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一名女童保护志愿者讲述她眼中的农村性教育

2019-07-06 08:41:35  来源:央视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1

  央视网消息(记者 张恪忞 实习记者 冯松毅):希望不论何时,施暴者只要伸手,就会被捉住。

  一

  “不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很愤怒也很无助!”沈莉(化名)是一位两岁女婴的妈妈,同时也是一名乡村教师。

  近日,看到网上有关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涉嫌猥亵女童的新闻,沈莉作为在农村推广女童保护近十年的一名志愿者,心中更多的感触是无奈。“我们的力量太微小,如同没有反抗能力的受伤害女童。”沈莉说。

  十六年前,沈莉所在的村庄出了一件丑闻,一名小学校长猥亵了多名女学生。这件事在村子里被大伙咬耳、挤眉地悄悄传开,而结果却让她十分震惊,此事被村子里有威望的老人私下了结了。最终,小学校长与被伤害女童家庭达成和解。之后,这件事被渐渐遗忘在了时光的长河里。

  然而,这并不是沈莉的人生经历中遇到的个案事件。上高中时,她和一位女同学一起坐公交车去另一位同学家玩。在车上,她感到男售票员身体一直贴着她,很难受,没等到达目的地,她就拉着同学跑下了车。而与之同行的女同学也没幸免,当沈莉提及车上种种,那位女同学也说,自己被男售票员摸了。“当时我们自己都不能去识别那是怎样的一种行为。”沈莉说。

  而在上大学的一个夏夜,沈莉的舍友被认识不久的男友强制发生性行为,随即分手。事发多日之后,舍友哭着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她。

  “人性的深渊不可预测。”沈莉说,很难想象在黑暗中舍友经历的是怎样一种孤独和恐惧。在那一刻,之前的一件件旧事都蹦了出来,让沈莉痛心不已。猥亵、性侵给受害者的带来的心理创伤和阴影,可能受害者一辈子也走不出,尤其是当侵害者仍继续作案,没有被绳之以法的时候。

  从师范院校毕业之后,沈莉回到家乡,当了一名老师,并在工作之余积极推动女童保护。“我们能做的是在农村普及性教育,防患于未然。让孩子知道被侵害不是他们的错,事发之后不要马上清洗,要留存证据,一定要去求助。”

  沈莉说,希望自己遇到的事情不要发生在她的学生身上;也希望如果不幸发生了,孩子们知道该如何做,让施暴者无处遁形。“很重要的一点是,村子里需要一个正向氛围,以减少对孩子的‘二次伤害’。”

  二

  在我国中西部地区一个小村庄的路旁,房屋的墙上贴着割包皮以及做人流的广告,如此景象在乡村随处可见。

  “你知道这些广告是做什么的吗?”

  “这是有病了,需要去医院手术。”

  这是一个12岁的女孩被问及广告内容时的回答。然而,女孩对她所说的“病”一无所知。

  无独有偶,在我国北部的一个农村,一个6岁的小女孩看到卫生巾的图片广告,问奶奶这是什么。

  奶奶看了一眼,面露尴尬的表情,但也说不出来是什么。

  村里的老人在他们那个年代不使用卫生巾,也不清楚卫生巾具体如何使用,当然更不会有意识跟孙辈们普及关于身体变化的知识。

  这是部分欠发达地区农村性教育的一个缩影。

  公开报道显示,中国的小学生中有30%在乡村。从2017年的一项(不完全)统计来看,乡村儿童受到性侵害的发案总数比城市儿童多。虽然情况令人担忧,但逐渐引起了社会各界重视。

  自2013年开始,乡村小学便从一年级的防欺凌课里加入性保护相关知识,不少民间公益组织也在乡村进行创新性的性教育实践,以提高儿童的防范意识,减少意外的发生。

  “在小学阶段,城乡之间加起来的性教育课程覆盖率不足10%,而乡村占据的比例仅有3.3%。”唐昆是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的一名老师,去年他们中心联合绿芽基金会做了一项关于乡村儿童性教育现状的调研,他告诉记者,目前随着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城乡之间学校性教育课程覆盖的差距在逐渐缩小,但是体量仍不容乐观。而值得庆幸的是,总体趋势是向好的。

  在2018年版《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的前言部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的一段话耐人寻味:“性教育的缺失不仅会加剧儿童和青年的弱势地位,使他们更容易受到侵害,并带来其他有害的后果,同时也说明社会未能对整个一代人履行应有的责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全球推广的全面性教育也正是我国积极推进的,针对5-18岁各年龄层的孩子进行适合的性教育。全面性教育为一个人提供探索自身价值观和态度的机会,有助于培养其就有关性的诸多问题做出决策、进行交流和减少风险的能力,但是具体实施层面存在一定争议,并且主要集中在公众方。

  “一说到性教育,觉得我们做反性侵或者反性骚扰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想做性别教育,或者直观的跟孩子说他们是怎么来的这类话题,大家就不是特别能接受。”绿芽基金会项目官张新宇说,预防儿童性侵犯的教育是全面性教育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不是只有这一部分,应该将“性”放在更大的生理、心理、生物、社会的背景中,帮助儿童成长为具备性知识的人,不仅可以应对生理变化与性暴力风险,还能在身份认同、性别平等、社交心理等多方面获得积极发展。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负责人孙雪梅同样认为,在性教育落地方面最大的难点是观念的断层,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谈性色变。“我们的父辈和我们这代人,几乎都没有接受过规范的性教育。对‘性’避而不谈的人比较多。自然也就不去对孩子讲,这样就导致在实施性教育的过程当中,有人会说某些做法比较尺度大,出现反对的声音。这需要逐步改变,不能一蹴而就。”

  孩子是一个家庭的未来,是一个民族的希望。让孩子能够接受规范、合适的性教育,家长、老师以及整个社会都应担负起一定的责任,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一个健康、快乐、美丽的童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