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公然挑战中央对“十大党史谣言”的辟谣,谁给了他们如此底气?

2021-08-02 11:14:38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肖凡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7月30日,《环球时报》在资本媒体平台今日头条的官方账号发布了《莫言 还是莫言》一文,文中将那些批评莫言作品的人称为“反智者”

  “莫言,难道就甘愿让人家骂个狗血喷头不成?莫言是不会跟着反智者起舞的。多年前莫言曾就‘莫言热’谈过看法,人们议论的那个莫言,赞也好,骂也罢,都与他无关,在他看来,那更像一场滑稽表演。”

  此文作者说:

  “莫言深深地扎根在故乡的土地上,四十多年来,笔耕不断。他创造的‘高密东北乡’文学,出现在世界文学的版图上。这乃是中国文学的幸运,是中国文化实力的一种标志。

  ……

  莫言取得的文学成就,也是中国新时期文学重要的成果之一,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借鉴吸收世界优秀文化的结果。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当今中国文学的发展。有人把文学的社会性、人民性与党性对立起来,是不应该的。对文化精英的伤害,是悲哀的事情,更是宪法所不允许的。否定莫言的文学实践,是对当的文艺政策的否定和曲解。网上的一些暴戾言论和个别人的做法,不利于社会文化建设,给思想界和学术界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应该引起文化部门的关注,网监部门应对类似围殴文化名人的言论,进行必要的监管和清除。

  但是,这篇义正辞严的文章,只出现于《环球时报》在今日头条的官方账号上。在其官方网站和其它网络平台,例如《环球时报》的百度百家号、微博、微信公众号上都搜索不到。7月30日出版的纸媒《环球时报》也未见此文。经过搜索发现,该文作者署名“任罡风”,更是第一次使用。

  这篇网文说明了什么?是不言自明的。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全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学习党史的活动。

  2021年2月20日,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这次学习教育“总的来说就是要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教育引导全党同志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习近平强调:“要从党的辉煌成就、艰辛历程、历史经验、优良传统中深刻领悟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等道理,弄清楚其中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要深刻领悟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必然性,坚定对党的领导的自信。”习近平还多次强调,学习党史就是要“把红色基因传承好”。

  为了配合党史学习,中央网信办会同中央党校、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中国社科院、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等单位,针对一段时期网上流传的歪曲抹黑党史谣言信息进行梳理、盘点、选出了“10大涉党史谣言”,在2021年7月15日予以公布。其中第九条写道:“周扒皮、黄世仁是好地主,土地改革错了?谣言!”

  2021年第2期《历史评论》刊发了德州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张永峰的文章:《美化“刘文彩们”要不得》,文章指出:

  “多年来,从小说《古船》《故乡天下黄花》《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诺言》《小灯》《第九个寡妇》《软埋》,到电视剧《福贵》《小宝和老财》等,都用不同方式塑造地主的光辉形象。这种现象不限于文艺上的想象和虚构,对于历史上恶名昭著的大地主,也有个别人打着‘研究’的旗号为其鸣冤叫屈、评功摆好、歌功颂德。20世纪末,一本为大地主刘文彩翻案的书——《刘文彩真相》成为媒体上的热门话题。不少报刊刊登书讯或书评,书中内容的摘录在网络上也颇为流行。21世纪初,一部以刘文彩为主题的电视专题片又经网络媒体广泛传播而左右视听。这种美化‘刘文彩们’现象的蔓延,难免使人习以为常、信以为真,意识不到问题的严峻。

  ……

  他们惯用的手段是借土改中曾出现的偏差大做文章。他们甚至特别‘珍视’土改运动中出现的偏差,这为他们污蔑革命、鼓动人性暴力提供了‘宝贵’依据。而当拥有特权利益的地主恶霸对被压迫者施加暴力时,他们却视而不见。这种‘人性暴力’分配方案的‘慷慨’和‘吝啬’,赤裸裸地暴露出丑恶的偏见和别有意图的政治目的,这或许是美化地主现象最大的病因所在。对此,那些热衷于为‘刘文彩们’树碑立传的‘精英们’或许是心知肚明的。”(见微信公众号“中国历史研究院”刊文:《美化“刘文彩们”要不得》)

  在此有必要介绍一下《历史评论》。这个期刊是在于2020年1月,在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一周年之际,该院在新时代创办的第一份全国性史学刊物。

  而中国历史研究院是2019年1月3日在北京成立的。习近平致信祝贺,指出:“历史是一面镜子,鉴古知今,学史明智。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的一个优良传统。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

  2021年6月22日,《光明日报》发表了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的文章《百年中国文学的红色基因》。《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等各大网站都进行了转发。文章指出: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发端于20世纪初的中国新文学也走过了一百多年的光辉历程。”“中国新文学发展进步的历程与党成长壮大的历程始终相生相伴、相互呼应”。文章列举了一系列作家和作品,其中包括:“1948年,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和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真实表现解放区土改的宏阔场景。”“柳青的《创业史》全面展现了合作化运动给当代农民命运带来的巨大改变;周立波的《山乡巨变》生动描写了土改给农民精神生活带来的变化;老舍的《龙须沟》通过龙须沟的古今对比,表达了对新中国的无比热爱。”(百年中国文学的红色基因-光明日报-光明网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1-06/22/nw.D110000gmrb_20210622_1-16.htm)

  关于前面《美化“刘文彩们”要不得》提到的那些作品,没有一部“入选”。不过有文章认为,那是因为那些作品看不出有红色基因。

  不像《历史评论》和《光明日报》这两篇作者张永峰和吴义勤的身份如此明确,有名有姓有单位,《环球时报》的今日头条官方账号上发布的文章的作者“任罡风”,不仅是第一次署名发文,更是没有提供任何单位和职务信息。

  说到这里,个人想给“任罡风”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可以直接向“10大涉党史谣言”的发布部门提出反对意见,把其中的第九条“周扒皮、黄世仁是好地主,土地改革错了?谣言!”进行修改或者删除,并且要建议《历史评论》不要再发表所谓“反智者”的文章;第二个建议是,如果“任罡风”不敢向发布“10大涉党史谣言”的有关部门提出反对意见,不敢建议《历史评论》不要再发表所谓“反智者”的文章,那么最好将《莫言 还是莫言》一文撤回,按照中央有关部门对于贯彻如何学习党史的精神,再对自己的文章做一些必要的删除、修改和补充,如何?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