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青海贫困县交通局长身家千万:大搞权钱交易,妻子被另案处理

2019-07-04 08:57:22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青海一贫困县的正科级干部谭丙乾受贿案一审在无讼网及全国庭审直播网公示,引发了30多万人次的浏览量。受审时,谭丙乾身家已过千万。

  在向法庭一一陈述每笔“赃款”的来源及经过时,面对妻子成为涉案人另案处理时,谭丙乾不时擦拭着泪水,哭诉着说:“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

  从兽医站干部到 贫困县身家千万的局长

  今年53岁的谭丙乾,本姓“谈”,读书后改了姓,拥有大学学历。

  1991年,谭丙乾参加工作,在青海省都兰县一个乡兽医站担任干部。此后27年间,他未曾离开过都兰县,从镇干部到镇党委书记,谭丙乾通过一步步努力,离开小镇,进了县城,当上局长。

  青海省都兰县地处柴达木盆地东南角,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是青海省省会西宁总面积的七倍,北京的三倍。但这里人口相对稀少,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显示,该县总人口近10万。都兰县曾是青海省有名的贫困县。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案发时,公诉机关出具谭丙乾家庭总资产已达1389多万元,在最近七年的三次调任中,谭丙乾每一任上都大搞权钱交易,短短几年时间受贿22起,共受贿财物503.3万元,另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公诉人指控其犯有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806.jpg

  ▲谭丙乾受贿案一审。来源:中国庭审公开网

  “给我钱,是感谢我的支持”

  谭丙乾第一次受贿,发生于2010年。那年,他正好从小镇调到县里,担任都兰县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党委书记和局长的职务。

  第一次给谭丙乾钱是陈老板,他告诉审判长,2010年,都兰县宗加镇中心卫生院有个施工工程的项目。陈老板带领的工程队中标承揽了该项目。谭丙乾告诉陈老板,工程中标价是95万元,他要扣5万元工程款留在县卫生局。

  “当时他没说扣钱要干什么,我没同意。”陈老板对侦办人员说,但第二天,陈老板反悔了,他又去找谭,说“扣就扣吧,我愿意继续施工。”陈老板说,如果不给钱,谭丙乾要换施工队。

  一年后,工程结束,钱到帐,陈老板将5万元现金装进牛皮纸档案袋,放在谭家的茶几上。在法庭上,谭丙乾说,陈老板给我钱,是感谢我的支持。

  另一个向谭行贿的李老板,是在2012年4月找的谭。当时,县里有个“蒙藏医院综合楼建设”的项目,在谭的办公室,李老板问,自己能不能参与招投标。谭说可以。

  但两个月后,再去询问投标事宜,谭说,中标后给他返几个点?李老板问,想要几个点。谭丙乾说,最少要5个返点。

  此后,李老板采用围标的形式拿到该项目。中标第二天,在谭的办公室,他给了谭丙乾5万元现金。

  一年后,该工程已近尾声。谭将李老板叫到家里,问医院的装修工程愿不愿干,要干,他要工程总造价的10%作为返点。李老板说,装修造价太低,没法做。谭说,要是不做,他就给别人做。

  几天后,李老板带着两瓶五粮液(每瓶价格人民币1200元)和两条中华烟(每条价格人民币600元)来到谭家,还送了5万元现金。当晚,谭说,过几天来县卫生局签合同。

  在法庭上,谭丙乾说,给他钱,是李某提出的,是感谢他的支持。

  

807.jpg

  ▲庭审现场。来源:中国庭审公开网

  疯狂受贿的交通局长

  按照公诉机关指控,8年时间,22起受贿案中,前6年,谭丙乾仅接受了4人行贿。但从2016年起,谭丙乾的岗位有了新的调整,担任都兰县交通和运输管理局担任党组书记和局长。

  事后纪委监委用“重要岗位”来形容这次调动。

  2016年,都兰县交通项目开始增多,也是从这一年起,谭丙乾的受贿行为开始变得“疯狂”。此后两年,有18起受贿发生于此次调动之后。

  成为县交通和运输管理局局长后不久,支某便主动来找谭丙乾。

  支某是陕西一家工程造价咨询公司青海分公司的负责人,自称熟悉招标行业的潜规则。

  第一次在谭的办公室见面交谈后,为了“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几个月后,支某用信封装了2万元现金放进了谭的办公桌抽屉内。1个月后,支某又给了谭1万。两次行贿谭都未拒绝。

  谭丙乾承认收了支某的钱。从2016年到2018年期间,支某公司负责的19家单位招标业务全部中标。所含项目包括,交通精准扶贫、县汽车站建设、村畅通工程以及道路病害整治等,都是谭丙乾所在单位管理的项目。

