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德云社吴鹤臣脑溢血,众筹100万治病引争议:有车有房都不能卖

2019-05-05 09:50:48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陆雨聆
点击:   评论: (查看)

  以相声闻名于世的德云社,因为一起众筹事件又登上了热搜。

  最近,德云社成员、郭德纲弟子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因全家没有经济来源无钱救治,向社会各界众筹100万巨款。捐款通道一开,立刻在网上掀起了不小波澜,网友感到非常费解:难道德云社没给他上医保?为什么要100万这么多?直接找郭德纲不是更方便?更有争议性的是,吴鹤臣家在北京不仅有车,还有两套房产……

  对此,吴鹤臣妻子张泓艺于5月3日晚解释称,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房子没证不能卖,车子要用不能卖,德云社内部也已经帮忙了。截至当时,她已经筹到了14万多,并将通道关闭,以后有需要会再行商议开通。4日上午,她再度更帖,强调没有逼捐骗捐,并承诺一切费用都将公开透明。而目前为止所产生医疗费用,全都由他们自家承担,没有动用一分钱善款。

  

  吴鹤臣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根据德云社的家谱,这位吴鹤臣是北京昌平人,原名吴帅,1985年生人,2009年拜师。

  按照吴鹤臣母亲来女士5月2日在众筹平台的说法,今年4月8日凌晨,吴鹤臣突发疾病被送往天坛医院,随即被诊断为脑出血。“CT上看出血量非常大,做CTA时人已经失去意识”。

  

  吴鹤臣的CT

  来女士还透露,儿子在2天内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很顺利,术后已经在重症住了20多天。直到5月2日,吴鹤臣才清醒且成功脱离呼吸机,但右侧肢体偏瘫也不能说话,好在意识清醒,如情况稳定就可以进入康复期。

  然而,他们夫妇的退休收入远远不够药物及治疗的开销,“万般无奈下,只好恳求各界好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帮助这位苦命的孩子战胜病魔。捐出一分零钱,献出一份爱心,托起一份希望,延续孩子生命。”

  众筹页面显示,来女士的目标筹款金额为100万元。

  

  看到这个数字,不少微博网友十分不解:吴鹤臣身在德云社,怎么会连医保都没有?

  

  脑出血为什么需要100万这么多……

  

  

  还有人认为众筹有些“舍近求远”,还不如直接找师父郭德纲帮忙。岳云鹏就曾亲口承认,2009年自己还籍籍无名之时,母亲心脏病病重,就是郭德纲出的医药费。

  

  

  当然也有人不同意,觉得不管怎样也不能把郭德纲扯进来“道德绑架”。

  

  那么,吴鹤臣的家庭到底是什么条件,竟需要100万巨款?

  求助帖下方的补充信息中,来女士写了家里“无房产”,有一辆价值13万的汽车,家庭年收入仅有7万元。而且,吴鹤臣是有医保的。

  

  她接着解释,因吴父患有脑梗塞,家里原本就花了不少钱,只有15万存款。而吴鹤臣前期两次手术和检查已花费了将近10万元,后期手术、复查、吃药、康复等等最少要花50-60万元。而儿子的后遗症会使他丧失工作能力,彻底告别相声舞台。

  过了一天,来女士又晒出了一串长长的清单,详细地列出后期各方面所需费用,比如:

  天坛附近租房两年,要12万;

  请护理半年,要4万;

  针灸推拿三个月,要1万;

  颅骨修复手术,要4-10万;

  此外,复查、吃药、理疗都不详,儿子儿媳在康复期都无法外出工作,全家没有经济来源也没有积蓄而吴鹤臣此前在德云社的月薪,平均只有6000元。

  同时,清单上还透露了个略显“矛盾”的信息点:

  吴鹤臣父母名下有两套房,虽然没房产证。还有一辆汽车,属于婚前财产,是妻子的陪嫁。

  

  这下大家更费解了:在德云社呆了10年,工资怎么会才6000块?

  

  既然在北京有两套房,为什么会走到众筹的地步?

  

  

  更有人质疑道,手术费用十几万,却把后期的护理房租全家经济来源都算进去众筹一百多万,这是要求大家给吴鹤臣全家养老?

