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疯狂的“不老药”:有宣传称可治愈新冠,监管部门排查违法经营

2021-02-12 05:27:03  来源: 红星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一个NMN销售群里,群主不定时发布“NMN治愈55岁新冠肺炎重症患者”、“NMN让癌症家族重获希望”、“NMN让老人延年益寿”等宣传文案。

  去年以来,号称能够延缓衰老的“不老药”NMN,在保健品行业迅速走红。

▲“不老药”NMN。图据视觉中国

  ▲“不老药”NMN。图据视觉中国

  据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大宏介绍,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科学研究发现,人服用NMN后可以转化为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人体能量转化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物质;随着年龄增长,人体中的NAD+含量将会逐渐减少,意味着能量代谢能力变弱,“因此,服用NMN有利于促进新陈代谢。”

  2021年1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经营司印发了《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指出,NMN在我国未获得药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剂和新食品原料许可,“即在我国境内,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

微信截图_20210211130449.png

  ▲相关文件。图据微博

  但这没能阻止商家、消费者疯狂追逐“不老药”的脚步。根据南方周末报道,目前,NMN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流通于中国市场:将NMN原料出口,包装为进口品牌产品,再通过跨境电商渠道,回流国内市场。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消费者、商家、业内人士等获悉,NMN市场在火爆的同时,也有丛生的乱象,例如违规销售、夸大宣传等,此外,其“延缓衰老”的功效,并未得到足够多数量临床试验的验证。

  有业内人士直言,目前NMN市场“跑得太快了”,可能“刹不住车”。

  【谁在买?】

  60粒装1500元-20000元

  “基本上是有钱人在买”

  做好早饭,又到了吃“不老药”的时间。姥爷和姥姥吵起了架:

  “你吃了不好使,别吃了。”

  “那你凭什么到点儿就吃,还一天吃两回。”

  两个83岁的老人像孩子一般使着“小心思”,他们抢着吃“药”。孙子于大洋说,尽管姥爷为了哄骗姥姥、嘴上说着“没效果”,但没几个月,他的药量已经从1粒增加到4粒。

  于大洋说,姥爷开始服用NMN后,老年性湿疹“烙印”在皮肤上的紫红色斑纹结痂了,腿也轻便了许多,“往年姥爷害怕过冬,冬天很少出门,就窝在家看电视。现在他爱下楼了。”

  于大洋介绍,患有高血压的姥爷已经停掉了常规药,每天只吃NMN。

▲NMN。图据图虫创意

  ▲NMN。图据图虫创意

  另一名NMN的“铁粉”杨芸芸,在四个月前开始服用,如今,她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服用NMN。

  这名都市白领今年35岁。她说,30岁后渐觉衰老,首先是下眼睑,黑眼圈和眼袋“跑”了出来,皮肤越来越松弛,渐渐开始失眠。

  她尝试过不少“保养”的方法,包括吃“褪黑素”、睡前打坐等等。服用NMN后,她说,作用“立竿见影”。

  “可用一段时间,效果就会打折扣。”杨芸芸说,“赛立复让我的睡眠增长,但是睡得不深;澳乐维让深度睡眠变长,但容易早醒,不过皮肤变得意外白皙;爱健康对睡眠的感受比赛立复好,但是醒来脸会透着老气。”

  她口中的“赛力复”“澳乐维”“爱健康”,是不同平台的NMN。杨芸芸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白鼠,她喜欢换着吃各种品牌的NMN,“就像护肤品,服用一段时间效果就变弱了,但是我不信吃不到适合我的NMN。”

  红星新闻记者在电商平台查询了解到,目前,一瓶60粒装的NMN产品,均价在1500元左右,有的甚至高达20000元一瓶。对于一些消费者而言,这是不菲的价格。

微信图片_20210211130543_副本.jpg

  ▲淘宝一款NMN产品的广告

  一个月前,消费者何勇网购了两瓶NMN,“太贵了。两瓶120粒,花了2000元。”在微信群里,他发现有人在服用NMN的原料,他也打算试试:“买原粉120粒400元就够了,花的钱是买成品的五分之一。”

  陈爽就是吃NMN原粉的人。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吃原粉两年,最开始是将NMN原料冲在白开水里服用,后来采用“舌下含服”的方式,每天一勺,大约服用0.4克以内。

  “粉越细越好,越容易吸收。”陈爽说。

  另外一名也服用过NMN“原粉”的群友告诉记者:“原粉味道微酸,味道和VC差不多。”只是服用三个月后,他感觉,加强日常运动,比服用NMN管用。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副教授、北京市营养学会秘书长张召锋说:“NMN原料不见得那么贵,但是贵的是什么?是‘抗衰老’的需求问题,因为它是刚需。”

  一名代理商说得更直接:“基本是有钱人在买。”

  【谁在卖?】

  “直销”模式大行其道:

  “身体健康!灵魂兴盛!财务自由!”

