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石正丽现身华南海鲜市场带走2箱样本: 啥话都不敢说了,一说就被批

2020-03-05 19:06:25  来源: 封面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阵好了一点,前一阵把我们骂死了。”石正丽说,媒体报道的点,和她们想说的点,不在一条线上,容易产生误解,“其实我们做了好多事情,搞得我们什么话都不敢说。一说就批一通,啥都不敢说。”“我已经领教了,我现在害怕。”

图片

  华南海鲜市场航拍图。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田雪皎 发自湖北武汉

  “我是第二次来,来取样!”3月3日17时许,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现身华南海鲜市场。当天,她和她的团队带走两箱样本。

  “我一直在这。守市场,我没被传染。难道我就活该被感染?”3月1日16时许,市场一位留守工作人员仰卧沙发上,有点不忿。

  去年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因被指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源地”,一夜之间,华南海鲜市场的名气,似已超过长江边的黄鹤楼。

图片

  市场内清运出来的囤积物将被运走。

  3月3日,武汉疾控部门组织多支消杀队,开始市场内全面消毒作业。3月5日,消毒结束,市场内囤积货物也被清空。

  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消失”?于是,封面新闻记者决定:重回华南海鲜市场。

  石正丽现身市场

  3月3日17时许,由武汉疾控部门组织的消杀人员进入市场,开始对华南海鲜市场内彻底全面消毒作业。

  在西区外公路边,一辆轿车旁,围着一群人。其中两位用装有酒精的喷壶,仔细喷洒了两个泡沫保鲜箱后,箱子被塞进轿车后备箱。

  经证实,泡沫保鲜箱内装的是刚从市场内取出的样本。人群中,一位清瘦女士,正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2月3日,石正丽及其团队通过《自然》在线发表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研究论文,论文题为《蝙蝠是造成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来源》。新型冠状病毒“蝙蝠毒源说”被广泛引用。不过,很快,石正丽等人5年前发表的一篇论文被扒出,这篇论文题为《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论文中的“我们构建一种嵌合病毒”,使得 “病毒系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漏”的传闻随之传开,并将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石正丽本人推向风口浪尖。面对质疑,2月2日,石正丽通过朋友圈声明:“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

  石正丽“用生命担保声明”一出,再次遭到广泛质疑:“石正丽应该拿出科学证据,而不是赌命。”

  时至3月3日,怀疑与质疑仍在“子弹飞”,石正丽现身华南海鲜市场令人瞩目。

图片

  3月3日,石正丽团队将装裹取样。

  石正丽证实,这是她第二次来华南海鲜市场,即来市场内提取样本,用于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环境存活。“来一次不容易。”

  “相比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我们提取样本要少得多,目前所得发现,也与中国疾控结果一样。”石正丽说,“他们比我们发现的多些,我们没什么发现。”

  话题最终还是转到了早前“论战”上。

  “这阵好了一点,前一阵把我们骂死了。”石正丽说,媒体报道的点,和她们想说的点,不在一条线上,容易产生误解,“其实我们做了好多事情,搞得我们什么话都不敢说。一说就批一通,啥都不敢说。”“我已经领教了,我现在害怕。”

  石正丽进一步解释,事实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时,老百姓就会信那些谣言。“你不说嘛,他说了,然后他就信他说的。我们不是不说,是因为我们没有拿到最终结论,不能随便说。因为我们做科研的,没数据,我们不会随便说,也不好说。”

  至于那句“用生命担保”,石正丽坦言,那是生气时情急之下说的。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从哪里来”?石正丽回应称,“这个我们肯定搞不到,要靠卫生部门和疾控系统。”

  钟南山院士早些时候曾指出,华南市场关闭导致中间宿主难找到?石正丽更是直截了当:“他说的都是对的。”

  公司人员“零感染”?

  成为风暴中心之前,华南海鲜市场的名气,仅限于华中地区。

  公开资料显示,总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云集经营户1000多户的华南海鲜市场,集海鲜、冰鲜、水产、干货等为一体,规模华中地区最大。

  站在江汉区发展大道与新华路交叉十字路口,面朝北,层高两层的华南海鲜市场,被新华路隔为两个区。左边西区,右边东区。通过无人机拍摄画面空中俯瞰,市场屋顶呈黑色。

  主体公司名叫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余甜,股东余其泽。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余其泽系余甜的弟弟。父亲余祝生被当地一些人尊称为“大哥”。