  

  

  面对诸多问题,5月2日晚,吴鹤臣1998年出生的妻子张泓艺,通过微博进行了回应。她先是发表了一篇题为“生而为人务必善良”的长文,详细讲述了自己在陪伴吴鹤臣手术期间,由悲到喜再到悲的心路历程,强调他们“没伤天害理,只是没有家底”。

  

  3日一早,她又发布一篇题为“公道自在人心”的长文,哭诉自己这段时间对丈夫的思念之情。在明知丈夫不会回复的情况下,她依然每天以发微信的方式聊表寄托:

  

  对于为什么一下要100万,张泓艺的说法是,她不会用众筹平台。“首页让输入金额,就输了一个上限额度。”

  截至目前,她一共筹到了148184元

  

  谈及有车有房的问题,她晒出了其中一套所谓的“房本”,不过是一份“铁路公有住宅租赁合同”的“小产权”。而另一套,她称归吴鹤臣爷爷所有,跟吴鹤臣没什么关系,她愿意“接受一切资产调查”。

  

  

  然后她补充道,两套都是六环外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都不能卖。出租的话也不现实,一来搬家需要时间,二来她也分身乏术,照顾不了吴父吴母。

  那辆汽车则为婚前购置,家中有两个瘫痪病人,日常出行很是麻烦,也不能卖

  

点击查看大图

  她还特意让大家不要道德绑架德云社,“师父终究是师父”,德云社和郭德纲已经过问了此事,也在帮忙众筹。这个说法得到了腾讯《一线》的证实,德云社方面称,“众筹是吴家人搞的,我们单位和众师兄弟也在另组织力量帮他,跟进病情,安抚家属、单位出一部分钱,师兄弟自发的凑钱给他。”

  张泓艺最后写道,费用暂时够了,所以把众筹通道暂时关闭,“后续需要会再行商议开通”。

  4日上午,张泓艺又一次更贴,向大家承诺一切费用都将“公开透明”,他们问心无愧,众筹本来就是自愿原则,也不存在逼捐骗捐。而目前为止所产生医疗费用,都是他们自家承担,没有动用一分钱的善款。

  

  同日,她还去当地居委会开了家庭情况证明,上面介绍的房产情况确如她之前所说。然后她强调,自己虽然年纪尚小,但不会离婚,并承诺会处理好有关此事正面、合理的质疑。

  

  但另一方面,不少人依然对这番解释不甚满意:

  

  

  还有眼尖者发现,在全家缺钱的情况下,张泓艺还买了部华为P30 Pro:

  

  后者迅速表示,一共买了两部手机,是夫妻二人早就订好的。

  

  针对张泓艺的解释,4日上午11时21分,北青报联系了水厂路社区居委会办公电话。居委会主任苗广义称,当日上午10点多,居民来春荣(即吴母)来找他开具《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包括她出具的证件,工资卡,我都已经核查过了,没任何问题,这个东西必须要实事求是,不怕任何人去查。”苗广义表示,情况证明上所反映的信息都属实。

  吴帅刚刚装修完的那套婚房,确定是他爷爷奶奶名下的公租房。“我跟来春荣一起工作十多年了,她们家的情况我非常熟悉。至于她说的那15万元存款,原本是吴帅爸爸退休以后尚未领取的住房公积金存款。他们老两口原打算将这存款在吴帅结婚时用,不料吴帅脑出血住院了,只好提前将这15万元用于儿子的医疗费用支出。”

  苗广义还透露,吴帅的爸爸多年前患脑血栓,脑梗,经常请病假,看病吃药,工资很低,手里没啥积蓄,后来办理了社会化退休,这几年随着物价上涨,退休金才涨了一些。“鉴于他们家这种情况,在吴帅生病以后,我们社区动员居民募捐了1万多元善款。

  苗广义还称,由于吴帅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医院不方便让外人探望,所以他们只到吴帅家里慰问了一下。同样,吴帅父母也只在儿子做手术推进推出时,与他见了一面。这之后,吴帅在重症监护室,父母也无法前去探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