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舒兰市多名行政人员确诊新冠,东北疫情为何再度告急?

2020-05-14 08:28:39  来源: 中国慈善家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至少有一名民警、一名辅警及一名市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确诊。

  5月7日,长春中医药大学的学生陆续抵达学校,拉开了吉林省高校返校复学的帷幕。中新社记者 张瑶 摄

  东北再度告急。

  5月11日,吉林舒兰市全面进入战时状态,成为全国唯一的高风险地区。自5月7日以来的1例确诊病例发展至十余人,打破了吉林省73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纪录。

  来源成谜、多人感染、跨省传播,吉林的突发疫情显得扑朔迷离。目前舒兰市所有社区、村(屯)实行封闭管理,全市所有诊所、零售药店一律停止销售治疗发热类药品,诊所不接诊发热病人,已经复课的高三学生再次回到家中备考。

  采访中,相关专家对《中国慈善家》表示,黑龙江和吉林两地相继出现问题,肯定有内在联系,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中有一定疏漏,值得各地高度重视。

  5月12日,吉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舒兰防控情况。

  “零号病人”难寻

  经过多方努力,《中国慈善家》联系到了首例确诊患者及其家人。采访中,这名在舒兰市公安局担任洗衣工的患者除了告诉记者“身体一切正常”外,其他并不愿多说。

  据患者的姐姐介绍,4月下旬以来,她和妹妹经常一起去照顾母亲,除了母亲家、自己家、单位,她并没有去过人员密集性场所,上下班也是以步行为主。

  5月1日,患者的姐姐出现乏力以及类似感冒症状。5月3日,其体温达到37.8℃,并有腹泻。5月7日,她与女儿一起到舒兰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进行采样,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阳性。

  “现在身体好多了,我们的症状都不严重,平时就是吃药治疗,每天需要化验。”患者的姐姐告诉《中国慈善家》,“我妹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感染的,都以为自己只是感冒了。”

  患者的丈夫在舒兰市公安局工作,4月28日前后开始出现鼻塞、流涕、咽痒症状,5月6日因发热去舒兰市人民医院心肺内科就诊,5月8日其核酸检测结果阳性。此前,他在单位正常上班,曾和多名同事一起执行任务。

  “大夫刚给我检查完,体温正常。”他对《中国慈善家》表示,自己身边没有一人是从境外回来的,“我们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把我们感染的。”

  《中国慈善家》独家获悉,舒兰市公安局至少还有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被确诊,同样被确诊的还有舒兰市政府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

  吉林省舒兰市市长金华在最新视频发布会上表示,舒兰将采取最严格的管控措施,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

  正在舒兰支援疫情防控的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感染控制中心吴安华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表示,首先考虑经呼吸道飞沫传播或密切接触传播,但难以排除气溶胶传播的可能。“传染病流行病学调查时,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找到相对零号病例并不太难,但有时寻找绝对零号病例又确实不易。”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流行病学专家姜庆五对《中国慈善家》表示,第一例病例很难杜绝,但要及时发现,去阻止第二例、第三例,这是当地公共卫生、疾控等行政机构应承担的责任。

  绕不开的绥芬河

  从4月初开始,哈尔滨出现大量源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其中常住地为吉林舒兰市的病例并不鲜见。

  4月6日,黑龙江有5例确诊者常住地为舒兰市;4月13日,黑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79例,其中15例常住地为舒兰市;4月18日在黑龙江确诊的陈某常住地同样为舒兰。

  据吉林省卫健委通报,4月22日,吉林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为俄罗斯回国人员。该病例经绥芬河口岸入境,在牡丹江当地解除集中隔离后返回舒兰,曾4次核酸检测为阴性。4月23日,吉林再次出现类似病例。

  从官方公布的信息看,这些输入性病例中的大部分人都“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但也有例外。比如常住地为舒兰市的潘某和荣某二人4月2日从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入境后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均呈阳性。当时,哈尔滨输入性病例刚露头角,并没有引起高度关注。潘某和荣某分别被初步甄别有43名密切接触者。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流行病学专家姜庆五对《中国慈善家》表示,黑龙江和吉林两地相继出现问题,肯定有内在的联系,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中有一定疏漏。

  “为了避免类似的聚集性疫情出现,一定要追踪清楚。满打满算两周,去过哪些地方、接触了哪些人,有哪些密切接触者,都要让患者回忆清楚。”姜庆五说,感染者可能会忘记接触过哪些人,甚至有恐惧感,要去疏导他们的情绪,让其放松,回忆得更清楚。

  要高度重视,但不一定封城

  从哈尔滨到吉林,现实提醒人们疫情并未远离。

  采访中,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吴安华认为,虽然都是新冠肺炎,但疫情在不同区域的传染性、病毒基因型、潜伏期和临床表现可能有差异。

  流行病学专家姜庆五认为,哈尔滨和吉林市的教训是一个警示,其他地方政府及职能部门绝不能放松、有侥幸心理,一有风吹草动,就要下最大的力气、最大的决心做好相关工作。

  “出现相关症状者,马上高度重视,该隔离隔离,该观察观察。”姜庆五告诉《中国慈善家》,同时要做好解释工作,考虑老百姓的情绪,避免出现恐慌心里。姜庆五认为,“高度重视”并不一定要“封城”,但某一个区域内控制人员流动是有必要的。

  5月10日,吉林省将舒兰市疫情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

  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姜庆五有自己的看法:真正的无症状的概率很低。所谓的“无症状携带者”,多少都会有症状,比如体温、上呼吸道等方面。“现在很多所谓‘无症状’都是在推卸自己的责任,仔细去推敲、严格去调查,还是会发现问题。”

  吴安华对《中国慈善家》表示,目前防疫靠的基本是物理措施,比如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等,这些都是暴露时预防措施。要预防端口前移,还得靠疫苗,这是生物预防措施。“暴露后预防,基本就是药物预防,属化学性措施。现在疫情还未完全结束,必须利用好物理措施,积极开发生物措施,尽可能不用化学措施。”吴安华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