图片

  华南海鲜市场股权投资图。

  公司办公楼,位于市场东区最东端,紧邻发展大道余新华路十字路口。3月1日16时许,从大门进入,两位年轻男士正坐在厅内沙发上,一人斜卧着,一人正身坐着。

  两人证实,他俩是公司留守的内部安全人员。“担心市场发生意外,我经常进入市场内。”正身坐着者说,除了他们,公司其他人没人上班,公司管理层任何信息,他也无法提供。不过,他可以肯定的一点的是:截至目前,公司所有人员零感染。“我进里面,就戴着一层口罩。”斜卧沙发者语有点不忿,“我没被传染。难道我就活该被感染?”说完,他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双目望向屋外。此时,市场伤口正飘着小雨。

  最近一周时间以来,封面新闻记者连续来到华南市场走访时留意到,市场关闭后,负责看守分为内保和外保。身着日常普通服装者,可以随意进入市场内。而身穿保安服装者,要么守在入口处,要么在临街巡逻着。

  2月29日,身着保安服的男士说,他和同事被派人市场外围值守,已经20多天了。如果要被感染,早就出现症状了。不过,他们目前无一人发现有症状。“有新闻报道,钟南山说华南市场可能不是源头,我也觉得它是背黑锅了。”

图片

  华南海鲜市场工作人员对“疫源地”有点不忿。

  保安说话间,一位穿着拖鞋的男子,径直从西区入口走向市场内后经证实,这位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留守工作人员。再后来,也就是3月1日,在华南集团办公区大厅,这位“拖鞋哥”正是沙发上的“葛优躺”者。

  华南海鲜市场公司所有人员“零感染”?

  3月5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该公司人力部门予以求证。一位陶姓女士表示,疫情发生前,她休产假了。不过,据她了解,“公司同事都没事,大家都好好的。”

  市场将彻底“消失”?

  从3月2日开始,华南市场一改关闭后的冷清,陆陆续续有施工人员来到新华路,给市场打围。3月3日下午,江汉区区委宣传部派驻现场的工作人员证实,市场内全面彻底的消毒工作,将在3月5日前结束。此前,有消息称“华南市场将被彻底消失”。这位工作人员回应,“场内囤积物将被处理。当然,主体建筑不会被拆除。”

  3月3日下午17时许,封面新闻记者跟随一组消杀工作人员进入西区十五街看到,市场内阴冷潮湿,加上使用的应急电源,场内光线较昏暗。

  一位希望匿名的消杀人员透露,市场关闭后,已开展多次消毒。而这一次作业,需进入铺面内部进行深度消杀,为清运囤积物资做准备。市场内光线较差。有些铺面还有小阁楼,需要消杀人员扶着楼梯或简易梯子爬上去,再进行消杀。“现场湿滑,这样上下梯子,需格外小心。”

  这位消杀人员说,按2月25日制定的消杀方案,市场物资清运出市场时,物资全面消毒作业也由各消杀队负责。待物质全部清运后,市场还将进行一次终末消杀作业,而后再进行现场样本采集并送检。

图片

  疾控消杀人员在市场内消毒。

  1月26日,据央视报道,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阳性样本分布在市场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其中分布在华南海鲜市场西区的阳性标本31个,占全部阳性标本的93.9%。

  早前,武汉市场监管部门调查发现,华南海鲜市场名义上是海鲜市场,实际上是一个综合市场。市场西区存在野生动物交易,尤其是西区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场内部区域,存在多家野生动物交易商铺。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国疾控中心检测数据显示,西区七街、八街靠近市场内部区域的阳性标本有14个,占全部阳性样本的42.4%。

  日内瓦时间2月28日,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召开新冠肺炎发布会。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表示,去年12月的一些初始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但另一些初始病例并没有与该市场有接触。穿山甲有可能是中间宿主,但尚不清楚细节。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同时表示,冠状病毒在某个地方出现,是自然史上的不幸事件。“我们需要了解病毒的来源以便于控制它,避免其再度来袭,而不是去责怪谁,或是哪种可怜的动物的过错,动物没有错。”

  不是唯一疫源地?

