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传因官员儿子要出城,扬州一曾有确诊病例的高端小区被单独调低风险

2021-08-31 08:26:27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张宇轩
点击:    评论: (查看)

  扬州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及卫健委于近日频频发布公告,对主城区的管控措施逐渐放宽。8月25日当天,扬州市政府官网连续发出8份公告,内容涉及学生秋季开学、外地滞留人员离扬、主城区域管控措施继续调整等内容。这些迹象表明,扬州这座城市正在从疫情的封困中渐渐舒展筋骨。

  多位扬州市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事实上此时大部分区域仍未放松管控,居民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被彩钢板、铁栏杆等障碍物团团围住的小区内。

  然而,早在8月17、18日,社交媒体上便有传言称,有人借助扬州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第43号公告《扬州籍留学生离扬出境受理公告》,趁着中心城区少部分区域风险等级下调的机会,提前离开当时尚处在疫情阴云之下的扬州城。

  (扬州市紫金文昌小区受访者供图)

  为什么单独将有确诊病例的高端小区调整为低风险?

  多个独立信源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反映,早前在扬州市的一些市民微信群中流传着一个传言:8月17日,居住在扬州市紫金文昌小区的某官员借职务便利将该小区风险等级下调,利用第43号留学生出境公告将其子送出扬州城。

  8月24日,紫金文昌小区居民梁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确实听说过这个传言,但无从求证传言的真实性。

  据梁宇介绍,紫金文昌小区是扬州市内的高端小区,房价均价在2.8万元/平方米左右。而在此传言之后,网上更是有“宁要紫金文昌半张床,不要汤臣一品一套房”之类的戏谑。

  传言流传的背景是,有两例确诊病例的紫金文昌小区风险等级单独下调,而下调的时间恰好紧随第43号公告《扬州籍留学生离扬出境受理公告》发布,因此引发扬州市民的关联猜测。

  第43号公告(部分) 扬州市人民政府官网截图

  扬州政府官网显示,8月17日当天,扬州卫健委共对外发布了4份文件,其中43号公告题为《扬州籍留学生离扬出境受理公告》, 45号通告为《关于疫情风险等级调整的通告》。

  第43号公告为疫情防控工作人员以外的扬州籍留学生们开辟了一条离开扬州的通道。

  综合该公告精神,身处低风险区的扬州籍留学生,在近5天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本人及共同居住的家庭成员14天以内无新冠肺炎相关症状,即可提交申请,审核通过后,通过“点对点”闭环转运方式离开扬州送至省内目的地,再进行统一的14天集中隔离和7天健康监测即可正常出行。该公告自8月17日发出起,截止到次日的午时12时,提交申请的窗口期为时不超过36小时。

  第45号通告 扬州市人民政府官网截图

  随后,第45号通告对两个区域的风险等级做了调整,其中位于邗江区双桥街道文扬社区的紫金文昌小区则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

  第44号通告 扬州市人民政府截图

  形成反差的是,同在8月17日发布、夹在这两份“放宽式”文件之间的第44号通告却是一副 “严肃面孔”,题为《关于全面加强主城区小区管控的通告》,其中对多个区域做了“足不出楼栋”“足不出自然村” “足不出巷”的管控要求。

  梁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紫金文昌小区曾在8月初确诊过两例新冠病例,分别为第49号、第98号病例。之后一直处于中风险区级别的管控,“只留下一个出入口,其他的都被彩钢板等封死”。8月17日小区风险等级突然由中级降为低级,但对于没有离扬需求的小区居民来说,风险等级的调整意义不大,至今,小区居民至多被允许在楼下活动,而出现过确诊病例的楼栋居民“不允许走出房门”。

  而事实上,多位扬州市民告诉记者,他们所在的小区从未出现过确诊病例,至今仍是中风险区。

  坊间的疑问正是来自于此:为什么没有确诊病例的是中风险区,而出现了两例确诊病例的紫金文昌小区却是低风险区?为什么紫金文昌小区被区别对待,单独以小区为单位下调风险等级?

  (网友@MaradentroE的微博内容截图)

  当地政府至今仍未回应

  但目前微博上有关质疑的信息已经搜索不到。而扬州官方至今未对相关质疑作出回应。

  尽管高风险区域数量已经清零,但扬州疫情似乎并未真正进入尾声。

  8月25日的核酸检测中,蜀冈-瘦西湖风景名胜区城北街道瘦西湖福苑小区一位居民结果为阳性。随后,该小区风险等级上调为中等风险。

  此前,该小区一直处于封控管理模式下,该模式比封闭管理模式更为宽松,居民可以在小区内活动、交流。此次阳性检测结果的出现直接导致该小区150多位居民被作为密接或次密接者进行隔离。扬州市民的心再次被这一结果提到了嗓子眼。

  (扬州市第28场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现场 来自扬州市人民政府官网)

  同日进行的第28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扬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军陈述了此次疫情区域风险等级的确定原则。据张军介绍,风险等级的确定原则有三个维度的考量,一是地域,一般以街道、乡镇为基本单位;二是时间,参考潜伏期共识确定为14天;三是疫情暴发情况,有多少病例,有无发生聚集性疫情。

  而之前紫金文昌小区以小区为单位单独下调风险等级,明显与第一条原则相悖。

  “14天”的时间标准似乎同样存在问题。上述福苑小区阳性结果的居民在此前的21天内经历了10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直至第11次才检测为阳性。

  据扬州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布的数据,居住在紫金文昌小区第49、98号病例分别于8月1日、8月3日确诊,第45号通告于8月17日宣布下调该小区风险等级至低风险,二者之间最短的时间间隔为14天。可以推定,此前紫金文昌小区的风险等级下调可能是依据14天的时间标准。

  但有市民担心,如果当时借助43号公告离扬的留学生中有与福苑小区阳性人员同样的状况,后果将不堪设想。

  针对舆论的质疑以及扬州市民反映的情况,8月25日,记者发函向扬州市政府、市卫健委等单位了解相关情况,但直至截稿,均未得到回复。同时,记者多次拨打上述被质疑官员及扬州市政府新闻办有关负责人的电话进行求证,但均被拒接,短信留言也未获回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