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毕业生叫苦求职难,企业抱怨招人难,两难局面如何破解?

2019-07-23 08:17:58  来源:央视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打不开?点这里>>>

  央视网消息:毕业季,工作好找吗?

  招聘季,签约顺利吗?

  求职难,招聘难,究竟难在哪儿?

  现在是毕业季,又是就业季。今年,共有834万大学生要走出校门,他们有的选择考研;有的选择公务员考试;更多的则是选择步入职场和社会。在这场大学毕业生和用人单位的双向选择中,企业对人才的需求有了哪些新的变化?大学生们是否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呢?一方面,毕业生在努力选择他们心中的好工作;另一方面,用人单位也在苦苦寻找他们认为合适的人。在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记者来到了我国传统的制造业基地——江苏无锡,去看看那里大学毕业生的择业情况。

  无锡是长三角的制造业重镇,对传统制造行业人才的需求不仅大,而且高。为了满足无锡产业升级对高水平技术人才的需要,这10年,无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了智汇无锡大型招聘活动,足迹遍布西南、西北、东北、山东等地,为急需人才的无锡企业牵线搭桥。

  

  张丽丽是江苏无锡某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她已经参加了无锡人社局为他们组织的十几场专业招聘会,尽管如此,今年的招聘指标她仍然没有完成。她告诉记者:“感觉现在学生,他可能对吃苦、对出差有点抵触,不愿意。我们这个就是要去现场,要去做工程,去做项目,然后只有一步一步地积累起来,经验才能上去,而不是说看两天书就搞定了,就可以做了,因为这个也不是操作工。”

  

  伴随着产业升级的需要,企业对一线员工专业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以前一些高中生通过培训就能胜任的职位,现在往往需要大学专业知识背景的毕业生来承担。但很多大学生对一线工作却往往望而却步。

  尽管无锡这几年通过走出去、请进来吸引了很多应届毕业生到无锡来就业,但是对无锡很多急需升级改造的传统制造业企业来说,招到理想的应届毕业大学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某环保企业人力资源经理告诉记者:“就是一个慢就业的心态,即使找到工作,入职之后,对这份工作不满意,他会迅速离职,然后慢慢再找。”

  

  而在西北大学举办的陕西2019届毕业生综合联盟招聘会上,来自浙江湖州的企业招聘团也不远千里地来到陕西西安招揽人才。

  这几年产业升级,对一线员工,甚至流水线工人的要求都提出了更高的专业标准。但有很多制造业专业的学生却更向往一些新兴的行业,因为这些行业不仅待遇高,而且工作地点多在大城市,所以很多传统制造业企业尽管开出了很多优惠的条件,但依然招不到满意的大学毕业生。

  某煤炭企业人力资源经理说,几乎西安每场招聘他们都会参加,计划要招聘300多人,现在只签了20多人。

  一方面企业求贤若渴,主动出击,而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应届毕业生找不到理想的工作。

  

  记者在智汇无锡招聘会上就认识了几个学机械专业的学生。

  

  学霸于俊杰因为专业成绩优异,屡次获奖,在招聘市场上如鱼得水,而同宿舍的朱迎港的工作找得就没那么顺利了。他说:“公司要求的东西我们没有掌握到,就是说我们达不到公司的要求。他们要求做过一些项目,要求有项目的经历,跟老师参加过一些项目的设计,光从书本上学的知识,我们从来没用过。”

  这天,小朱得到了徐工集团的一个面试机会,但因为要常年驻守外地,小朱打算放弃:“常年在外面跑,一年要跑300天,完全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认识一个人,慢慢地去拓展,很困难感觉,有点失望。好的工作可能就是上不了,人家可能不愿意要我;次一点的工作,自己又不愿意去。”

  和小朱一样困惑的还有学会计专业的李秋月。她正打算应聘一家书店的收银员。李秋月说:“这行如果你拥有的证越多的话,还是更吃香一点,像我们刚初入社会,就算你有证,但你跟工作几十年的人还是没法比的。”

  和李秋月一样感到困惑的还有考研失败的朱天星。因为报志愿的失误,朱天星痛失了读研究生的机会。但他学的是通信工程专业,如果不考研,就无法从事更尖端的研究;而如果就业,他就需要做计算机软硬件方面的工作,这就意味着他要转行。

  

  无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促进处处长 杨朝晖:我们现在教育导向有些问题,可能也是一个原因。现在我们小孩首选肯定就是读大学,不管你适不适合这种研究型人才,反正就是希望小孩上一个大学。这样可能就会造成原本适合技能型的人才,全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去读了大学,甚至研究生。到了毕业的时候,这些原来比较适合技能型的人才,就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夹心层了。

  

  这一天,张丽丽早早地坐在了自己企业的展台上,等待来应聘的大学生。但坐了一个多小时,张丽丽几乎没收到什么合适的简历,她有些坐不住了,和旁边展台企业的人聊了起来。

  这家企业和张丽丽公司所招的人差不多,都是需要专业背景高,同时又要常年出差的应届毕业生。这个职位的市场薪酬基本在四五千元,工资低,劳动强度大,又常年会在比较艰苦的环境工作,虽然未来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但很多90后、00后的孩子还是不大愿意入这一行。

  

  无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吴春林:这是一个就业结构的问题。一方面,我们现在为大学生提供了很多的工作岗位,但是由于我们的职业观的问题,比如说一些传统产业的一线的职工,还是招录起来很难。为什么?现在很多的大学生,他认为到一线做制造业,做传统的这种技能的人才,他们在选择上还是有点顾虑。

  下午,张丽丽转战常州工学院的招聘现场,因为工学院有大批对口专业的学生,来面试的学生明显多了很多。

  

  尽管张丽丽毫不隐瞒地说出了自己所招职位的工作强度,但一名学生还是很愿意接受。但查验成绩时,张丽丽发现他的学业成绩比较一般,而这个职位所需的人员一旦就职,就需要快速适应,并要独立去现场处理很多突发问题。对这个应聘者,张丽丽有些犹豫,所以她决定先收下简历,再做进一步的比较和考察。

  张丽丽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电器产品如果不是拥有较长时间的现场工程师的工作经验,想做好销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现在的很多学生因为专业技能有限,往往希望一毕业就进入销售岗位,这是很不现实的。

  

  这之后,张丽丽又收到了几份比较靠谱的简历,并和一个前一段已经完成面试的学生在招聘现场当场签了约。

  这几年,无锡的很多传统制造业企业,为了能抢到看中的人才,往往在招聘现场就直接给与应聘者定金。一方面大家在感慨就业难,而事实上被企业看中的人才却又供不应求。

  

  无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 吴春林:所以我们要研究这些技能人才,他的收入要跟他的劳动成果要相匹配,改善他的一些(生存)环境。我们现在讲实体经济需要大量的技能人才,国家需要大国工匠,现在培养我们的工匠,也是我们人社部门最关注的一个问题,要构建终生培养的职业教育的体系。”

  无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促进处杨朝晖处长认为:“要加强对大学生的就业指导,校内也要有职业指导,他走向社会以后,我们公共就业服务机构,也要对他进行职业的选择、分析,来帮助他们来正确地认识自己,那才是找到一个好的工作的一个先决条件。”

  看得出来,毕业生择业难、企业招聘难,更多的是一种“有人无岗”、“有岗无人”的结构性矛盾。这几年,很多传统制造业为主的企业都面临着转型升级改造。它们对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真正愿意下基层,又有着扎实专业基础的应届大学生的需求量其实非常大。很多的就业岗位等待着年轻人去勇敢地承担。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市场在变,企业在变,这就需要学校和学生在就业教育和就业观念上做好准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