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国务院安委办暗访矿企:负责人躲猫猫,独头采矿竟无安全出口

2021-06-04 08:29:37  来源: 应急管理部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面对国务院安委办的暗访检查,河北一家铁矿企业相关负责人竟然躲猫猫,临时请来“救兵”应付问询,企业各岗位负责人对安全规章频频语塞。下井检查中暗访组发现,在一条巷道的尽头,竟然没有向地表联通的安全出口。

  而在另一家正常开采的铁矿里,井下巷道中不少路面十分泥泞,水流常常可见,矿工们是在富含地下水的地层中作业。暗访组发现,防水门却无法正常开启。

  这是日前记者跟随国务院安委办暗查暗访组前往河北省沙河市对非煤矿山安全生产工作开展专项检查时看到的一幕。

  记者关注到,5月25日,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印发了《矿山重大隐患调查处理办法(试行)》(矿安〔2021〕49号)(以下简称办法),旨在加强矿山安全生产工作,把重大隐患当成事故来对待,把隐患排查治理挺在事故之前,防范矿山生产安全事故发生。

  面对检查“藏猫猫”“搬救兵”

  5月9日至14日,记者跟随国务院安委办暗查暗访组来到河北省沙河市对非煤矿山安全生产工作开展专项检查。在河北金山矿业有限公司西郝庄铁矿,企业为应对检查搬来临时救兵,且井下多处独头采矿,现状图与实际严重不符。

  国务院安委办暗查暗访组的第一站,是一家名叫“河北金山矿业有限公司西郝庄铁矿”的铁矿石企业,该企业设计生产规模30万吨/年,属小型地下矿山。2020年底,该企业因在当地例行检查中不合格被要求停产整改,由于后续整改未达到要求,企业目前仍处于停产阶段。

  5月9日上午,暗访组来到该企业会议室,要求与相关负责人核对矿山图纸,但当图纸摊开,暗访组发现原本在会议室里的企业相关负责人突然不见了。

  “这张图谁能解释清楚?”“负责技术的人去哪了?”

  暗访组的再三询问,迟迟未得到答复。随后该企业矿长走进会议室表示,他们正在把相关技术负责人叫过来。“你们见到我跑什么?躲什么?”面对暗访组领队——国家矿山安监局非煤矿山安全监察司司长裴文田的发问,该矿长沉默了。

  许久,一名年迈的工程师来到会议室回应相关问题。暗访组开始按照此前研究的该企业资料,逐一提问。

  “按照规程,每个作业中段都要形成直达地表的两个出口。”在图纸前,裴文田询问工程师,“这里是一个独头死循环,工人在里面作业,如果出现塌方,工人是不是就被堵在里面了?”

  “连珠炮”发问之下,工程师最终承认了图纸暴露出的问题。事实上,这位工程师只是“友情出演”,并不在该企业任职,是企业为应对检查搬来的“临时救兵”。

  为探清井下实情,暗访组乘坐矿井运输车辆下井。西郝庄铁矿属斜井矿山,下降垂直距离80米后,暗访组在一处斜坡道下车,下车点倾斜、湿滑,且有诸多碎石,下车后的行人需要横跨过运输铁轨才能到达平地区域。

  走过这短短几米的路程十分艰难,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滑倒。按照要求,企业应在下车处建造平台,方便人员通行,而西郝庄铁矿的相关设计显然不合规范。

图片

  下车处的斜坡道。南都见习记者 王森 摄

  “如果出现跑车事故,我们一个人都跑不了!”裴文田对企业随行的安全科科长说。

  “跑车”事故是指,在斜坡道上,一旦牵引装置失效,车辆在自重力作用下冲入井下的情况。该企业并没有按照规定设置“一坡三挡”,若跑车事故发生,斜井内行人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多处独头采矿难以保障矿工逃生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后边。暗访组调查还发现,在一条巷道的尽头,暗访组发现此处并没有向地表联通的安全出口。