  于大洋一家都在服用NMN。但与纯粹作为消费者的姥爷姥姥不同,于大洋自己是将NMN看作“商机”。

  这还得从四个月前于大洋的母亲被一名NMN微商代理Andy拉进“爱健康NMN逆龄分享群”说起。

  三年前,于大洋母亲出国旅游时,和旅居澳大利亚的Andy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进群后,于大洋母亲在群里“潜水”了一整个月,一言不发,静静观察。每天,群里都有人分享自己的服用感受。

  一张被多次分享的图片中称:NMN为一种续命药,能够使人体衰老的细胞变得年轻,让上了年纪的人延年益寿,是一款首富李嘉诚、股神巴菲特都在吃的“长生不老药”。

微信图片_20210211133226_副本.jpg

  ▲NMN相关群内一张被反复分享转发的图片

  家中老人老年性湿疹久治不愈,胳膊上的红紫色斑纹扩散到全身,瘙痒难耐,于大洋母亲“有病乱投医”,购买了4瓶“长寿药”,一瓶30粒,售价870元。

  这一试,全家人就此“入坑”。仅仅服用了几个月时间,全家人对NMN已经“顶礼膜拜”。于大洋母亲说,“长生不老”看不出来,但绝对能提升寿命;于大洋自己则说,这“药”能够让细胞返回年轻状态,达到逆龄效果。

  说这话的时候,于大洋既是NMN的消费者,也试图通过NMN致富。一个多月前,本打算当保安的他成为iHealth(爱健康)品牌NMN产品的线上代理商。

  根据南方周末报道,曾被保健品行业使用过的“直销”手段,正被套用在NMN相关产品上。红星新闻记者对多名NMN代理商的采访,亦印证了这一点。

  2020年2月,Jessie在iHealth官网注册成为会员,目前,她已经推荐1400人成为爱健康公司的会员。

  Jessie称:“iHealth的NMN原料产地在美国和德国,且获得了专利认证;公司由创投基金公司投资创立,由爱健康公司做运营管理。”

  当红星新闻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询问相关专利认证信息时,Jessie称,在美国有很多东西是保密的,专利信息公司是不对外公开的,包括“医药厂”的信息也是保密的。

  三个月前,Jessie将iHealth品牌NMN推荐给Andy服用。随后不久,Andy组建了微信群,销售该品牌NMN。

  Andy说:“我要用毕生的精力传播它。”

微信图片_20210211130941_副本.png

  ▲Andy在微信群所发信息

  成为代理商的第一周,Andy招募了20个会员。几个月的时间,他招揽了200名会员,他说,“月收入4000美元。”

  一名代理商给红星新闻记者发来一份《爱健康市场奖励宪章》,其中详细记录了加盟方式:

  购买130美金产品,可成为L2级别会员;购买1100美金的产品,成为L3级别会员,送100美元产品;购买2200美金的产品,成为L4级别会员,送200美元产品。

  倘若不购买产品,也可以成为代理。三个月内,发动20个人每人购买一瓶NMN,或让10人每人购买2瓶NMN,就可以成为L4级别会员。达到“成就”后,iHealth公司将奖励价值达1560美元的产品作为创业基金。

微信图片_20210211133211.jpg

  ▲《爱健康市场奖励宪章》关于加盟方式的介绍

  “抓住这次机会,就足以彻底改变人生。”《爱健康市场奖励宪章》中写道,其愿景使命是,“身体健康!灵魂兴盛!财务自由!我们决意与拯救亚健康时代的使命并肩同行!”