  “我第一次接触新冠肺炎患者,是去年12月29日,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会诊的时候。”3月2日,感染新冠肺炎39天后,重回工作岗位第一天,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当时,因为有着传染病经验,他的警惕性较高。

  除副院长职务,黄朝林还有一个身份,湖北省医疗组专家。1月24日,黄朝林等人通过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论文显示,41个病例中,只有27个病例有海鲜市场暴露史。这篇论文还提醒注意,2019年12月1日首名发病患者,并无海鲜市场暴露史。

  黄朝林等人论文,和武汉市卫健委等部门发布的排查信息,却存不同。

  无论是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处通知要求各区卫建(卫计)局、各委属医疗机构,“清查近期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或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工作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还是2020年1月5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报送国家卫健委的《关于湖北省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不明原因发热肺炎疫情的病原学调查报告》以及武汉市卫健委在第一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中,华南海鲜市场均被视为新冠肺炎疫源地,并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包括一线医院、科研院所在内,众多科研人员“蜂拥而上”展开了疫源地溯源研究,使得新冠肺炎疫源地研究不断得到深入。其中,华南海鲜市场“不是唯一疫源地”说此起彼伏,从而让“疫源地在哪里”变得愈加扑所迷离。

  其中,直接提出“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疫情发源地”,是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副研究员郁文彬(2月22日,封面新闻曾予以报道)。

  这项研究成果,于2月20日通过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通过官网发布。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办公室主任殷寿华短信回复封面新闻记者,“该论文处于预印本状态,其研究结果等待同行专家评议。”

  据论文报告,科研人员收集了公开数据库中覆盖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基于120个变异位点得到58种单倍型(基因类型)中,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患者样品单倍型与H1有关,而作为更古老的基因类型样本H3、H13和H38则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之外。可见,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入进来,在市场中发生快速传播蔓延到市场之外。

  郁文彬副研究员作为第一作者的这篇论文发布后,立即引发“新冠病毒可能存在多个疫情发源地”猜想。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学研究所副所长杨占秋对此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同一时期有多个发源地,有可能来源于不同动物、不同人或不同地域,这将给寻找病毒源头和疫情防控带来更多挑战。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2月28在日内瓦指出,关于任何疾病的来源,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冠状病毒是全球现象,在全世界都存在。

  “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去责怪其地理来源,而是关注如何应对及遏制病毒。”

图片

  消杀人员在市场西区展开消毒作业。

  被忽视的小诊所

  疫源地扑所迷离,新冠肺炎“零号病人”和“一号病人”是谁?至今也是一团迷雾。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受感染,并开始散播病毒的人。流行病调查中,零号病人也被称作首发病例、标识病例。不过,这个携带了病毒的人,不一定会发病。因此,还有“一号病人”的说法,标记的是第一个出现症状的病人。两者不一定等同,往往还不是同一个人。在他们身上,流行病学家能找到重要的指征意义,为后续预防和治疗提供指导。

  去哪里去找“零号病人”或“一号病人”?多位流行病学专家支招:去医院找到发热病人病例。

  地理方位看,华南海鲜市场所处位置不仅特殊,而且周边医院较多。同时,还紧邻2019年春运40天发送旅客550万人次的汉口火车站。

  从华南海鲜市场向南行约500米,是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该中心负责武汉地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疾病预防与控制、疫情报告与信息管理等工作。

  武汉疾控中心对面,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疫情发生后,已被确定为新冠肺炎危重症收治定点医院。

  向西不到100米,是武汉市优抚医院。这是一家二级综合医院。据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12月12日,这里曾接诊一名发烧干咳患者,或是武汉市最早一批新冠肺炎患者。

  再以华南海鲜市场为中心,将视线范围扩大,封面新闻记者发现,往东2.3公里,是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往东南方向1.6公里是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往南1.9公里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上述三家医院,目前都是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救治主战场。

  同时,从空中俯瞰,华南海鲜市场周边分布大大小小新旧小区数个。不过,据多位市场经营户透露,市场从业者多数租住在东区一墙之隔的旧小区。

  小区居民介绍,这里很早就发现有住户感染,小区大门右侧的武汉众生综合门诊部,或是最早接诊诊所之一。该诊所已于武汉封城前关闭,玻璃门上张贴通知显示:“内部装修,暂停营业15天”。

  据下沉该小区值守工作人员透露,诊所医生也被感染。封面新闻记者拨打诊所徐姓投资人的联系方式,提示语音显示,该手机号已启动通信助理漏话提醒,暂时无人接听。

  新冠肺炎“零号病人”和“一号病人”能找到吗?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曾通过认证微博表示,“就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而言,我对于找到所谓零号病人是比较悲观的。”

  3月5日中午12时许,华南海鲜市场内消毒几近收尾,数百个绿色垃圾箱里,装满了从市场东西区清运出来的囤积物。

  据现场工作人员早前介绍,囤积物将被转运到指定地点,作无害化处理。“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也从这里消失,华南海鲜市场将变干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