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张扣扣父亲: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

2019-07-19 10:42: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17日上午,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执行死刑前,陕西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张扣扣会见了其近亲属。

  陕西汉中中院发布的消息还称,他们向张扣扣宣告并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王正军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的行为已受到法律制裁,但张扣扣却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后蓄意报复王正军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划犯罪,选择除夕之日当众蒙面持刀行凶,致三名被害人死亡,且有追杀王校军和二次加害王正军的情节,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

  

  当日中午,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他称,执行死刑前见到了儿子,只说了“爸爸,没事的”

  7月17日上午,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张扣扣父亲张福如说:“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我永远不要!

  对于张扣扣案,网友也表达了各自的观点:

  

  

  

  

  

  

  

  

  “张扣扣杀人案”发生于2018年除夕,张扣扣将上山祭祖回来的王家大儿子王校军、三儿子王正军捅刺至死。随后他又进入王家院子,将70岁的王自新捅死,后用汽油瓶点燃了王校军的车。

  案发两天后,张扣扣到公关机关投案。

  汉中市法院一审宣判: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扣扣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很多人推测,张扣扣此举,和当年张母被杀一案有关。

  1996年8月27日,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在回家路上和王家发生争执,最后汪秀萍被王家17岁的三儿子王正军伤害致死。四个月后,王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一审自行辩护时,张扣扣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非源于对社会和工作的不满。他向法院陈述,“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

  

  张扣扣在庭审现场 供图/汉中中院

  针对20多年前的案件,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作出过解释。

  “(汪秀萍)走我身边然后朝我吐口水,当时头一次确实没吐上,我就骂了一句,我说疯婆子,然后就过去了嘛。过去,当时我也没回屋,我就还站在那里,然后她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口水,我肯定非常愤怒,气愤了,我就扇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破口大骂。

  汪秀萍的男人,张福如和他女儿从家里过来,手里拿了一根扁铁,他的女儿把扁铁交给他母亲,然后朝我兄弟头上打了一下,然后左脸上挨了一下。在被打后,三弟王正军也用木棒往汪秀萍的头部打了一下,汪秀萍随后倒在了地上。

  当时她躺在地下了,躺在地下,但是过了几分钟,来了一个车,车灯照了一下,她自己又爬起来,爬起来然后她男的就扶着往回去走嘛。

  冲突发生后,村长说,你赶紧把人家这个送到医院里面看。当时王自新说,他把我们老三打的,脸上打的谁去看?最终在村干部的协调下,汪秀萍被送到乡医院进行抢救。”

  来自央视的报道称,得知汪秀萍已经死亡后,村干部立即向警方报了案。随后,警方将王家父子三人全部带走进行了调查。公安局通过调查取证,确认是王富军兄弟打的。

  同年12月5日,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鉴于王正军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张母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七年,王自新赔偿张家经济损失9639.30元。

  这是一个血亲复仇的故事

  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

  ——(奥地利)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时间必须回到1996年。这一年,张扣扣年仅13岁。汪秀萍,张扣扣的母亲,被王正军用木棒打死。母亲被打后,倒在了张扣扣的怀里。张扣扣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在自己的怀里断气、死去。

  在会见张扣扣的时候,张扣扣告诉我,有三个场景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令他终身难忘、时常浮现:一是王正军打他妈妈的那一棒;二是妈妈他怀里断气的时候,鼻子、口里都是血,鲜血在喉咙里面“咕咕咕咕”地作响;三是妈妈的尸体在马路上被公开解剖,现场几百人围观。张扣扣亲眼看到妈妈的头皮被人割开,头骨被人锯开

  

  这样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对于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儿童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童年时期经受过这样巨大创伤的人,长大后是几乎不可能成为一个健全的正常人的。

  弗洛伊德说过:“人的创伤经历,特别是童年的创伤经历会对人的一生产生重要的影响。悲惨的童年经历,长大后再怎么成功、美满,心里都会有个洞,充斥着怀疑、不满足、没有安全感……不论治疗身体还是心理上的疾病,都应考虑患者童年发生的事。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

  

