外省未到郑州而被赋红码的两类储户,纷纷于当日上午发现红码转绿。

  忙于生意的袁茂正是在14日下午,出于“好奇”,在一个“难友群”里扫了群友发送的一张“郑州东站高铁站售票处”场所二维码。扫完后,他的健康码变红了。

  健康码显示,赋码来源为“郑州市”,赋码时间为“2022-6-14 16:39:49”,赋码原因为“有高风险地区旅居史隔离未满14天的人员”。

  对比其他储户的遭遇,袁茂因此判断,河南健康码大数据系统对储户赋红码的时间,是储户第一次扫河南当地二维码的时间。

武汉袁先生,从6月14日以来,一直是红码。

  武汉袁先生,从6月14日以来,一直是红码。

  5月23日,袁茂看到一段储户们发到群里的现场视频——河南银保监局副局长杨华军向储户保证:只要储户合法存入的存款都会得到保障。他特别解释“合法”存入,即包括通过线上和第三方平台存入,只要储户“不知情”、未参与违法过程,存款也能得到保障。

  袁茂认可了这一保证。事发两个多月来,袁茂看到了许多关于村镇银行涉嫌犯罪的说法,但他始终保持冷静,“我只相信官方的说法。”

  更何况,袁茂当时是从一款第三方金融APP转入银行的官方小程序存款的,没有通过中介,也不存在高额贴息的情况。因此,虽然存款数额较高,但利率为4.1%,属于正常水准。袁茂因此很自信,认为自己不存在任何“参与违法犯罪”的金融行为。“我觉得要理性看待,国家需要调查清楚之后,需要筹款,才能放开取款。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能解决的,无非是要等。”

  因此,4月、5月到6月的几次储户集体赴河南维权中,袁茂均未参与。因为公司生意忙,他一直留在武汉,至今没去过河南。好在袁茂的湖北健康码并未因此受到波及。

  受河南红码影响,山东健康码也红了

  山东青岛的储户孙梅则遭遇了一次“红码乌龙”。

  孙梅在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共存入40万元。5月23日,她曾到河南,向银行和有关部门反映情况,随后返回山东。6月11日下午,她有一个来自河南的未接电话。接着,她扫了群里一个郑州火车站的二维码后,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红了。

  过了一会儿,河南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询问她,“报备地址具体在哪家哪户?”孙梅这才搞清楚——6月6日前后,她打算参与去河南的维权申诉,但因为没有确定是否去,她在“豫事办”里填写的报备地址不够精确。

  和其他储户一样,孙梅的健康码在6月14日一度转绿。

  到了6月19日18:05,因为孩子身体不舒服,赵梅出门买药。药店要求查看48小时核酸记录,孙梅打开山东健康码“康山东”,发现又变红了。赋红码的原因,写着“异常信息由河南推送,来自高风险地区未满14天,或未检测到第14天后核酸阴性结果”。

山东青岛孙女士,6月19日的山东健康码也变为红码。

  山东青岛孙女士,6月19日的山东健康码也变为红码。

  孙梅一下慌了。一旦自己红码,自己没法上班不说,孩子也不能上学,也不能参加几天后的考试,“学校查得挺严的,我在考虑要不要跟老师说。”

  她很疑惑。虽然自己5月23日是去了一趟河南,但早已过了14天,而且她48小时以内做的核酸结果还是阴性,怎么会变成红码呢?

  “我真是吓坏了。”孙梅说,6月11日的红码,只是河南的健康码,但这一次,她的河南、山东两地的健康码都变红了。“一旦本地红码的话,我就干啥都不行了。”

  孙梅打了青岛当地的110,110让她打青岛市12345反映情况,但孙梅打了多次打不进去。随后半小时,她一边走在路上,一边忙着接派出所、街道办、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电话。各个单位都是一副紧张的口气,询问她家的具体地址,准备对她和家人实施管控。

  “他们一听说是因为河南推送的——那几天这事都上了新闻热搜嘛,问我是不是那个什么银行的事儿,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也不害怕,也不着急了。”孙梅说,其中一个部门的人告诉她,这个红码是河南通过大数据推送给了国务院,然后又推送到山东,“所以你还是要去找河南转码。”

  19日晚上,可能是得到了山东有关部门的帮助,孙梅还没给河南那边打电话,她的健康码就转绿了。

  被赋红码,却又提示“无风险”

  但山东的张立峰、北京的刘薇、上海的韩悦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的健康码从6月中旬至今,都是红码状态。

  张立峰在河南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存了不到17万,钱不多,却是他打算用来结婚的“准备金”。6月12日,他在群里扫郑州高铁站的场所码时,发现健康码变红。赋码来源为“郑州市”,赋码原因为“有高风险地区旅居史隔离未满14天人员”。

  6月14日,大部分被强制赋红码的储户纷纷变为绿码,张立峰的健康码却始终没有变绿。

  最近十多天来,他打了许多电话。 037112345(郑州市市长热线)、12388(郑州市纪监委)、12320(郑州市卫健委),三方互“踢皮球”;有时候无法接通,只能听到电话里的语音自动反复提示:“红码人员,请配合隔离管控”;他也求助过滨州当地的警方,对方让他找河南,“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权限”。

  其间,郑州12388建议他通过健康宝申诉功能转码。但张立峰填写申诉信息后,弹窗显示“当前无风险,无需进行转码申请”。

  滨州张先生、北京刘女士在申诉转绿码时,弹窗显示“当前无风险,无需进行转码申请”。

  张立峰不解。自己被赋予红码,系统又说“无风险”,那他到底是不是疫情受管控人员呢?“最近这个事,老是压在我心里,让我没法安心工作。”他希望健康码尽快转绿,能去河南向银行索要一份存款证明,作为将来兑付的凭证。

