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猝不及防的肺炎疫情的背后:石正丽其人及她的病毒研究

2020-02-04 10:34:53  来源:百科知识网  作者:水哥
点击:    评论: (查看)

  石正丽,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她和她的团队一直进行于病毒的研究,并在十数年时间里致力于此。

  1月23日,石正丽团队在生物学研究领域预印平台bioRxiv上,发布了一项最新研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在整个基因组水平上与蝙蝠冠状病毒的同源性为96%。这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与18年前的SARS病毒一样,其自然宿主都来自蝙蝠。

  18年前的SARS病毒爆发以来,在其自然宿主蝙蝠中发现了大量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相关的冠状病毒(SARSr-CoV)。先前的研究表明,其中一些蝙蝠SARSr-CoV具有感染人类的潜力。在这篇最新文章中,石正丽团队报告了在武汉引起人类急性呼吸道综合症的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的鉴定和表征。在疾病暴发初期,他们从5名患者中获得了全长基因组序列。这些序列彼此几乎相同,而且与SARS-CoV的基因组序列相似度有79.5%。科研人员进一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在整个基因组水平上与蝙蝠冠状病毒的同源性为96%,通过对七个保守的非结构蛋白的成对蛋白序列进行分析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r-CoV物种。重要的是,石正丽团队在这篇文章中称,已经确认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CoV使用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

  2003年春节前后,SARS开始从广东省蔓延到了全国的其他省份。SARS是一个传播力非常强,传播速度也非常快的疾病,多地出现了将SARS传给十几人甚至几十人的“超级传播者”。那SARS病毒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只有回答了这个问题,才能真正地从源头上控制SARS的再度爆发。证据证明了,人们贩卖、宰杀的果子狸是SARS病毒的直接传染源。但果子狸并非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所以,寻找病毒的自然宿主成了中科院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的目标。

  根据石正丽早在2018年一次公开演讲中的自述,在SARS随后十几年时间里,石正丽团队的足迹遍布了我国28个省市,只要听说有蝙蝠的地方都会去,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抽丝剥茧,溯本求源。石正丽团队在中国各个省份采集了数千只中华菊头蝠(Chinese horseshoe bats)标本,并对其体内病毒进行基因组分析。最终他们在云南省一个偏僻的洞穴中,发现了一群携带有SARS样冠状病毒的中华菊头蝠,通过测序及序列比对,研究团队发现该SARS样冠状病毒与2003年爆发的SARS病毒具有高度同源性。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石正丽团队在广西和湖北的三种菊头蝠体内发现了SARS病毒的抗体,她们顺藤摸瓜又在这三种蝙蝠体内检测到了冠状病毒。由于在分类学上它和SARS病毒属于同一个种类,所以石正丽团队把它称为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她们的这个收获很快就被发表在2005年的《科学》杂志上面,这个工作可以说是我们寻找SARS源头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事件,它指引了和支持了石正丽团队的假设,说明蝙蝠的确是和SARS的源头有关系。但在仔细比较以后我们发现,2005年发现的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还是有一定的差异,尤其是在决定病毒感染能力和致病性方面最为关键的一个基因并不相同。打个比方说就是,它是SARS病毒的亲属,但不是直系亲属,并不能感染人。

  2013年,石正丽团队又从云南省这个偏僻洞的样品中成功地分离到一株病毒,它比以往发现的所有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都要接近SARS病毒,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感染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的细胞。这一发现刊载于《自然》杂志,是证明SARS起源于蝙蝠的一个极为有力的证据。

  经过13年的追踪,石正丽团队最终确定了SARS病毒的蝙蝠起源。但是当年SARS爆发于广东,石正丽团队发现的病毒是在云南,它是怎么过去的呢?其实SARS暴发前,我国很多地方养殖的果子狸,绝大部分销售到了广东。据推测,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在偶然的情况下感染了云南养殖场的果子狸,感染了病毒的果子狸随后又被贩卖到了广东。病毒进一步在市场上的果子狸中传播,不断变异,最终产生一个传播性极强的SARS病毒,感染了人类。既然蝙蝠才是SARS的元凶,果子狸是不是被冤枉了?也不是。虽然SARS的根源不在果子狸,但毕竟它是人感染SARS病毒的直接来源。

  那么,此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是不是也是偶然中的一种必然呢?根据石正丽团队自己的描述,此前的湖北所发现的“病毒”并非传染人,而是最终在云南偏僻的洞中发现的“病毒”是传染人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湖北的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来自于哪里呢?

  “尽管这么多年来SARS没有卷土重来,但在自然界,这种和SARS相近的病毒其实还是存在的。如果我们人类不提高警惕,那么下一次的病毒感染,可能是直接感染,也有可能会通过其他动物感染人类,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石正丽早在2018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所说的话,没想到一语成真。冥冥之中,武汉肺炎疫情的发生,似乎早有定数。

  最后,水哥说说有关次武汉肺炎疫情的三点个人看法:

  第一,还是要坚定信心,中国抗击肺炎疫情必将成功。从今天的数据分析可以看出,目前的防控起到点作用。昨天新增病例769人,增幅38.9%,比昨天的53%、前天的53%和大前天的44%,有明显下降,显露一丝曙光,但也不排除随机波动的可能性,需继续观察待未来几日的确认。累积病死率2.92%,与昨天的2.48%基本相同。另有私下消息表明,相关疫苗正在马不停蹄的研制实验阶段。

  第二,中国人多灾多难,但也是坚韧不拔的,有着顽强的生命意志。根据邓拓先生的《中国救荒史》中统计的中国历代瘟疫发生次数是周代 1 次,秦汉13 次,魏晋 17 次,隋唐 17 次,两宋 32 次,元代 20 次,明代 64 次,清代 74次......中国人显然是刚强的民族。

  第三,真相并不是恐慌的罪魁祸首,真相的缺席才造成恐慌。抗击疫情期间,每个做好自身防护的人就是“英雄”。听得见最尖锐的批评,提高对批评和监督的耐受力,尊重新闻专业主义,尊重媒体的舆论监督,尊重媒体累积公信资源的公共性实践,而不能用过于工具化和功利性的心态看待媒体的舆论监督功能。回归常识,尊重媒体成为有公信力的、让公众依赖的第三方,是媒体之幸,公众之幸,也是政府之幸,国家之幸。(本文撰写同时参考了来自上观新闻、一席等公开报道或资料,特此说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