  心理学上有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叫创伤后应激障碍。它的典型定义是:“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有许多症状,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症状是“记忆侵扰”,即受创时刻的伤痛记忆萦绕不去。主要表现为患者的思维、记忆或梦中反复、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可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反应,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好像再次发生一样。张扣扣本人曾供述“眼睛一闭,当年的场景就浮现了上来……经常梦见母亲去世的样子”。我们高度怀疑张扣扣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样的心理创伤和精神痛苦所激发的仇恨能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张扣扣在口供中详细描述了他的心理经过:“王三娃用木棒将我母亲一棒打死,我也在现场,当时我年龄还小,只有13岁,我就想拿着刀将王三娃弄死,最后被我爸爸拉住了,当时我看到我妈鼻子口里都是血,心里非常痛苦,我就发誓一定要给我妈报仇,我还大声说:‘我不报仇,我就是狗日的。’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憋着这股仇恨。”

  张扣扣被仇恨的欲望所裹挟,被复仇的情绪所支配。而这仇恨的种子,却是别人播下的。张扣扣本人也是受害者,也是牺牲品。庭前会议上,我们曾申请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鉴定,遗憾没有获得法庭许可。精神正常不正常,靠一些邻居同学的口供是无法证明的。我个人高度确信,张扣扣的心理创伤对其后续行为有着决定性影响。在意志自由这个层面,张扣扣是不同于正常人的,是受到限制的。现在以一种正常人的标准、用一种局外人的理性去要求张扣扣,去审判张扣扣,是在当年悲剧的基础上对张扣扣的又一次不公。(摘自:张扣扣被控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一审律师辩护词)

  对于张扣扣的“复仇”,有人认为他是“英雄”,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其中,律师杨斌阐述自己的看法:

  张氏所谓的复仇,是性格极端、生活潦倒、工作不顺心理畸变下的个人发泄,和之前发生的其他仇视社会滥杀无辜的案子是如出一辙,区别只不过他选定了特定对象,却因此被公众捧为英雄,难以理解。

  他还说,被害的三人与当年张母案没有任何关联,他们都是和张扣扣一样的农家子弟,只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过得比张扣扣生活稳定正常,他们被杀,仅仅只是因为是王家的人!如果这样的滥杀也能称之为“复仇”,我只能说,我们这个野蛮的族群为戾气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

  时至今日,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他仍然不能释怀。

  骨灰不想要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今天(17日)执行死刑吗?

  张福如:是的,今天上午,家属只有我一个人见了他。

  潇湘晨报:您最后见到张扣扣了吗?他说了什么。

  张福如:见到了,只说了“爸爸,没事的”,然后说,“你这22年是怎么过的”,说话时表情平静。

  潇湘晨报:那边有通知您去给张扣扣收尸了吗?

  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潇湘晨报:你见到骨灰盒了吗?为什么不要?

  张福如:没见。我不要,放在他们那里,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

  潇湘晨报: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您真的不打算把张扣扣接回来安葬?如果有人来吊唁怎么办?

  张福如:不要,我永远不要,以表抗议。

  儿子说媒不成

  潇湘晨报:您认为张扣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张福如:二十年前,他们胡说八道,二十年前那个杀人凶手现在还活着呢。

  潇湘晨报:您是说当年动手的是(张家)二儿子?那时您在现场吗?

  张福如:对,是老二打死的不是老三,老三是顶罪的。他们家院子门口到我们家院子门口就走几步就到了,当时他们家老二,拿个棍子就趁不注意就(把汪秀萍)给打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以前的判决也不满?

  张福如:不服。老三判了七年,坐了三年半就出来了。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

  潇湘晨报:退一步说,张扣扣杀错人了,你有没有觉得报复过度了?

  张福如:这都是有原因的,我家孩子提议盖两层楼房,目的也是为了结婚,但是,一直说媒不成,是王家人在从中作梗,他们找人去女方家里胡说八道。

  潇湘晨报:传言未经证实,对方错不至死啊,还有其他原因吗?

  张福如:判决要赔偿我们家的钱,我都没收到,我60多岁了,只有一个人生活,要养老了。

  我也没收到过道歉。

  我就一个儿子

  潇湘晨报:当年尸检的时候张扣扣也在现场,他那么小的孩子为什么要在现场呢?

  张福如:那些人不认识张扣扣,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小孩在那。尸检的时候张扣扣就在旁边看着。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个什么性格的孩子?

  张福如:事发之后他就不怎么爱说话了,不怎么和身边人说话。初中毕业后没钱供了,他就去当兵,表现都很好。当兵是政府让去的,说是当了兵,回来就给安排个工作,回来之后就又不给了。后来去打工,经常给家里寄钱。他打工时四五年才回一次家,过年回来也待几天就走了。

  潇湘晨报:张扣扣平时和您聊天多吗?会经常和您说些心里话吗?

