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迷雾重重!西安停车收费员每月要向“上家”交千元以上的“抽成费”

2020-06-23 08:00:18  来源: 光明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安市机动车停放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停放中心)主要负责城区和开发区非机动车道、人行道、广场及高架桥下公共停车场的收费服务管理工作,实行收支两条线的管理模式,收取的费用全额上缴市财政。但实际上,收支之间却暗藏着灰色收入……

  据深喉爆料,收费员每月要向“上家”上交1500元-5000元不等的“抽成费”,或“上家”将收费员工资卡扣留。有的收费员替用别人身份,成了“影子”般的存在。

  西安市场到底有多少“上家”,多少“影子”收费员?巨额“抽成费”最终去了哪儿?华商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A

  通过关系找到卫某

  当上停车收费员

  30多岁的小强,口罩背后是挡不住的疲惫。他曾经是小老板,因代理鞋子的生意受挫,加上父亲生病住院,小强想先打工赚点钱。

  通过亲戚介绍,2019年6月29日,小强在西安市东门外一家超市门口的停车场见到了30多岁的上家卫某。卫某称,可以把小强放到停放中心龙首村公园壹号小区北门站点上班,那个地方人员流动大,停放车辆多。当晚10时,小强按约定通过微信转给卫某600元中介费。

  2019年7月1日小强正式上班。当天中午,卫某就拿着一份小强的体检报告交给停放中心人力资源部,而这份体检报告是卫某直接拿来的,小强根本没去体检。卫某当时告诉小强,一份体检报告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放心收费,按时交钱就行。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小强听其他收费员讨论后才知道卫某及卫某的上家“关系很硬”,卫某在停放中心做事都是一路绿灯,每个月有10个招录收费员名额,所以收费员都不敢得罪他,收费员最好的生存方式是按他的话办事、按时交钱。

  工作之后每月都要给卫某转账上千元“抽成费”

  小强称,月初是卫某安排收费员上班的时间,月底是收钱时间。卫某每个月拿每一个收费员“保护费”从1500元至5000元不等,有的每月交钱,有的干脆是工资卡被收没。

  小强拿出手机,让华商报记者查看了他与卫某的通话及微信记录:

  2019年7月20日晩10时11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称“哥哥,你把这个月的费用给人家3000,现在给我转,我每个月18日就要和人家领导算账”,当晚11时10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3000元。

  2019年8月20日晩9时37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把这个月费用给我一转”,当晚10时26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3000元。

  2019年9月21日晚7时54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哥哥,费用一转”,9月24日下午5时55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1800元。

  2019年10月18日下午3时26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哥哥,麻烦你给我把钱转一下”,小强回复“这个月只有2660元工资,而且昨天稽查又来查我啦”。卫某回复“你任务没有完成吗,上个月给人家领导说好的1800元,你先给我把钱转,我晚上要给人家去送”。小强回复“手机上只有二百多元,等我下班去把工资(领到后再)给你好吗”。

  2019年10月19日上午9时05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1800元。

  小强说,2019年11月和12月,他发现有很多罚款(不按规范收费、停放车辆等)。卫某称停放服务中心稽查部换领导了,以前花小钱能消除罚款(现在)起不了作用了。

  两月没交抽成费被辞退

  想重新入职就要交更多的钱

  2019年12月8日,因为小强两个月没交“抽成费”,卫某多次打电话或跟小强面谈,说上面的领导知道此事了。不按时交费破坏了行规就不能在这个地方收费了,他让小强先辞职,他再想办法让小强重新入职到高新区一个收费点。

  今年1月,小强约卫某商量到新收费点上班的事。卫某表示,因为小强以前不能及时交钱,属于“不诚信”的收费员,再上班的话就要把收入做成两个工资卡,一个是停放中心发的工资(每月3050元),这张工资卡卫某直接拿走,另一个工资卡(完成任务返点)属于小强的,这样就不用每月向小强催要钱了。小强觉得3050元“抽成费”太高,便没答应。自此,两人产生矛盾。

  小强说着说着就哭了,自己生意惨败,父亲急需钱看病,妻子在家带孩子没收入,在停车场收费要交巨额“抽成费”……小强说他实在太难了。

  想要回上交的抽成费不成

  多次实名举报均无果

  小强说,辞职回家后生活捉襟见肘,他便想找卫某要回之前交过的近一万元“抽成费”。他找到卫某,卫某称钱已经给“上面”打点了,他本人并没拿多少,不可能退钱。

  2020年2月,两人关系彻底破裂,小强走上了举报的道路。虽然他有转账记录,但小强几个月来多次向西安市机动车停放中心莲湖大队、人力资源、纪检组等部门实名举报却一直没结果,只好向华商报投诉。

  B

  “上线”卫某是普通收费员?