  根据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规程》,每个生产水平或中段至少应该有两个便于行人的安全出口,并应同通往地面的安全出口相通。若未达到此要求,则为“独头采矿”,裴文田表示,这属于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

  据专家王超群介绍,此要求是为了矿工在井下任何地方作业时,都有一条最便捷的安全出口,若巷道为独头,发生事故时,井下作业人员难以安全撤出。

  暗访组不仅发现该地下矿山多处涉嫌独头采矿,还在矿井中发现一条被企业自行封堵的巷道。裴文田分析,此处应该是最近才被堵上的。

  “为什么把这里封起来?采了多少矿?采了多久?现状图上有标注吗?”面对裴文田的再三追问,企业安全科科长再次语塞。

  依据应急管理部印发的《金属非金属矿山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判定标准(试行)解读》:生产矿山在6个月内没有根据矿山实际情况的变化,更新相关图纸,造成现状图纸与实际严重不符合即为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

  据介绍,如果现状与图纸不一致,一旦发生事故,救援队伍将无法按照现状图施救,增大了救援难度。

  与事故赛跑的“最后防线”却无法启用

  5月10日,暗访组前往河北恒辉矿业有限公司恒辉铁矿,该企业属大水矿山,地下涌水量大,防水治水是其安全生产的头等大事。然而该企业井下用于应对透水事故的防水门无法正常关闭,暴露出了其安全意识的欠缺。

  暗访组在金山矿业发现的问题并非孤例。

  5月10日,暗访组一行来到河北恒辉矿业有限公司恒辉铁矿,该企业系设计生产规模80万吨/年的中型地下矿山。目前,恒辉铁矿是符合安全生产条件仍在正常开采的铁矿。

  “水多”,是记者随暗访组进入矿井最深刻的印象。沿着地下矿山的竖井下降300米左右,不停有水珠滴落;井下巷道中,不少路面十分泥泞,水流常常可见。

图片

  矿井下的积水。南都见习记者 王森 摄

  据了解,受地质条件影响,这些积水难以避免。但也说明,矿工们是在富含地下水的地层中作业。这意味着矿工们需要随时警惕凶险的“洪水猛兽”。

  来到井下,裴文田第一个检查的就是要求企业启动防水门,目的是检查其是否能正常运作。然而,企业用于运输材料的轨道高于防水门底板,需拆除后才能关闭防水门。拆除轨道并非易事,记者在现场注意到,近十名工人手持各类工具奋力作业,十几分钟后,他们才合力将铁轨抬走。

图片

  矿工正在拆除轨道。南都见习记者 王森 摄

  暗访组专家袁群地介绍,恒辉铁矿是典型的大水矿山,矿山中央水泵房是保障安全的“心脏命脉”。矿区若突发涌水,中央水泵房可将水排出,这一过程就需要防水门的保障。

  《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规程》中也明确,水文地质条件复杂的矿山应在关键巷道内设置防水门,防止水泵房、中央变电所和竖井等井下关键设施被淹,且防水门应设置在岩石稳固的地点,由专人管理,定期维修,确保可以随时启用。

图片

  恒辉铁矿的中央水泵房。南都见习记者 王森 摄

  该企业防水门相关设计显然不符合国家要求。拆除轨道后,矿工们又发现,防水门上方的电缆是阻碍防水门关闭“第二块绊脚石”,现场搬移电缆,关闭防水门又花了十多分钟。

  事故不等人。据裴文田介绍,一旦工人发现涌水,水流到防水门只需要几十秒甚至几秒钟时间。“防水门是最后一道防线,决定着几十人的生命。”他说。

  记者了解到,此前,邢台沙河市地下矿山也曾因防水不力发生过重大事故,造成4人死亡。

  袁群地也指出,矿下安装液压防水门,成本可控制在10万元及以内,这显然在企业的承受范围内。

  追问一:为什么是河北沙河?