  Andy很看好NMN的市场潜力,“这个NMN,有能力的人会去尽力用,没有能力的人想尽办法都要用。在这个世界上有5%的人,经济能力很好,需要健康,可以接受任何安全有效的保健品。”Andy说。

  于大洋要找的,就是这“5%”的人。加盟代理之后,在社交平台回答群友关于NMN的疑问,是他每天都需要做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210211133216_副本.jpg

  ▲加盟代理人对这门“生意”的介绍

  刚开始成为代理的时候,于大洋这样告诉感兴趣的网友:“花1600买两瓶,得积分就能换美元;介绍1人最高赚400,到最后可以免费吃。”听了于大洋的推荐话术,一位群友很快表示质疑:“天下有免费的午餐吗?估计是套路。”

  面对质疑,于大洋试图换一种方式来吸引顾客。早上九点半,他定时在群里推荐NMN:“用更少的钱买更好的NMN,4个人包你售后,享终身优惠制度。我姥姥姥爷以前吃过很多药花过很多钱。吃了NMN20天后,现在一点都不用吃(药)了。”

  于大洋给自己算了一笔账:“现在我们家是级别4的会员,人家买一瓶我们能赚400元。如果我名下有250个客户,一个月就可以赚10万元;如果有1000个客户,一个月可以赚40万元。要是消费者吃完以后感觉特别好,估计一辈子都想买这个,所以我们就一辈子都能赚钱。”

  【“神药”?】

  宣称NMN能“治愈新冠”

  专家:警惕虚假宣传,健康没有捷径

  “这是我侄子,请帮帮孩子!谢谢!”2021年1月19日,“爱健康NMN逆龄分享群”里,一名群友分享了一条大病筹款平台的链接,链接中的病人被确诊为失代偿期肝硬化、肝功能衰竭、肝腹水。

  Andy回复群友:“与其筹钱去医院看病,你何不了解一下NMN这个产品。也许他(它)会真的帮助你。”

  “这是药吗?”一位群友问。

  Andy回复:“NMN不是药,是一种特殊的膳食补充剂。但它起的作用有些药也达不到。”

微信图片_20210211133221_副本_副本.jpg

  ▲微信群内对话

  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大宏这样解释:“生命的最小单位是细胞,细胞中的线粒体就像汽车中的发动机,可以把燃料和氧转化成可利用的能量。线粒体能量转化过程需要多种酶共同参与,NAD+就是一种不可缺少的辅酶,如果NAD+水平下降,细胞内的能量代谢将会变弱,就像发动机如果缺缸就没劲了。目前的研究发现,服用NMN有助于NAD+水平提升,有助于人体生理活动的改善,比如免疫能力、运动能力或代谢能力等。”

  王大宏表示:“暂时不宜将NMN与‘抗衰老’直接挂钩,‘老’是不能改变的,‘衰’可以用营养强化的方式进行干预。NAD+水平下降是否和细胞衰老有关,现在只有动物实验的证据,还缺乏人体实验数据支持,所以说服用NMN可以‘抗衰老’还为时过早,需要通过科学研究进一步证实。”

b585-khxeamv3596671.jpg

  ▲一款NMN产品的宣传图片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到,在2019年11月26日《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中,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生理学研究员和副教授Joseph Baur表示:“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拥有更多的NAD+会增加人类的寿命或健康期,事实上,尽管有积极的动物数据,但有几个短期临床试验大多令人失望。”

  庶正康讯(北京)和天猫国际联合发布的《NMN品类发展白皮书》显示,目前NMN作为一种化合物(β-烟酰胺单核苷酸)其定义清晰,但作为一个产品的类别其定义分散且模糊;目前世界各国对于NMN产品的管理类别也大相径庭,例如在日本是普通食品,在美国属于膳食补充剂,在欧盟是食品补充剂,在澳洲则归为补充药品等。

  该《NMN品类发展白皮书》中,将NMN品类产品定名为“NMN营养补充剂”。

微信截图_20210211132132.png

  ▲庶正康讯(北京)和天猫国际联合发布的《NMN品类发展白皮书》

  但在众多代理商的宣传和NMN消费者的认知中,NMN能够“治病”。红星新闻记者在NMN销售群中看到,每天都有群友分享服用效果的视频:某肺癌幸存者,服用NMN后修复了所有放、化疗后遗症;80多岁北京老大爷吃NMN,每天1粒,4天之后小腹不疼,尿频尿急缓解了,听力变好了。

