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奔驰维权女车主:压力大时想自杀 有人找代言价码随便开

2019-05-05 08:56:30  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5月3日,奔驰女车主王倩(化名)接受了红星新闻的专访。她详述了买车、维权及被维权经过,并回应诸多争议。

  提及被维权事件对父母的影响,王倩数度抽泣。舆情发酵时,她甚至曾试图跳楼自尽,但被前来陪护的母亲拽住。

  

  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

  4月16日,王倩已与奔驰达成和解,但至今尚未取回新车。

  2019年3月,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多名商户、供应商自称被骗。红星新闻多方证实,王倩系该公司监事。(红星新闻曾报道: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被追债风波只是经济纠纷,当地警方也表示是经济纠纷,让商户走司法程序。王倩说在2018年10月16日,自己还被商户堵整晚,直至翌日清晨6点方才脱身。“公司归公司,个人归个人,我该担当的,那天晚上已经全部结束了。就商户而言,我坚持走司法程序,不与他们对话。该谁赔谁赔,该谁坐牢谁坐牢。”

  

  以下为王倩自述:

  奔驰未销售翻新车

  4月9日,在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内,爬上引擎盖哭诉维权前,我先和他们理论,但那么多人就是不理我,很委屈。

  突然之间,我像神经病一样,一激动就爬上了引擎盖,一通哭诉。激动完后,我回家躺了两天,感觉很累,之后再没去过那家4S店。

  当天很多人从不同角度在拍视频,其中一段火了,其他人也纷纷上传。据我所知,最开始视频是被发进车友群的。中间具体如何发酵,我完全不知情。

  4月11日上午9点,我才看到自己维权的视频,很害怕,也有点紧张。很多人来问我,是不是你,我都否认了,这是一种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吧。有朋友告诉我,明星都要买热搜,只要你不是炒作就不用管,热度马上就没了。但等到当天下午三四点钟,我发现一发不可收拾了,全国各地的朋友陆续把视频发给我,问是不是你,我仍然否认。

  现在想来,那天维权有一点比较好,我没有谩骂,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我只是客观地说了自己的遭遇。

  我承认一点,人无完人,我的性格很强势,一是一二是二,眼里揉不得沙子。

  那天情绪爆发的点有很多。其中有自身压力大的因素,毕竟,创业压力很大。但我是有底线的,没触及底线前,你的一切行为我都会容忍,我甚至会换位思考。但利之星奔驰4S店触碰了我的底线,我自觉未被公平对待。

  

  不过,现在反思之前的行为,我从始至终都觉得自己没有做对。我再说一次,包括今天我也可以很肯定地说,(坐上引擎盖维权)那个行为是错误的。事后,有很多人效仿我,层出不穷。有人坐坏引擎盖、有人坐坏售楼中心沙盘,匪夷所思。

  有网友让我向奔驰提出退一赔三的诉求,我也一度认为,4S店故意销售翻新车辆,曾提出8点诉求,其中有“调查该车车辆历史”一项。但后来,政府和奔驰那边给我提供了相应证据,我知道不是。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去讹别人。

  到了4月12号,有谣言说4S店与我妥善沟通、达成共识,我被逼无奈,站了出来。

  奔驰车是父母送的生日礼物

  我的父母创业多年,从事家电生意,积蓄尚可,上世纪90年代就在镇上建起了高楼。

  13岁时,父母将我送至外地求学直至高中毕业。我不怕事、好胜心又强,喜欢往前冲,朋友们都叫我女汉子。去上海上大学,也是想去大都市里闯闯。

  2013年,我本科毕业。经校招进入某大型国企,负责采购,之后又去了外企做销售,再后来到了某高校海外教育学院做老师。我发现,我的人生变了,周围有很多创业的年轻人。我也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创业。

  大学毕业那年,父母说,你得买个车了,江苏距离上海很近,只有两小时车程。父母在我身上投入太多,他们为我准备了教育基金、购房基金,最后都兑现了。6年前,我爸带了一张40万元的银行卡,准备给我买一辆预算40万的车。我舍不得,因为刚学车,技术又不太好。所以他全款买了一辆12万元的桑塔纳,装了导航、贴了膜,当场就开走

  这些年,父母太节约了,舍不得买车。一两年前,我把那辆桑塔纳留在家里,自己打车。

  那辆车用了6年,没发生过问题。创业以后,我觉得需要换一辆好车,接待使用,对于创业者而言,也算有个面子。

  

  前段时间,我妈追剧,就是很火的那部电视剧《都挺好》。她觉得,我的性格和苏明玉很像,从小争强好胜,但刀子嘴豆腐心。我告诉她,苏明玉的那辆车子很好看,流线很漂亮,我妈没吱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吧。30岁生日,他们一直想给我送个东西。

  有一天,我妈告诉我,给你买苏明玉同款的奔驰车怎么样,我内心还是蛮高兴的,但舍不得买。爸妈就说,就算是做生意投资,之前已经失败过又怕啥,他们给的预算是80万元。

  有人谣传,那辆66万的奔驰车是干爹买的,其实不是,是我亲爹。我爸怕我不要,很快把家里那辆桑塔纳过户到自己名下。

  三十而立,再加上家乡的传统观念,30岁生日对我很重要。本来想着,把车开回江苏,亲友聚会,好好过个生日。当时期望很高,谁料到碰到了这样的事。

  我被道德绑架了

  奔驰维权事件中,我压力太大。客观说,这件事并非某个人以一己之力可以推动的,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