  截至6月24日晚上,张立峰的河南健康码依然是红码。当天傍晚,他再次拨打郑州12345,“我一打过去,他就能听出是我,直接说帮我督促落实。”张立峰问对方,是否有他的备案信息,对方回答有。

  上海的韩悦在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线下存入了数百万,因此持有的是一类卡。“4·18”事件以来,张悦没去过河南。

  因为上海疫情,她无法出市,也没有太多精力关注村镇银行的事情。6月的“储户红码”过后,韩悦以为“事情结束了”。6月16日,她扫了河南的场所码后,发现健康码变红了。

  韩悦以为是系统失误,没太在意。谁知道,6月24日她再查验河南健康码,发现还是红码,并显示:“有高风险地区旅居史隔离未满14天的人员(郑州市于2022-06-16推送)”,还留下了郑州市卫健委的咨询电话。

上海韩女士的豫康码,6月24日仍为红码。

  上海韩女士的豫康码,6月24日仍为红码。

  但是,韩悦一打过去,电话直接识别出手机号的归属地上海,语音提示:“上海来河南人员,实行14+7+3的隔离政策。”因此,她至今没有打通电话。

  即将到来的7月,张悦要继续还房贷,“我是很着急,但我也没办法,我也去不了。”

  “哪怕是废话,我依然有知情权”

  受疫情影响,北京人刘薇同样没有去过河南。但在6月12日的扫码中,她发现自己的河南健康码变红了。且直到今天,依然是红码。她不知道为什么,在24日的大批储户“红码转绿”中,她被“遗漏”了。

  从国外留学回来后,刘薇就和父母、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长辈都信任刘薇,把养老金都交给她管理。2020年,刘薇把全家人的“所有家当”都存入了河南禹州新民生、柘城黄淮两家村镇银行。4月18日至今,她没有一次打通过河南、郑州相关部门的电话。时间过去得越久,她越焦心。

  在北京,刘薇已打过三针疫苗,每天或每隔一天都做一次核酸检测。

北京刘女士,已打过三针疫苗,几乎每天做核酸,至今仍被赋红码。

  北京刘女士,已打过三针疫苗,几乎每天做核酸,至今仍被赋红码。

  发现河南健康码变红后,她曾多次扫河南各个场所的二维码,期待变绿。但后来担心河南的红码波及北京健康码,她没再敢多扫。和张立峰一样,刘薇曾在健康码系统中申诉转码,结果也是弹窗提示“当前无风险,无需进行转码申请”。

  刘薇的父亲有高血压,妈妈最近也因为心脏病犯了而住院。“家里老人的养老金都在里面,一旦要用钱,可怎么办啊?”刘薇接连几天睡不着。凌晨一两点,群里其他储户@她,她也会立即回复。刘薇说,她的眼睛熬肿了,“已经熬得双眼皮都看不见了。”

  父母知道了女儿在村镇银行的遭遇,甚至连爷爷奶奶也察觉到了迹象,多次询问“出了什么事”。为了不给刘薇增加压力,四位老人都不再多说。但刘薇能感觉到,老人的心理压力也很大,“整个家里现在就是一团乱麻,没有一个人是开开心心的。”

  许多储户至少去过一次河南,听到过当地领导的当面答复。但刘薇一直在北京,她越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2个多月过去,她得不到任何确定的信息,“我就想去许昌,当面问问他们,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她认为,哪怕听到的还是以前“风险可控”的老话,听听领导的分析,也能安心一些。“哪怕是废话,我依然有知情权。”刘薇说,“但现在,我是红码,也去不了。”

  飞机落地郑州后健康码变红

  “我以为经过这次整顿调查之后,不会再有红码了。”6月24日,杨海从广东飞抵郑州后,发现健康码还是变红了。情急之下,他打开了支付宝“豫事办”的健康码,显示是绿码,他出示给工作人员后出了机场。但没过多久,他发现,支付宝上的健康码也变红了。这意味着,他无法在郑州自由行动。

广东珠海杨先生,“粤康码”为绿码,6月24日到郑州新郑机场后却被赋红码。

  广东珠海杨先生,“粤康码”为绿码,6月24日到郑州新郑机场后却被赋红码。

  此前,杨海通过第三方平台和银行小程序,先后在禹州新民生、柘城黄淮两家村镇银行存款。从4月至6月,他一直没有去河南。

  6月20日,禹州新民生等4家河南村镇银行官网均发布公告称,按照金融管理部门要求,该行从即日起开展线上客户资金信息登记工作,凡该行线上交易系统关闭后不能正常办理业务的客户均需登记,并填写完整、真实、准确的相关信息。

  在银行提供的信息登记表中,除了个人基础信息外,还应填写相关“产品信息”,包括交易时间、交易金额、产品名称、产品期限、产品年利率、交易渠道、已获取收益、获取收益方式、获取产品方式,以及是否存在通过其他渠道获取收益。

  但杨海登录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系统时,手机却无法接收验证码。麻烦的是,过去存款、取款次数很多,他根本无法记住那些交易、收益记录信息。6月中旬“红码事件”过后,他决定亲自到郑州,去河南银保监会咨询登记表格的问题。

  因为健康码变红,24日晚上,杨海只得住在郑州当地一个朋友的家里。同一天,他在“难友群”里还发现了其他几位和他一样,到达郑州后发现被赋红码的储户。

  杨海计划着,6月25日,要先去郑州街头做一次核酸检测,“保证我的48小时核酸结果有效期。”他决定,向河南银保监部门咨询完后,就返回广东。(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