  在一些宣传中,NMN还能治愈新冠肺炎患者。

  1月23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参加了一场主题为“NMN在抗病毒中的作用”的线上直播课。PPT里这样介绍到主讲人的身份:郑博士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并获得美国生物化学博士。

  直播课没有提及郑博士的全名。郑博士讲解了26分钟,第16分钟时,郑博士介绍了一位55岁的新冠肺炎患者,接受“鸡尾酒疗法”后的第12天,症状从阳性转为了阴性。PPT里介绍,“鸡尾酒疗法”是指患者将NMN与甜菜碱、锌、氯化钠搭配服用。

  随后,郑博士还介绍了另一位49岁新冠肺炎患者在服用NMN的5天,症状从阳性转为阴性的案例。

  课程的末尾,郑博士说,为了在疫情期间更好地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不仅要做好防护、接种疫苗,此外,还要使用爱健康NMN。

60249631e3fa9_副本.png

  ▲线上直播课展示的相关PPT

  红星新闻记者在和一名NMN代理商对话的过程中,亦被分享了一起“NMN治愈美国新冠患者”的案例。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副教授、北京市营养学会秘书长张召锋对于“NMN治愈新冠”的说法并不认同。他分析:“患者是自愈还是只服用了NMN,我们并不知道。有的人本身基础营养就好,治疗再跟上去,这么多因素里面,就只是吃NMN起作用了吗?”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0年5月6日,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给美国一家NMN企业发了一封警告信,原因是该企业在官网多次提及NMN“缓解”、“预防”、“治愈”新冠肺炎等字眼;美国FDA要求该企业在48小时内采取行动,并停止销售未经批准的用于缓解、预防、治疗、诊断或治愈新冠肺炎的产品。

  王大宏对此也表示:“这是一种虚假宣传,容易误导消费者,让消费者信以为真就购买了。如果产品再有安全性问题,消费者经济上和身体上都要受害。”

  张召锋还说,如今的NMN市场面临着信息差,部分企业或商家为了产品卖得更好,会将功能适度夸大,甚至是漫无边际的夸大宣传,“用户有这个需求,这样的宣传正中用户的需求,所以他们就会去购买。我觉得还是要谨慎,对于消费者来说、对于健康来说,我觉得没有捷径,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包治百病。”

  【发展方向?】

  不乏“良币”,仍有“短板”

  监管部门出手排查NMN违法经营

  2019年末,李恒亮所在的公司“嗅”到了NMN产品市场的商机。

  李恒亮所在的公司经营的NMN品牌为“瑞普斯”,其所在部门原本负责母婴系列产品的相关工作。

  “这个产品(NMN)传播太快了,2019年下半年,许多直销、柜销的老客户都来询问这个产品。”李恒亮说,去年一整年,他所在的部门进行了业务转型,主要负责瑞普斯NMN产品的招商引流。

  “目前公司有十条NMN生产线,瑞普斯品牌NMN日产量为1万到2万瓶。”李恒亮称,此外,该公司还可以帮客户代加工NMN原料成为胶囊,贴牌销售。

  根据南方周末报道,目前,国内的原料出口到国外加工、再通过跨境电商平台销售,成了NMN市场的常规产销模式。

  一名NMN代理商对红星新闻记者说:“NMN大概从2019年就很火了,你看淘宝、京东的销售量都是一个上升趋势,我们公司是从2020年开始开始做的。”

  这名代理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代理公司的NMN原料是由河南和浙江的厂家生产,运到日本加工后,贴上日本公司的“标签”,再进口到国内售卖。

微信图片_20210211142151.jpg

  ▲一个日本代购所发的NMN代购截图

  康朗医药招商部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公司主要生产原料,将原料运到香港加工后,再通过跨境电商渠道销售到国内,这个产品现在只能通过海外购的形式在国内销售。”

  2020年,号称能够延缓衰老的“长寿药”销量迅速在保健品市场“暴涨”。国内上市公司金达威旗下NMN产品、基因港旗下品牌艾沐茵NMN等产品占据了“半壁江山”的同时,还有许多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电商平台上。1月24日,记者在京东平台上搜索,“NMN”关键词下有超6000种商品。