  张福如:就告诉我说“爸爸,不能干的活,就不要去”就这么跟我说。

  潇湘晨报:这二十几年您关心过孩子吗?张扣扣不爱说话了就是一个心理变化的表现。

  张福如:我忙着打工,没有时间。我有时候出去干活了,没人做饭,两个孩子就没饭吃,没吃饭就去上学了。

  潇湘晨报:您觉得在父亲成长过程中,作为父亲您有失职的地方吗?此前知道张扣扣有复仇的心理吗?

  张福如: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的,我就一个儿子。

  怀疑有人要害我

  潇湘晨报:直到案发,儿子杀人,您当晚为何没有回家?

  张福如:我不跑不行,怕被报复,我是没敢回来。

  潇湘晨报:后来你发现有什么异样?

  张福如:事发两三天后,我怀疑有王家人到我家,有脚印,我报警,没有人来取证。

  潇湘晨报:您家和王家隔得远吗?

  张福如:他家就在我家后面。

  潇湘晨报:但是他们家好像都不在那住了。

  张福如:是不住了,但是,后来还是有陌生人在我家门前停留,查看,有时是晚上。

  潇湘晨报:他们可能是来参观的,觉得这里是新闻热点,张扣扣家。有拍照或录视频吗?

  张福如:可能是吧,有拍照或录视频,但是,我怀疑他们是踩点的。

  有人捐款一万多

  潇湘晨报:事情发生之后,有说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是怎么一回事?

  张福如:是,给了15万。出了15万做精神鉴定,到现在都没给我一个结果。

  潇湘晨报:钱从哪来的?

  张福如:借的,都是借的。

  潇湘晨报:您是做什么的?钱打算怎么还?

  张福如:我是个农民,还做点小工。

  潇湘晨报:这钱还不够。

  张福如:有人给捐了一些钱,大约一万多吧。

  潇湘晨报:这也你要求对方支付赔偿原因之一?

  张福如:他们本来就该赔偿。

  他们老二还有孩子

  潇湘晨报:这些年您和王家交流多吗?

  张福如:一句话都不说,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潇湘晨报:这些年你们和王家有什么新的冲突吗?

  张福如:没有。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把曾经判决要赔偿的钱给我,希望将他们家老二绳之以法,他们家老二还有孩子呢。

  潇湘晨报:有人可能认为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了。

  张福如:这个需要上头把以前的案件核实清楚,给我公道。

  潇湘晨报:你觉得这还没有完?

  张福如:是的。现在是晚上了,我家附近还有警车,他们怕我去犯案。

  潇湘晨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还是邻居,他们家现在也不住人了。

  张福如:我不承认。

  我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其实你担心王家会采取一些报复?

  张福如:我不怕,让他们来,只要他敢进我的院子,我就敢把他杀掉。

  潇湘晨报:你为此还做了准备?

  张福如:没有,我家里什么都没准备,就我一个人。

  潇湘晨报:你接下来会去孩子的姐姐那吗?

  张福如:不会。不去。我就一个人生活。

  潇湘晨报:一个人有点孤单,你想过再娶一个吗?

  张福如:他们欺负我知道吧,我不愿意娶,再娶一个他们再欺负第二个,我是不会娶到的。

  潇湘晨报:您别动怒,就像您说的一个人也要好好过。

  张福如:是的,我要等待,等待一个公平的结果。

  相关文章:

  王家二儿子:张扣扣死有余辜

  

 

  

  今年4月,杨斌律师说她曾经到汉中探访过被害人王家家属。

  “他们说,曾经提起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但开庭时,张扣扣父子不仅明确表态不赔,还在庭上指着他们破口大骂,还说算你好运,本来连你要一起杀的,把他们骂哭了,一气之下撤回了附带民事诉讼。”

  7月17日晚上,潇湘晨报联系了王家二儿子王富军,他表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没有赢家。

  对于有人指称张扣扣是英雄一说,他说,舆论终究不能代替法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

  对于孩子教育,王富军说,“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学习,以后走上社会好好工作,与人为善,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1】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潇湘晨报:张扣扣17日被执行死刑了,你知道这个事情吗?

  王富军:我知道,昨天就知道了。

  潇湘晨报:怎么看待这个结果?

  王富军:说不出来,反正已经判刑了,死有余辜,但是我心里一点都不高兴。

  潇湘晨报:为什么是高兴不起来?

