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中疾控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回应“武汉8人被约谈”:他们是可敬的

2020-01-30 08:38:40  来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29日晚,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与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对话,解答如何打赢这场病毒“歼灭战”。

  胡锡进:如何看待疫情拐点将要出现这一观点?

  曾光:我觉得这个判断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高级别专家组提了两个建议,一个建议把乙类传染病列为甲类管理,武汉人不出去,外地人不进来。14天最长潜伏期,6天就有所变化了,过后几天还要有变化,这个变化对全国的影响是很大的。现在我们战场分两部分,一个是武汉以外,一个是武汉和湖北省。所以我想我们这个拐点的出现,就是武汉人的贡献。

  曾光:意味着武汉输出病例降低到最低,甚至降低到零。我觉得大概这么说到正月十五,应该看到明显的成效。现在是一个时机,第一步一定要把武汉之外的病例迅速控制。我觉得应该有决心也有这个能力加以控制了。

  胡锡进:互联网上很多人都在议论,认为武汉的前期这个疫情通报晚了,行动采取的慢了,大家对此有些说法有些抱怨,您对此怎么看?

  曾光:第一个我能理解网友们的想法,但是包括我在内,对这个疾病的认识都是日新月异的,它不暴露出来你怎么判断呢?我两次去武汉感觉就不一样,我们只能根据他的表现我们来做出推断。对它传播力大小,我觉得这是科学认识的问题。

  胡锡进:但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有8名武汉市民他们当时就预警说,武汉出现了新的SARS,专家组当时知道这件事吗?

  疫情初期8武汉市民称“出现SARS”被约谈,曾光表示:这8个人是可敬的,我们事后评论,可以给他们很高的评价;他们是事前诸葛亮,但是科学讲究相信证据,做出判断得拿出依据。

  曾光:与时俱进,根据病毒发展我们不断调整我们认识,我们也不断否定自己,我觉得这是个真实的过程。我觉得对我们来讲的话呢,如果都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胡锡进:现在春运第二波很快就要到了,会有很多人乘上火车、飞机飞往全国各地,会不会出现第二波的疾病的爆发?

  曾光:我们公共卫生工作就是这样,不是在一个理想状态下做的。公共卫生就要兼顾到社会客观正常运转,只要是我们要做最大程度上防范,及时发现病人及时隔离,我觉得就是在动态中解决问题,而不是在理想的静态中解决问题,那是不现实的,那不是公共卫生,公共卫生向来都是社会的。

  胡锡进:大家坐火车、坐飞机回到工作地点该怎么防护呢?发现疑似高烧病例,我车上有一个人,我坐在车上感染的概率有多高呢?

  曾光:世界卫生组织有一个规定,坐飞机是前三排后三排作为密切接触者。不要过度反应,过度反应还有很多表现,比如听说临床大夫被感染,护目镜应该给医务人员的,老百姓没必要戴护目镜。

  曾光:我们流感大流行的时候,20%到30%得流感,因为是流感大家年年都来,大家就不觉得那么恐怖了,所以大家现在就把它当成一种新的传染病有一种恐惧感,人家问我怎么看传染病,现在要加紧防治。现在感染的话很多都是轻症病例,在武汉以外城市的发现有病例不是那么重,SARS几乎没有什么轻症病例,并没有隐性感染的,潜伏期没有传染性所以这是我们不怕别人强大,我们最后围歼它。

  曾光:我们防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现在是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可能有些病人不到肺炎的程度,但是他是传染源。所以我们现在诊断标准全都变了,将来诊断标准又新增加的聚集性病例,我们诊疗方案诊疗标准已经第四稿了,说明什么?病情变化的快,我们只在适应,只在跟着它赛跑。我确实觉得是这个认识问题不但得认识还得加紧认识,认识完了还不行,还得转换成新一版的诊疗方案。

  曾光:病整个弄清楚以后,其实没有必要那么恐惧,昨天一天出现26例死亡病例,其中有25例是在湖北省,只有1例在湖北以外,说明了什么?我们就怕准备不足,我们不怕病例多我们让它慢慢的出现,缓慢的均匀的出现对我们好防治,我们救治力量也足。甚至武汉可以不要外援,自己可能就能解决,但是大量病人集中出现了,如果你救治力量不足,抢救力量不足,隔离的措施不得利,就会造成疾病的倍增,就会造成现在的情况。

  曾光:其他省要要争取打个歼灭战,武汉打个反击战。我的道理不是书本上的,不是模型推论的,我们是实战经验。

  胡锡进:如果现在发现自己发热是立刻去医院还是先在家里待着?

  曾光:我觉得武汉现在在调整,把这重心下到社区去,我觉得这个做法是对的,不要都到三甲医院去,门诊进不去大家人山人海的,大家怨声载道。

  胡锡进:如果在北京上海江苏不是在武汉,一个人发现自己发热了,这个时候他是去医院好还是不去医院好?

  曾光:我觉得还是去医院。因为在那儿都是病情初期,介绍流行病学史,我到底跟发热病人接触了没有,我去过武汉没有,去过湖北没有,有来的去过武汉的人和我接触没有,这个接触史还是很重要的,完了再说病。

  胡锡进:现在你觉着我们大家去超市买菜买吃的,到商场去一趟以及坐地铁是安全的吗?

  曾光:我觉得在北京还应该是安全的,公共卫生没有绝对安全的,在北京戴口罩也不光是防新型冠状病毒,你也防流感。戴口罩起两个作用,一个确实有防范的作用,第二也有安定心理的作用。医院应该综合考虑,防病的基础上,日常工作要做好不能放松。

  胡锡进:非疫区来的其他地方到北京他们需要自我隔离吗?

  曾光:我觉得现在还没看到有这种必要,我只代表我个人意见。不能完全封闭了,那种封闭我觉得是过度反应,传染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损失不但是疾病的病死损失,也包括两种损失,一种损失就是恐惧造成的,一种就是过度反应造成的,你这部分我们应该是可控的,不应该随大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