  国务院安委办暗访组走访了河北邢台沙河市多家铁矿石企业,涵盖正在生产、短期停产、长期停产、基建等多种情况。重点检查的四家企业均存在不同问题。

  暗查暗访组为什么在5月前往河北沙河?这其中包含现状与历史双重因素。

  应急管理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21年,河北省已有两起非金属矿山事故瞒报。根据邯郸市人民政府官网3月17日发布的“情况通报”,2月24日12时左右,武安市冶金矿山集团团城东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在升井过程中发生坠井事故,导致6人身亡,事故发生后,企业未向政府和有关部门报告。另一起瞒报事故于4月3日发生在张家口市赤城县。事实上,沙河市历史上也发生过重大事故。2004年沙河发生“11.20”特大铁矿火灾事故,共造成70人死亡。

  “我们想看看地方是否吸取了事故教训。”裴文田介绍,此次暗查暗访着重检查铁矿山,还因为近期矿石价格飞涨,企业为追逐利益可能在行情较好时冲动违法违规开采,铁矿聚集地区的事故风险由此升高。沙河市正是邢台市铁矿矿山聚集地,邢台市共有铁矿60家,其中沙河市便占44家。

  记者了解到,针对此次暗查暗访排查出的问题隐患,河北省应急管理厅已暂扣西郝庄铁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其他问题已移交地方局处理。恒辉铁矿现已更换防水门,更换后防水门关闭仅需38秒。恒辉铁矿目前处于停产整顿阶段。

  追问二:地方安全监管面临困境如何破局?

  透过此次暗访,裴文田向记者谈到,作为“主体责任方”,企业对安全生产依然麻痹大意。比如恒辉铁矿自称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应急演练,但多次演练却未发现防水门的问题,足见安全意识的匮乏和日常工作中安全保障制度的缺位。暗访期间,河北省正在全省推行安全生产大排查工作,首先要求安全问题并及时上报,但就暗访结果来看,企业自查效果并不理想。

  记者也注意到,在实践中地方对矿业企业的监管也存在诸多难点。“人员数量不足,业务能力不够。”沙河市应急管理局局长毛增民告诉记者,这是基层监管面临的主要困境。

  以此次暗访所在地的沙河市应急管理局为例,该机构现有253名工作人员,他们面临着庞杂的工作任务。沙河市境内44家铁矿,设计年产量30万吨以下的小矿山占88%,这还是沙河自2005年起将原本160座铁矿山整合的结果。不少小型矿山受规模限制条件落后,且监管目标量大分散,增加了地方监管难度。2020年以来,沙河市针对非煤矿山共排查各类隐患风险281条,立案查处违法违规行为21起,处罚153万元。

  一位沙河市应急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基层应急工作繁重,防灾减灾、防汛抗旱、森林防火等系列工作需要基层人员全年警惕。“现在我们的工作理念是‘五加二’‘白加黑’,有活随时去单位。”他说。

  而与此同时,基层工作者业务能力不足也让地方监管掣肘。有限的人力中,沙河市应急管理局具备有关业务的专业人员堪称屈指可数。“局里具备矿山相关管理水平和技术经验的只有3位局长,中层干部都是非采矿工程专业‘半路出家’,也没有矿山工作经验。”毛增民介绍,由于缺乏专业知识与相关经验,基层监管人员很难在一线精准发现问题。

  在此困境面前,如何破局?让地方安全监管真正精准出击、发挥作用?

  毛增民认为,培训与交流经验也是提升基层队伍素质的重要途径,然而合格的专业人才培养是一个长期过程,甚至需要8到10年。

  引入信息技术或是一条破局之道,沙河市正在推动安全生产信息化建设。简单来说,该系统具备实时监控、搜集信息、大数据分析、预判事故发展等功能,可帮助地方实现全面、高精准度的监管,该平台建设共投资400万元,已经完成了核心软件开发与设备采购,今年年底可完成建设投入使用。

  除了提升监管队伍素质,当地部门也近期在着手加强企业培训。国务院安委办暗查暗访组曾用国家题库考试沙河3家矿企部分主要负责人、安全管理人员,29人全不及格。毛增民告诉记者,地方已聘请专家,全面培训企业安全生产必备知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