  王富军:他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潇湘晨报:你认为弥补不了他当年犯下的错。

  王富军:对。

  【2】我父亲是劝架,没参与

  潇湘晨报:为什么张家人一直认为是你导致了张母的死?

  王富军:哎,那个时候纯属意外,搞的今天这个结果,是始料不及的,本来之前的事情已经过了,没想过现在会这样,真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潇湘晨报: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你说完全可以避免,又是什么情况,可以说一下吗?

  王富军:96年那个事,我母亲和张家母亲有纠纷,发展到打架,当时是因为抢救不及时,拖了两个多小时,当时(96年)农村的医疗环境很差。

  潇湘晨报:那个过程到底是怎样的?是张母向你吐口水吗?

  王富军:当时是我在路边乘凉,他母亲就朝我吐口水,当时年轻气盛就气不过,走的时候吐的,没吐上,我就没在意,就骂了一句,就几个小朋友在那,过了十几分钟她又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我真的是忍无可忍,就给了她一巴掌。

  潇湘晨报:之后呢?

  王富军:(汪秀萍)抓着我的衣领不松手,就耍赖,抓着我衣领就说我打她,我都没动手,后来就叫家里人过来了,离着不远。

  潇湘晨报: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王富军:我母亲说你回去别在这,就在这个时候我三弟才(打了汪秀萍),我都没看见。

  潇湘晨报:武器是什么?一根棒子吗?

  王富军:就是那个,一米多长的木棒,劈柴用的,就挥了一下,没想到会打到头部。她那个人平时也耍赖,当时打了也没在意,她就倒在地上了,后来她自己爬起来了,就没在意,当时来了一辆车,一叫她她自己就起来了,后来找了个架子车给她拉到医院去了,就看伤,没想到有这么严重,当时我兄弟也在流血,就各看各的伤。当年的时候有些细节问题都没写上,(后来)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我父亲是劝架,根本就(没参与),对一些报道真的是很无语,就乱说。

  【3】我们两家没有赢家

  潇湘晨报:你觉得去年的事,你是怪张扣扣,还是怪他的家人?

  王富军:怪他父亲。

  潇湘晨报:你觉得他父亲责任重大?

  王富军:就是因为他父亲给他灌输复仇思想。

  潇湘晨报:你说这个话有事实依据吗?

  王富军:因为他时常,村民跟我说,他父亲时常扬言要报仇之类的。

  潇湘晨报:那你有同情过张扣扣吗?你觉得他是个可怜的人吗?

  王富军:我觉得是一种悲哀,这件事情我们两家没有赢家,就是造了个孽。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们两家搞成这个样子,这个事其实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4】他有种就来找我

  潇湘晨报:张福如现在跟媒体讲,你不死他就不服,这个事你怎么看?

  王富军: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当时他觉得冤他为什么不上诉,现在他上诉,纯粹是没事找事,他这个用心啊,现在我们家就剩我一个。我就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这都是有证可查的,时隔这么多年又翻出来。

  潇湘晨报:那你可以跟我把这个事情的真相讲清楚啊。

  王富军: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凶手已经毙了,我现在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解释,没意义。

  潇湘晨报:但是现在张扣扣的父亲对这个判决不服,他说儿子是冤枉的。

  王富军:他不服又能怎么样呢,我现在不去招惹他,他有种就来找我。

  潇湘晨报:他一直说,他老婆的事你打了她。

  王富军:我们家就剩我一个,他想把我搞下去。

  潇湘晨报:你家里还剩你一个。

  王富军:弟弟,大哥都在18年遇害了,连我父亲。我们三个兄弟就剩我一个了。

  【5】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潇湘晨报:你现在回想当年,有没有觉得自己不对,或者你的家人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王富军:当时太冲动了,年轻气盛,如果不是我当时那么冲动,就没后边的事了。

  潇湘晨报:你对你弟弟的死惋惜吗?

  王富军:惋惜,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潇湘晨报:为什么?

  王富军:当时的事,他根本都不知情,说我们兄弟三个都参与了当年的事纯粹是胡扯。过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到现在这个位置。

  潇湘晨报:你大哥当年什么职位?

  王富军:当年刚入职两年,就是个办公室文员,他们说我大哥当时说是科级干部,科级干部都是十多年后的事了,干了将近三年怎么可能是科级干部,这些事我现在不想说了,说了心里难受。

  【6】舆论不能代替法律

  潇湘晨报:你父亲经常说张扣扣的坏话,有这个事吗?