  其上班地点人员称没有其人

  停放中心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王某表示,小强给卫某交的“抽成费”属于两人之间的交往,停放中心没参与。

  随后,王某带小强和记者来到停放中心莲湖大队负责人宁某办公室。进办公室前,王某让记者与小强在门外等一下,他一人先进了办公室,让其他工作人员离开后,关上门和窗。几分钟后,王某开门让记者与小强进去。

  对于小强反映卫某长期不上班、吃空饷的问题,莲湖大队负责人宁某称,卫某在丰庆公园西北角上班,是一名普通的收费员,正常上班状态。

  对于小强反映的抽成费的事,宁某表示,小强反映多次后他已和卫某通过电话,让两人协商解决,卫某当时回复信息说无法找到小强。小强说两人有微信,不存在无法联系之说。

  对于小强转给卫某的抽成费,宁某称,这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6月6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丰庆公司十字西北角处,收费票据上显示不是卫某。记者询问收费员,他回答自己一直在这里收费,根本没有卫某这个人。记者又连续在丰庆公园、劳动路、机场路、团结路走访了6处停放中心的收费点,均没有发现有卫某的名字。

  有收费员是影子般的存在

  这种作假是如何完成的?

  6月10日,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城北未央路龙首村步行街停车场,这是卫某及他师父(带他进入收费员行列)曾工作过的地方,这里的三个收费点均属是卫某实际操控。这里的收费员小华(化名)介绍,自己以前在自强路收费时每月给卫某交1500元“抽成费”,调到龙首村步行街后每个月的工资卡3050元被卫某收走,也就是说现在每个月要交3050元的“抽成费”。

  收费员小华拿出他佩戴的上岗证,证件上显示的是王某,收费机打出来的票据也是王某。小华称,实际上王某根本就没在这个收费点,他只是王某的替身。在设置收费员岗位时,为规范化操作,收费员手中的收费机、上岗证、工资卡名字必须统一,卫某及其上线是如何做假?卫某控制下的这种替身到底有多少?为什么停放中心没有查?小华告诉记者,卫某一伙有权有势,每月都能拿到收费点的指标,没有停放中心的可靠关系肯定是不行的。

  小华给记者了一个由卫某建立的微信工作群,显示有76人。也就是说,卫某仅这个群就控制着七十多名收费员(小强是辞职后被踢出该群的)。

  返款政策调整后

  “上家”变着花样收“抽成费”

  每个月向“上家”上交数千元“抽成费”,那收费员收入怎么来?

  2019年9月之前,每个收费点完成收费中心下达的任务后会全额返给收费员。收费员收入组成为:每月政府财政支付3050(工资及其他费用)+返款。

  以停放点30个车位、每个车位每小时3元计算,一个车位每天收入约25元,一个停放点一天约收入750元,一个月约22500元,减去停放中心下达的4500元任务费,每月结余18000元,再扣除年卡用户、环保节辆(绿牌车免2小时)、执法公务用车、空位等占10%,最终返款16200左右。为了抢占这高额收入的岗位资源,于是便出现了灰色地的“抽成费”。

  一些收费员告诉记者,在能完成停放中心每月4500元任务的情况下,不少收费员就变相收现金增加收入,事情经媒体曝光及相关部门了解后,2019年9月开始,停放中心将超额全部返款改变成按10%提成返款。同样以停放点30个车位计算,一个月完成任务后再扣除其他,结余16200元左右,按10%返款就是1620,加上每月3050工资,收费员每月收入约4670元,收入减少后很多收费员不想上交数千元的“抽成费”。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据业内人士介绍,现在一些收费点的“上线”要么将原来车位多的收费点的收费员“虚拟增加”,即停放中心显示路段有2人,其实只有1人,收费员背着2个收费打码机,就能净收1人工资3050元。此外,还会严格控制收费员入职,甚至鼓励收费员偷偷收现金、私自办月卡,在非划线区域收费,有时还折时收费,通过这些操作保障“上线”及“上线的上线”的灰色收入。但基层收费员因为收入减少影响了交“抽成费”的积极性,2019年9月后“抽成费”降至1500元起。

  采访中有的收费员称,他们有的只有1800元到2500元不等的工资,没返点没任务;有的有工资有返点有任务。

  停放中心纪检组工作人员:卫某能量巨大

  小强说,自己多次实名举报后,前几天卫某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张他家门口的照片,意思是已经知道他的住址了,恐吓他不要到处举报。卫某还让人捎话,可以退给他一部分钱。小强想与卫某当面对质,但卫某一直未出面。

  对于停放中心乱象,有些收费员实名举报无果后就用实名头像发抖音传播。

  6月16日,西安下着大雨,记者陪同小强再次拿着举报材料来西安机动车停放服务中心,该中心负责纪检工作的朱书记曾接待过小强多次。朱书记称,举报内容要有证据,要对举报内容负责。小强当即表示自己实名举报,愿意负法律责任。

  随后停放中心纪检组两名工作人员和小强进行谈话,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听到卫某名字后,边摇头边说“此人(卫某)在停放中心能量巨大”,随后做了相关笔录。

  截至记者发稿时,小强称自己还没接到停放中心的回访电话。他表示,这事如果不查,他会一直实名举报下去。

  卫某称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已经不是退钱能解决的了

  6月20日下午4时,华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卫某。

  卫某告诉记者,他把小强介绍到停放中心上班时说好了每月交3000元,小强现在后悔想要回那些钱,但那些钱不全是自己拿的,没办法退。

  卫某还表示,小强实名举报的事他都清楚,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一万多元钱的事了,也不是退钱能解决的事了。

  华商报记者 佘晖 文/图

  编后——

  记者的调查只是揭开了迷雾的一角,市场存在的漏洞、乱象需要有关部门及时调查清楚,让人们看得明白,还市场一个清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华商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