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渭南继母虐童案”生父受审痛哭,生母求谅解:孩子需要亲人

2019-07-07 08:49:23  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7年3月,渭南男童遭继母虐待,6岁的鹏鹏75%(化名)颅骨损伤,至今深度昏迷呈植物人状态。鹏鹏的生父赵亮作为法定监护人,在明知孙小倩的虐待行为后放任不管,又置病重的鹏鹏不顾,将其遗弃在医院长达500余天。

  昨日(7月4日),赵亮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受审。

  红星新闻从鹏鹏代理律师邓学平处获悉,庭审从上午9时持续至中午12时20分,因民事赔偿部分的票据需进一步核实,法院未当庭宣判。

  在庭审现场,鹏鹏生母柴小媛向法院递交谅解书,希望对赵亮轻判,“孩子现在挺需要亲人,醒来后也不希望他爸爸进了监狱。”

  

  7月4日,赵亮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受审

  此前,临渭区人民法院查明,自2017年3月初,鹏鹏继母孙小倩因被害人鹏鹏不听管教,独自离家为由,对被害人罚站、罚跪,后又以被害人偷其金戒指等为由,用手脚、棍棒等多次对被害人实施殴打,致鹏鹏全身多处受伤。

  2017年3月29日,以被害人弄脏床铺为由,对被害人头部多次实施殴打。2018年10月,孙小倩受到法律制裁。临渭区人民法院认定,孙小倩构成故意伤害罪及虐待罪,两罪并罚,共判处有期徒刑16年。

  2017年7月,仍在取保候审的赵亮突然失联,被网上追逃。直至2019年1月11日,赵亮在成都被抓获。警方侦查终结后,以被告人赵亮涉嫌虐待罪、遗弃罪移交检方审查起诉。

  检方查明,2017年3月以来,赵亮作为鹏鹏法定监护人,在明知其妻子孙小倩(已判决)以管教为名多次对鹏鹏实施殴打体罚等虐待行为,且在微信上看到孙所发的鹏鹏脸上等多处有伤的照片后,仍不依法履行法定监护职责和保护义务,放任孙小倩对幼子的残酷虐待,致使被监护人受到虐待并被故意伤害造成重伤一级的严重后果。

  

  鹏鹏被虐昏迷至今827天

  此外,自2017年7月中旬以来,赵亮在鹏鹏被继母孙小倩虐待、故意伤害造成颅脑严重受损,呈植物人状态在医院治疗期间,置病重的鹏鹏不顾,既不予照顾,也不提供生活来源,不履行抚养照顾义务,将鹏鹏遗弃在医院长达500余天。

  检方以虐待罪和遗弃罪对赵亮提起公诉。

  邓学平表示,在7月4日的庭审中,赵亮对检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但庭审中,他多次表示自己对孙小倩的虐待行为不知情。

  至于离开医院失踪近两年,赵亮解释是因为舆论压力太大,自己百口莫辩,无法承受。他表示,在成都期间有打工生活,并且通过互联网密切关注着鹏鹏案的进展。庭审过程中,赵亮表示愿意用余生赎罪,照顾鹏鹏,不会再次逃跑。

  在庭审现场,鹏鹏生母柴小媛向法院递交谅解书,希望对赵亮轻判。柴小媛曾称,希望法院依法惩处赵亮。

  现在,她为何选择谅解?

  7月4日,刚参加完庭审的柴小媛介绍,孩子出事期间,赵亮不在身边,被孙小倩蒙蔽,“说啥赵亮都轻信。孩子现在挺需要亲人,醒来后也不希望他爸爸进了监狱。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对孩子来说,总是好的。”

  柴小媛回忆,庭审时,赵亮态度较好,曾多次痛哭,“他觉得鹏鹏的现状有他的原因,是他没监管、照顾好孩子”。

  鹏鹏的身体状况并未好转,从2017年3月29日事发至今,鹏鹏已昏迷827天,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柴小媛称,近期,医生对鹏鹏进行脑积水引流手术,之后,孩子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老是发烧,还有病毒感染,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来,谁都不知道”。

  邓学平表示,对于虐待罪,检方给出的量刑建议是一到二年有期徒刑;对于遗弃罪,量刑建议是三到五年有期徒刑;对于民事赔偿部分,赵亮、孙小倩对金额无异议,表示愿意赔偿,但没有能力赔偿。

  “我主要从赵某应当知情孙某的虐待行为、赵某符合虐待罪和遗弃罪构成要件、民事赔偿的象征意义和实际意义、虐童行为的严重社会危害、本案的警示教育意义等五个方面发表了代理意见。

  我介入代理鹏鹏案已经两年多,这个案件的法律程序已经接近尾声。但这个案件给社会所留下的深刻警示和教育意义,不应随着案件的结束而终止,相反应当作为典型案例让更多人重视和反思。 ”

  

  鹏鹏辩护律师邓学平接受媒体采访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