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女教师绝笔信事件:当事民警否认刑讯逼供,校方将代赔36万

2019-08-05 21:47:16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阮佳琪
点击:    评论: (查看)

  “徐州女教师绝笔信事件”持续发酵,女教师李秀娟发文称赴京就医时被徐州当地多部门阻拦,包括遭到派出所副所长殴打及刑讯逼供。

  今日(5日),徐州丰县警方首次公开回应,称对其依法传唤且全程录视频,调查组已拷走所有视频。

  当事派出所副所长否认对其刑讯逼供,但由于执法记录仪没电,导致部分画面缺失。

  此外,李秀娟女儿所在学校校长表示,7月下旬校方已决定代赔36万元,保留对两个造成意外的学生家庭的诉讼等权利。

  8月4日,徐州女教师李秀娟网络发求助信称,因女儿失明欲前往北京看病,却遇当地多部门阻拦,以及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的殴打及刑讯逼供。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5日,当事派出所副所长罗烈讲述传唤李秀娟的执法过程,并称其中绝对不存在殴打、辱骂等情节。

  今年3月1日是罗烈值班,他称当晚9点多,有丰县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前来报案表示,多次到北京越级反映问题的李秀娟,在训诫的情况下又扬言买了北京的票,准备上北京越级反映问题。

  在核实情况和向相关领导汇报后,警方带着传唤证上门进行传唤。大概半小时后,罗烈被告知李秀娟拒不配合执法,不穿鞋不穿衣服在大街上耍无赖。

  屡次劝说无效后,罗烈申请对其进行强制传唤。但将其带至楼下后,李秀娟挣脱欲跑,因没穿鞋还摔了一跤。

  为了执法安全,罗烈给李秀娟带上手铐,将其强制带回派出所。

  

  罗烈表示,在安抚过李秀娟情绪后,对其进行了约2小时的问话。

  同时,他还称在李秀娟家中全程录像,但由于执法记录仪没电导致部分画面缺失,其余全部视频证据已经上交调查组,否认对李秀娟刑讯逼供。

  

  另据丰县城东派出所所长潘荣祥称,派出所执法过程中系依法传唤、依法审讯、依法进行处罚,整个执法过程都有视频,调查组已经把视频全部拷走。

  

  

打不开?点这里>>>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8月4日,李秀娟在自媒体《徐州民声》发布帖文称,自己10岁的女儿梁琳(化名)去年3月被同学误伤,导致视神经损伤左眼失明。

  2018年7月,其带女儿去北京同仁医院就医,被告知视力基本为0,无法治愈。其间,他们去国家信访局上访,后被丰县一位赵姓官员拦住,劝其回家。

  今年3月份,夫妻两人准备带孩子到北京复诊。李秀娟在信中表示,徐州当地部门将他们一家前往北京的行为定性为“上访”,并随后对其进行“不公正对待”,要求其承认“上访”,自己被当地有关部门拦截后并以“寻衅滋事罪”被拘留7天。

  此外,其在被带走过程中,被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推搡、扇耳光。拘留期满之后,长期被不明人士监视。

  根据该文的描述,今年6月25日,丰县教育局下发处分决定。决定书中称,李秀娟身为公职人员,因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七日,已构成其他严重违反纪律行为。根据《事业单位管理条例》,经教育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李秀娟记过处分。

  其丈夫梁成振原为梁寨镇周楼小学校长,则被多次批评谈话,后被撤职。

  文章最后称,“我们全家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也得了严重抑郁症,求求社会关注我们”。该文引发外界对作者可能轻生的猜测,因而迅速受到广泛关注。

  @平安丰县 4日通报称,当日18时50分许,李秀娟夫妻二人已在徐州市云龙湖边平安找到,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丰县县委、县政府随后成立联合调查组,表示将对其反映问题开展全面调查。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一份显示日期为2019年8月1日的签署了“丰教报字”,名为《关于李秀娟反映学生梁某某眼睛被甩伤问题要求重查信访事项办理情况的报告》的文件被披露。

  从丰县教育局权威人士处获悉,这份报告内容属实,报告中显示的签发人员谢辉系丰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

  报告显示,经调查,2018年3月12日下午放学时,丰县实验小学李某、秦某在走廊排队时,拿着校服打闹,无意间用校服拉锁碰到梁琳左眼。

  事发后班主任常某调查处理,未发现梁琳眼睛有异常症状,其后,梁琳正常上学。

  约一个月后,李秀娟发现孩子左眼眼皮有个疙瘩,去丰县人民医院检查,4月16日,梁琳在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做了眼睑肿物切除术,就医后李秀娟要求学校出面协调医药费问题。

  

  报告称,丰县实验小学于2018年4月至12月之间10多次协调此事。

  经法律援助中心核算,李秀娟提出索赔36万元,但涉事学生家长质疑梁琳左眼失明与拉链无关且认为赔偿金过高,未达成协议。

  协调期间,涉事学生家长、学校建议李秀娟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该问题,被后者拒绝。李秀娟称未走司法程序是律师希望治疗结束后可一次性提供证据。

  

  对于李秀娟所言自己被截访一事,该报告中写道,李秀娟于2018年7月6日、2019年1月29日、2019年2月1日三次越级进京上访并登记,“教育局均安排专人接访并耐心细致做好其思想疏导及劝返工作”。

  报告显示,丰县有关部门最后一次调解发生于2019年7月21日、23日、24日。

  期间,由信访局局长张峰牵头,教育局、实验小学、梁寨中心校等领导参与协商。由于李秀娟提出为其丈夫恢复校长职务,以及撤销对自己的记过处分,调解失败。

  7月31日,李秀娟最后一次前去国家信访局上访登记,国家信访局出具《不予受理告知》,其中建议李秀娟寻求司法途径。该《不予受理告知》出具四天之后,李秀娟的那封绝笔信在微信公众号“徐州民声”公之于众。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最新消息,今年7月下旬校方决定代赔偿李秀娟家庭36万元,但保留对两个造成意外的学生家庭的诉讼等权利。

  

  @人民日报 昨晚(4日)对此事发表微评,将“绝笔信”形容成“一面镜子”。

  “这封绝笔信,是悲情求助,也是愤怒控诉。真相如何,静待调查。人已找到,平安比什么都好。事再解决,更是众望所归。从风波到风暴,并非没有反思之处,对苍生疾苦,应多些体恤之情;对合理诉求,更应依法依规满足。若如此,何至于小事变大、大事变炸?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