  到了2017年8月,谭丙乾去支某的公司检查招标项目,结束时,支某赶紧去财务领取了2万元现金装进信封内给了谭。

  与支某一样,主动来找新局长的还有谢老板。2016年初,谢老板进了谭的办公室告诉谭,如果有水泥硬化路的相关工程可以联系他,如果项目中标,他会好好感谢的。

  几个月后,在未招标的情况下,谭丙乾将一个村路工程项目分给了谢老板一部分。当年底,谢老板提着一个蓝色手提包,内装现金20万,在路边,将包塞进谭的越野车内。

  2017年,谢老板又从谭手里拿到一处道路施工工程。但这次,因施工问题,谢老板没挣到钱,反而亏了。但为了能继续拿到项目,到了2018年年后,谢老板又拿着一个布袋装了18万元现金和一箱茅台酒放进谭的车内。

  直接来找谭丙乾的,还有做道路工程的史老板。谭丙乾记得,史老板个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中等体型,不戴眼镜。

  在谭的办公室,史老板说,在农村道路建设方面他有经验,也有实力,听说2016年都兰县交通项目比较多,他也想参与,希望交通局支持。

  2016年年底,二人在青海省交通厅附近一餐厅见面,为寻求工程项目,史老板给了谭丙乾一张存有5万元的银行卡。2017年,谭丙乾帮史老板拿到了一个大工程的分支项目,史老板给了谭10万元感谢费。

  做餐饮的也能拿到道路工程项目

  谭丙乾当上县交通和运输管理局局长后,以前认识的朋友、老乡,不管有没有做过道路工程,也都跑来向他要项目。开过饭店的小李便是其中之一。

  小李谎称自己朋友有公司,能修路,让谭丙乾给点项目,并送给其4万元现金。

  几个月后,谭丙乾让小李参与了一段村路工程的投标。小李在网上找了三家公司,并联系亲友帮助参与挂靠、投标。之后,小李挂靠的公司中标了该项目,中标价99万元。

  2016年底,借着拜年,小李送来了两瓶五粮液酒、6万元现金和两件总价600多元的男女上衣。

  郑氏父子是谭丙乾的老朋友。两次提着茶叶和白酒来找谭,要“给点小工程干”。

  谭当面回绝两次后,又给了他们一条1公里长的水泥路修补工程。但完工后,工程不达标,县里的监理要求二人整改。

  郑氏父子将2万元现金装入茶叶盒内送给谭丙乾。3个月后,在未进行整改的情况下,工程通过了验收。

  跟谭丙乾熟的还有何氏叔侄,他们找过谭,还送了5万元现金。谭丙乾从别人中标的项目中分了一部分给何氏叔侄干。为了能继续拿到项目,何某又两次送钱给谭,共15万元。

  庭审中,公诉人曾出具了一家招标代理公司的证人证言。此人说,有的项目招标报名时,能有四五家公司的人打电话,都说是“谭局长”给的电话,让来照顾。

  听说2016年都兰县农村公路建设项目比较多。许老板经人介绍认识了谭丙乾,2017年,经谭的运作下,许老板中标了一个“县农村公路通畅项目”,总规模44.7公里,总投资约875万元左右。

  这是一个大项目,中标后,谭丙乾要求许老板只能完成20.7公里的路程项目,其余的,他要留给别人。

  许老板同意了。谭将其中10公里的道路工程分给了他一朋友,剩余的工程一直未安排出去。眼看工期临近,谭与许商议,将剩余工程继续由许老板完成,剩余工程所产生利润有80万元,许老板说,他全部给了谭丙乾。

  

810.jpg

  ▲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来源:官网截图

  妻子成涉案人另案处理

  2018年6月4日,都兰县监察委员会决定对谭丙乾的涉嫌违法问题立案调查。调查期间,发现谭丙乾的女儿考入大学,他以升学宴的名义宴请下属、管理服务对象,收受礼金2.7万余元。他与妻子、女儿多次前往北京,均有项目老板热情招待并为他们支付食宿费用和机票钱。谭丙乾对妻子和女儿违规行为的默许和纵容,直接导致了妻子也成为案件涉案人员被另案处理。

  法院认为,被告人谭丙乾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设备采购、承揽交通工程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价值人民币503.3万元财物,其行为构成受贿罪。且其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有价值人民币422.5499904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业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鉴于其归案后能够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且表示认罪、悔罪,其亲属庭审结束前预缴罚金60万元,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法院判决,被告人谭丙乾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60万元;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

  纪委监委在总结谭案时曾这样描述:谭丙乾从一名普通干部逐步成长为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在工作岗位上做出过突出成绩,他本应正确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但其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从小恩小惠中逐渐迷失自我、丧失底线,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其教训惨痛而深刻。

  (上游新闻记者贾晨)

  (本文原标题:《青海贫困县交通局长身家千万受审:调任3次受贿22起,妻子成涉案人另案处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