  王富军:那是他们胡扯,对方发生这个事情之后,两家连话都不说。

  潇湘晨报:96年事情发生之后赔了9639.3元?钱给张家了吗?

  王富军:这些还不算丧葬费,丧葬加上判的一共花了一万多,当时96年一万多。(给张家了没)这个我不清楚,出事之后两年多我都没回家。

  潇湘晨报:张家说赔偿没有给。

  王富军:他胡说啊,乱说能有什么办法。

  潇湘晨报:现在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现在会不会感觉轻松一点?

  王富军:轻松一点了,终于可以放下了。

  潇湘晨报:虽然张扣扣被执行了死刑,但他爸爸态度这样,有想过反抗这些不实的说法吗?

  王富军:那就已经这样了,该枪毙也枪毙了,舆论终究不能代替法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

  【7】有些事我不想辩解什么

  潇湘晨报:张母以前和你母亲一直闹不和吗?村里人都知道吗?

  王富军:也不是一直不和,农村嘛,发生口角很正常。

  潇湘晨报:主要是因为哪些小事呢?

  王富军:这些事我不想提,反正已经枪毙了,说这些现在没有任何意义,说了我亲人也活不过来,已经发生了。

  潇湘晨报:不少网友说张扣扣是英雄,为了母亲。

  王富军:那些人纯粹是不了解事实,所以我不想辩解什么,事实就是事实,那些人就是就是看热闹的心态,事情又没发生在他们自己头上。

  潇湘晨报:现在说起什么事情,能让你感到高兴呢?在生活中,会不会从96年经历了这个事之后,感觉人生都是灰暗的?

  王富军:也不是,就家里很多变故之后就看开了,对啥都无所谓了,得过且过吧。

  【8】不可能回村了,那地方难受

  潇湘晨报:你们现在没有住在原来的地方了吧,从三门村里搬出来?

  王富军:我十年前就没在老家住了。是我爸妈一直在那里住,我们是放假回去抽空看一下。

  潇湘晨报:你有想过再回三门村吗?

  王富军: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了,那地方,太难受了。

  潇湘晨报:你的父亲和兄弟呢?

  王富军:葬在老家了。哥哥和弟弟没有葬在老家,不是一个方向。

  潇湘晨报:家里还有一些东西呀,真的就一直不打算回去了看看吗?

  王富军:其实也没什么,就家具,有人要就联系处理,没人要就放着吧。

  【9】离婚后自己带孩子

  潇湘晨报: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王富军:林业工人。

  潇湘晨报:你今年多大了,成家了吗?

  王富军:六年前离婚了,有一个孩子。

  潇湘晨报:你老婆当时因为什么跟你离婚啊?

  王富军:当时是因为性格不合,跟家里的事没关系。

  潇湘晨报:你们有因为当年的这些事情吵过架吗?

  王富军:当年那个是我说的很清楚,当年结婚的时候,他们都知道。

  潇湘晨报:你以后还打算再找一个伴吗?还是说就一个人带孩子?

  王富军:说实话18年家里出事之前谈了一个,但后来家里出事之后就有意见了,虽然还在联系着,但态度就有变化了,我也无所谓不能成也无所谓,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有小孩。

  潇湘晨报:女方家当时怎么跟你说的?

  王富军:啥也没说,随着周围人议论,就态度就明显有变化了,后来我就没去了,现在家里发生这么多事我也看淡了,就看开了。

  【10】我不给孩子讲复仇

  潇湘晨报:那你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带啊?

  王富军:现在上技校,家里的事对他影响也比较大,原来学习挺好,打算上高中考大学,现在就报技校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他今后有什么期望吗?

  王富军: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别的我现在不想。

  潇湘晨报:他有没有跟你讲过他在学校跟人闹过纠纷啊,你一般都怎么跟他讲?

  王富军:没有,我跟他讲到任何地方到学校,都尽量别和别人发生摩擦。

  潇湘晨报:他现在是多大了?

  王富军:马上16岁。

  潇湘晨报:你会跟你小孩讲将来要报仇什么的吗?

  王富军:我从来不跟他讲那些,尽管他也试图跟我聊,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学习,以后走上社会好好工作,与人为善,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潇湘晨报:会不会因为这个事,导致他在学校有点自卑啊?

  王富军:不会,我经常给他老师打电话,他在学校挺正常的。

  来源:潇湘晨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