  赛立复中国区科研中心负责NMN领域的研发总监段志刚谈到:“目前我国跨境电商平台的NMN市场规模大概在10亿左右。从全球老龄化趋势来看,未来的市场规模充满着无限的想象空间,有投行预测NMN行业远期市场有望达到千亿规模,我觉得不是不可能。”

  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大宏表示,从去年初开始启动了NMN市场表现研究。他介绍,2020年“618”电商节期间,NMN已成为跨境电商平台上的网红产品。2020年7月资本市场出现NMN概念股,凡与NMN有关联的上市公司股价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结果是资本市场为消费市场做了背书,迅速扩大了产品的市场接受度。在这一轮背书之后,原本已经很“红”的NMN,已然“红得发紫”。

  王大宏也观察到,随后各种涉嫌违法违规的现象不断涌现,例如:功能夸大宣传、编造虚假身份,以及线下违规销售等等。

微信图片_20210211130535.jpg

  ▲淘宝一家出售NMN产品的店铺,在商品详情页中的宣传图

  2020年11月,庶正康讯与天猫国际联合发布《NMN品类发展白皮书》,为了确保平台上NMN营养补充剂的规范经营,对其原料安全性及品质控制等方面提出自检自控措施,同时出台了国内首个NMN宣传自律规范。GNC(中国)、金达威、赛立复等多家保健品公司自愿加入天猫国际NMN商家品质联盟。

  GNC健安喜(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是加入天猫国际NMN商家品质联盟的公司之一。健安喜中国区总裁黄翔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公司从2019年开始研发NMN产品,直到2020年11月,健安喜NMN上市。

  黄翔祺介绍:“我们的产品上市时间相对较晚,因为美国销售渠道从NAD+、NADH等商品上市后,确认了市场接受度,才同步进行NMN商品研发。其次,健安喜的NMN产品目前经过了FDA、GMP以及GRAS相关认证,通过这些相关认证的时间较长。另外,配方的分析、产品的有效性的验证以及产品的质量的验证,是我们最在意的部分。我们会花比较多的时间,去确保消费者使用后真的能达到我们宣传的效果。”

  王大宏谈到,目前市场上虽不乏“良币”企业,但是NMN还有许多发展“短板”,功能宣传仍缺少基础研究或循证数据支持,希望市场上的“良币”企业尽快扩大科学研究范围,最终用数据佐证NMN营养补充剂是安全和有效的。

  “大部分的NMN品牌在科研方面的研究相对来说比较晚。”段志刚介绍道,“赛立复从2016年开始密集型地研究NMN的原料成分和工艺安全,目前在国内分别获得了浙江省医学科学院8个月的毒理学检测报告以及浙江CDC16个月的安全性评估报告,两个报告都历时三年多才获得。”

  2021年1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经营司向各地监管部门发函称,目前NMN(“不老药”主要成分)在我国尚未获批,即在我国境内,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该函要求各地排查和查处相关违法行为。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发现,部分电商平台仍可直接购买到NMN原料,一些有渠道获得NMN原料的销售者,在线上将NMN原料粉末卖给个人消费者。

  在淘宝上,名为“HS生物科技” 、“河北瑞恩生物科技” 、“翰林食品配料”的淘宝店铺,均有售卖包装上写着“NMN”的原料产品。

微信截图_20210211124449.png

  ▲销售“NMN原粉”的淘宝店

  店铺名为“HS生物科技”的客服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以生物科技公司名义,向原厂采购后卖给私人,私人团购活动一月一次。”这家店铺主要售卖的是邦泰、音芙两家公司的原料,10克的价格在150-180元之间。

  该客服人员称,“很多人自己装的。按照一粒胶囊150mg原粉的比例,自己买天平、胶囊版就可以装了。”

  1月22日,邦泰生物工程(深圳)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一则郑重声明:“本公司严正告诫一些不法商贩,勿将本公司出售的原料产品用于违规销售、非法获利。”

微信截图_20210211124307.png

  ▲相关声明。图据邦泰生物工程(深圳)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

  作为营养学专家,张召锋认为,目前NMN中国市场面临众多问题,需要专业人士去做更多研究,来更好地辅助市场的营销,“如果离开专业,就靠企业去推,会发现跑太快了结果刹不住车。”

  红星新闻记者 王剑强 实习生 任淼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