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与前夫结婚前,杭州失踪女子和许国利是男女朋友

2020-07-28 09:56:30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来惠利的前夫余先生:“我们结婚之后的某一年,许国利通过一个来惠利的女性朋友,找到了来惠利,两人逐渐又在一起了。”

  7月25日上午10:00,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了备受关注的“杭州女子失踪案”的案情。案件被定性为“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件”。

  犯罪嫌疑人、死者的丈夫许国利被捕后,据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妻子来惠利产生不满,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惠利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

  小区贴出的寻人启事

  7月25日中午11:00左右,《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到死者来惠利的前夫余先生,以下是他的口述:

  我得知前妻来惠利失踪,是7月6号晚上。那天,我在路上碰到女儿(注:即余先生与来惠利所生的大女儿),女儿说她妈妈找不到了。那一刻,我没想到来惠利会出事,只是觉得可能夫妻吵架,过几天也就回来了。

  我没有帮女儿找,我是来惠利的前夫,身份上不合适。但我会和女儿通电话,聊她找妈妈的事情。起初,是女儿打给我。后来,预感前妻可能遇害之后,女儿不打给我,我也会打过去问女儿。据我了解,开始是前妻娘家人查监控、找人,连续三天三夜没找到。后来,警方跟着找,找了很多天,也没找到人。我觉得前妻凶多吉少了。

  我听人说,那个男的(指许国利)一直很淡定。前几天,警方去抽小区下面的水,许国利还去现场看。中间,警方还找过我。我女儿全程陪同,警方问什么,我就答什么,把我和我前妻事情的原委说了一下。那天,前妻遇害通报发出来时,我正在四季青派出所门口。女儿见到我就哭了,说“妈妈没有了”。我也感到心酸,我和前妻的关系,说不搭噶也不搭噶,但女儿毕竟是我和前妻生出来的,是不是?总归还是有感情的。

  7月25日下午,杭州失踪女子家的大门已被贴上封条,门前有人送来鲜花等物品。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 隗延章 摄

  我和来惠利是经人说媒介绍认识的。人家给我介绍了,我就谈谈看。谈得挺好,我们就谈婚论嫁了。我们刚在一起那会儿,感情挺好。那时我做电焊生意,除了因为干活人显得稍微脏一点,生意还是可以的。我们也从来没有什么矛盾,有什么事我都是让着她,我不是那种喜欢顶嘴的人。

  我们离婚前半年,感情出问题了。那时,来惠利已经不回家了,她在和许国利同居,两人一起在上海开鸭子养殖场。我找人打听,了解了一些来惠利和许国利的事儿。来惠利和我在一起之前,大概是和许国利谈过男女朋友,后来两人分手了。我们结婚之后的某一年,许国利通过一个来惠利的女性朋友,找到了来惠利,两人逐渐又在一起了。后来,来惠利提出离婚,我、我的父母、来惠利的母亲、姐姐、姐夫都不同意。那时,我们的日子其实很好的。本身我们生活水平就是小康水平,房子又刚刚拆迁,分了30万块钱。而且那时候,我们农村离婚的人也很少。但来惠利想离婚的态度很坚决。

  为了离婚,她跟我打了两次离婚官司。我不管钱,家里的钱一直都在来惠利那里。那时,来惠利还跟我说,如果我不离婚,她就把我们的积蓄全部花光,还要在外面贷款,说这样离婚之后,我要承担她一半的债务,这样威胁我(离婚)。她用这样的方式,你能怎么办?最后我觉得算了,离就离吧。大概2007年左右,我们离婚了,女儿归我抚养。

  离婚之后,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来惠利和我父母住在一个小区,我不太愿意去那个小区,怕别人说闲话。这两天,来惠利出事之后,我晚上都睡不好,曾经和前妻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多少有些感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