  4月16日,和奔驰签了《和解协议》。有人质疑我,你得到了你想拥有的,置我们于何地。我觉得,我被道德绑架了。我没有那么高尚,我只是个普通人。一开始,大家给了我极高的赞誉,把我拔高。但事实上,我知道自己是谁,我并没有那么厉害。

  我可不可以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大家说不行,硬顶你上去。这个事情为什么和解,也有这个原因。如果一定要说压力,政府没给我压力,奔驰没给我压力,但大众对我的期待给了我压力。这就有点像,小时候读书,所有人都说你成绩好,你肯定能考清华,但因为紧张,你高考失误,只考了一本。大家就怀疑这孩子平时是不是在作弊。但其实,一本已经不错。我觉得,维权这个事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挺好了,就我个人而言,已经很满意。

  汽车行业的发展已经很成熟,但也可能存在一些灰色部分,但这是多年积累下来的,并不是说通过我一个人或者通过这一件事就能把它全部撬动。哪怕有一点点改变,就不错了。

  除了金融服务费,这次维权事件后,很多人在讨论价值问题,值不值。赚钱为了什么?为了更自由,为了让你以后更有选择空间,为了让你获得更优质的服务。

  有人让我代言,价格随便谈

  和解协议里有补过生日一项,这是奔驰德国总部提出的。4月22日是我农历生日,但那时谣言四起,我已经崩溃了。

  有人说,我借着生日和奔驰要了200万元,还准备去奔驰德国总部讹钱。我不知道这样的谣言从哪里来。不想再就这种言论澄清什么,毫无意义。

  

  和补过生日一样,《和解协议》条款目前都未执行。换的新车奔驰那边已经准备好,就停在4S店,但我怎么去取,有媒体天天堵在门口,没办法去。哪怕去取,也会被人骂诈骗犯。

  4月13日,我曾提出,连餐饮行业都明厨亮灶接受公众监督,于是奔驰邀请我去总部参观。我觉得,这是一个壮举。

  有人质疑我在炒作,背后有团队。其实不是,我原本以为,哪一天我会以商业大咖的身份接受采访,根本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上了热门。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会选择这种(坐引擎盖)维权方式。从4月11日至今,我的整个生活遭受了太大影响。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我去创业也好,去做什么也好,不需要额外贴这种标签,它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事情发酵后,有经纪公司想谈合作,有乳制品公司想让我代言,有培训机构想让我去做老师,他们甚至说,随便开什么价码,但我都直接拒绝。

  我觉得该理性看待这件事,一个人一辈子有很多要做的事。这只是一时的热度,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帮助,最多3个月,蹭完热度后,就没什么价值了。会浪费时间、精力甚至青春,也会影响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现在,我出去逛街,经常被认出来。比如,有一次去买口红,有人盯着我看,然后就问,你是不是奔驰姐姐,我只能说不是。

  我不可能让母亲做替罪羊

  我澄清一个事,王倩是媒体报道时用的化名。有人说我改名换姓潜逃西安,这是无稽之谈。

  4月14日,网上大面积出现攻击我的言论。没办法,4月20日晚上,我委托北京知名律师周兆成维权。我不敢接电话,不敢回短信。给我戴上皇冠的人,也是把我推上风口浪尖的人。

  有文章甚至开头就称,你是个诈骗犯。那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说这些人是奔驰雇的水军,我觉得不是,那些人自称不是奔驰的水军,显然是欲盖弥彰,想蹭热度。

  有商户曝光了我的名字、我的照片,家在哪儿、毕业于何校,虽然大部分是谣言,但我看后很震惊。那个时候,我还和4S店处于胶着状态。

  很多网友说一码归一码,我觉得特别好。她找奔驰维权,你找她维权。

  上海的事情只是公司的经济纠纷,如果我真的诈骗,不可能逍遥法外。西安公司那么大,现在还在开着。

  2016,竞集守艺人品牌在西安创立。做火了,先后开了两个店。

  

  一年后,上海爱琴海购物中心数十人的招商团队来西安,看中了竞集守艺人这个品牌。那时,我还在某高校海外教育学院工作,兼职创业。

  据我了解,对方开出的租金很便宜,一天一平方米只要1元,共2555平方米,每月租金7万多元。那可是地铁上盖项目。在商言商,这是很大的诱惑。

  当时,竞集守艺人负责人挖我做职业经理人。但做餐饮,很多事都需要法定代表人在场,我又不想被框在里面,太单调。

  这几年,受电商冲击,父母的生意不好做。听我介绍完这个项目,我的母亲很感兴趣。她投了40万元,成了法定代表人。

  有人说,我找母亲代持,让她做替罪羔羊,这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找人,我也该找其他人,怎么会坑自己的母亲。

  还有人说我携款跑路。我名下有车有房,如果法院真的判定,都被查封了。我在上海有个30多平方米的房子,首付是父母出的,还欠一百多万贷款。我母亲经常去上海。而且,从江苏家中到上海,车程也就两个小时。

  有商户私自收银

  2018年6月15日,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开业,生意很好。我之前谈成两家企业客户,客源稳定。我真心想把这个店做好,并且付出了大量心血。

  公司与商户签的是联营合同,是合伙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商户负责产品,公司负责客源。每月7万元租金由公司负责,物业、水电气、员工工资等由商户分摊。公司统一收费,扣除每月25%抽成及各商户水电气、物业等费用后,是商户每月所得。因为初创,无法确定营收情况,所以未设保底。如果设了保底,某商户哪怕赚100元,也要给公司交1万元。

  美食广场是2017年年底开始招商的,实际上是选商,由公司挑选合适的餐饮店。最后,在超过一百家店铺里确定了十余家。我们有几个标准,